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改革须啃硬骨头  

2016-01-25 17: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也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实施的第五年。按照纲要设定的面向2020年的教育改革和发展目标,2015年也是对教育改革进行“中期检查”的年份。因此,分析这一年的教育改革情况,对我国教育改革的进一步推进,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笔者看来,2015年的中国教育改革,按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的既定改革目标实现了稳步推进,但在关键领域还缺乏实质突破,改革受现实利益因素影响还存在诸多局限。

  比如高考改革,虽然按照2014年国家颁布的高考改革实施意见,我国率先进行高考改革的浙江省和上海市,到2017年才有第一届新高考的毕业生,可是,国家确定的一些高考改革措施,诸如大幅减少高考加分分值和项目、将自主招生调整到高考之后、部分地区减少高考录取批次等,在2015年已经开始实施。而上海高三学生,在2015年高考中,有一半报考了改革之后的春季高考,浙江高二学生,已在2015年进行科目选择,并参加了第一次学考、等级考。总体来说,高考改革给学生带来了更大选择权,但是,还有必要在录取制度上进行进一步改革。只有打破按计划集中录取的方式,才能实现高考改革所期望的推进基础教育摆脱应试教育,以及促进大学科学选材的价值。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情况类似。2015年,我国大学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上的表现很优异,名次提升不少。国家也推出了统筹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总体方案,以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步伐,这被舆论称为是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2.0版。根据新的总体建设方案,我国将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过程中引入竞争机制,解决此前在985、211工程建设中存在的身份固化、竞争不足的问题。这看准了问题,但要把大学的活力释放出来,还取决于政府部门进一步放权,推进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现代学校制度建设。按照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的要求,我国最近几年来一直在推进教育放权,包括取消国家重点学科评审、不再对大学设立研究生院进行审批等,这迈出了放权的重要步伐,接下来,还需要推进涉及核心领域的权力下放,尤其是人事权和财权。

  在2015年岁末,教育部决定取消对民办高校校长人选审批,这是一个进步,但还应该继续在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方面,加快步伐。 在义务教育领域,公众最关注的话题,莫过于择校热。教育部在2015年要求19个大城市做到公办小学100%就近免试入学,初中90%划片对口入学,并准备在此基础上,把“划片入学”推广到全国。从技术手段分析,实行“划片入学”,确实可以提高就近入学比例,但是,要说这能从根本上治理择校热,则是不顾现实的虚夸。在实行多校划片入学之后,不少地区出现了“学区房”热,这是由于学区和学区之间,存在办学质量和条件的差异,这种差异不缩小,择校热就很难缓解,只不过从择具体的学校,演变为择某一个学区。治理择校热,不能只治标不治本。要求适龄学生就近入学,只是治标,而治本之策则是转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模式,以均衡为首要原则,配置学校资源,提高薄弱学校的办学质量。 而在促进义务教育均衡方面,2015年最重要措施,莫过于统一城乡义务教育经费标准,以及提出学费随学生走的新政策。这可让所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享有同等免除学杂费、书本费的权利,同时有利于解决随迁子女的城市入学问题。

  然而,必须意识到,这只是缩小城乡学校办学条件的一部分。我国城乡义务教育学校最大的差距,在于师资待遇,而缩小师资待遇差距,甚至让乡村学校的教师收入高于城市地区,才是最有力的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举措。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更大程度强化省级财政对义务教育经费的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而事实上,如果没有省级财政统筹和中央财政更大力度的转移支付,我国统一城乡义务教育经费标准,学费随经费走,也很难实现。

  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我国教育改革和其他改革一样,再往前走,都是必须啃硬骨头的改革,涉及教育权力和利益的调整,这需要有更大的改革勇气,同时要探索建立新的改革机制。从改革效率看,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改革,效率是比较高的,但从改革逻辑分析,要调整教育权力和利益,不能仅由目前的教育行政部门主导改革,而必须把教育行政部门也作为改革对象,要求其转变职能,放权给学校,服务学校自主办学。这就需要新的改革机制与之配套。要把教育改革纳入立法程序,由全国人大或地方人大立法进行教育改革。这一方面可以把各方意见呈现在审议、决策中,使改革的顶层设计更科学、合理;另一方面,可促使行政部门依法放权,推动改革实现实质性突破。2015年,全国人大启动了对教育法律的一揽子修订审议,并颁布了新修订的《教育法》《高等教育法》,这就为改革提供了法律保障,有利于改革顺利推进。

  评论这张
 
阅读(123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