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铲除高校贪腐土壤需坚定推进去行政化  

2014-08-22 08: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的18名高校领导中,有11人担任学校“一把手”。在11名正职领导中,担任校长(或院长)的有6人,比担任学校党委书记的多1人。其中两人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但仍被追责。(新京报8月21日) 高校贪腐,近年来一直呈高发之势,但即便如此,还有人发出不解之感:高校是“象牙塔”,“清水衙门”,高校领导是高级知识分子,贪腐不至于这么严重。于是对于高校反腐,总强调知识分子的操守,包括教育部治理高校腐败,也强调党委书记校长的“责任”,要有第一责任人的责任意识,而现在“第一责任人”成为高校腐败的“主力军”,这表明靠领导反腐是靠不住的。 我国大学早已不是“象牙塔”,也不是“清水衙门”——由于公立高校有副部或正厅的行政级别,大学的属性,已偏离教育和学术机构,而是一级政府部门,加上近年来国家加大教育和科研经费投入,有的大学全年总经费高达五六十亿,很显然,如果不对权力形成有效的制约,贪腐在大学里很容易滋生,发生在大学的贪腐,与发生在官场的贪腐是一个性质,某种程度说,今日的大学,就是一个官场。充斥着权力和利益的诱惑。 早在2009年,我国制定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时,就对高等教育存在的问题,进行过深入的讨论,社会的共识是,我国大学存在严重的行政化与功利化倾向,大学校长首要的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学校实行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治校,于是,在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的18名高校领导中,有11人担任学校“一把手”。在11名正职领导中,担任校长(或院长)的有6人,比担任学校党委书记的多1人。其中两人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但仍被追责。(新京报8月21日)

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到要推进高等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转变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建立现代大学制度。这些改革,意图很明显,就是推进大学去行政化,实现大学校长的职业化以至大学的现代治理。 然而,在纲要颁布4年多以后,上述这些改革并没有切实落地。虽然教育部先后出台文件,要求高校制定大学章程,建立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学术委员会,并在几所学校实行了校长公选,但总体而言,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没变,学校内部的治理结构没有调整,所有新任命的大学校长都有行政级别,这让公众和大学师生对教育改革是真改还是假改产生疑惑,而令人更加忧虑的是,在去行政化、功利化的改革规划和社会呼声中,高校的行政化、功利化倾向进一步加剧,贪腐问题的高发,就是明证。 接连不断的高校贪腐,不但蚕食国家对大学的投入,更败坏教育和学术风气,可以说,高校的贪腐比官场的贪腐的危害更甚,因为这对年轻的学子会产生久远的负面影响,因此,面对高校的贪腐,必须出重拳治理,而重拳就是,以只争朝夕之态,切实推进动真格的教育改革。 我国应该明确取消高校领导行政级别的时间表。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到要推进事业单位改革,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那么,对于这一改革,就应该有明确时间表,不能一边在谈改革,另一边却依旧保留级别,至少可以从新任校长开始,取消行政级别,直到过渡到

 

高校贪腐,近年来一直呈高发之势,但即便如此,还有人发出不解之感:高校是“象牙塔”,“清水衙门”,高校领导是高级知识分子,贪腐不至于这么严重。于是对于高校反腐,总强调知识分子的操守,包括教育部治理高校腐败,也强调党委书记校长的“责任”,要有第一责任人的责任意识,而现在“第一责任人”成为高校腐败的“主力军”,这表明靠领导反腐是靠不住的。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的18名高校领导中,有11人担任学校“一把手”。在11名正职领导中,担任校长(或院长)的有6人,比担任学校党委书记的多1人。其中两人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但仍被追责。(新京报8月21日) 高校贪腐,近年来一直呈高发之势,但即便如此,还有人发出不解之感:高校是“象牙塔”,“清水衙门”,高校领导是高级知识分子,贪腐不至于这么严重。于是对于高校反腐,总强调知识分子的操守,包括教育部治理高校腐败,也强调党委书记校长的“责任”,要有第一责任人的责任意识,而现在“第一责任人”成为高校腐败的“主力军”,这表明靠领导反腐是靠不住的。 我国大学早已不是“象牙塔”,也不是“清水衙门”——由于公立高校有副部或正厅的行政级别,大学的属性,已偏离教育和学术机构,而是一级政府部门,加上近年来国家加大教育和科研经费投入,有的大学全年总经费高达五六十亿,很显然,如果不对权力形成有效的制约,贪腐在大学里很容易滋生,发生在大学的贪腐,与发生在官场的贪腐是一个性质,某种程度说,今日的大学,就是一个官场。充斥着权力和利益的诱惑。 早在2009年,我国制定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时,就对高等教育存在的问题,进行过深入的讨论,社会的共识是,我国大学存在严重的行政化与功利化倾向,大学校长首要的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学校实行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治校,于是,在

我国大学早已不是“象牙塔”,也不是“清水衙门”——由于公立高校有副部或正厅的行政级别,大学的属性,已偏离教育和学术机构,而是一级政府部门,加上近年来国家加大教育和科研经费投入,有的大学全年总经费高达五六十亿,很显然,如果不对权力形成有效的制约,贪腐在大学里很容易滋生,发生在大学的贪腐,与发生在官场的贪腐是一个性质,某种程度说,今日的大学,就是一个官场。充斥着权力和利益的诱惑。

 

早在2009年,我国制定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时,就对高等教育存在的问题,进行过深入的讨论,社会的共识是,我国大学存在严重的行政化与功利化倾向,大学校长首要的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学校实行行政治校而非教育家治校,于是,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到要推进高等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转变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建立现代大学制度。这些改革,意图很明显,就是推进大学去行政化,实现大学校长的职业化以至大学的现代治理。

 

然而,在纲要颁布4年多以后,上述这些改革并没有切实落地。虽然教育部先后出台文件,要求高校制定大学章程,建立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学术委员会,并在几所学校实行了校长公选,但总体而言,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没变,学校内部的治理结构没有调整,所有新任命的大学校长都有行政级别,这让公众和大学师生对教育改革是真改还是假改产生疑惑,而令人更加忧虑的是,在去行政化、功利化的改革规划和社会呼声中,高校的行政化、功利化倾向进一步加剧,贪腐问题的高发,就是明证。

 

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到要推进高等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转变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建立现代大学制度。这些改革,意图很明显,就是推进大学去行政化,实现大学校长的职业化以至大学的现代治理。 然而,在纲要颁布4年多以后,上述这些改革并没有切实落地。虽然教育部先后出台文件,要求高校制定大学章程,建立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学术委员会,并在几所学校实行了校长公选,但总体而言,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没变,学校内部的治理结构没有调整,所有新任命的大学校长都有行政级别,这让公众和大学师生对教育改革是真改还是假改产生疑惑,而令人更加忧虑的是,在去行政化、功利化的改革规划和社会呼声中,高校的行政化、功利化倾向进一步加剧,贪腐问题的高发,就是明证。 接连不断的高校贪腐,不但蚕食国家对大学的投入,更败坏教育和学术风气,可以说,高校的贪腐比官场的贪腐的危害更甚,因为这对年轻的学子会产生久远的负面影响,因此,面对高校的贪腐,必须出重拳治理,而重拳就是,以只争朝夕之态,切实推进动真格的教育改革。 我国应该明确取消高校领导行政级别的时间表。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到要推进事业单位改革,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那么,对于这一改革,就应该有明确时间表,不能一边在谈改革,另一边却依旧保留级别,至少可以从新任校长开始,取消行政级别,直到过渡到

接连不断的高校贪腐,不但蚕食国家对大学的投入,更败坏教育和学术风气,可以说,高校的贪腐比官场的贪腐的危害更甚,因为这对年轻的学子会产生久远的负面影响,因此,面对高校的贪腐,必须出重拳治理,而重拳就是,以只争朝夕之态,切实推进动真格的教育改革。

 

我国应该明确取消高校领导行政级别的时间表。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到要推进事业单位改革,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那么,对于这一改革,就应该有明确时间表,不能一边在谈改革,另一边却依旧保留级别,至少可以从新任校长开始,取消行政级别,直到过渡到所有学校都不再有行政级别,并根据去行政化的要求,建立新的学校治理模式。

所有学校都不再有行政级别,并根据去行政化的要求,建立新的学校治理模式。 在大学校长取消行政级别的同时,应该在所有公办高校实行校长公选,让公选的校长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而不是只对任命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我国教育部从2011年年底起,也尝试对部属院校的校长实行公选,但直到今年,只有5所学校试点,而且,公选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而不是像国外大学那样,建立大学理事会,由对大学理事会负责的校长遴选委员会遴选,师生在遴选过程中充分表达意见。校长的行政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的制约。 总之,切实推进高校去行政化,这既是提高高等教育办学质量的要求,也是清除高校腐败毒瘤的必由之路,对于这一改革,不能再观望等待,应该拿出啃硬骨头,朝既得利益开刀改革的勇气。

 

在大学校长取消行政级别的同时,应该在所有公办高校实行校长公选,让公选的校长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而不是只对任命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我国教育部从2011年年底起,也尝试对部属院校的校长实行公选,但直到今年,只有5所学校试点,而且,公选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而不是像国外大学那样,建立大学理事会,由对大学理事会负责的校长遴选委员会遴选,师生在遴选过程中充分表达意见。校长的行政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的制约。

 

总之,切实推进高校去行政化,这既是提高高等教育办学质量的要求,也是清除高校腐败毒瘤的必由之路,对于这一改革,不能再观望等待,应该拿出啃硬骨头,朝既得利益开刀改革的勇气。

  评论这张
 
阅读(101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