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办学应摆脱排行榜思维  

2014-10-04 07: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10月2日公布了2014-2015年世界大学排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连续四年蝉联榜首,中国内地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进入前五十。该世界大学排名用教学、科研、知识传递、国际视野4个方面的13项指标衡量大学综合实力,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之一。(新华网10月3日) 每次世界大学排行榜放榜,都会有舆论关注中国大学的排名变化,但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排行榜,根本不必这么关注,我国大学当前最紧迫的事,不是提升大学排行榜的名次,而是建立形成办学特色、培养创新人才的现代大学制度。 不管哪一个大学排行榜,都是制作者以其对高等教育的理解,设置相应的指标、采取不同的权重进行的排行,排行只是从一个角度观察大学。总体看来,由于大学办学的复杂性,所有大学排行榜,都由于指标设置、权重问题,而存在争议,如果大学排行榜选择的指标、权重比较合理,符合办学规律,那么,其排行结果,对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如果排行的指标、权重本就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比如,以为强调大学的规模、体量,那排行的结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我国有的大学,近年来有围绕排行指标办学的倾向,这把大学变为排行榜中的大学,排行榜看重论文数量、课题经费、师生规模,因此,学校就把办学的主要精力用在抓学术研究上,而不重视追基础的人才培养,我国部分大学,近年来由于在发表论文上有更好的表现,在世界大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10月2日公布了2014-2015年世界大学排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连续四年蝉联榜首,中国内地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进入前五十。该世界大学排名用教学、科研、知识传递、国际视野4个方面的13项指标衡量大学综合实力,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之一。(新华网10月3日) 每次世界大学排行榜放榜,都会有舆论关注中国大学的排名变化,但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排行榜,根本不必这么关注,我国大学当前最紧迫的事,不是提升大学排行榜的名次,而是建立形成办学特色、培养创新人才的现代大学制度。 不管哪一个大学排行榜,都是制作者以其对高等教育的理解,设置相应的指标、采取不同的权重进行的排行,排行只是从一个角度观察大学。总体看来,由于大学办学的复杂性,所有大学排行榜,都由于指标设置、权重问题,而存在争议,如果大学排行榜选择的指标、权重比较合理,符合办学规律,那么,其排行结果,对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如果排行的指标、权重本就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比如,以为强调大学的规模、体量,那排行的结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我国有的大学,近年来有围绕排行指标办学的倾向,这把大学变为排行榜中的大学,排行榜看重论文数量、课题经费、师生规模,因此,学校就把办学的主要精力用在抓学术研究上,而不重视追基础的人才培养,我国部分大学,近年来由于在发表论文上有更好的表现,在世界大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102日公布了20142015学排行榜的名次有上升,学校就认为在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这只是在排行榜中接近,或者说是在论文、学术研究成果数量上接近,而不是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真的有实质提升。 更重要的是,排行榜并不能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在提高论文数量的同时,学校变得更加功利,甚至包括国际化,也走上功利的形式化道路,为增加国际师资搞人才假引进,把派海外交换生,作为国际化的重要指标,甚至在发展留学生时,用短期语言生充数,还出现本土留学丑闻,这和一流大学应该有的校园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甚至可以说,在排行榜的名次提升时,我国大学却与一流大学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我国大学,目前还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学校缺乏基本的现代大学制度,办学决策就由行政领导负责,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学校管理制度,在大学里尚不健全,因此,行政领导就按一些能展示学校办学成就的指标办学,给教师下学术研究任务,而教授们为达到学校下达的考核指标,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术研究,都变得急功近利,对于教育和学术,在追求功利的目标过程中,逐渐失去理想。这对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十分致命的。 我国大学也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校长纷纷在各种场合称,办学不要被大学排行榜左右,要摆脱办学的功利色彩,但回到现实之中,大学还是盛行对教师的数量考核,教师们被各种表格、指标,弄得晕头转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教育和学术管理、评价中,教师群体年世界大学排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连续四年蝉联榜首,中国内地学排行榜的名次有上升,学校就认为在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这只是在排行榜中接近,或者说是在论文、学术研究成果数量上接近,而不是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真的有实质提升。 更重要的是,排行榜并不能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在提高论文数量的同时,学校变得更加功利,甚至包括国际化,也走上功利的形式化道路,为增加国际师资搞人才假引进,把派海外交换生,作为国际化的重要指标,甚至在发展留学生时,用短期语言生充数,还出现本土留学丑闻,这和一流大学应该有的校园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甚至可以说,在排行榜的名次提升时,我国大学却与一流大学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我国大学,目前还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学校缺乏基本的现代大学制度,办学决策就由行政领导负责,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学校管理制度,在大学里尚不健全,因此,行政领导就按一些能展示学校办学成就的指标办学,给教师下学术研究任务,而教授们为达到学校下达的考核指标,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术研究,都变得急功近利,对于教育和学术,在追求功利的目标过程中,逐渐失去理想。这对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十分致命的。 我国大学也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校长纷纷在各种场合称,办学不要被大学排行榜左右,要摆脱办学的功利色彩,但回到现实之中,大学还是盛行对教师的数量考核,教师们被各种表格、指标,弄得晕头转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教育和学术管理、评价中,教师群体学排行榜的名次有上升,学校就认为在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这只是在排行榜中接近,或者说是在论文、学术研究成果数量上接近,而不是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真的有实质提升。 更重要的是,排行榜并不能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在提高论文数量的同时,学校变得更加功利,甚至包括国际化,也走上功利的形式化道路,为增加国际师资搞人才假引进,把派海外交换生,作为国际化的重要指标,甚至在发展留学生时,用短期语言生充数,还出现本土留学丑闻,这和一流大学应该有的校园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甚至可以说,在排行榜的名次提升时,我国大学却与一流大学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我国大学,目前还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学校缺乏基本的现代大学制度,办学决策就由行政领导负责,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学校管理制度,在大学里尚不健全,因此,行政领导就按一些能展示学校办学成就的指标办学,给教师下学术研究任务,而教授们为达到学校下达的考核指标,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术研究,都变得急功近利,对于教育和学术,在追求功利的目标过程中,逐渐失去理想。这对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十分致命的。 我国大学也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校长纷纷在各种场合称,办学不要被大学排行榜左右,要摆脱办学的功利色彩,但回到现实之中,大学还是盛行对教师的数量考核,教师们被各种表格、指标,弄得晕头转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教育和学术管理、评价中,教师群体北京大 学排行榜的名次有上升,学校就认为在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这只是在排行榜中接近,或者说是在论文、学术研究成果数量上接近,而不是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真的有实质提升。 更重要的是,排行榜并不能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在提高论文数量的同时,学校变得更加功利,甚至包括国际化,也走上功利的形式化道路,为增加国际师资搞人才假引进,把派海外交换生,作为国际化的重要指标,甚至在发展留学生时,用短期语言生充数,还出现本土留学丑闻,这和一流大学应该有的校园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甚至可以说,在排行榜的名次提升时,我国大学却与一流大学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我国大学,目前还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学校缺乏基本的现代大学制度,办学决策就由行政领导负责,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学校管理制度,在大学里尚不健全,因此,行政领导就按一些能展示学校办学成就的指标办学,给教师下学术研究任务,而教授们为达到学校下达的考核指标,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术研究,都变得急功近利,对于教育和学术,在追求功利的目标过程中,逐渐失去理想。这对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十分致命的。 我国大学也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校长纷纷在各种场合称,办学不要被大学排行榜左右,要摆脱办学的功利色彩,但回到现实之中,大学还是盛行对教师的数量考核,教师们被各种表格、指标,弄得晕头转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教育和学术管理、评价中,教师群体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10月2日公布了2014-2015年世界大学排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连续四年蝉联榜首,中国内地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进入前五十。该世界大学排名用教学、科研、知识传递、国际视野4个方面的13项指标衡量大学综合实力,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之一。(新华网10月3日) 每次世界大学排行榜放榜,都会有舆论关注中国大学的排名变化,但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排行榜,根本不必这么关注,我国大学当前最紧迫的事,不是提升大学排行榜的名次,而是建立形成办学特色、培养创新人才的现代大学制度。 不管哪一个大学排行榜,都是制作者以其对高等教育的理解,设置相应的指标、采取不同的权重进行的排行,排行只是从一个角度观察大学。总体看来,由于大学办学的复杂性,所有大学排行榜,都由于指标设置、权重问题,而存在争议,如果大学排行榜选择的指标、权重比较合理,符合办学规律,那么,其排行结果,对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如果排行的指标、权重本就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比如,以为强调大学的规模、体量,那排行的结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我国有的大学,近年来有围绕排行指标办学的倾向,这把大学变为排行榜中的大学,排行榜看重论文数量、课题经费、师生规模,因此,学校就把办学的主要精力用在抓学术研究上,而不重视追基础的人才培养,我国部分大学,近年来由于在发表论文上有更好的表现,在世界大清华大并没有话语权,急于出成果的行政领导,骨子里是排行榜办学思维——某个学院教师去年发表了多少论文、论文引用率多少、有多少课题、课题经费多少,今年的论文、论文引用率、经费、课题应该比去年增长多少,完成增长任务,给多少奖励,没有完成任务,没有奖励,甚至会有惩罚。 这是必须引起我国教育管理者和办学者重视的,所谓学校自主办学,应该根据本身的办学定位、办学条件设置学科、专业,开展有特色的办学活动,学校不能被舆论轻易左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把教育和学术事务的管理、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由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制订学校的教育和学术发展规划,对教师按学术标准、原则进行考核和评价,如此,我国大学才能办出特色,也才有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可能。 进入前五十。该世界大学排名用教学、科研、知识传递、国际视野4学排行榜的名次有上升,学校就认为在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这只是在排行榜中接近,或者说是在论文、学术研究成果数量上接近,而不是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真的有实质提升。 更重要的是,排行榜并不能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在提高论文数量的同时,学校变得更加功利,甚至包括国际化,也走上功利的形式化道路,为增加国际师资搞人才假引进,把派海外交换生,作为国际化的重要指标,甚至在发展留学生时,用短期语言生充数,还出现本土留学丑闻,这和一流大学应该有的校园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甚至可以说,在排行榜的名次提升时,我国大学却与一流大学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我国大学,目前还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学校缺乏基本的现代大学制度,办学决策就由行政领导负责,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学校管理制度,在大学里尚不健全,因此,行政领导就按一些能展示学校办学成就的指标办学,给教师下学术研究任务,而教授们为达到学校下达的考核指标,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术研究,都变得急功近利,对于教育和学术,在追求功利的目标过程中,逐渐失去理想。这对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十分致命的。 我国大学也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校长纷纷在各种场合称,办学不要被大学排行榜左右,要摆脱办学的功利色彩,但回到现实之中,大学还是盛行对教师的数量考核,教师们被各种表格、指标,弄得晕头转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教育和学术管理、评价中,教师群体个方面的13项指标衡量大学综合实力,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之一。(新华网103学排行榜的名次有上升,学校就认为在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这只是在排行榜中接近,或者说是在论文、学术研究成果数量上接近,而不是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真的有实质提升。 更重要的是,排行榜并不能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在提高论文数量的同时,学校变得更加功利,甚至包括国际化,也走上功利的形式化道路,为增加国际师资搞人才假引进,把派海外交换生,作为国际化的重要指标,甚至在发展留学生时,用短期语言生充数,还出现本土留学丑闻,这和一流大学应该有的校园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甚至可以说,在排行榜的名次提升时,我国大学却与一流大学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我国大学,目前还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学校缺乏基本的现代大学制度,办学决策就由行政领导负责,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学校管理制度,在大学里尚不健全,因此,行政领导就按一些能展示学校办学成就的指标办学,给教师下学术研究任务,而教授们为达到学校下达的考核指标,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术研究,都变得急功近利,对于教育和学术,在追求功利的目标过程中,逐渐失去理想。这对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十分致命的。 我国大学也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校长纷纷在各种场合称,办学不要被大学排行榜左右,要摆脱办学的功利色彩,但回到现实之中,大学还是盛行对教师的数量考核,教师们被各种表格、指标,弄得晕头转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教育和学术管理、评价中,教师群体日)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10月2日公布了2014-2015年世界大学排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连续四年蝉联榜首,中国内地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进入前五十。该世界大学排名用教学、科研、知识传递、国际视野4个方面的13项指标衡量大学综合实力,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之一。(新华网10月3日) 每次世界大学排行榜放榜,都会有舆论关注中国大学的排名变化,但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排行榜,根本不必这么关注,我国大学当前最紧迫的事,不是提升大学排行榜的名次,而是建立形成办学特色、培养创新人才的现代大学制度。 不管哪一个大学排行榜,都是制作者以其对高等教育的理解,设置相应的指标、采取不同的权重进行的排行,排行只是从一个角度观察大学。总体看来,由于大学办学的复杂性,所有大学排行榜,都由于指标设置、权重问题,而存在争议,如果大学排行榜选择的指标、权重比较合理,符合办学规律,那么,其排行结果,对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如果排行的指标、权重本就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比如,以为强调大学的规模、体量,那排行的结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我国有的大学,近年来有围绕排行指标办学的倾向,这把大学变为排行榜中的大学,排行榜看重论文数量、课题经费、师生规模,因此,学校就把办学的主要精力用在抓学术研究上,而不重视追基础的人才培养,我国部分大学,近年来由于在发表论文上有更好的表现,在世界大

每次世界大学排行榜放榜,都会有舆论关注中国大学的排名变化,但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排行榜,根本不必这么关注,我国大学当前最紧迫的事,不是提升大学排行榜的名次,而是建立形成办学特色、培养创新人才的现代大学制度。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10月2日公布了2014-2015年世界大学排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连续四年蝉联榜首,中国内地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进入前五十。该世界大学排名用教学、科研、知识传递、国际视野4个方面的13项指标衡量大学综合实力,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之一。(新华网10月3日) 每次世界大学排行榜放榜,都会有舆论关注中国大学的排名变化,但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排行榜,根本不必这么关注,我国大学当前最紧迫的事,不是提升大学排行榜的名次,而是建立形成办学特色、培养创新人才的现代大学制度。 不管哪一个大学排行榜,都是制作者以其对高等教育的理解,设置相应的指标、采取不同的权重进行的排行,排行只是从一个角度观察大学。总体看来,由于大学办学的复杂性,所有大学排行榜,都由于指标设置、权重问题,而存在争议,如果大学排行榜选择的指标、权重比较合理,符合办学规律,那么,其排行结果,对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如果排行的指标、权重本就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比如,以为强调大学的规模、体量,那排行的结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我国有的大学,近年来有围绕排行指标办学的倾向,这把大学变为排行榜中的大学,排行榜看重论文数量、课题经费、师生规模,因此,学校就把办学的主要精力用在抓学术研究上,而不重视追基础的人才培养,我国部分大学,近年来由于在发表论文上有更好的表现,在世界大 不管哪一个大学排行榜,都是制作者以其对高等教育的理解,设置相应的指标、采取不同的权重进行的排行,排行只是从一个角度观察大学。总体看来,由于大学办学的复杂性,所有大学排行榜,都由于指标设置、权重问题,而存在争议,如果大学排行榜选择的指标、权重比较合理,符合办学规律,那么,其排行结果,对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如果排行的指标、权重本就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比如,以为强调大学的规模、体量,那排行的结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我国有的大学,近年来有围绕排行指标办学的倾向,这把大学变为排行榜中的大学,排行榜看重论文数量、课题经费、师生规模,因此,学校就把办学的主要精力用在抓学术研究上,而不重视追基础的人才培养,我国部分大学,近年来由于在发表论文上有更好的表现,在世界大学排行榜的名次有上升,学校就认为在接近世界一流大学,这只是在排行榜中接近,或者说是在论文、学术研究成果数量上接近,而不是学校整体办学水平真的有实质提升。

 

并没有话语权,急于出成果的行政领导,骨子里是排行榜办学思维——某个学院教师去年发表了多少论文、论文引用率多少、有多少课题、课题经费多少,今年的论文、论文引用率、经费、课题应该比去年增长多少,完成增长任务,给多少奖励,没有完成任务,没有奖励,甚至会有惩罚。 这是必须引起我国教育管理者和办学者重视的,所谓学校自主办学,应该根据本身的办学定位、办学条件设置学科、专业,开展有特色的办学活动,学校不能被舆论轻易左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把教育和学术事务的管理、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由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制订学校的教育和学术发展规划,对教师按学术标准、原则进行考核和评价,如此,我国大学才能办出特色,也才有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排行榜并不能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校园文化、管理制度。我国大学在提高论文数量的同时,学校变得更加功利,甚至包括国际化,也走上功利的形式化道路,为增加国际师资搞人才假引进,把派海外交换生,作为国际化的重要指标,甚至在发展留学生时,用短期语言生充数,还出现本土留学丑闻,这和一流大学应该有的校园文化,完全背道而驰,甚至可以说,在排行榜的名次提升时,我国大学却与一流大学渐行渐远。

 

这是因为我国大学,目前还是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办学。学校缺乏基本的现代大学制度,办学决策就由行政领导负责,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学校管理制度,在大学里尚不健全,因此,行政领导就按一些能展示学校办学成就的指标办学,给教师下学术研究任务,而教授们为达到学校下达的考核指标,无论是教育教学,还是学术研究,都变得急功近利,对于教育和学术,在追求功利的目标过程中,逐渐失去理想。这对建设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是十分致命的。

 

我国大学也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校长纷纷在各种场合称,办学不要被大学排行榜左右,要摆脱办学的功利色彩,但回到现实之中,大学还是盛行对教师的数量考核,教师们被各种表格、指标,弄得晕头转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教育和学术管理、评价中,教师群体并没有话语权,急于出成果的行政领导,骨子里是排行榜办学思维——某个学院教师去年发表了多少论文、论文引用率多少、有多少课题、课题经费多少,今年的论文、论文引用率、经费、课题应该比去年增长多少,完成增长任务,给多少奖励,没有完成任务,没有奖励,甚至会有惩罚。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10月2日公布了2014-2015年世界大学排名,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连续四年蝉联榜首,中国内地 北京大学 、 清华大学 进入前五十。该世界大学排名用教学、科研、知识传递、国际视野4个方面的13项指标衡量大学综合实力,被认为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大学排名之一。(新华网10月3日) 每次世界大学排行榜放榜,都会有舆论关注中国大学的排名变化,但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排行榜,根本不必这么关注,我国大学当前最紧迫的事,不是提升大学排行榜的名次,而是建立形成办学特色、培养创新人才的现代大学制度。 不管哪一个大学排行榜,都是制作者以其对高等教育的理解,设置相应的指标、采取不同的权重进行的排行,排行只是从一个角度观察大学。总体看来,由于大学办学的复杂性,所有大学排行榜,都由于指标设置、权重问题,而存在争议,如果大学排行榜选择的指标、权重比较合理,符合办学规律,那么,其排行结果,对大学的发展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如果排行的指标、权重本就存在不科学、不合理的问题,比如,以为强调大学的规模、体量,那排行的结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 我国有的大学,近年来有围绕排行指标办学的倾向,这把大学变为排行榜中的大学,排行榜看重论文数量、课题经费、师生规模,因此,学校就把办学的主要精力用在抓学术研究上,而不重视追基础的人才培养,我国部分大学,近年来由于在发表论文上有更好的表现,在世界大

这是必须引起我国教育管理者和办学者重视的,所谓学校自主办学,应该根据本身的办学定位、办学条件设置学科、专业,开展有特色的办学活动,学校不能被舆论轻易左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把教育和学术事务的管理、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由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制订学校的教育和学术发展规划,对教师按学术标准、原则进行考核和评价,如此,我国大学才能办出特色,也才有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可能。

并没有话语权,急于出成果的行政领导,骨子里是排行榜办学思维——某个学院教师去年发表了多少论文、论文引用率多少、有多少课题、课题经费多少,今年的论文、论文引用率、经费、课题应该比去年增长多少,完成增长任务,给多少奖励,没有完成任务,没有奖励,甚至会有惩罚。 这是必须引起我国教育管理者和办学者重视的,所谓学校自主办学,应该根据本身的办学定位、办学条件设置学科、专业,开展有特色的办学活动,学校不能被舆论轻易左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把教育和学术事务的管理、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由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制订学校的教育和学术发展规划,对教师按学术标准、原则进行考核和评价,如此,我国大学才能办出特色,也才有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3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