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强区”验收作弊背离教育价值观  

2015-01-28 15:3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 近日,多名学生家长和市民反映,1月中旬,广东潮州湘桥区接受知学校、专家分散进校的过程性检查? 另外,这再次体现出取消行政性质的评价、评审的重要性、紧迫性,要求各地政府严格按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精神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改革,把教育评价交给独立的第三方机构,由第三方机构进行独立的评价,而不再是由政府部门主导评价。目前,我国已有部分省市,在教育检查验收中,引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于我国已经建立的督导制度,笔者认为,其职能应该集中在督政(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行政部门),而不是督教和督学,也不是参与教学测评。只有打破管办评一体化,政府依法保障投入与依法监管,学校自主办学,社会中介机构评价,才能让学校办学摆脱行政治校,避免教育检查、评估中的弄虚作假,形式主义。教育强区”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省级督导验收,学校各出奇招 近日,多名学生家长和市民反映,1月中旬,广东潮州湘桥区接受“教育强区”省级督导验收,学校各出“奇招”:城南小学为让班级人数达标,组织数百“超编”学生冒雨外出“参观”;有的学校临时组织学生出外看电影,或紧急调整课时表,或装饰美化校园等。(京华时报1月21日) 这令人匪夷所思:难道省级督导验收,就只看学校“现场”,并凭一次“现场”参观,就确定一所学校的班级人数达标情况吗?每所学校多少学生、多少个班级、每个班多少学生,这不是教育部门掌握的基本学校数据吗?——这些是学生学籍的基本信息,也是政府拨款的基本依据。 这种情况之所以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上级部门的督导验收,和学校迎接检查,可能是心知肚明的“双簧戏”——上级部门其实完全知道学校班级超编,但只要看到“现场”没超编,就视为没超编,而迎接检查的学校,当然知道学校不达标,但只要展示给上级部门的是达标,也就“达标”了。 如此督导验收,是典型的走过场、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这也算是行政部门主导的检查验收、评审的通病。于行政部门来说,下级部门的达标情况,也是本身的政绩,因此,所有行政评审、检查,结果都会很好,就像我国曾经开展的本科教学评价,虽然社会舆论对高校本科教学质量严重不满,可是,评价的结果却是优秀、优良居多,只有极少数合格,不合格者几乎没有。促进工作的评价,反而成为展示办学政绩。广东潮州的这次“教育强区:城南小学为让班级人数达标,组织数百知学校、专家分散进校的过程性检查? 另外,这再次体现出取消行政性质的评价、评审的重要性、紧迫性,要求各地政府严格按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精神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改革,把教育评价交给独立的第三方机构,由第三方机构进行独立的评价,而不再是由政府部门主导评价。目前,我国已有部分省市,在教育检查验收中,引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于我国已经建立的督导制度,笔者认为,其职能应该集中在督政(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行政部门),而不是督教和督学,也不是参与教学测评。只有打破管办评一体化,政府依法保障投入与依法监管,学校自主办学,社会中介机构评价,才能让学校办学摆脱行政治校,避免教育检查、评估中的弄虚作假,形式主义。超编学生冒雨外出参观”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有的学校临时组织学生出外看电影,或紧急调整课时表,或装饰美化校园等。(京华时报1”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21日)

这令人匪夷所思:难道省级督导验收,就只看学校“现场”,并凭一次“现场”参观,就确定一所学校的班级人数达标情况吗?每所学校多少学生、多少个班级、每个班多少学生,这不是教育部门掌握的基本学校数据吗?——这些是学生学籍的基本信息,也是政府拨款的基本依据。
”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
这种情况之所以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上级部门的督导验收,和学校迎接检查,可能是心知肚明的“双簧戏”——上级部门其实完全知道学校班级超编,但只要看到“现场”没超编,就视为没超编,而迎接检查的学校,当然知道学校不达标,但只要展示给上级部门的是达标,也就“达标”了。

”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
如此督导验收,是典型的走过场、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这也算是行政部门主导的检查验收、评审的通病。于行政部门来说,下级部门的达标情况,也是本身的政绩,因此,所有行政评审、检查,结果都会很好,就像我国曾经开展的本科教学评价,虽然社会舆论对高校本科教学质量严重不满,可是,评价的结果却是优秀、优良居多,只有极少数合格,不合格者几乎没有。促进工作的评价,反而成为展示办学政绩。广东潮州的这次“教育强区”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近日,多名学生家长和市民反映,1月中旬,广东潮州湘桥区接受“教育强区”省级督导验收,学校各出“奇招”:城南小学为让班级人数达标,组织数百“超编”学生冒雨外出“参观”;有的学校临时组织学生出外看电影,或紧急调整课时表,或装饰美化校园等。(京华时报1月21日) 这令人匪夷所思:难道省级督导验收,就只看学校“现场”,并凭一次“现场”参观,就确定一所学校的班级人数达标情况吗?每所学校多少学生、多少个班级、每个班多少学生,这不是教育部门掌握的基本学校数据吗?——这些是学生学籍的基本信息,也是政府拨款的基本依据。 这种情况之所以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上级部门的督导验收,和学校迎接检查,可能是心知肚明的“双簧戏”——上级部门其实完全知道学校班级超编,但只要看到“现场”没超编,就视为没超编,而迎接检查的学校,当然知道学校不达标,但只要展示给上级部门的是达标,也就“达标”了。 如此督导验收,是典型的走过场、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这也算是行政部门主导的检查验收、评审的通病。于行政部门来说,下级部门的达标情况,也是本身的政绩,因此,所有行政评审、检查,结果都会很好,就像我国曾经开展的本科教学评价,虽然社会舆论对高校本科教学质量严重不满,可是,评价的结果却是优秀、优良居多,只有极少数合格,不合格者几乎没有。促进工作的评价,反而成为展示办学政绩。广东潮州的这次“教育强区
”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检查,结果很可能是很多被检查的区,都是“教育强区“,这样可以体现在上级部门的领导下,各区县实现了“教育强区”的梦想。 很显然,这样的检查,非但不利于工作——制造虚假的教育政绩,还会掩盖教育的问题,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都清楚学校超编严重,教育资源紧张,可是,督导检查的结果却是大家都达标,地方政府部门面对这一检查结果,会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吗?还是会把精力用在做表面文章上?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样迎接督导检查,对学生而言,就是鼓励说谎的反教育。如果学生们知道,他们被安排离开校园“参观”、“活动”,是为了让学校每个班级的人数正好“合适”,这对他们是怎样的教育?当他们知道由于学校和学生们的“积极配合”,自己所在的区,顺利通过“教育强区”的检查,他们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
由于检查验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和学校,获得相应的拨款,这种检查中的弄虚作假,还带有欺诈性质——通过欺诈获得上级部门的拨款。这也是行政性质检查、评审的共同问题,即由于检查、评审结果与利益挂钩,将检查、评价变异为利益交换的游戏。

为此,笔者建议,对于媒体曝光的督导检查中的弄虚作假,必须严肃追究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责任,与此同时,督导检查团也必须反思,这样的督导检查有何价值,是不是配合地方政府轰轰烈烈走过场?为何不从首先通知时间、集中进校、张扬的集体检查,变为不通知学校、专家分散进校的过程性检查?
近日,多名学生家长和市民反映,1月中旬,广东潮州湘桥区接受“教育强区”省级督导验收,学校各出“奇招”:城南小学为让班级人数达标,组织数百“超编”学生冒雨外出“参观”;有的学校临时组织学生出外看电影,或紧急调整课时表,或装饰美化校园等。(京华时报1月21日) 这令人匪夷所思:难道省级督导验收,就只看学校“现场”,并凭一次“现场”参观,就确定一所学校的班级人数达标情况吗?每所学校多少学生、多少个班级、每个班多少学生,这不是教育部门掌握的基本学校数据吗?——这些是学生学籍的基本信息,也是政府拨款的基本依据。 这种情况之所以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上级部门的督导验收,和学校迎接检查,可能是心知肚明的“双簧戏”——上级部门其实完全知道学校班级超编,但只要看到“现场”没超编,就视为没超编,而迎接检查的学校,当然知道学校不达标,但只要展示给上级部门的是达标,也就“达标”了。 如此督导验收,是典型的走过场、形式主义和弄虚作假。这也算是行政部门主导的检查验收、评审的通病。于行政部门来说,下级部门的达标情况,也是本身的政绩,因此,所有行政评审、检查,结果都会很好,就像我国曾经开展的本科教学评价,虽然社会舆论对高校本科教学质量严重不满,可是,评价的结果却是优秀、优良居多,只有极少数合格,不合格者几乎没有。促进工作的评价,反而成为展示办学政绩。广东潮州的这次“教育强区
另外,这再次体现出取消行政性质的评价、评审的重要性、紧迫性,要求各地政府严格按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精神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改革,把教育评价交给独立的第三方机构,由第三方机构进行独立的评价,而不再是由政府部门主导评价。目前,我国已有部分省市,在教育检查验收中,引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于我国已经建立的督导制度,笔者认为,其职能应该集中在督政(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行政部门),而不是督教和督学,也不是参与教学测评。只有打破管办评一体化,政府依法保障投入与依法监管,学校自主办学,社会中介机构评价,才能让学校办学摆脱行政治校,避免教育检查、评估中的弄虚作假,形式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