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处理公开信事件,考验厦大是否真有官本位作风  

2014-07-09 07: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处理也轻描淡写,而对于不满学校的普通教师,一旦有一点涉及学术不端的行为,就会做出“又快又重”的处罚,以显示学校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 当然,这并不是说,如果这名副教授真有学术不端,学校也不能处理,一处理,就变为了批评校长的“受害者”,学校应该把处理公开信事件和学术不端分离开来。对于公开信事件,需要纪检部门独立调查,并向公众、师生交代调查结果;而对于副教授涉嫌学术不端,这应该由学术道德委员会,依据学术原则独立进行调查、处理。这两方面的调查,校长都不能用自己的行政权施加压力,妨碍独立公正的调查、处理,只有以独立、公正的调查,才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才能既保护学校、校长的声誉,又保护普通教授自由表达、批评质疑的权利。

近日,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谢灵写给校长朱崇实的一封信在网上热传,她指责学校教工自助食堂常常无菜可吃,而校长出现时服务员马上端出丰盛菜肴,“教工餐厅的这件事本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但由此反映了厦大官本位的严重程度和对老师人格尊严的践踏。”对此,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发现公开信后还有一丝高兴,说明校领导要告诫自己要从一点一滴要求自己,但也为公开信提及的不实说法,对他本人和厦大的“诽谤”,感到非常生气,他欢迎媒体到食堂实地采访职工、老师,还原事实真相。

 

感到忧虑。如何处理这起公开信事件,需要厦大摆脱行政力量的干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不能对向学校提意见的教师,以学术之名进行打击报复。 朱校长称,“对公开信提到的不实说法,对他本人和厦大的‘诽谤’,感到非常生气”,这值得商榷。副教授发公开信,是对学校、校长的工作(以及公权力)进行监督,就是提法有不实之处,也不能上纲上线到“诽谤”,对于批评,应该以有之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待,而且,学校也完全可以启动调查,对此事进行澄清,这一过程,也是回应师生关切、改善作风的过程,如果校长大人,对教师的批评,就这种采取态度,还有谁敢向校长提意见呢?这不是官本位风气严重又是什么呢? 至于校长在表示不会追究当事教师责任之后,又提到“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这很难不让大家与打击报复联系起来,我国高校教师不敢表达意见,就是担心被“穿小鞋”。作为一校之长,主要负责行政权,不应干涉教育和学术事务,他怎么能代表学术道德委员会做出表态呢?——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根据学术不端举报启动独立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整个过程不得受行政影响,我国近年来的学术不端事件,很难得到公正、客观的处理,就与行政干涉有关,对于与行政关系不错(或者本身就是行政领导)的涉嫌学术不端者,调查往往不了了之, 而针对是否会因此事追究当事老师责任朱崇实回应称不会,但他表示,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处理也轻描淡写,而对于不满学校的普通教师,一旦有一点涉及学术不端的行为,就会做出“又快又重”的处罚,以显示学校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 当然,这并不是说,如果这名副教授真有学术不端,学校也不能处理,一处理,就变为了批评校长的“受害者”,学校应该把处理公开信事件和学术不端分离开来。对于公开信事件,需要纪检部门独立调查,并向公众、师生交代调查结果;而对于副教授涉嫌学术不端,这应该由学术道德委员会,依据学术原则独立进行调查、处理。这两方面的调查,校长都不能用自己的行政权施加压力,妨碍独立公正的调查、处理,只有以独立、公正的调查,才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才能既保护学校、校长的声誉,又保护普通教授自由表达、批评质疑的权利。(新京报7月8日)

 

感到忧虑。如何处理这起公开信事件,需要厦大摆脱行政力量的干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不能对向学校提意见的教师,以学术之名进行打击报复。 朱校长称,“对公开信提到的不实说法,对他本人和厦大的‘诽谤’,感到非常生气”,这值得商榷。副教授发公开信,是对学校、校长的工作(以及公权力)进行监督,就是提法有不实之处,也不能上纲上线到“诽谤”,对于批评,应该以有之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待,而且,学校也完全可以启动调查,对此事进行澄清,这一过程,也是回应师生关切、改善作风的过程,如果校长大人,对教师的批评,就这种采取态度,还有谁敢向校长提意见呢?这不是官本位风气严重又是什么呢? 至于校长在表示不会追究当事教师责任之后,又提到“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这很难不让大家与打击报复联系起来,我国高校教师不敢表达意见,就是担心被“穿小鞋”。作为一校之长,主要负责行政权,不应干涉教育和学术事务,他怎么能代表学术道德委员会做出表态呢?——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根据学术不端举报启动独立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整个过程不得受行政影响,我国近年来的学术不端事件,很难得到公正、客观的处理,就与行政干涉有关,对于与行政关系不错(或者本身就是行政领导)的涉嫌学术不端者,调查往往不了了之, 厦大这名副教授在公开信中提到的问题,是否存在,这需要进一步的调查,不能仅凭副教授的信件做判断,也不能就由校长自己自证清白——作为被指责、质疑的一方,要校长回应,他的回应自然免不了为自己开脱——对于公开信所提到的内容,应该由学校纪检部门进行独立的调查,给师生以及关心此事的公众一个交代。如果纪检部门也不能独立,则可成立由上级纪检部门、人大代表、媒体、社会人士共同组成的独立调查组调查。

 

处理也轻描淡写,而对于不满学校的普通教师,一旦有一点涉及学术不端的行为,就会做出“又快又重”的处罚,以显示学校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 当然,这并不是说,如果这名副教授真有学术不端,学校也不能处理,一处理,就变为了批评校长的“受害者”,学校应该把处理公开信事件和学术不端分离开来。对于公开信事件,需要纪检部门独立调查,并向公众、师生交代调查结果;而对于副教授涉嫌学术不端,这应该由学术道德委员会,依据学术原则独立进行调查、处理。这两方面的调查,校长都不能用自己的行政权施加压力,妨碍独立公正的调查、处理,只有以独立、公正的调查,才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才能既保护学校、校长的声誉,又保护普通教授自由表达、批评质疑的权利。 但从目前校长回应媒体的态度看,这封信件提到的官本位问题,却不经意透露出来,令大家对这名副教授的未来感到忧虑。如何处理这起公开信事件,需要厦大摆脱行政力量的干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不能对向学校提意见的教师,以学术之名进行打击报复。

 

感到忧虑。如何处理这起公开信事件,需要厦大摆脱行政力量的干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不能对向学校提意见的教师,以学术之名进行打击报复。 朱校长称,“对公开信提到的不实说法,对他本人和厦大的‘诽谤’,感到非常生气”,这值得商榷。副教授发公开信,是对学校、校长的工作(以及公权力)进行监督,就是提法有不实之处,也不能上纲上线到“诽谤”,对于批评,应该以有之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待,而且,学校也完全可以启动调查,对此事进行澄清,这一过程,也是回应师生关切、改善作风的过程,如果校长大人,对教师的批评,就这种采取态度,还有谁敢向校长提意见呢?这不是官本位风气严重又是什么呢? 至于校长在表示不会追究当事教师责任之后,又提到“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这很难不让大家与打击报复联系起来,我国高校教师不敢表达意见,就是担心被“穿小鞋”。作为一校之长,主要负责行政权,不应干涉教育和学术事务,他怎么能代表学术道德委员会做出表态呢?——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根据学术不端举报启动独立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整个过程不得受行政影响,我国近年来的学术不端事件,很难得到公正、客观的处理,就与行政干涉有关,对于与行政关系不错(或者本身就是行政领导)的涉嫌学术不端者,调查往往不了了之, 朱校长称,“对公开信提到的不实说法,对他本人和厦大的感到忧虑。如何处理这起公开信事件,需要厦大摆脱行政力量的干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不能对向学校提意见的教师,以学术之名进行打击报复。 朱校长称,“对公开信提到的不实说法,对他本人和厦大的‘诽谤’,感到非常生气”,这值得商榷。副教授发公开信,是对学校、校长的工作(以及公权力)进行监督,就是提法有不实之处,也不能上纲上线到“诽谤”,对于批评,应该以有之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待,而且,学校也完全可以启动调查,对此事进行澄清,这一过程,也是回应师生关切、改善作风的过程,如果校长大人,对教师的批评,就这种采取态度,还有谁敢向校长提意见呢?这不是官本位风气严重又是什么呢? 至于校长在表示不会追究当事教师责任之后,又提到“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这很难不让大家与打击报复联系起来,我国高校教师不敢表达意见,就是担心被“穿小鞋”。作为一校之长,主要负责行政权,不应干涉教育和学术事务,他怎么能代表学术道德委员会做出表态呢?——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根据学术不端举报启动独立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整个过程不得受行政影响,我国近年来的学术不端事件,很难得到公正、客观的处理,就与行政干涉有关,对于与行政关系不错(或者本身就是行政领导)的涉嫌学术不端者,调查往往不了了之,诽谤,感到非常生气感到忧虑。如何处理这起公开信事件,需要厦大摆脱行政力量的干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不能对向学校提意见的教师,以学术之名进行打击报复。 朱校长称,“对公开信提到的不实说法,对他本人和厦大的‘诽谤’,感到非常生气”,这值得商榷。副教授发公开信,是对学校、校长的工作(以及公权力)进行监督,就是提法有不实之处,也不能上纲上线到“诽谤”,对于批评,应该以有之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待,而且,学校也完全可以启动调查,对此事进行澄清,这一过程,也是回应师生关切、改善作风的过程,如果校长大人,对教师的批评,就这种采取态度,还有谁敢向校长提意见呢?这不是官本位风气严重又是什么呢? 至于校长在表示不会追究当事教师责任之后,又提到“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这很难不让大家与打击报复联系起来,我国高校教师不敢表达意见,就是担心被“穿小鞋”。作为一校之长,主要负责行政权,不应干涉教育和学术事务,他怎么能代表学术道德委员会做出表态呢?——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根据学术不端举报启动独立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整个过程不得受行政影响,我国近年来的学术不端事件,很难得到公正、客观的处理,就与行政干涉有关,对于与行政关系不错(或者本身就是行政领导)的涉嫌学术不端者,调查往往不了了之,”,这值得商榷。副教授发公开信,是对学校、校长的工作(以及公权力)进行监督,就是提法有不实之处,也不能上纲上线到“诽谤”,对于批评,应该以有之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待,而且,学校也完全可以启动调查,对此事进行澄清,这一过程,也是回应师生关切、改善作风的过程,如果校长大人,对教师的批评,就这种采取态度,还有谁敢向校长提意见呢?这不是官本位风气严重又是什么呢?

 

至于校长在表示不会追究当事教师责任之后,又提到“此前已有教师举报谢灵存在学术不端问题,据他了解,学校相关学术道德委员会正在就举报问题进行审慎调查”,这很难不让大家与打击报复联系起来,我国高校教师不敢表达意见,就是担心被“穿小鞋”。作为一校之长,主要负责行政权,不应干涉教育和学术事务,他怎么能代表学术道德委员会做出表态呢?——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根据学术不端举报启动独立的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理,整个过程不得受行政影响,我国近年来的学术不端事件,很难得到公正、客观的处理,就与行政干涉有关,对于与行政关系不错(或者本身就是行政领导)的涉嫌学术不端者,调查往往不了了之,处理也轻描淡写,而对于不满学校的普通教师,一旦有一点涉及学术不端的行为,就会做出“又快又重”的处罚,以显示学校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

 

当然,这并不是说,如果这名副教授真有学术不端,学校也不能处理,一处理,就变为了批评校长的“受害者”,学校应该把处理公开信事件和学术不端分离开来。对于公开信事件,需要纪检部门独立调查,并向公众、师生交代调查结果;而对于副教授涉嫌学术不端,这应该由学术道德委员会,依据学术原则独立进行调查、处理。这两方面的调查,校长都不能用自己的行政权施加压力,妨碍独立公正的调查、处理,只有以独立、公正的调查,才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才能既保护学校、校长的声誉,又保护普通教授自由表达、批评质疑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115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