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奇葩”大学何以受追捧?  

2014-08-21 07: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守的调查显示,我国到现在为止,至少有2万左右家庭已经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这些家庭大多已经做好了让孩子不在体制内读初中、考高中、上大学的打算,而是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而在选择出国留学中,一些富有改革精神、探索意义的新型大学,无疑会受到这些家庭的关注。——他们不是用传统的学历思维、学校思维来看待一所大学,并不在乎获得什么学历,有无固定的学校形态,而关注这一教育究竟能给孩子带来怎样的教育和人生体验,完善学生的人格。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南方科大首届招生时,学校明确告知只是授予学校自己的文凭,可还是有众多考生选择,这和我国的大学纷纷寻求在体制内的安全感,完全不同。有一些人质疑南科大首届学生的选择(包括拒绝参加高考),认为他们不要国家文凭太过冒险,这完全出于传统的思维。——在不少人以混一张文凭作为上大学的目标时,也有一部分人已经视文凭为废纸,他们只关注教育的过程、教育的品质。 在传统思维的包围之下,南科大已经回归“正道”,不再离经叛道,我国的大学,则在千校一面中,死气沉沉。按照我国千校一面的办学格局,国外很多大学,都是“奇葩”,包括前不久引起舆论关注的“深泉学院”,而这些“奇葩大学”,在国外,只不过为不同的受教育者提供的不同教育选择而已,不同的学校本就有不同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和特色,学校完全自主办学、自授学位,是否能举办下去,由教育者选择,不像我们这里,不同的大学可能80%的课程完全雷同,所有学校采取的管理方式完全相同,所有的教师,也都用同样的教纲教育学生。受教育者并无选择权,学校能否举办,取决于政府部门的审批。 这样的教育,是很“安全”的——很多人还以能进入这样的教育,而给自己找到“安全感”,可是却没有创新活力,呆板而教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被认为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比哈佛还难进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今年91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日,这所名叫Minerva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个国家的32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名学生,其中7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14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日)

 

保守的调查显示,我国到现在为止,至少有2万左右家庭已经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这些家庭大多已经做好了让孩子不在体制内读初中、考高中、上大学的打算,而是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而在选择出国留学中,一些富有改革精神、探索意义的新型大学,无疑会受到这些家庭的关注。——他们不是用传统的学历思维、学校思维来看待一所大学,并不在乎获得什么学历,有无固定的学校形态,而关注这一教育究竟能给孩子带来怎样的教育和人生体验,完善学生的人格。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南方科大首届招生时,学校明确告知只是授予学校自己的文凭,可还是有众多考生选择,这和我国的大学纷纷寻求在体制内的安全感,完全不同。有一些人质疑南科大首届学生的选择(包括拒绝参加高考),认为他们不要国家文凭太过冒险,这完全出于传统的思维。——在不少人以混一张文凭作为上大学的目标时,也有一部分人已经视文凭为废纸,他们只关注教育的过程、教育的品质。 在传统思维的包围之下,南科大已经回归“正道”,不再离经叛道,我国的大学,则在千校一面中,死气沉沉。按照我国千校一面的办学格局,国外很多大学,都是“奇葩”,包括前不久引起舆论关注的“深泉学院”,而这些“奇葩大学”,在国外,只不过为不同的受教育者提供的不同教育选择而已,不同的学校本就有不同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和特色,学校完全自主办学、自授学位,是否能举办下去,由教育者选择,不像我们这里,不同的大学可能80%的课程完全雷同,所有学校采取的管理方式完全相同,所有的教师,也都用同样的教纲教育学生。受教育者并无选择权,学校能否举办,取决于政府部门的审批。 这样的教育,是很“安全”的——很多人还以能进入这样的教育,而给自己找到“安全感”,可是却没有创新活力,呆板而教其实,媒体用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比哈佛还难进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保守的调查显示,我国到现在为止,至少有2万左右家庭已经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这些家庭大多已经做好了让孩子不在体制内读初中、考高中、上大学的打算,而是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而在选择出国留学中,一些富有改革精神、探索意义的新型大学,无疑会受到这些家庭的关注。——他们不是用传统的学历思维、学校思维来看待一所大学,并不在乎获得什么学历,有无固定的学校形态,而关注这一教育究竟能给孩子带来怎样的教育和人生体验,完善学生的人格。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南方科大首届招生时,学校明确告知只是授予学校自己的文凭,可还是有众多考生选择,这和我国的大学纷纷寻求在体制内的安全感,完全不同。有一些人质疑南科大首届学生的选择(包括拒绝参加高考),认为他们不要国家文凭太过冒险,这完全出于传统的思维。——在不少人以混一张文凭作为上大学的目标时,也有一部分人已经视文凭为废纸,他们只关注教育的过程、教育的品质。 在传统思维的包围之下,南科大已经回归“正道”,不再离经叛道,我国的大学,则在千校一面中,死气沉沉。按照我国千校一面的办学格局,国外很多大学,都是“奇葩”,包括前不久引起舆论关注的“深泉学院”,而这些“奇葩大学”,在国外,只不过为不同的受教育者提供的不同教育选择而已,不同的学校本就有不同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和特色,学校完全自主办学、自授学位,是否能举办下去,由教育者选择,不像我们这里,不同的大学可能80%的课程完全雷同,所有学校采取的管理方式完全相同,所有的教师,也都用同样的教纲教育学生。受教育者并无选择权,学校能否举办,取决于政府部门的审批。 这样的教育,是很“安全”的——很多人还以能进入这样的教育,而给自己找到“安全感”,可是却没有创新活力,呆板而教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保守的调查显示,我国到现在为止,至少有2万左右家庭已经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这些家庭大多已经做好了让孩子不在体制内读初中、考高中、上大学的打算,而是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而在选择出国留学中,一些富有改革精神、探索意义的新型大学,无疑会受到这些家庭的关注。——他们不是用传统的学历思维、学校思维来看待一所大学,并不在乎获得什么学历,有无固定的学校形态,而关注这一教育究竟能给孩子带来怎样的教育和人生体验,完善学生的人格。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南方科大首届招生时,学校明确告知只是授予学校自己的文凭,可还是有众多考生选择,这和我国的大学纷纷寻求在体制内的安全感,完全不同。有一些人质疑南科大首届学生的选择(包括拒绝参加高考),认为他们不要国家文凭太过冒险,这完全出于传统的思维。——在不少人以混一张文凭作为上大学的目标时,也有一部分人已经视文凭为废纸,他们只关注教育的过程、教育的品质。 在传统思维的包围之下,南科大已经回归“正道”,不再离经叛道,我国的大学,则在千校一面中,死气沉沉。按照我国千校一面的办学格局,国外很多大学,都是“奇葩”,包括前不久引起舆论关注的“深泉学院”,而这些“奇葩大学”,在国外,只不过为不同的受教育者提供的不同教育选择而已,不同的学校本就有不同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和特色,学校完全自主办学、自授学位,是否能举办下去,由教育者选择,不像我们这里,不同的大学可能80%的课程完全雷同,所有学校采取的管理方式完全相同,所有的教师,也都用同样的教纲教育学生。受教育者并无选择权,学校能否举办,取决于政府部门的审批。 这样的教育,是很“安全”的——很多人还以能进入这样的教育,而给自己找到“安全感”,可是却没有创新活力,呆板而教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保守的调查显示,我国到现在为止,至少有2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万左右家庭已经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这些家庭大多已经做好了让孩子不在体制内读初中、考高中、上大学的打算,而是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而在选择出国留学中,一些富有改革精神、探索意义的新型大学,无疑会受到这些家庭的关注。——他们不是用传统的学历思维、学校思维来看待一所大学,并不在乎获得什么学历,有无固定的学校形态,而关注这一教育究竟能给孩子带来怎样的教育和人生体验,完善学生的人格。

 

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南方科大首届招生时,学校明确告知只是授予学校自己的文凭,可还是有众多考生选择,这和我国的大学纷纷寻求在体制内的安全感,完全不同。有一些人质疑南科大首届学生的选择(包括拒绝参加高考),认为他们不要国家文凭太过冒险,这完全出于传统的思维。——在不少人以混一张文凭作为上大学的目标时,也有一部分人已经视文凭为废纸,他们只关注教育的过程、教育的品质。

 

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 在传统思维的包围之下,南科大已经回归“正道”,不再离经叛道,我国的大学,则在千校一面中,死气沉沉。按照我国千校一面的办学格局,国外很多大学,都是“奇葩”,包括前不久引起舆论关注的“深泉学院”,而这些“奇葩大学”,在国外,只不过为不同的受教育者提供的不同教育选择而已,不同的学校本就有不同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和特色,学校完全自主办学、自授学位,是否能举办下去,由教育者选择,不像我们这里,不同的大学可能 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在大学四年间,学生将在全球7个城市学习生活;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招收学生的第一年录取比例就低至2.8%,被认为“比哈佛还难进”;有这样一所美国大学,所有课程都通过该校独有的线上平台进行……今年9月1日,这所名叫Minerva的美国大学将正式迎来其首批学生—来自14个国家的32名学生,其中7名来自中国。这所非传统、实验性十足,乃至被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大学尚未正式开学,便引来全球诸多媒体的关注。(新闻晨报8月14日) 其实,媒体用“比哈佛还难进”来描述这所“奇葩大学”,又陷入了传统的老套,事实上,这所大学的具体招生情况是,共收到了来自96个国家的2464名申请者,有68名学生符合条件,最终32名学生确定去学习。也就是说,符合条件的学生有半数放弃了这所学校,这是符合一所“实验性大学”的现实情况的。 我更关心的是,这种极富挑战性的学校,吸引了中国内地学生的关注,意味着在中国,对于新鲜的教育事物,不乏学生和家长追捧,然而,在我国内地,不要说这种完全颠覆传统的大学难以出现,就是中规中矩按国外大学治理模式建立的大学,也遭遇重重阻力。陈旧的计划体制约束了办学的活力,这显然无法满足受教育者对教育的需求。 有些人对如此高比例中国学生(占该校录取新生的20%以上)去尝试这样一所“奇葩”大学感到不解,因为中国学生毕竟是在传统教育体制中成长的——在我国,一所学校要成功举办、获得注册批准,是必须要有相应的校舍、教师、教学设备的,上大学,除了接受高等教育,更重要的是要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按照我国的教育规定,这所“奇葩大学”在我国根本无法注册成功。但如果去调查我国一些家庭对当前教育的评价,就会发现,这种选择合情合理。 80%的课程完全雷同,所有学校采取的管理方式完全相同,所有的教师,也都用同样的教纲教育学生。受教育者并无选择权,学校能否举办,取决于政府部门的审批。

保守的调查显示,我国到现在为止,至少有2万左右家庭已经选择让孩子在家上学,这些家庭大多已经做好了让孩子不在体制内读初中、考高中、上大学的打算,而是选择送孩子出国留学,而在选择出国留学中,一些富有改革精神、探索意义的新型大学,无疑会受到这些家庭的关注。——他们不是用传统的学历思维、学校思维来看待一所大学,并不在乎获得什么学历,有无固定的学校形态,而关注这一教育究竟能给孩子带来怎样的教育和人生体验,完善学生的人格。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南方科大首届招生时,学校明确告知只是授予学校自己的文凭,可还是有众多考生选择,这和我国的大学纷纷寻求在体制内的安全感,完全不同。有一些人质疑南科大首届学生的选择(包括拒绝参加高考),认为他们不要国家文凭太过冒险,这完全出于传统的思维。——在不少人以混一张文凭作为上大学的目标时,也有一部分人已经视文凭为废纸,他们只关注教育的过程、教育的品质。 在传统思维的包围之下,南科大已经回归“正道”,不再离经叛道,我国的大学,则在千校一面中,死气沉沉。按照我国千校一面的办学格局,国外很多大学,都是“奇葩”,包括前不久引起舆论关注的“深泉学院”,而这些“奇葩大学”,在国外,只不过为不同的受教育者提供的不同教育选择而已,不同的学校本就有不同的办学定位、办学个性和特色,学校完全自主办学、自授学位,是否能举办下去,由教育者选择,不像我们这里,不同的大学可能80%的课程完全雷同,所有学校采取的管理方式完全相同,所有的教师,也都用同样的教纲教育学生。受教育者并无选择权,学校能否举办,取决于政府部门的审批。 这样的教育,是很“安全”的——很多人还以能进入这样的教育,而给自己找到“安全感”,可是却没有创新活力,呆板而教

 

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 这样的教育,是很“安全”的——很多人还以能进入这样的教育,而给自己找到“安全感”,可是却没有创新活力,呆板而教条,无法培养有个性、特色的学生。我国教育要发展,要满足受教育者的不同教育需求,必须从传统办学思维走出来,给学校自由办学的空间,政府部门没有必要为学校办学设置有形无形的门槛、规定,应让每所学校根据社会需求,确立自己的办学定位,并采取适合本校人才培养目标的教育教学模式。

 

这就是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在多元教育和个性教育环境中,没有“另类”大学,也无“奇葩”,因为学校本就是千校千面,没有统一的模式、标准,这为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教育选择——选择适合本人的教育模式、学习方式。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我国受教育者的需求已经变得多元,但我国的教育,迄今为止,总体而言还只能给受教育者提供一元的选择,这迫使受教育者只能在体制外去寻求其他教育,在家上学的兴起、国际班的火爆、出国留学的飙升、境外“奇葩”大学备受追捧,折射的就是旺盛的多元教育需求。对这些教育需求,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难以办出让人民满意的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110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