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高校“神题”只有“噱头”,没有“神奇”   

2015-02-03 09:1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杨过与小龙女结婚,是否符合婚姻法”。 这类题目貌似有些新奇,可逻辑却很不严密,问题很多,比如,题目没有交待杨过是谁,小龙女是谁,难道杨过和小龙女就一定是出题者所设想的《神雕侠侣》的人物?不是一个叫“杨过”的网友和一个叫“小龙女”的网友?甚至“杨过”可能是女的,号称“小龙女”的网友是男性,等等。从出题规范来说,这是一道不合格的题目,学生可以人物背景没有交待清楚为由,对教师提出意见。还有,如果是神雕侠侣中的人物,他们生活的时代,并不实行现代的婚姻法,何来符合现代婚姻法一说。这就如同问,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是不是犯重婚罪一样。对此,出题者也可辩驳称,学生可自由回答题目,回答也可以是符合当时的婚姻规定,但问题是,考题究竟要考学生什么呢? 这某种程度折射出目前高校考试创新的尴尬。老师们也希望考题有所创新,于是就在传统出题上嫁接上貌似被学生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的人物、场景,但核心还是原来哪些东西,这种形式上的“穿越”、“创新”,暴露出高校创新的贫瘠。就考题而言,真正有价值的创新,是题目给学生自由思辨、可结合课程所学知识、理论充分表达自己观念的空间。 我国大学的考试,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大都是基础教育应试教育的翻版,大部分课程实行灌输教育,课程结束时,组织统一测试,通过统一测试即拿到相应的学分,学生则在临考前,突击应对。这多年来一直遭到诟病,有高校甚至曾曝出老师抄袭其他学校考题的丑闻。为此,学校也在探索考试创新,有学校提出教考分离(不由教的老师出题)、建立公共课题库,
      厦大嘉庚学院的期末考“神题”——“容嬷嬷拿针扎紫薇,桂嬷嬷告诉容嬷嬷这不对,请问这体现了法的什么作用?”引发的议论还没停,最近媒体又报道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如,“杨过与小龙女结婚,是否符合婚姻法”。 这类题目貌似有些新奇,可逻辑却很不严密,问题很多,比如,题目没有交待杨过是谁,小龙女是谁,难道杨过和小龙女就一定是出题者所设想的《神雕侠侣》的人物?不是一个叫“杨过”的网友和一个叫“小龙女”的网友?甚至“杨过”可能是女的,号称“小龙女”的网友是男性,等等。从出题规范来说,这是一道不合格的题目,学生可以人物背景没有交待清楚为由,对教师提出意见。还有,如果是神雕侠侣中的人物,他们生活的时代,并不实行现代的婚姻法,何来符合现代婚姻法一说。这就如同问,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是不是犯重婚罪一样。对此,出题者也可辩驳称,学生可自由回答题目,回答也可以是符合当时的婚姻规定,但问题是,考题究竟要考学生什么呢? 这某种程度折射出目前高校考试创新的尴尬。老师们也希望考题有所创新,于是就在传统出题上嫁接上貌似被学生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的人物、场景,但核心还是原来哪些东西,这种形式上的“穿越”、“创新”,暴露出高校创新的贫瘠。就考题而言,真正有价值的创新,是题目给学生自由思辨、可结合课程所学知识、理论充分表达自己观念的空间。 我国大学的考试,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大都是基础教育应试教育的翻版,大部分课程实行灌输教育,课程结束时,组织统一测试,通过统一测试即拿到相应的学分,学生则在临考前,突击应对。这多年来一直遭到诟病,有高校甚至曾曝出老师抄袭其他学校考题的丑闻。为此,学校也在探索考试创新,有学校提出教考分离(不由教的老师出题)、建立公共课题库,2013级法学专业学生本学期刑法学课程考试的试题“玩穿越”,“三国”人物纷纷入题,诸如计算机高手刘备被曹操、许诸劫持到赤壁别墅区偷窃,刘备帮助解开密码锁,窃得近20万元财物,请问对本案应当如何认定,引来围观。(金陵晚报131日)


还有就是要求老师在出题时出出新意。但由于基本的灌输教学模式未变,考题再怎么创新,也不过是围绕书本知识点展开。 国外一流大学,对学生的考核,集中考试,只是一部分,更多是将考核分散在整个课程学习中,比如要求学生在课程学习时,参加多少次研讨课,完成多少个案例,撰写多少篇课程论文,老师根本不用弄把“小明”换为“华盛顿”这样的噱头,毕竟研究学问,是十分严谨的,学生学习课程,体会的是拓宽视野、严密思维之美,而用不着用历史人物、流行影视作品人物来娱乐。 舆论也不要再对高校的“神题”,给予过多的关注,甚至将其视为创新——如此只有噱头而无实质的创新,只是“伪创新”——而应该关注高校,究竟怎样推进改革,提高课程质量,改革传统的灌输授课模式,完善对学生的过程管理和评价,真正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各地媒体,大有都想挖出本地高校的“神题”进行展示之势。高校出题,也开始比谁更“神”。但说实在的,我并不认为这些题目是什么“神题”,出题老师所玩的“穿越”,也不够高级,这不就是把“小明”、“小王”、“小张”这样的传统出题“主角”,替换为《还珠格格》和《三国演义》的人物么?就像“小明买了5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小明一共花了多少钱?”,改为“刘备买了5 厦大嘉庚学院的期末考“神题”——“容嬷嬷拿针扎紫薇,桂嬷嬷告诉容嬷嬷这不对,请问这体现了法的什么作用?”引发的议论还没停,最近媒体又报道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2013级法学专业学生本学期刑法学课程考试的试题“玩穿越”,“三国”人物纷纷入题,诸如计算机高手刘备被曹操、许诸劫持到赤壁别墅区偷窃,刘备帮助解开密码锁,窃得近20万元财物,请问对本案应当如何认定,引来围观。(金陵晚报1月31日) 各地媒体,大有都想挖出本地高校的“神题”进行展示之势。高校出题,也开始比谁更“神”。但说实在的,我并不认为这些题目是什么“神题”,出题老师所玩的“穿越”,也不够高级,这不就是把“小明”、“小王”、“小张”这样的传统出题“主角”,替换为《还珠格格》和《三国演义》的人物么?就像“小明买了5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小明一共花了多少钱?”,改为“刘备买了5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刘备一共花了多少钱?”这能算什么神题、什么穿越呢? 有一些舆论,却把高校出这样的“神题”、“穿越题”,与创新联系在一起,如果这就是“创新”,那创新太容易了。如前所述,如果把以前出现在小学、初中试卷中的小明、小王改成为名著主角,是不是整个体系全部创新了呢,更进一步,如果把外国名著的主角出现在数学题中,是不是题目国际化了呢? 目前高校期末试卷中的所谓“神题”,占绝大多数的,只是类似更换“小明”身份的“创新”,出题的思路,考察学生的内容,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也有一些题目,不只是替换“小明”身份,还把人物带入题目,比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刘备一共花了多少钱?”这能算什么神题、什么穿越呢?

厦大嘉庚学院的期末考“神题”——“容嬷嬷拿针扎紫薇,桂嬷嬷告诉容嬷嬷这不对,请问这体现了法的什么作用?”引发的议论还没停,最近媒体又报道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2013级法学专业学生本学期刑法学课程考试的试题“玩穿越”,“三国”人物纷纷入题,诸如计算机高手刘备被曹操、许诸劫持到赤壁别墅区偷窃,刘备帮助解开密码锁,窃得近20万元财物,请问对本案应当如何认定,引来围观。(金陵晚报1月31日) 各地媒体,大有都想挖出本地高校的“神题”进行展示之势。高校出题,也开始比谁更“神”。但说实在的,我并不认为这些题目是什么“神题”,出题老师所玩的“穿越”,也不够高级,这不就是把“小明”、“小王”、“小张”这样的传统出题“主角”,替换为《还珠格格》和《三国演义》的人物么?就像“小明买了5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小明一共花了多少钱?”,改为“刘备买了5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刘备一共花了多少钱?”这能算什么神题、什么穿越呢? 有一些舆论,却把高校出这样的“神题”、“穿越题”,与创新联系在一起,如果这就是“创新”,那创新太容易了。如前所述,如果把以前出现在小学、初中试卷中的小明、小王改成为名著主角,是不是整个体系全部创新了呢,更进一步,如果把外国名著的主角出现在数学题中,是不是题目国际化了呢? 目前高校期末试卷中的所谓“神题”,占绝大多数的,只是类似更换“小明”身份的“创新”,出题的思路,考察学生的内容,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也有一些题目,不只是替换“小明”身份,还把人物带入题目,比

有一些舆论,却把高校出这样的“神题”、“穿越题”,与创新联系在一起,如果这就是“创新”,那创新太容易了。如前所述,如果把以前出现在小学、初中试卷中的小明、小王改成为名著主角,是不是整个体系全部创新了呢,更进一步,如果把外国名著的主角出现在数学题中,是不是题目国际化了呢?

如,“杨过与小龙女结婚,是否符合婚姻法”。 这类题目貌似有些新奇,可逻辑却很不严密,问题很多,比如,题目没有交待杨过是谁,小龙女是谁,难道杨过和小龙女就一定是出题者所设想的《神雕侠侣》的人物?不是一个叫“杨过”的网友和一个叫“小龙女”的网友?甚至“杨过”可能是女的,号称“小龙女”的网友是男性,等等。从出题规范来说,这是一道不合格的题目,学生可以人物背景没有交待清楚为由,对教师提出意见。还有,如果是神雕侠侣中的人物,他们生活的时代,并不实行现代的婚姻法,何来符合现代婚姻法一说。这就如同问,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是不是犯重婚罪一样。对此,出题者也可辩驳称,学生可自由回答题目,回答也可以是符合当时的婚姻规定,但问题是,考题究竟要考学生什么呢? 这某种程度折射出目前高校考试创新的尴尬。老师们也希望考题有所创新,于是就在传统出题上嫁接上貌似被学生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的人物、场景,但核心还是原来哪些东西,这种形式上的“穿越”、“创新”,暴露出高校创新的贫瘠。就考题而言,真正有价值的创新,是题目给学生自由思辨、可结合课程所学知识、理论充分表达自己观念的空间。 我国大学的考试,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大都是基础教育应试教育的翻版,大部分课程实行灌输教育,课程结束时,组织统一测试,通过统一测试即拿到相应的学分,学生则在临考前,突击应对。这多年来一直遭到诟病,有高校甚至曾曝出老师抄袭其他学校考题的丑闻。为此,学校也在探索考试创新,有学校提出教考分离(不由教的老师出题)、建立公共课题库, 目前高校期末试卷中的所谓“神题”,占绝大多数的,只是类似更换“小明”身份的“创新”,出题的思路,考察学生的内容,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也有一些题目,不只是替换“小明”身份,还把人物带入题目,比如,“杨过与小龙女结婚,是否符合婚姻法”。

这类题目貌似有些新奇,可逻辑却很不严密,问题很多,比如,题目没有交待杨过是谁,小龙女是谁,难道杨过和小龙女就一定是出题者所设想的《神雕侠侣》的人物?不是一个叫“杨过”的网友和一个叫“小龙女”的网友?甚至“杨过”可能是女的,号称“小龙女”的网友是男性,等等。从出题规范来说,这是一道不合格的题目,学生可以人物背景没有交待清楚为由,对教师提出意见。还有,如果是神雕侠侣中的人物,他们生活的时代,并不实行现代的婚姻法,何来符合现代婚姻法一说。这就如同问,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是不是犯重婚罪一样。对此,出题者也可辩驳称,学生可自由回答题目,回答也可以是符合当时的婚姻规定,但问题是,考题究竟要考学生什么呢?

还有就是要求老师在出题时出出新意。但由于基本的灌输教学模式未变,考题再怎么创新,也不过是围绕书本知识点展开。 国外一流大学,对学生的考核,集中考试,只是一部分,更多是将考核分散在整个课程学习中,比如要求学生在课程学习时,参加多少次研讨课,完成多少个案例,撰写多少篇课程论文,老师根本不用弄把“小明”换为“华盛顿”这样的噱头,毕竟研究学问,是十分严谨的,学生学习课程,体会的是拓宽视野、严密思维之美,而用不着用历史人物、流行影视作品人物来娱乐。 舆论也不要再对高校的“神题”,给予过多的关注,甚至将其视为创新——如此只有噱头而无实质的创新,只是“伪创新”——而应该关注高校,究竟怎样推进改革,提高课程质量,改革传统的灌输授课模式,完善对学生的过程管理和评价,真正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这某种程度折射出目前高校考试创新的尴尬。老师们也希望考题有所创新,于是就在传统出题上嫁接上貌似被学生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的人物、场景,但核心还是原来哪些东西,这种形式上的“穿越”、“创新”,暴露出高校创新的贫瘠。就考题而言,真正有价值的创新,是题目给学生自由思辨、可结合课程所学知识、理论充分表达自己观念的空间。

厦大嘉庚学院的期末考“神题”——“容嬷嬷拿针扎紫薇,桂嬷嬷告诉容嬷嬷这不对,请问这体现了法的什么作用?”引发的议论还没停,最近媒体又报道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2013级法学专业学生本学期刑法学课程考试的试题“玩穿越”,“三国”人物纷纷入题,诸如计算机高手刘备被曹操、许诸劫持到赤壁别墅区偷窃,刘备帮助解开密码锁,窃得近20万元财物,请问对本案应当如何认定,引来围观。(金陵晚报1月31日) 各地媒体,大有都想挖出本地高校的“神题”进行展示之势。高校出题,也开始比谁更“神”。但说实在的,我并不认为这些题目是什么“神题”,出题老师所玩的“穿越”,也不够高级,这不就是把“小明”、“小王”、“小张”这样的传统出题“主角”,替换为《还珠格格》和《三国演义》的人物么?就像“小明买了5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小明一共花了多少钱?”,改为“刘备买了5斤水果,每斤单价3元,请问刘备一共花了多少钱?”这能算什么神题、什么穿越呢? 有一些舆论,却把高校出这样的“神题”、“穿越题”,与创新联系在一起,如果这就是“创新”,那创新太容易了。如前所述,如果把以前出现在小学、初中试卷中的小明、小王改成为名著主角,是不是整个体系全部创新了呢,更进一步,如果把外国名著的主角出现在数学题中,是不是题目国际化了呢? 目前高校期末试卷中的所谓“神题”,占绝大多数的,只是类似更换“小明”身份的“创新”,出题的思路,考察学生的内容,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也有一些题目,不只是替换“小明”身份,还把人物带入题目,比 我国大学的考试,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大都是基础教育应试教育的翻版,大部分课程实行灌输教育,课程结束时,组织统一测试,通过统一测试即拿到相应的学分,学生则在临考前,突击应对。这多年来一直遭到诟病,有高校甚至曾曝出老师抄袭其他学校考题的丑闻。为此,学校也在探索考试创新,有学校提出教考分离(不由教的老师出题)、建立公共课题库,还有就是要求老师在出题时出出新意。但由于基本的灌输教学模式未变,考题再怎么创新,也不过是围绕书本知识点展开。

国外一流大学,对学生的考核,集中考试,只是一部分,更多是将考核分散在整个课程学习中,比如要求学生在课程学习时,参加多少次研讨课,完成多少个案例,撰写多少篇课程论文,老师根本不用弄把“小明”换为“华盛顿”这样的噱头,毕竟研究学问,是十分严谨的,学生学习课程,体会的是拓宽视野、严密思维之美,而用不着用历史人物、流行影视作品人物来娱乐。

如,“杨过与小龙女结婚,是否符合婚姻法”。 这类题目貌似有些新奇,可逻辑却很不严密,问题很多,比如,题目没有交待杨过是谁,小龙女是谁,难道杨过和小龙女就一定是出题者所设想的《神雕侠侣》的人物?不是一个叫“杨过”的网友和一个叫“小龙女”的网友?甚至“杨过”可能是女的,号称“小龙女”的网友是男性,等等。从出题规范来说,这是一道不合格的题目,学生可以人物背景没有交待清楚为由,对教师提出意见。还有,如果是神雕侠侣中的人物,他们生活的时代,并不实行现代的婚姻法,何来符合现代婚姻法一说。这就如同问,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是不是犯重婚罪一样。对此,出题者也可辩驳称,学生可自由回答题目,回答也可以是符合当时的婚姻规定,但问题是,考题究竟要考学生什么呢? 这某种程度折射出目前高校考试创新的尴尬。老师们也希望考题有所创新,于是就在传统出题上嫁接上貌似被学生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的人物、场景,但核心还是原来哪些东西,这种形式上的“穿越”、“创新”,暴露出高校创新的贫瘠。就考题而言,真正有价值的创新,是题目给学生自由思辨、可结合课程所学知识、理论充分表达自己观念的空间。 我国大学的考试,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大都是基础教育应试教育的翻版,大部分课程实行灌输教育,课程结束时,组织统一测试,通过统一测试即拿到相应的学分,学生则在临考前,突击应对。这多年来一直遭到诟病,有高校甚至曾曝出老师抄袭其他学校考题的丑闻。为此,学校也在探索考试创新,有学校提出教考分离(不由教的老师出题)、建立公共课题库,

舆论也不要再对高校的“神题”,给予过多的关注,甚至将其视为创新——如此只有噱头而无实质的创新,只是“伪创新”——而应该关注高校,究竟怎样推进改革,提高课程质量,改革传统的灌输授课模式,完善对学生的过程管理和评价,真正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如,“杨过与小龙女结婚,是否符合婚姻法”。 这类题目貌似有些新奇,可逻辑却很不严密,问题很多,比如,题目没有交待杨过是谁,小龙女是谁,难道杨过和小龙女就一定是出题者所设想的《神雕侠侣》的人物?不是一个叫“杨过”的网友和一个叫“小龙女”的网友?甚至“杨过”可能是女的,号称“小龙女”的网友是男性,等等。从出题规范来说,这是一道不合格的题目,学生可以人物背景没有交待清楚为由,对教师提出意见。还有,如果是神雕侠侣中的人物,他们生活的时代,并不实行现代的婚姻法,何来符合现代婚姻法一说。这就如同问,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是不是犯重婚罪一样。对此,出题者也可辩驳称,学生可自由回答题目,回答也可以是符合当时的婚姻规定,但问题是,考题究竟要考学生什么呢? 这某种程度折射出目前高校考试创新的尴尬。老师们也希望考题有所创新,于是就在传统出题上嫁接上貌似被学生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的人物、场景,但核心还是原来哪些东西,这种形式上的“穿越”、“创新”,暴露出高校创新的贫瘠。就考题而言,真正有价值的创新,是题目给学生自由思辨、可结合课程所学知识、理论充分表达自己观念的空间。 我国大学的考试,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大都是基础教育应试教育的翻版,大部分课程实行灌输教育,课程结束时,组织统一测试,通过统一测试即拿到相应的学分,学生则在临考前,突击应对。这多年来一直遭到诟病,有高校甚至曾曝出老师抄袭其他学校考题的丑闻。为此,学校也在探索考试创新,有学校提出教考分离(不由教的老师出题)、建立公共课题库,

  评论这张
 
阅读(13082)|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