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教师轮换常态化需寻求制度突破  

2014-09-03 06: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本制度做支撑,一是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度,义务教育教师是国家教育公务员,享有相应的待遇,与之对应,教师必须履行轮换的责任;二是现代学校制度,在中小学实行民主管理和教师同行评价,对教师的管理、考核、评价,不是由行政部门主导,而由教师委员会负责。不少人担心教师轮换为影响学校的办学特色,而一所学校办学的特色,主要源于现代学校制度,在现代学校制度之下,学校会形成自身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每年部分教师的轮换,不会让学校特色消失,反而会增加教师的职业体验,提高教师的素养。 我国当前却缺乏这两个基本制度。这就导致教师轮换,会遭遇很大的现实阻力,甚至会发生变异。在日本、美国,教师的待遇都是得到保障的,乡村教师的待遇,要超过城镇地区,这才能吸引城镇地区的教师到乡村任教,我国近年来也在实行义务教育绩效工资时,强调要向农村地区倾斜,但总体而言,城镇地区教师的收入待遇,还是要高于农村地区,加上农村生活环境更为艰苦,在这种情况,推进教师轮换困难重重。据报道,北京市部分区县已经开始行动,石景山区要求从本学期开始实行教师流动,区教委拨出500万专项资金,计划让10%的小学教师在学区内进行交流。这种建立专项资金推进的方式,有现实意义。 从已经实施教师轮换的地区看,还存在把教师交流轮岗,作为对教师的“处罚”的现象——对于那些不配合领导、批评学校的教师,教育部门和学校会率先将其调配到薄弱学校,这就把教师轮换异化为“教师流放”。如果不改变行政治校的问题,教师交流轮换,很可能在一些地方演变为教育官员、学校领导治教师的一种手段。 如此看来,让教师交流轮换常态化,其实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深入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推进教育去行政化

近日,教育部等三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县(区)域内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加快推进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工作做出全面部署。《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建立和不断完善义务教育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制度,力争用3至5年时间实现县(区)域内校长教师交流的制度化、常态化,率先实现县(区)域内校长教师资源均衡配置。教育部教师工作司负责人表示,要通过校长教师交流轮岗,“让每所学校都能有好的校长、好的教师,让每个学生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

,保障教师的合法权利。如果不能切实保障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教师交流轮换很难顺利进行,也难以起到均衡义务教育资源的成效——事实上,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无法得到保障,是我国教育最根本的问题,1994年颁布实施的《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可在20年后的今天,教师的待遇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国农村学校无法吸引并留住师资,城市地区薄弱学校人心思走,都与待遇过低、保障不力有关。 笔者认为,我国应以教师交流轮换为突破口,针对制约教师交流轮换的制度问题,抽丝剥茧进行改革,这包括切实落实《教师法》,保障教师的待遇,并以此为基础,探索建立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实行中小学民主管理,调整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发挥教师在学校管理中的,实行教育家治校。这实质是整体提高我国基础教育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必然选择。

 

推进校长教师交流轮岗,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和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的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统筹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实行公办学校标准化建设和校长教师交流轮岗”,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明确要求,要实行县(区)域内教师和校长交流制度。

 

作为一项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措施,要得到切实落实,首先必须动起来,不能面对现实的阻力,瞻前顾后,要明确交流轮换的比例,将这作为对地方教育部门进行考核的重要指标,对没有达到规定比例轮换者要进行问责。据介绍,北京部分区县已经开始进行教师流动的尝试,东城区在综合改革的大背景下,要求九年一贯制学校、深度联盟学校及优质资源带上的学校教师、校长都将流动起来。每年流动人数超过千人,其中骨干教师占到教师流动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这是富有价值的尝试。在尝试过程中,当然会遇到问题,但问题可以以改革的精神加以解决。

 

客观而言,教师交流轮换,启动并不难,难在常态化、制度化,这必须完善配套机制。实行教师轮换,是发达国家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经验之一,日本、美国等国都实行教师轮换制,要求教师几年一轮换,但这些国家实行教师轮换,有两个基本制度做支撑,一是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度,义务教育教师是国家教育公务员,享有相应的待遇,与之对应,教师必须履行轮换的责任;二是现代学校制度,在中小学实行民主管理和教师同行评价,对教师的管理、考核、评价,不是由行政部门主导,而由教师委员会负责。不少人担心教师轮换为影响学校的办学特色,而一所学校办学的特色,主要源于现代学校制度,在现代学校制度之下,学校会形成自身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每年部分教师的轮换,不会让学校特色消失,反而会增加教师的职业体验,提高教师的素养。

,保障教师的合法权利。如果不能切实保障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教师交流轮换很难顺利进行,也难以起到均衡义务教育资源的成效——事实上,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无法得到保障,是我国教育最根本的问题,1994年颁布实施的《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可在20年后的今天,教师的待遇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国农村学校无法吸引并留住师资,城市地区薄弱学校人心思走,都与待遇过低、保障不力有关。 笔者认为,我国应以教师交流轮换为突破口,针对制约教师交流轮换的制度问题,抽丝剥茧进行改革,这包括切实落实《教师法》,保障教师的待遇,并以此为基础,探索建立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实行中小学民主管理,调整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发挥教师在学校管理中的,实行教育家治校。这实质是整体提高我国基础教育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必然选择。

 

我国当前却缺乏这两个基本制度。这就导致教师轮换,会遭遇很大的现实阻力,甚至会发生变异。在日本、美国,教师的待遇都是得到保障的,乡村教师的待遇,要超过城镇地区,这才能吸引城镇地区的教师到乡村任教,我国近年来也在实行义务教育绩效工资时,强调要向农村地区倾斜,但总体而言,城镇地区教师的收入待遇,还是要高于农村地区,加上农村生活环境更为艰苦,在这种情况,推进教师轮换困难重重。据报道,北京市部分区县已经开始行动,石景山区要求从本学期开始实行教师流动,区教委拨出500万专项资金,计划让10%的小学教师在学区内进行交流。这种建立专项资金推进的方式,有现实意义。

 

近日,教育部等三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县(区)域内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加快推进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工作做出全面部署。《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建立和不断完善义务教育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制度,力争用3至5年时间实现县(区)域内校长教师交流的制度化、常态化,率先实现县(区)域内校长教师资源均衡配置。教育部教师工作司负责人表示,要通过校长教师交流轮岗,“让每所学校都能有好的校长、好的教师,让每个学生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 推进校长教师交流轮岗,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和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的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统筹城乡义务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实行公办学校标准化建设和校长教师交流轮岗”,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明确要求,要实行县(区)域内教师和校长交流制度。 作为一项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措施,要得到切实落实,首先必须动起来,不能面对现实的阻力,瞻前顾后,要明确交流轮换的比例,将这作为对地方教育部门进行考核的重要指标,对没有达到规定比例轮换者要进行问责。据介绍,北京部分区县已经开始进行教师流动的尝试,东城区在综合改革的大背景下,要求九年一贯制学校、深度联盟学校及优质资源带上的学校教师、校长都将流动起来。每年流动人数超过千人,其中骨干教师占到教师流动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这是富有价值的尝试。在尝试过程中,当然会遇到问题,但问题可以以改革的精神加以解决。 客观而言,教师交流轮换,启动并不难,难在常态化、制度化,这必须完善配套机制。实行教师轮换,是发达国家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经验之一,日本、美国等国都实行教师轮换制,要求教师几年一轮换,但这些国家实行教师轮换,有两个

从已经实施教师轮换的地区看,还存在把教师交流轮岗,作为对教师的“处罚”的现象——对于那些不配合领导、批评学校的教师,教育部门和学校会率先将其调配到薄弱学校,这就把教师轮换异化为“教师流放”。如果不改变行政治校的问题,教师交流轮换,很可能在一些地方演变为教育官员、学校领导治教师的一种手段。

 

如此看来,让教师交流轮换常态化,其实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深入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推进教育去行政化,保障教师的合法权利。如果不能切实保障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教师交流轮换很难顺利进行,也难以起到均衡义务教育资源的成效——事实上,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无法得到保障,是我国教育最根本的问题,1994年颁布实施的《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可在20年后的今天,教师的待遇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国农村学校无法吸引并留住师资,城市地区薄弱学校人心思走,都与待遇过低、保障不力有关。

,保障教师的合法权利。如果不能切实保障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教师交流轮换很难顺利进行,也难以起到均衡义务教育资源的成效——事实上,教师的待遇和权利无法得到保障,是我国教育最根本的问题,1994年颁布实施的《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可在20年后的今天,教师的待遇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国农村学校无法吸引并留住师资,城市地区薄弱学校人心思走,都与待遇过低、保障不力有关。 笔者认为,我国应以教师交流轮换为突破口,针对制约教师交流轮换的制度问题,抽丝剥茧进行改革,这包括切实落实《教师法》,保障教师的待遇,并以此为基础,探索建立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实行中小学民主管理,调整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发挥教师在学校管理中的,实行教育家治校。这实质是整体提高我国基础教育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必然选择。

 

笔者认为,我国应以教师交流轮换为突破口,针对制约教师交流轮换的制度问题,抽丝剥茧进行改革,这包括切实落实《教师法》,保障教师的待遇,并以此为基础,探索建立国家教育公务员制;实行中小学民主管理,调整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发挥教师在学校管理中的,实行教育家治校。这实质是整体提高我国基础教育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必然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23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