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推进综合评价录取改革,需摆脱集中录取制度  

2014-07-07 07:16: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能在提前批投档进来的学生中进行综合评价,而提前批如果按1:1.2投档的话,学校只能在20%的空间对学生进行综合评价,考生则只有参加该校的测试,获得资格且将该校填在第一志愿位置,才能被投档、被综合评价。进一步说,这是有限的综合评价。 其次,这种综合评价录取方式,很难大面积推广,按照目前的集中录取规则,仅能安排在提前批且实行等第志愿投档,在平行志愿投档中,由于有投档而被退档的风险,很难实行这种综合评价录取规则。南科大、上海纽约大学的招生,浙江的三位一体改革,都安排在提前批,就是这个道理。试想,如果每所学校都要求考生事先要参加学校测试,再填报志愿,且只能选一所学校,这会给学生带来怎样的赶考负担和选择学校的焦虑? 富有改革价值的评价录取制度改革,应该是摆脱集中录取制度,实行学生和学校的双向选择——学生根据高考成绩自由申请大学,大学独立根据学生的高考成绩、中学学业成绩、大学面试考察进行评价、录取,每个学生可申请若干所大学,可获得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进行确认。这一改革,给予学生充分的选择权,同时也完全落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有利于多元评价体系的构建。 有人担心这一评价录取体系是否公正,因此,在学校的评价之后,再嫁接上集中录取,这貌似可以保障公平,而其实不然,学生的选择权被集中录取填报志愿限制,与此同时,投档权还是掌握在行政部门,而不是由学生和学校双向自由选择,阻碍了多元评价体系的建设。 我国已经实行10年的自主招生改革试点,都采取与集中录取嫁接的方式,实践的结果是,遭遇社会广泛质疑,包括没有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变为大学抢生源的手段,增加学生的焦虑和负担等等,这是值得教育部门和高校反思的。 我国高校自主招生改革要更进一步,只需要在目前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中减少一个环节,即大学根据学生高考成绩、大学面试成绩、中学学

业成绩综合评价学生之后,不再要求这些学生填报志愿参与集中录取。这其实就是香港地区高校在内地自主招生的方式——一名学生可用高考成绩申请若干所港校,被港校独立录取。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由统一高考成绩可以保障基本的公平,大学则可根据自己的办学定位、学科专业要求,自主提出高考成绩要求,并用不同的指标、权重评价学生,更重要的是,由于把选择权给了学生,高校的招生理念、育人理念都必须改变——有了选择权的受教育者,就有了监督权和评价权。 深入推进我国高考制度改革,社会公众不能只看表面不分析实质,就发表意见。高考改革的核心是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改革的落脚点,是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因此,受教育的选择权是否增加,是判断改革是否有实质进步的唯一标准,以此评价目前高校推进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由于其对受教育者的选择权扩大有限,同时投档权还掌握在行政部门,因此改革的价值还有限,还需要教育部门进一步放权,探索建立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的机制,这才能是实质性的高考改革。 上海交通大学5日宣布,率先使用学业水平测试成绩,探索基于统一高考、高中学业水平测试、学生综合素质测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其中,高考成绩占60%,综合素质测试成绩占30%,学业水平测试成绩占10%。参加录取改革的考生自愿提出申请并进行志愿填报,由学校根据考生的高考投档成绩,按照招生计划人数的2倍确定参加综合素质测试的考生人选。综合素质测试后,学校将根据考生的高考成绩、综合素质测试成绩和学业水平测试成绩进行综合评价,择优在提前批次进行录取。

对于这一改革,有网站以“高考成绩仅占60%,你赞成吗?”为题进行调查,截止笔者写稿时,4000多人参加调查,有近60%反对。在笔者看来,这种调查题目本身就存在对这一综合评价录取改革的误读,按照具体的录取规则,这一改革并不是高考成绩仅占60%那么简单。在分析一项高考改革措施时,必须认真解读其录取规则,以客观评价其价值和意义。那种高调认为此举打破一考定终身,以及反对此举影响高考公平者,都没有认真分析具体的录取规则。

此次上海交大推进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新意在于在上海首先将学业水平测试成绩纳入高考——上海高中生在高中三年中将参加10门学科的学业水平测试,以等第计分,以前学业水平测试成绩只是纳入高职高专招生,高水平大学在高考录取中,并不看学业水平测试成绩。而整体综合评价录取的操作,与此前南科大以及浙江34所试点“三位一体”改革的高校的招生,并无二致,都是把高考成绩和学校的面试考察成绩、中学学业成绩结合起来进行评价,并要求考生在填报志愿时把学校填在提前批第一志愿。

这一综合评价录取改革具有以下特点。首先,给了学校一定的自主权,但并没有扩大学生的选择权。按照录取规定,高校在高考前或高考后,对申请的学生进行测试,获得资格的学生,被要求在填报志愿时填报在提前批第一志愿,这意味着,高校只能在提前批投档进来的学生中进行综合评价,而提前批如果按1:1.2投档的话,学校只能在20%的空间对学生进行综合评价,考生则只有参加该校的测试,获得资格且将该校填在第一志愿位置,才能被投档、被综合评价。进一步说,这是有限的综合评价。

上海交通大学5日宣布,率先使用学业水平测试成绩,探索基于统一高考、高中学业水平测试、学生综合素质测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其中,高考成绩占60%,综合素质测试成绩占30%,学业水平测试成绩占10%。参加录取改革的考生自愿提出申请并进行志愿填报,由学校根据考生的高考投档成绩,按照招生计划人数的2倍确定参加综合素质测试的考生人选。综合素质测试后,学校将根据考生的高考成绩、综合素质测试成绩和学业水平测试成绩进行综合评价,择优在提前批次进行录取。 对于这一改革,有网站以“高考成绩仅占60%,你赞成吗?”为题进行调查,截止笔者写稿时,4000多人参加调查,有近60%反对。在笔者看来,这种调查题目本身就存在对这一综合评价录取改革的误读,按照具体的录取规则,这一改革并不是高考成绩仅占60%那么简单。在分析一项高考改革措施时,必须认真解读其录取规则,以客观评价其价值和意义。那种高调认为此举打破一考定终身,以及反对此举影响高考公平者,都没有认真分析具体的录取规则。 此次上海交大推进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新意在于在上海首先将学业水平测试成绩纳入高考——上海高中生在高中三年中将参加10门学科的学业水平测试,以等第计分,以前学业水平测试成绩只是纳入高职高专招生,高水平大学在高考录取中,并不看学业水平测试成绩。而整体综合评价录取的操作,与此前南科大以及浙江34所试点“三位一体”改革的高校的招生,并无二致,都是把高考成绩和学校的面试考察成绩、中学学业成绩结合起来进行评价,并要求考生在填报志愿时把学校填在提前批第一志愿。 这一综合评价录取改革具有以下特点。首先,给了学校一定的自主权,但并没有扩大学生的选择权。按照录取规定,高校在高考前或高考后,对申请的学生进行测试,获得资格的学生,被要求在填报志愿时填报在提前批第一志愿,这意味着,高校 其次,这种综合评价录取方式,很难大面积推广,按照目前的集中录取规则,仅能安排在提前批且实行等第志愿投档,在平行志愿投档中,由于有投档而被退档的风险,很难实行这种综合评价录取规则。南科大、上海纽约大学的招生,浙江的三位一体改革,都安排在提前批,就是这个道理。试想,如果每所学校都要求考生事先要参加学校测试,再填报志愿,且只能选一所学校,这会给学生带来怎样的赶考负担和选择学校的焦虑?

富有改革价值的评价录取制度改革,应该是摆脱集中录取制度,实行学生和学校的双向选择——学生根据高考成绩自由申请大学,大学独立根据学生的高考成绩、中学学业成绩、大学面试考察进行评价、录取,每个学生可申请若干所大学,可获得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进行确认。这一改革,给予学生充分的选择权,同时也完全落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有利于多元评价体系的构建。

有人担心这一评价录取体系是否公正,因此,在学校的评价之后,再嫁接上集中录取,这貌似可以保障公平,而其实不然,学生的选择权被集中录取填报志愿限制,与此同时,投档权还是掌握在行政部门,而不是由学生和学校双向自由选择,阻碍了多元评价体系的建设。

业成绩综合评价学生之后,不再要求这些学生填报志愿参与集中录取。这其实就是香港地区高校在内地自主招生的方式——一名学生可用高考成绩申请若干所港校,被港校独立录取。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由统一高考成绩可以保障基本的公平,大学则可根据自己的办学定位、学科专业要求,自主提出高考成绩要求,并用不同的指标、权重评价学生,更重要的是,由于把选择权给了学生,高校的招生理念、育人理念都必须改变——有了选择权的受教育者,就有了监督权和评价权。 深入推进我国高考制度改革,社会公众不能只看表面不分析实质,就发表意见。高考改革的核心是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改革的落脚点,是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因此,受教育的选择权是否增加,是判断改革是否有实质进步的唯一标准,以此评价目前高校推进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由于其对受教育者的选择权扩大有限,同时投档权还掌握在行政部门,因此改革的价值还有限,还需要教育部门进一步放权,探索建立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的机制,这才能是实质性的高考改革。 我国已经实行10年的自主招生改革试点,都采取与集中录取嫁接的方式,实践的结果是,遭遇社会广泛质疑,包括没有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变为大学抢生源的手段,增加学生的焦虑和负担等等,这是值得教育部门和高校反思的。

我国高校自主招生改革要更进一步,只需要在目前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中减少一个环节,即大学根据学生高考成绩、大学面试成绩、中学学业成绩综合评价学生之后,不再要求这些学生填报志愿参与集中录取。这其实就是香港地区高校在内地自主招生的方式——一名学生可用高考成绩申请若干所港校,被港校独立录取。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由统一高考成绩可以保障基本的公平,大学则可根据自己的办学定位、学科专业要求,自主提出高考成绩要求,并用不同的指标、权重评价学生,更重要的是,由于把选择权给了学生,高校的招生理念、育人理念都必须改变——有了选择权的受教育者,就有了监督权和评价权。

深入推进我国高考制度改革,社会公众不能只看表面不分析实质,就发表意见。高考改革的核心是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改革的落脚点,是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因此,受教育的选择权是否增加,是判断改革是否有实质进步的唯一标准,以此评价目前高校推进的综合评价录取改革,由于其对受教育者的选择权扩大有限,同时投档权还掌握在行政部门,因此改革的价值还有限,还需要教育部门进一步放权,探索建立学生和学校双向选择的机制,这才能是实质性的高考改革。

  评论这张
 
阅读(112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