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领导的“墨宝”和学校的民主决策   

2014-08-30 22: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老虎”现形,怎么处理他留下的“墨宝”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就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著名校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8月14日,曾经的“厚积薄发开物成务”题词已经被校方拆除不见踪影,墙壁也重新粉刷已看不出曾经悬挂粘贴的痕迹。(综合媒体报道) 舆论纷纷批评学校的“权力崇拜”和“趋炎附势”。但这恐怕并不能对未来产生多大警示作用。崇拜权力,巴结领导的学校领导依旧会把“大领导”的“墨宝”视为“珍宝”,希望获得、进而展示,以搞好和领导的关系,也巩固自己的地位,至于如果领导出事,只要把“墨宝”弃如敝履即可,学校领导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会因“识时务”而成“俊杰”。 在笔者看来,要让权力崇拜无法在学校内畅通无阻,关键在于学校的办学,应该建立公开、民主的决策机制。国外学校的校领导,也不乏想搞好和领导关系者,包括想授予总统、总理荣誉博士头衔之类,可是往往很难顺利实施,原因在于这得不到教师、学生的支持,校领导趋炎附势的想法只有作罢。 学校当然可以请某个领导为学校题校名、校训,为校庆献词,留下珍贵的“墨宝”,但是,由于其事关重大,是学校的重要人文建设内容,影响学校的整体形象,因此应该进行民主决策,不能由学校行政单方面闭门决策。我国的学校章程,是有专门的章节规定校名、校训的,这不能由行政领导随意决定,由行政闭门决策的结果是,无论镌刻领导人题写的校名、校训,有怎样光明正大的理由,但都可能引发质疑。只有公开、民主决策,在师生中就校名、校训的

“大老虎”现形,怎么处理他留下的“墨宝”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就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著名校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8月14日,曾经的“厚积薄发 开物成务 ”题词已经被校方拆除不见踪影,墙壁也重新粉刷已看不出曾经悬挂粘贴的痕迹。(综合媒体报道)

 

舆论纷纷批评学校的“权力崇拜”和“趋炎附势”。但这恐怕并不能对未来产生多大警示作用。崇拜权力,巴结领导的学校领导依旧会把“大领导”的“墨宝”视为“珍宝”,希望获得、进而展示,以搞好和领导的关系,也巩固自己的地位,至于如果领导出事,只要把“墨宝”弃如敝履即可,学校领导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会因“识时务”而成“俊杰”。

 

“大老虎”现形,怎么处理他留下的“墨宝”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就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著名校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8月14日,曾经的“厚积薄发开物成务”题词已经被校方拆除不见踪影,墙壁也重新粉刷已看不出曾经悬挂粘贴的痕迹。(综合媒体报道) 舆论纷纷批评学校的“权力崇拜”和“趋炎附势”。但这恐怕并不能对未来产生多大警示作用。崇拜权力,巴结领导的学校领导依旧会把“大领导”的“墨宝”视为“珍宝”,希望获得、进而展示,以搞好和领导的关系,也巩固自己的地位,至于如果领导出事,只要把“墨宝”弃如敝履即可,学校领导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会因“识时务”而成“俊杰”。 在笔者看来,要让权力崇拜无法在学校内畅通无阻,关键在于学校的办学,应该建立公开、民主的决策机制。国外学校的校领导,也不乏想搞好和领导关系者,包括想授予总统、总理荣誉博士头衔之类,可是往往很难顺利实施,原因在于这得不到教师、学生的支持,校领导趋炎附势的想法只有作罢。 学校当然可以请某个领导为学校题校名、校训,为校庆献词,留下珍贵的“墨宝”,但是,由于其事关重大,是学校的重要人文建设内容,影响学校的整体形象,因此应该进行民主决策,不能由学校行政单方面闭门决策。我国的学校章程,是有专门的章节规定校名、校训的,这不能由行政领导随意决定,由行政闭门决策的结果是,无论镌刻领导人题写的校名、校训,有怎样光明正大的理由,但都可能引发质疑。只有公开、民主决策,在师生中就校名、校训的

在笔者看来,要让权力崇拜无法在学校内畅通无阻,关键在于学校的办学,应该建立公开、民主的决策机制。国外学校的校领导,也不乏想搞好和领导关系者,包括想授予总统、总理荣誉博士头衔之类,可是往往很难顺利实施,原因在于这得不到教师、学生的支持,校领导趋炎附势的想法只有作罢。

 

学校当然可以请某个领导为学校题校名、校训,为校庆献词,留下珍贵的“墨宝”,但是,由于其事关重大,是学校的重要人文建设内容,影响学校的整体形象,因此应该进行民主决策,不能由学校行政单方面闭门决策。我国的学校章程,是有专门的章节规定校名、校训的,这不能由行政领导随意决定,由行政闭门决策的结果是,无论镌刻领导人题写的校名、校训,有怎样光明正大的理由,但都可能引发质疑。只有公开、民主决策,在师生中就校名、校训的题写,包括为什么要题写、题写的校名、校训怎么使用等听取意见,并最终通过教职工代表大会审议、决定,才会消除质疑,得到大家可以接受的方案。如果大家反对将领导人的“墨宝”镌刻在校园里,或者更换掉现在的校名,那么就不能更换。

 

其实,如果有民主决策程序,对于学校请领导人题写校训、校名,可能会得到另外一个更为广大师生接受的意见,即学校要保持独立和自主,不能以此向领导献媚。到国外大学参观,大家可以注意到,很多大学根本就没有校门,学校的校名,就是用标准的英语字体书写——没有多少师生会赞成学校把精力花到校门的建设上,也不会认为某个领导为学校题写校名是多么光荣的事。笔者年初在加拿大考察,加拿大的中学,就完全用普通的英文字,学校的地位和个性不体现在谁为其题写校名上,而体现在办学的独立性、课程设置多样性、学生的选择权上。

 

任何程序,就立马撤掉冠名,既拿不出当初双方约定撤销冠名的依据(比如如果企业家违法犯罪将取消冠名但不退回捐赠),也不对社会、师生的质疑进行回应。这显然不是一所负责任的学校应该有的做法。 对重大办学事宜实行民主决策,这是现代学校的基本治理模式。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这实质要求学校独立、自主办学。独立、自主办学的学校,不是对上级负责,而应对教育负责、师生负责,捍卫教育的尊严,保持教育的风骨,而且,应坚持政校分离,不与官场、利益场走得太近,染上官商之气。 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实行校内民主管理,摆脱行政治校,只有如此,学校才能回归教育机构本质,坚持按教育规律办学,而不是在纠缠在行政、利益中迷失办学方向。

我国大中小学,近年来都出现校名、校歌、校训、校匾频繁更换的现象,而这往往都由行政拍板,不仅校外人士对此感到困惑,就是校内师生也很不满。这严重破坏校园文化和学校精神的传承,每上任一任领导,就变一个风格,并借这一机会,找现任领导,这是学校行政化的典型表现,有的学校为拍在位领导马屁,就请领导题写校名,而在领导退休或者出事之后,就立马把校匾撤下来,这把学校的唯利是图、急功近利展露无遗。

 

同样的做法,还存在于企业家捐赠冠名上。很多学校在接受捐赠时就由领导拍板决定冠名,没有就是否接受捐赠、怎样冠名、冠名期限、如何使用捐赠等听取师生意见,在冠名之初就遭遇质疑,这样的事每年都会发生,而在企业家犯事之后,学校不经过任何程序,就立马撤掉冠名,既拿不出当初双方约定撤销冠名的依据(比如如果企业家违法犯罪将取消冠名但不退回捐赠),也不对社会、师生的质疑进行回应。这显然不是一所负责任的学校应该有的做法。

“大老虎”现形,怎么处理他留下的“墨宝”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就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著名校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8月14日,曾经的“厚积薄发开物成务”题词已经被校方拆除不见踪影,墙壁也重新粉刷已看不出曾经悬挂粘贴的痕迹。(综合媒体报道) 舆论纷纷批评学校的“权力崇拜”和“趋炎附势”。但这恐怕并不能对未来产生多大警示作用。崇拜权力,巴结领导的学校领导依旧会把“大领导”的“墨宝”视为“珍宝”,希望获得、进而展示,以搞好和领导的关系,也巩固自己的地位,至于如果领导出事,只要把“墨宝”弃如敝履即可,学校领导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会因“识时务”而成“俊杰”。 在笔者看来,要让权力崇拜无法在学校内畅通无阻,关键在于学校的办学,应该建立公开、民主的决策机制。国外学校的校领导,也不乏想搞好和领导关系者,包括想授予总统、总理荣誉博士头衔之类,可是往往很难顺利实施,原因在于这得不到教师、学生的支持,校领导趋炎附势的想法只有作罢。 学校当然可以请某个领导为学校题校名、校训,为校庆献词,留下珍贵的“墨宝”,但是,由于其事关重大,是学校的重要人文建设内容,影响学校的整体形象,因此应该进行民主决策,不能由学校行政单方面闭门决策。我国的学校章程,是有专门的章节规定校名、校训的,这不能由行政领导随意决定,由行政闭门决策的结果是,无论镌刻领导人题写的校名、校训,有怎样光明正大的理由,但都可能引发质疑。只有公开、民主决策,在师生中就校名、校训的

 

对重大办学事宜实行民主决策,这是现代学校的基本治理模式。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这实质要求学校独立、自主办学。独立、自主办学的学校,不是对上级负责,而应对教育负责、师生负责,捍卫教育的尊严,保持教育的风骨,而且,应坚持政校分离,不与官场、利益场走得太近,染上官商之气。

任何程序,就立马撤掉冠名,既拿不出当初双方约定撤销冠名的依据(比如如果企业家违法犯罪将取消冠名但不退回捐赠),也不对社会、师生的质疑进行回应。这显然不是一所负责任的学校应该有的做法。 对重大办学事宜实行民主决策,这是现代学校的基本治理模式。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这实质要求学校独立、自主办学。独立、自主办学的学校,不是对上级负责,而应对教育负责、师生负责,捍卫教育的尊严,保持教育的风骨,而且,应坚持政校分离,不与官场、利益场走得太近,染上官商之气。 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实行校内民主管理,摆脱行政治校,只有如此,学校才能回归教育机构本质,坚持按教育规律办学,而不是在纠缠在行政、利益中迷失办学方向。

 

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实行校内民主管理,摆脱行政治校,只有如此,学校才能回归教育机构本质,坚持按教育规律办学,而不是在纠缠在行政、利益中迷失办学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4312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