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方评估,不能换汤不换药  

2014-08-20 14:31:00|  分类: 股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中和幼儿园的省级评估,以后不再是政府操刀,而是由第三方社会机构承接。广东省教育厅督导室近日发布公告,明确“高中省一级学校等级评估”、“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级中学评估”和“省一级幼儿园评估”等三项评估工作,将交由具有相应资质的社会组织及市场中介组织承接。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可报名竞争,将公开招募。(新快报8月19日) 推进第三方评估,这是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到的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改革——把教育的评价交给社会专业机构进行,实行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防止政府部门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权。 由于第三方评估,在我国还是新事物,加之此前由于政府部门主导教育评审、评价,给社会第三方机构的生长空间比较狭窄,目前,我国还缺乏成熟的第三方评估市场和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机构,因此,在推进这一评估改革时,必须规范评估,防止第三方评估变异。 从已经尝试的第三方评估试点来看,第三方评估目前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有的所谓的第三方机构,还是行政机构,或者带有十分强烈的行政色彩。近年来,我国不少地方都成立了教育评估院,这一机构号称独立的第三方,其实还归当地教育部门管辖,是教育部门下属的事业单位,由这一机构组

织的评价,实质还是行政评价。 二是鉴于评估存在的实际利益,有的社会机构看准了评估市场的潜力,介入评估领域,但其采取的方式,不是组建专业的评估团队,研究如何进行科学的评估,而是公关政府部门官员(甚至有的社会机构,就由退休的教育官员操办),获得评估的资质,进而承接评估任务。这样的第三方评估,由于评估机构本身的先天不足,而存在隐患。广东省这次实行的第三方评价,强调要对评估机构进行公开招募,希望在实际操作中,能做到全公开,不能只有公开报名,却没有公平竞争。应该让各评估机构介绍自己的评估实力、评估方案,由独立的评议机构选择最合适的第三方机构,不能仅由行政部门内部决策。 三是第三方评估在评估时不公开、不透明,评估的公信力遭遇质疑。推进第三方评估,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在缺乏诚信的环境中,评估机构可能会搞权钱交易,我国民间机构发布的大学排行榜,就一直传出花钱买排名的丑闻。很显然,如果缺乏对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在评估结果影响到学校实际利益的评价中,很可能滋生潜规则,这就使第三评价失去意义。 为此,要让第三方评估客观公正,需要政府部门彻底退出教育评估领域,以给社会中介机构生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政府部门欲退还留,那么,第三方机构就难获得 高中和幼儿园的省级评估,以后不再是政府操刀,而是由第三方社会机构承接。广东省教育厅督导室近日发布公告,明确高中省一级学校等级评估织的评价,实质还是行政评价。 二是鉴于评估存在的实际利益,有的社会机构看准了评估市场的潜力,介入评估领域,但其采取的方式,不是组建专业的评估团队,研究如何进行科学的评估,而是公关政府部门官员(甚至有的社会机构,就由退休的教育官员操办),获得评估的资质,进而承接评估任务。这样的第三方评估,由于评估机构本身的先天不足,而存在隐患。广东省这次实行的第三方评价,强调要对评估机构进行公开招募,希望在实际操作中,能做到全公开,不能只有公开报名,却没有公平竞争。应该让各评估机构介绍自己的评估实力、评估方案,由独立的评议机构选择最合适的第三方机构,不能仅由行政部门内部决策。 三是第三方评估在评估时不公开、不透明,评估的公信力遭遇质疑。推进第三方评估,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在缺乏诚信的环境中,评估机构可能会搞权钱交易,我国民间机构发布的大学排行榜,就一直传出花钱买排名的丑闻。很显然,如果缺乏对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在评估结果影响到学校实际利益的评价中,很可能滋生潜规则,这就使第三评价失去意义。 为此,要让第三方评估客观公正,需要政府部门彻底退出教育评估领域,以给社会中介机构生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政府部门欲退还留,那么,第三方机构就难获得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级中学评估省一级幼儿园评估织的评价,实质还是行政评价。 二是鉴于评估存在的实际利益,有的社会机构看准了评估市场的潜力,介入评估领域,但其采取的方式,不是组建专业的评估团队,研究如何进行科学的评估,而是公关政府部门官员(甚至有的社会机构,就由退休的教育官员操办),获得评估的资质,进而承接评估任务。这样的第三方评估,由于评估机构本身的先天不足,而存在隐患。广东省这次实行的第三方评价,强调要对评估机构进行公开招募,希望在实际操作中,能做到全公开,不能只有公开报名,却没有公平竞争。应该让各评估机构介绍自己的评估实力、评估方案,由独立的评议机构选择最合适的第三方机构,不能仅由行政部门内部决策。 三是第三方评估在评估时不公开、不透明,评估的公信力遭遇质疑。推进第三方评估,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在缺乏诚信的环境中,评估机构可能会搞权钱交易,我国民间机构发布的大学排行榜,就一直传出花钱买排名的丑闻。很显然,如果缺乏对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在评估结果影响到学校实际利益的评价中,很可能滋生潜规则,这就使第三评价失去意义。 为此,要让第三方评估客观公正,需要政府部门彻底退出教育评估领域,以给社会中介机构生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政府部门欲退还留,那么,第三方机构就难获得等三项评估工作,将交由具有相应资质的社会组织及市场中介组织承接。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可报名竞争,将公开招募。(新快报819)

 

织的评价,实质还是行政评价。 二是鉴于评估存在的实际利益,有的社会机构看准了评估市场的潜力,介入评估领域,但其采取的方式,不是组建专业的评估团队,研究如何进行科学的评估,而是公关政府部门官员(甚至有的社会机构,就由退休的教育官员操办),获得评估的资质,进而承接评估任务。这样的第三方评估,由于评估机构本身的先天不足,而存在隐患。广东省这次实行的第三方评价,强调要对评估机构进行公开招募,希望在实际操作中,能做到全公开,不能只有公开报名,却没有公平竞争。应该让各评估机构介绍自己的评估实力、评估方案,由独立的评议机构选择最合适的第三方机构,不能仅由行政部门内部决策。 三是第三方评估在评估时不公开、不透明,评估的公信力遭遇质疑。推进第三方评估,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在缺乏诚信的环境中,评估机构可能会搞权钱交易,我国民间机构发布的大学排行榜,就一直传出花钱买排名的丑闻。很显然,如果缺乏对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在评估结果影响到学校实际利益的评价中,很可能滋生潜规则,这就使第三评价失去意义。 为此,要让第三方评估客观公正,需要政府部门彻底退出教育评估领域,以给社会中介机构生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政府部门欲退还留,那么,第三方机构就难获得 推进第三方评估,这是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到的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改革——把教育的评价交给社会专业机构进行,实行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防止政府部门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权。

 

由于第三方评估,在我国还是新事物,加之此前由于政府部门主导教育评审、评价,给社会第三方机构的生长空间比较狭窄,目前,我国还缺乏成熟的第三方评估市场和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机构,因此,在推进这一评估改革时,必须规范评估,防止第三方评估变异。

 

从已经尝试的第三方评估试点来看,第三方评估目前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有的所谓的第三方机构,还是行政机构,或者带有十分强烈的行政色彩。近年来,我国不少地方都成立了教育评估院,这一机构号称独立的第三方,其实还归当地教育部门管辖,是教育部门下属的事业单位,由这一机构组织的评价,实质还是行政评价。

 

织的评价,实质还是行政评价。 二是鉴于评估存在的实际利益,有的社会机构看准了评估市场的潜力,介入评估领域,但其采取的方式,不是组建专业的评估团队,研究如何进行科学的评估,而是公关政府部门官员(甚至有的社会机构,就由退休的教育官员操办),获得评估的资质,进而承接评估任务。这样的第三方评估,由于评估机构本身的先天不足,而存在隐患。广东省这次实行的第三方评价,强调要对评估机构进行公开招募,希望在实际操作中,能做到全公开,不能只有公开报名,却没有公平竞争。应该让各评估机构介绍自己的评估实力、评估方案,由独立的评议机构选择最合适的第三方机构,不能仅由行政部门内部决策。 三是第三方评估在评估时不公开、不透明,评估的公信力遭遇质疑。推进第三方评估,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在缺乏诚信的环境中,评估机构可能会搞权钱交易,我国民间机构发布的大学排行榜,就一直传出花钱买排名的丑闻。很显然,如果缺乏对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在评估结果影响到学校实际利益的评价中,很可能滋生潜规则,这就使第三评价失去意义。 为此,要让第三方评估客观公正,需要政府部门彻底退出教育评估领域,以给社会中介机构生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政府部门欲退还留,那么,第三方机构就难获得 二是鉴于评估存在的实际利益,有的社会机构看准了评估市场的潜力,介入评估领域,但其采取的方式,不是组建专业的评估团队,研究如何进行科学的评估,而是公关政府部门官员(甚至有的社会机构,就由退休的教育官员操办),获得评估的资质,进而承接评估任务。这样的第三方评估,由于评估机构本身的先天不足,而存在隐患。广东省这次实行的第三方评价,强调要对评估机构进行公开招募,希望在实际操作中,能做到全公开,不能只有公开报名,却没有公平竞争。应该让各评估机构介绍自己的评估实力、评估方案,由独立的评议机构选择最合适的第三方机构,不能仅由行政部门内部决策。

 

三是第三方评估在评估时不公开、不透明,评估的公信力遭遇质疑。推进第三方评估,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在缺乏诚信的环境中,评估机构可能会搞权钱交易,我国民间机构发布的大学排行榜,就一直传出花钱买排名的丑闻。很显然,如果缺乏对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在评估结果影响到学校实际利益的评价中,很可能滋生潜规则,这就使第三评价失去意义。

 

为此,要让第三方评估客观公正,需要政府部门彻底退出教育评估领域,以给社会中介机构生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政府部门欲退还留,那么,第三方机构就难获得自由的生长空间。与此同时,政府部门要大力推进教育信息公开,包括学校信息公开,以及评估机构的信息公开,向社会公开所有办学信息,这既可谓社会提供信息服务,也可通过信息公开,遏制第三方评估的权钱交易——正是由于信息不公开,这给评估“做手脚”的空间。

 

织的评价,实质还是行政评价。 二是鉴于评估存在的实际利益,有的社会机构看准了评估市场的潜力,介入评估领域,但其采取的方式,不是组建专业的评估团队,研究如何进行科学的评估,而是公关政府部门官员(甚至有的社会机构,就由退休的教育官员操办),获得评估的资质,进而承接评估任务。这样的第三方评估,由于评估机构本身的先天不足,而存在隐患。广东省这次实行的第三方评价,强调要对评估机构进行公开招募,希望在实际操作中,能做到全公开,不能只有公开报名,却没有公平竞争。应该让各评估机构介绍自己的评估实力、评估方案,由独立的评议机构选择最合适的第三方机构,不能仅由行政部门内部决策。 三是第三方评估在评估时不公开、不透明,评估的公信力遭遇质疑。推进第三方评估,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在缺乏诚信的环境中,评估机构可能会搞权钱交易,我国民间机构发布的大学排行榜,就一直传出花钱买排名的丑闻。很显然,如果缺乏对第三方机构的监督,在评估结果影响到学校实际利益的评价中,很可能滋生潜规则,这就使第三评价失去意义。 为此,要让第三方评估客观公正,需要政府部门彻底退出教育评估领域,以给社会中介机构生长、发育的空间,如果政府部门欲退还留,那么,第三方机构就难获得 另外,在推进第三方评估过程中,应该发挥行业自治的作用,制定评估行业的行业规范,要求评估机构执行、遵守。对于评估,在加强政府监管、行业自律的基础之上,要完善问责,包括行政问责和司法问责,尤其是司法问责,对于评估中存在的权钱交易行为,不能由教育部门主导调查,而应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处理,这可让评估纳入法治轨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4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