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校领导被网站“除名”,师生知情权何在?   

2015-01-09 05:5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部门负责,校长干得如何,师生也没有评价权。这种选拔、管理、评价制度,导致校领导的权力在校内缺乏约束和监督,进而也滋生教育和学术腐败问题。虽然上级部门近年来加大了对高校贪腐查处的力度,但自上而下的行政监督,相比对权力的约束,以及来自师生的监督来说,要是要薄弱得多。 师生参与高校办学,是现代大学制度的基本特征,也是有效约束行政权力的基本要求。具体而言,师生代表可作为学校理事会成员参与重大战略决策,以及选拔校领导;学校的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完全由全体教师负责,学校行政只是执行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教育、学术决策;学生则通过学生自治委员会,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和评价,维护受教育者的权力。不调动师生的力量参与办学,学校办学就靠行政的力量,是很难办好一所大学的。如果师生对一所大学的重要办学事宜,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这怎样让师生对学校有归属感?这也就无怪乎,对于学校网站拿掉两名校领导的姓名,师生也不怎么当一回事——这明明是重要的办学事务,但大家都觉得似乎与自己无关:他们玩他们的。如此办学,很难凝聚师生的力量。 从2012年起,我国已经在少数高校尝试推进校长公选,但是,推进校长公选的力度和速度,都很有限,到目前为止,进行公选试点的 履职山东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才1年零5个月的尹作声,近日被山东大学官方网站(www.sdu.edu.cn)把名字给拿掉了。同尹作声一同被该校官方网站“除名”的,还有山东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娄红祥。(中国青年报1月8日)

这是一件颇为蹊跷的事。——既然这两名校领导从官网中“除名”,那么,意味着被免职或者撤职,可不论是山东大学,还是主管教育的上级教育部门,都没有对免职或者撤职发布任何消息。对于一校的校领导,以网站“除名”方式来宣布其遭免职或者撤职,是不太严肃的,也不符合高校信息公开原则。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负责任的态度是,应该向师生和社会公众,详细交代这两名校领导存在的问题,被免职或者撤职的原因。高校,只有几所,且不涉及任何有副部长级的985高校校领导选拔。在校长的任命、监督、评价中,师生参与十分有限。对于这种选任机制,曾有高校教授表示严重不满,但质疑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上级行政部门的关注。 推进校长公选,实际是转变政府管理高校方式,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组成。现在的问题是,主导这一改革的,是政府行政部门,而要政府行政部门自主放权,阻力重重。改变这一局面,一方面需要政府认真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以对高校办学负责出发,改变原来的管理方式;另一方面,则需要针对目前改革进程缓慢的问题,探索建立新的教育改革机制,在立法层面,推进高等教育改革。

这也进一步暴露出我国高校校领导任免机制存在的问题。如果校领导公选,那么,在选拔校领导时,师生拥有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而在校领导上任之后,必须对选拔其的学校师生负责、述职,很自然地,在校领导离职、离任时,师生也知道他因何原因而离职,而不是被蒙在鼓里。政部门负责,校长干得如何,师生也没有评价权。这种选拔、管理、评价制度,导致校领导的权力在校内缺乏约束和监督,进而也滋生教育和学术腐败问题。虽然上级部门近年来加大了对高校贪腐查处的力度,但自上而下的行政监督,相比对权力的约束,以及来自师生的监督来说,要是要薄弱得多。 师生参与高校办学,是现代大学制度的基本特征,也是有效约束行政权力的基本要求。具体而言,师生代表可作为学校理事会成员参与重大战略决策,以及选拔校领导;学校的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完全由全体教师负责,学校行政只是执行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教育、学术决策;学生则通过学生自治委员会,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和评价,维护受教育者的权力。不调动师生的力量参与办学,学校办学就靠行政的力量,是很难办好一所大学的。如果师生对一所大学的重要办学事宜,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这怎样让师生对学校有归属感?这也就无怪乎,对于学校网站拿掉两名校领导的姓名,师生也不怎么当一回事——这明明是重要的办学事务,但大家都觉得似乎与自己无关:他们玩他们的。如此办学,很难凝聚师生的力量。 从2012年起,我国已经在少数高校尝试推进校长公选,但是,推进校长公选的力度和速度,都很有限,到目前为止,进行公选试点的

目前我国实行的高校校领导任命机制,是采取行政任命方式。为此,在新任校长任命时,师生连知情权也没有,就更别提参与权、表达权和决策权了。如此任命的校长,其考核和评价也对上级行政部门负责,校长干得如何,师生也没有评价权。这种选拔、管理、评价制度,导致校领导的权力在校内缺乏约束和监督,进而也滋生教育和学术腐败问题。虽然上级部门近年来加大了对高校贪腐查处的力度,但自上而下的行政监督,相比对权力的约束,以及来自师生的监督来说,要是要薄弱得多。 履职山东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才1年零5个月的尹作声,近日被山东大学官方网站(www.sdu.edu.cn)把名字给拿掉了。同尹作声一同被该校官方网站“除名”的,还有山东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娄红祥。(中国青年报1月8日) 这是一件颇为蹊跷的事。——既然这两名校领导从官网中“除名”,那么,意味着被免职或者撤职,可不论是山东大学,还是主管教育的上级教育部门,都没有对免职或者撤职发布任何消息。对于一校的校领导,以网站“除名”方式来宣布其遭免职或者撤职,是不太严肃的,也不符合高校信息公开原则。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负责任的态度是,应该向师生和社会公众,详细交代这两名校领导存在的问题,被免职或者撤职的原因。 这也进一步暴露出我国高校校领导任免机制存在的问题。如果校领导公选,那么,在选拔校领导时,师生拥有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而在校领导上任之后,必须对选拔其的学校师生负责、述职,很自然地,在校领导离职、离任时,师生也知道他因何原因而离职,而不是被蒙在鼓里。 目前我国实行的高校校领导任命机制,是采取行政任命方式。为此,在新任校长任命时,师生连知情权也没有,就更别提参与权、表达权和决策权了。如此任命的校长,其考核和评价也对上级行

师生参与高校办学,是现代大学制度的基本特征,也是有效约束行政权力的基本要求。具体而言,师生代表可作为学校理事会成员参与重大战略决策,以及选拔校领导;学校的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完全由全体教师负责,学校行政只是执行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教育、学术决策;学生则通过学生自治委员会,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和评价,维护受教育者的权力。不调动师生的力量参与办学,学校办学就靠行政的力量,是很难办好一所大学的。如果师生对一所大学的重要办学事宜,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这怎样让师生对学校有归属感?这也就无怪乎,对于学校网站拿掉两名校领导的姓名,师生也不怎么当一回事——这明明是重要的办学事务,但大家都觉得似乎与自己无关:他们玩他们的。如此办学,很难凝聚师生的力量。 履职山东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才1年零5个月的尹作声,近日被山东大学官方网站(www.sdu.edu.cn)把名字给拿掉了。同尹作声一同被该校官方网站“除名”的,还有山东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娄红祥。(中国青年报1月8日) 这是一件颇为蹊跷的事。——既然这两名校领导从官网中“除名”,那么,意味着被免职或者撤职,可不论是山东大学,还是主管教育的上级教育部门,都没有对免职或者撤职发布任何消息。对于一校的校领导,以网站“除名”方式来宣布其遭免职或者撤职,是不太严肃的,也不符合高校信息公开原则。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负责任的态度是,应该向师生和社会公众,详细交代这两名校领导存在的问题,被免职或者撤职的原因。 这也进一步暴露出我国高校校领导任免机制存在的问题。如果校领导公选,那么,在选拔校领导时,师生拥有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而在校领导上任之后,必须对选拔其的学校师生负责、述职,很自然地,在校领导离职、离任时,师生也知道他因何原因而离职,而不是被蒙在鼓里。 目前我国实行的高校校领导任命机制,是采取行政任命方式。为此,在新任校长任命时,师生连知情权也没有,就更别提参与权、表达权和决策权了。如此任命的校长,其考核和评价也对上级行

从2012年起,我国已经在少数高校尝试推进校长公选,但是,推进校长公选的力度和速度,都很有限,到目前为止,进行公选试点的高校,只有几所,且不涉及任何有副部长级的985高校校领导选拔。在校长的任命、监督、评价中,师生参与十分有限。对于这种选任机制,曾有高校教授表示严重不满,但质疑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上级行政部门的关注。

推进校长公选,实际是转变政府管理高校方式,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组成。现在的问题是,主导这一改革的,是政府行政部门,而要政府行政部门自主放权,阻力重重。改变这一局面,一方面需要政府认真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以对高校办学负责出发,改变原来的管理方式;另一方面,则需要针对目前改革进程缓慢的问题,探索建立新的教育改革机制,在立法层面,推进高等教育改革。 履职山东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才1年零5个月的尹作声,近日被山东大学官方网站(www.sdu.edu.cn)把名字给拿掉了。同尹作声一同被该校官方网站“除名”的,还有山东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娄红祥。(中国青年报1月8日) 这是一件颇为蹊跷的事。——既然这两名校领导从官网中“除名”,那么,意味着被免职或者撤职,可不论是山东大学,还是主管教育的上级教育部门,都没有对免职或者撤职发布任何消息。对于一校的校领导,以网站“除名”方式来宣布其遭免职或者撤职,是不太严肃的,也不符合高校信息公开原则。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负责任的态度是,应该向师生和社会公众,详细交代这两名校领导存在的问题,被免职或者撤职的原因。 这也进一步暴露出我国高校校领导任免机制存在的问题。如果校领导公选,那么,在选拔校领导时,师生拥有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而在校领导上任之后,必须对选拔其的学校师生负责、述职,很自然地,在校领导离职、离任时,师生也知道他因何原因而离职,而不是被蒙在鼓里。 目前我国实行的高校校领导任命机制,是采取行政任命方式。为此,在新任校长任命时,师生连知情权也没有,就更别提参与权、表达权和决策权了。如此任命的校长,其考核和评价也对上级行
  评论这张
 
阅读(9372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