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南科大学生希望校长“有些政治地位”很正常  

2015-01-24 07:3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南科大校长级别很高,而内部行政人员没有级别,有部分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境界。还比如,有人认为南科大的改革之所以受阻,是因为南科大没有级别,所以“人微言轻”,得不到政府部门重视,等等。由于没有对去行政化达成共识,因此,南科大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上,并没有形成合力,包括学校内部的行政人员,也期待学校有级别,进而自己也拥有一定的行政级别。 真正的去行政化,不但包括取消校长(以及行政人员)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调整政府治理学校的模式和学校内部治理模式。如果推进真正的去行政化改革,校长没有级别,但大学的地位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升。一方面,如果建立教育拨款委员会,或者设立南科大基金会,学校有独立的财政权,不受政府拨款制约,那么,南科大何须用级别去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一方面,校长没有行政级别,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就不再听命政府,而反过来获得政府部门对办学权的尊重。要知道,恰恰是有行政级别,纳入政府行政治理体系,大学因缺乏独立性,地位才降低,才不被尊重。在现在的行政体系中,校长就是有副部长级,而比其级别高的官员,也多了去,如果按级别确定地位,学校不是因级别不同而地位不同?而且有多少级别高于学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会尊重学校办学? 这些是在南科大推进改革中,早就应该在师生中形成的共识,成为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可遗憾的是,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对外说得比较多,但对内凝聚共识少,加之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过程中,没有实质性行动,因此,南科大师生中,还有相当部分是以一所传统的公办学校,来设想南科大的未来,他们或不像首创校长朱清时那样期待南科大成为一所按全新现代大学制度举办的学校,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而期待南科大,能跻身211,甚至985,成为一所体制内有地位的强校,最
       ,如果南科大校长级别很高,而内部行政人员没有级别,有部分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境界。还比如,有人认为南科大的改革之所以受阻,是因为南科大没有级别,所以“人微言轻”,得不到政府部门重视,等等。由于没有对去行政化达成共识,因此,南科大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上,并没有形成合力,包括学校内部的行政人员,也期待学校有级别,进而自己也拥有一定的行政级别。 真正的去行政化,不但包括取消校长(以及行政人员)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调整政府治理学校的模式和学校内部治理模式。如果推进真正的去行政化改革,校长没有级别,但大学的地位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升。一方面,如果建立教育拨款委员会,或者设立南科大基金会,学校有独立的财政权,不受政府拨款制约,那么,南科大何须用级别去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一方面,校长没有行政级别,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就不再听命政府,而反过来获得政府部门对办学权的尊重。要知道,恰恰是有行政级别,纳入政府行政治理体系,大学因缺乏独立性,地位才降低,才不被尊重。在现在的行政体系中,校长就是有副部长级,而比其级别高的官员,也多了去,如果按级别确定地位,学校不是因级别不同而地位不同?而且有多少级别高于学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会尊重学校办学? 这些是在南科大推进改革中,早就应该在师生中形成的共识,成为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可遗憾的是,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对外说得比较多,但对内凝聚共识少,加之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过程中,没有实质性行动,因此,南科大师生中,还有相当部分是以一所传统的公办学校,来设想南科大的未来,他们或不像首创校长朱清时那样期待南科大成为一所按全新现代大学制度举办的学校,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而期待南科大,能跻身211,甚至985,成为一所体制内有地位的强校,最121近几年来,南科大的办学者,就用985高校的数据,来评价南科大的办学进展,比如,学生录取分数,达到985高校中游水平,入选“千人计划”的学者数,也不输于985高校等等。 按照这一思路,北京大学现任副校长来担任南科大校长,会让这部分师生,觉得南科大有地位——你看,北大副校长都来南科大当校长了,这是按身份选校长,还是按实际能力选校长?这符合当初南科大举办的理念吗? 新任南科大校长,如果要在南科大继续推进改革的话,应该在全校范围内进行一次全面的教育理念讨论,就南科大的改革,听取师生的意见,以达成改革的共识,南科大的梦想,究竟是继续改革,创建一所全新的大学,还是追求在体制中的地位,以北大、清华为榜样?当然,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能否继续推进,除了新任校长的改革努力外,更关键的因素,在于政府部门是否愿意放权,建立新型的政府管理学校方式,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给学校更大的改革与探索空间。日下午,南方科技大学召开干部大会,宣布广东省委关于新一任校长的任命决定。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北京大学副校长陈十一担任该校校长。面对南科大这片“教改试验田”,陈十一能否“复制”当年领导重建后的北大工学院的成功经历,值得期待。有学生对记者表示,希望新校长能保持该校现有的教学模式和改革方向,“一定程度上,也要有些政治地位。”(新京报1 1月21日下午,南方科技大学召开干部大会,宣布广东省委关于新一任校长的任命决定。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北京大学副校长陈十一担任该校校长。面对南科大这片“教改试验田”,陈十一能否“复制”当年领导重建后的北大工学院的成功经历,值得期待。有学生对记者表示,希望新校长能保持该校现有的教学模式和改革方向,“一定程度上,也要有些政治地位。”(新京报1月22日) 学生的这句话,在此间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但在笔者看来,学生说出这句话,其实很正常。不要说南科大这几年已经逐渐纳入体制之内,就是南科大还依旧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有学生这样期待校长,在今天的中国社会环境、教育环境中,也是很正常的。其实,不仅学生有这种想法,就是南科大的教师,恐怕有类似想法的,也不在个别。 这是推进大学去行政化改革,必须面对的现实。即在长期以来的行政化办学影响之下,不少教师、学生,还是期待学校校长有相当的行政级别和地位,以此体现学校和自身的地位,也为学校获得更大的话语空间。可以说,用行政级别来评价一个人、一所学校,已成为某些人的思维模式。我国很多985高校的教师、学生,在谈教育和大学的问题时,可能会批评教育的行政化,可是轮到自己所在学校时,则会不自觉地显示出副部级高校的“自豪”与优越感来。 推进大学去行政化改革,首先要意识到不是所有教师、学生,都理解去行政化的改革意图,因此,必须就去行政化改革,在师生中进行深入的讨论,以达成共识。过去五年来,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并没有在师生中达成共识,不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对去行政化改革,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比如,据媒体报道,学校内部有不少教师、学生认为,南科大除了几个校领导有级别外,其他行政人员,没有行政级别,已经去行政化、去官化了,照此逻辑22日)


,如果南科大校长级别很高,而内部行政人员没有级别,有部分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境界。还比如,有人认为南科大的改革之所以受阻,是因为南科大没有级别,所以“人微言轻”,得不到政府部门重视,等等。由于没有对去行政化达成共识,因此,南科大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上,并没有形成合力,包括学校内部的行政人员,也期待学校有级别,进而自己也拥有一定的行政级别。 真正的去行政化,不但包括取消校长(以及行政人员)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调整政府治理学校的模式和学校内部治理模式。如果推进真正的去行政化改革,校长没有级别,但大学的地位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升。一方面,如果建立教育拨款委员会,或者设立南科大基金会,学校有独立的财政权,不受政府拨款制约,那么,南科大何须用级别去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一方面,校长没有行政级别,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就不再听命政府,而反过来获得政府部门对办学权的尊重。要知道,恰恰是有行政级别,纳入政府行政治理体系,大学因缺乏独立性,地位才降低,才不被尊重。在现在的行政体系中,校长就是有副部长级,而比其级别高的官员,也多了去,如果按级别确定地位,学校不是因级别不同而地位不同?而且有多少级别高于学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会尊重学校办学? 这些是在南科大推进改革中,早就应该在师生中形成的共识,成为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可遗憾的是,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对外说得比较多,但对内凝聚共识少,加之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过程中,没有实质性行动,因此,南科大师生中,还有相当部分是以一所传统的公办学校,来设想南科大的未来,他们或不像首创校长朱清时那样期待南科大成为一所按全新现代大学制度举办的学校,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而期待南科大,能跻身211,甚至985,成为一所体制内有地位的强校,最 学生的这句话,在此间引起舆论广泛关注。但在笔者看来,学生说出这句话,其实很正常。不要说南科大这几年已经逐渐纳入体制之内,就是南科大还依旧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有学生这样期待校长,在今天的中国社会环境、教育环境中,也是很正常的。其实,不仅学生有这种想法,就是南科大的教师,恐怕有类似想法的,也不在个别。

这是推进大学去行政化改革,必须面对的现实。即在长期以来的行政化办学影响之下,不少教师、学生,还是期待学校校长有相当的行政级别和地位,以此体现学校和自身的地位,也为学校获得更大的话语空间。可以说,用行政级别来评价一个人、一所学校,已成为某些人的思维模式。我国很多,如果南科大校长级别很高,而内部行政人员没有级别,有部分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境界。还比如,有人认为南科大的改革之所以受阻,是因为南科大没有级别,所以“人微言轻”,得不到政府部门重视,等等。由于没有对去行政化达成共识,因此,南科大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上,并没有形成合力,包括学校内部的行政人员,也期待学校有级别,进而自己也拥有一定的行政级别。 真正的去行政化,不但包括取消校长(以及行政人员)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调整政府治理学校的模式和学校内部治理模式。如果推进真正的去行政化改革,校长没有级别,但大学的地位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升。一方面,如果建立教育拨款委员会,或者设立南科大基金会,学校有独立的财政权,不受政府拨款制约,那么,南科大何须用级别去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一方面,校长没有行政级别,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就不再听命政府,而反过来获得政府部门对办学权的尊重。要知道,恰恰是有行政级别,纳入政府行政治理体系,大学因缺乏独立性,地位才降低,才不被尊重。在现在的行政体系中,校长就是有副部长级,而比其级别高的官员,也多了去,如果按级别确定地位,学校不是因级别不同而地位不同?而且有多少级别高于学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会尊重学校办学? 这些是在南科大推进改革中,早就应该在师生中形成的共识,成为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可遗憾的是,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对外说得比较多,但对内凝聚共识少,加之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过程中,没有实质性行动,因此,南科大师生中,还有相当部分是以一所传统的公办学校,来设想南科大的未来,他们或不像首创校长朱清时那样期待南科大成为一所按全新现代大学制度举办的学校,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而期待南科大,能跻身211,甚至985,成为一所体制内有地位的强校,最985高校的教师、学生,在谈教育和大学的问题时,可能会批评教育的行政化,可是轮到自己所在学校时,则会不自觉地显示出副部级高校的“自豪”与优越感来。

推进大学去行政化改革,首先要意识到不是所有教师、学生,都理解去行政化的改革意图,因此,必须就去行政化改革,在师生中进行深入的讨论,以达成共识。过去五年来,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并没有在师生中达成共识,不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对去行政化改革,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比如,据媒体报道,学校内部有不少教师、学生认为,南科大除了几个校领导有级别外,其他行政人员,没有行政级别,已经去行政化、去官化了,照此逻辑,如果南科大校长级别很高,而内部行政人员没有级别,有部分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境界。还比如,有人认为南科大的改革之所以受阻,是因为南科大没有级别,所以“人微言轻”,得不到政府部门重视,等等。由于没有对去行政化达成共识,因此,南科大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上,并没有形成合力,包括学校内部的行政人员,也期待学校有级别,进而自己也拥有一定的行政级别。

真正的去行政化,不但包括取消校长(以及行政人员)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调整政府治理学校的模式和学校内部治理模式。如果推进真正的去行政化改革,校长没有级别,但大学的地位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升。一方面,如果建立教育拨款委员会,或者设立南科大基金会,学校有独立的财政权,不受政府拨款制约,那么,南科大何须用级别去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一方面,校长没有行政级别,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就不再听命政府,而反过来获得政府部门对办学权的尊重。要知道,恰恰是有行政级别,纳入政府行政治理体系,大学因缺乏独立性,地位才降低,才不被尊重。在现在的行政体系中,校长就是有副部长级,而比其级别高的官员,也多了去,如果按级别确定地位,学校不是因级别不同而地位不同?而且有多少级别高于学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会尊重学校办学?

,如果南科大校长级别很高,而内部行政人员没有级别,有部分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境界。还比如,有人认为南科大的改革之所以受阻,是因为南科大没有级别,所以“人微言轻”,得不到政府部门重视,等等。由于没有对去行政化达成共识,因此,南科大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上,并没有形成合力,包括学校内部的行政人员,也期待学校有级别,进而自己也拥有一定的行政级别。 真正的去行政化,不但包括取消校长(以及行政人员)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调整政府治理学校的模式和学校内部治理模式。如果推进真正的去行政化改革,校长没有级别,但大学的地位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升。一方面,如果建立教育拨款委员会,或者设立南科大基金会,学校有独立的财政权,不受政府拨款制约,那么,南科大何须用级别去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一方面,校长没有行政级别,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就不再听命政府,而反过来获得政府部门对办学权的尊重。要知道,恰恰是有行政级别,纳入政府行政治理体系,大学因缺乏独立性,地位才降低,才不被尊重。在现在的行政体系中,校长就是有副部长级,而比其级别高的官员,也多了去,如果按级别确定地位,学校不是因级别不同而地位不同?而且有多少级别高于学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会尊重学校办学? 这些是在南科大推进改革中,早就应该在师生中形成的共识,成为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可遗憾的是,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对外说得比较多,但对内凝聚共识少,加之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过程中,没有实质性行动,因此,南科大师生中,还有相当部分是以一所传统的公办学校,来设想南科大的未来,他们或不像首创校长朱清时那样期待南科大成为一所按全新现代大学制度举办的学校,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而期待南科大,能跻身211,甚至985,成为一所体制内有地位的强校,最

这些是在南科大推进改革中,早就应该在师生中形成的共识,成为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可遗憾的是,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对外说得比较多,但对内凝聚共识少,加之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过程中,没有实质性行动,因此,南科大师生中,还有相当部分是以一所传统的公办学校,来设想南科大的未来,他们或不像首创校长朱清时那样期待南科大成为一所按全新现代大学制度举办的学校,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而期待南科大,能跻身211,甚至985,成为一所体制内有地位的强校,最近几年来,南科大的办学者,就用985高校的数据,来评价南科大的办学进展,比如,学生录取分数,达到985,如果南科大校长级别很高,而内部行政人员没有级别,有部分学生会认为这是最高境界。还比如,有人认为南科大的改革之所以受阻,是因为南科大没有级别,所以“人微言轻”,得不到政府部门重视,等等。由于没有对去行政化达成共识,因此,南科大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上,并没有形成合力,包括学校内部的行政人员,也期待学校有级别,进而自己也拥有一定的行政级别。 真正的去行政化,不但包括取消校长(以及行政人员)的行政级别,更重要的是调整政府治理学校的模式和学校内部治理模式。如果推进真正的去行政化改革,校长没有级别,但大学的地位不但不会降低,反而会提升。一方面,如果建立教育拨款委员会,或者设立南科大基金会,学校有独立的财政权,不受政府拨款制约,那么,南科大何须用级别去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另一方面,校长没有行政级别,学校独立自主办学,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就不再听命政府,而反过来获得政府部门对办学权的尊重。要知道,恰恰是有行政级别,纳入政府行政治理体系,大学因缺乏独立性,地位才降低,才不被尊重。在现在的行政体系中,校长就是有副部长级,而比其级别高的官员,也多了去,如果按级别确定地位,学校不是因级别不同而地位不同?而且有多少级别高于学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会尊重学校办学? 这些是在南科大推进改革中,早就应该在师生中形成的共识,成为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可遗憾的是,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对外说得比较多,但对内凝聚共识少,加之在推进去行政化改革过程中,没有实质性行动,因此,南科大师生中,还有相当部分是以一所传统的公办学校,来设想南科大的未来,他们或不像首创校长朱清时那样期待南科大成为一所按全新现代大学制度举办的学校,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而期待南科大,能跻身211,甚至985,成为一所体制内有地位的强校,最高校中游水平,入选“千人计划”的学者数,也不输于985高校等等。

近几年来,南科大的办学者,就用985高校的数据,来评价南科大的办学进展,比如,学生录取分数,达到985高校中游水平,入选“千人计划”的学者数,也不输于985高校等等。 按照这一思路,北京大学现任副校长来担任南科大校长,会让这部分师生,觉得南科大有地位——你看,北大副校长都来南科大当校长了,这是按身份选校长,还是按实际能力选校长?这符合当初南科大举办的理念吗? 新任南科大校长,如果要在南科大继续推进改革的话,应该在全校范围内进行一次全面的教育理念讨论,就南科大的改革,听取师生的意见,以达成改革的共识,南科大的梦想,究竟是继续改革,创建一所全新的大学,还是追求在体制中的地位,以北大、清华为榜样?当然,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能否继续推进,除了新任校长的改革努力外,更关键的因素,在于政府部门是否愿意放权,建立新型的政府管理学校方式,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给学校更大的改革与探索空间。

按照这一思路,北京大学现任副校长来担任南科大校长,会让这部分师生,觉得南科大有地位——你看,北大副校长都来南科大当校长了,这是按身份选校长,还是按实际能力选校长?这符合当初南科大举办的理念吗?

近几年来,南科大的办学者,就用985高校的数据,来评价南科大的办学进展,比如,学生录取分数,达到985高校中游水平,入选“千人计划”的学者数,也不输于985高校等等。 按照这一思路,北京大学现任副校长来担任南科大校长,会让这部分师生,觉得南科大有地位——你看,北大副校长都来南科大当校长了,这是按身份选校长,还是按实际能力选校长?这符合当初南科大举办的理念吗? 新任南科大校长,如果要在南科大继续推进改革的话,应该在全校范围内进行一次全面的教育理念讨论,就南科大的改革,听取师生的意见,以达成改革的共识,南科大的梦想,究竟是继续改革,创建一所全新的大学,还是追求在体制中的地位,以北大、清华为榜样?当然,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能否继续推进,除了新任校长的改革努力外,更关键的因素,在于政府部门是否愿意放权,建立新型的政府管理学校方式,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给学校更大的改革与探索空间。 新任南科大校长,如果要在南科大继续推进改革的话,应该在全校范围内进行一次全面的教育理念讨论,就南科大的改革,听取师生的意见,以达成改革的共识,南科大的梦想,究竟是继续改革,创建一所全新的大学,还是追求在体制中的地位,以北大、清华为榜样?当然,南科大的去行政化改革能否继续推进,除了新任校长的改革努力外,更关键的因素,在于政府部门是否愿意放权,建立新型的政府管理学校方式,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给学校更大的改革与探索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