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学生委员参与管理不能沦为摆设  

2014-08-11 12: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调查处理学校人员是否违规、讨论决定学位授予标准、审查老师是否可以评上教授、老师著作是否涉嫌抄袭……根据《北京大学章程》(公开征求意见稿),北大学生将有机会享受这些权利,同时北大校务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也将有学生代表参与。(新京报8月10日)

 

学校校务委员会设立学生委员,这并非北大首创,早在2012年,南开大学就在校务委员会里为学生设立两个固定席位,两名学生以校务委员会委员的身份进入。当然,北大也有创新,这就是把学生委员推广到学术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在这些委员会里,都有学生代表参加。

 

学生参与学校办学的管理、监督、评价,这是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明确在校务委员会等学校决策机构里,设立学生委员,这是学校在建立现代大学制度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必须避免将各种委员会变为摆设,进而所有委员,包括学生委员,都仅仅是花瓶的问题。要让委员会真正在办学中独立发挥作用,同时要让委员能代表教师、学生,参与到学校办学管理中去。

 

我国很多高校都设有校务委员会,并称校务委员会是学校最高议事机构,但其实,这一机构最多只具咨询性质,学校的决策权,通常掌握在党委常委会和校长办公会;校务委员会的委员,几乎全部由学校聘任,并不是选举产生,这就使校务委员会的委员,对学校行政负责,而不是对选举自己的师生、社会人士负责,代表各方利益参与学校决策。在委员们看来,被大学选为校务委员,是一种荣誉,并非责任。

术杰出,其次,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不清楚他所称的杰出是什么意思,难道北大在校学生,不能自由报名竞选委员吗?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又是怎样操作?很可能是由学生会主席,作为学生委员。而众所周知,学生会主席,从名义上说,也是学生选举的,但大家都很清楚,选举并非学生直选,整个选举由学校学生工作部门主导。 学术委员会的情况与校务委员会类似,我国不少大学近年来都成立了学术委员会,可学术委员会大多只是摆设和工具,学术委员会并不独立运行,而是挂靠在学校行政部门之下,听命于行政。像针对学术不端举报,如果学术委员会独立的话,应自主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做出学术处理,可我国大学的学术委员会,是否启动学术不端调查,要看行政领导的意思,对于涉及校领导、院士的学术不端,更是如此,很多学术不端争议,往往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学术委员会增设学生委员,学生委员能发挥什么作用? 要真正发挥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的作用,当务之急,应该恢复学生自治,即让学生会组织真正成为学生自治组织,能代表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学校办学、维护学生权利,学校重大办学决策,要提交学生委员会讨论、审议,得到学生同意。如果能健全学生会自治组织,完善自治机制,其实用不着学校请学生来监督学校。前不久,北大闹出“燕京学堂”风波,而根源在于北大校方事先并没有就举办“燕京学堂”听取师生意见,一边是章程里说要让学生参与学校决策,一边是现实中行政说了算,如果行政决策机制不变,今后学校委员会里有了学生委员,而学生委员就听校方的,学校是不是可对质疑的学生称,决策是听过学生意见的? 另外,检验学校是否动真格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是,在制定大学章程时,是否充分发挥民主,广泛听取教师、学生的意见。目前,我国大学正在制定章程,章程的制定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就由行政部门牵头起草,并没有广泛听取意见,明晰界定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权责,对于学校的治理,章程要么对现行的治理模式通过规章加以确认,要么增加了一些现代大学制度的概念,但缺乏落实这一概念的机制,二是章程由学校上报教育主管部门审批,之后发布作为学校依法办学的宪章,但这种

 

但愿北大新修订的大学章程,能真正赋予校务委员会最高决策的权力,同时明确校务委员会委员产生的办法。这里的校务委员会,类似于国外大学的理事会(董事会),理事会成员通常由政府官员代表、立法机构代表、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其中,政府官员代表、立法机构代表,由举办者、监管机构委派,校领导是当然委员,而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则由公开选举产生,愿意成为委员,代表大家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者,自主参加竞选,由师生公开投票。

 

术杰出,其次,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不清楚他所称的杰出是什么意思,难道北大在校学生,不能自由报名竞选委员吗?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又是怎样操作?很可能是由学生会主席,作为学生委员。而众所周知,学生会主席,从名义上说,也是学生选举的,但大家都很清楚,选举并非学生直选,整个选举由学校学生工作部门主导。 学术委员会的情况与校务委员会类似,我国不少大学近年来都成立了学术委员会,可学术委员会大多只是摆设和工具,学术委员会并不独立运行,而是挂靠在学校行政部门之下,听命于行政。像针对学术不端举报,如果学术委员会独立的话,应自主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做出学术处理,可我国大学的学术委员会,是否启动学术不端调查,要看行政领导的意思,对于涉及校领导、院士的学术不端,更是如此,很多学术不端争议,往往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学术委员会增设学生委员,学生委员能发挥什么作用? 要真正发挥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的作用,当务之急,应该恢复学生自治,即让学生会组织真正成为学生自治组织,能代表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学校办学、维护学生权利,学校重大办学决策,要提交学生委员会讨论、审议,得到学生同意。如果能健全学生会自治组织,完善自治机制,其实用不着学校请学生来监督学校。前不久,北大闹出“燕京学堂”风波,而根源在于北大校方事先并没有就举办“燕京学堂”听取师生意见,一边是章程里说要让学生参与学校决策,一边是现实中行政说了算,如果行政决策机制不变,今后学校委员会里有了学生委员,而学生委员就听校方的,学校是不是可对质疑的学生称,决策是听过学生意见的? 另外,检验学校是否动真格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是,在制定大学章程时,是否充分发挥民主,广泛听取教师、学生的意见。目前,我国大学正在制定章程,章程的制定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就由行政部门牵头起草,并没有广泛听取意见,明晰界定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权责,对于学校的治理,章程要么对现行的治理模式通过规章加以确认,要么增加了一些现代大学制度的概念,但缺乏落实这一概念的机制,二是章程由学校上报教育主管部门审批,之后发布作为学校依法办学的宪章,但这种

如果师生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不是公开选举产生,而是学校委派,恐难起到民主管理的作用,北大有关负责人称,“学生委员首先要学术杰出,其次,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不清楚他所称的杰出是什么意思,难道北大在校学生,不能自由报名竞选委员吗?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又是怎样操作?很可能是由学生会主席,作为学生委员。而众所周知,学生会主席,从名义上说,也是学生选举的,但大家都很清楚,选举并非学生直选,整个选举由学校学生工作部门主导。

 

学术委员会的情况与校务委员会类似,我国不少大学近年来都成立了学术委员会,可学术委员会大多只是摆设和工具,学术委员会并不独立运行,而是挂靠在学校行政部门之下,听命于行政。像针对学术不端举报,如果学术委员会独立的话,应自主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做出学术处理,可我国大学的学术委员会,是否启动学术不端调查,要看行政领导的意思,对于涉及校领导、院士的学术不端,更是如此,很多学术不端争议,往往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学术委员会增设学生委员,学生委员能发挥什么作用?

术杰出,其次,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不清楚他所称的杰出是什么意思,难道北大在校学生,不能自由报名竞选委员吗?主要由学生选举产生,又是怎样操作?很可能是由学生会主席,作为学生委员。而众所周知,学生会主席,从名义上说,也是学生选举的,但大家都很清楚,选举并非学生直选,整个选举由学校学生工作部门主导。 学术委员会的情况与校务委员会类似,我国不少大学近年来都成立了学术委员会,可学术委员会大多只是摆设和工具,学术委员会并不独立运行,而是挂靠在学校行政部门之下,听命于行政。像针对学术不端举报,如果学术委员会独立的话,应自主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做出学术处理,可我国大学的学术委员会,是否启动学术不端调查,要看行政领导的意思,对于涉及校领导、院士的学术不端,更是如此,很多学术不端争议,往往不了了之。在这种情况下,学术委员会增设学生委员,学生委员能发挥什么作用? 要真正发挥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的作用,当务之急,应该恢复学生自治,即让学生会组织真正成为学生自治组织,能代表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学校办学、维护学生权利,学校重大办学决策,要提交学生委员会讨论、审议,得到学生同意。如果能健全学生会自治组织,完善自治机制,其实用不着学校请学生来监督学校。前不久,北大闹出“燕京学堂”风波,而根源在于北大校方事先并没有就举办“燕京学堂”听取师生意见,一边是章程里说要让学生参与学校决策,一边是现实中行政说了算,如果行政决策机制不变,今后学校委员会里有了学生委员,而学生委员就听校方的,学校是不是可对质疑的学生称,决策是听过学生意见的? 另外,检验学校是否动真格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是,在制定大学章程时,是否充分发挥民主,广泛听取教师、学生的意见。目前,我国大学正在制定章程,章程的制定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就由行政部门牵头起草,并没有广泛听取意见,明晰界定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权责,对于学校的治理,章程要么对现行的治理模式通过规章加以确认,要么增加了一些现代大学制度的概念,但缺乏落实这一概念的机制,二是章程由学校上报教育主管部门审批,之后发布作为学校依法办学的宪章,但这种

 

要真正发挥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的作用,当务之急,应该恢复学生自治,即让学生会组织真正成为学生自治组织,能代表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学校办学、维护学生权利,学校重大办学决策,要提交学生委员会讨论、审议,得到学生同意。如果能健全学生会自治组织,完善自治机制,其实用不着学校请学生来监督学校。前不久,北大闹出“燕京学堂”风波,而根源在于北大校方事先并没有就举办“燕京学堂”听取师生意见,一边是章程里说要让学生参与学校决策,一边是现实中行政说了算,如果行政决策机制不变,今后学校委员会里有了学生委员,而学生委员就听校方的,学校是不是可对质疑的学生称,决策是听过学生意见的?

 

另外,检验学校是否动真格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是,在制定大学章程时,是否充分发挥民主,广泛听取教师、学生的意见。目前,我国大学正在制定章程,章程的制定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就由行政部门牵头起草,并没有广泛听取意见,明晰界定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权责,对于学校的治理,章程要么对现行的治理模式通过规章加以确认,要么增加了一些现代大学制度的概念,但缺乏落实这一概念的机制,二是章程由学校上报教育主管部门审批,之后发布作为学校依法办学的宪章,但这种制定章程的程序,决定章程只是行政规章,根本不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应该先在校内通过民主决策制定,然后提交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重点大学)或地方人大(对于地方高校),由人大审议,如此,才能让章程起到明晰政府和学校关系,学校内部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边界的作用,否则章程本身也是摆设,比如章程称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可政府部门不给学校自主办学权,谁来问责?章程称校务委员会是最高议事机构,学术委员会是最高权力机构,可学校校领导不让其发挥作用,委员们能对校领导提出不满意见吗?——在现代大学中,校长就应该公开遴选,经过公开遴选的校长,才可能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不然,会主要对任命的上级部门负责。

 

所以,观察我国大学是否在建立现代大学制度上有真实的进步,主要看行政的权力是否得到约束,大学是否真正做到“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学生自治”,如果最终的决策权就掌握在行政部门,现代大学制度建设就只会停留在概念上。在行政治校框架上,增加一些现代大学治理的概念,不可能提高大学现代治理水平,而可能会出现南橘北枳的变异。

  评论这张
 
阅读(19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