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保障未成年受教育权,只是户籍地政府的责任?  

2014-07-14 13:35:00|  分类: 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剩余学位解决随迁子女的入学问题,因此,只能设置更高门槛,不能求学的随迁子女只能回原籍求学。对此,网友称这是以求学门槛把随迁子女赶出城市的节奏。 对于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目前目前任何行政问责——按照目前的政策规定,地方政府是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设置接收随迁子女求学的条件的,因此,哪怕其设置的门槛再高,上级行政部门也听之任之,这就是近年来舆论一直质疑北京等地设置的“五证”门槛过高,可这一门槛标准依旧执行,并越来越严的重要原因。 这时,就需要法律来救济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我国《教育法》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这应该是我国出台教育政策规定的基本法律依据,法院应该依此来审理涉及侵犯公民平等受教育权的案件。 包括对于我国教育行政部门制订的规定,有的也不一定符合上位法,这也需要法院进行审理,像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这是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吗? 而就是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从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出发,也要追究目前的保障体系是否保障了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我国目前实行的基础教育经费保障体系,是以地方财政(县乡或区县)为主,这就使基础教育经费的投入直接和当

9名打工子弟诉北京市教委剥夺其在京报考普通高中资格一案,7月11日宣布判决结果,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9名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方指出受教育权被剥夺一说,被告方认为,《教育法》规定,“中等及中等以下教育在国务院领导下,由地方人民政府管理”,地方政府有权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政策和措施。同时,原告依然享有在户籍地报考普通高中的权利。对于“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权利”,被告认为主要应由户籍所在地的政府承担。(河南商报7月12日)

 

9名打工子弟诉北京市教委剥夺其在京报考普通高中资格一案,7月11日宣布判决结果,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9名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方指出受教育权被剥夺一说,被告方认为,《教育法》规定,“中等及中等以下教育在国务院领导下,由地方人民政府管理”,地方政府有权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政策和措施。同时,原告依然享有在户籍地报考普通高中的权利。对于“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权利”,被告认为主要应由户籍所在地的政府承担。(河南商报7月12日) 笔者一直期待法律能给受教育者平等受教育权一个说法,但很明显,目前的判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而被告方北京市教育部门对保障未成年受教育权利的责任,理解为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承担,则更与眼下推进教育公平,给随迁子女同等的求学机会背道而驰。 按照北京市教育部门的理解,北京根本不必解决任何非户籍学生的求学问题,也没有解决的义务和责任,这种理解是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危害性的。首先,这把受教育者的权利保障与户籍连在一起,是明显的户籍歧视,其次,地方教育部门把户籍与求学联系在一起,已经成为一种定式工作思维,进而把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求学问题,作为一项负担,能推就推。 今年这种情况在发地区特别突出,各地针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都设置比以往更高的门槛,其理由是,城市户籍适龄学生增加,教育资源有限,在解决户籍适龄学生求学需求之后,已无多少

笔者一直期待法律能给受教育者平等受教育权一个说法,但很明显,目前的判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而被告方北京市教育部门对保障未成年受教育权利的责任,理解为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承担,则更与眼下推进教育公平,给随迁子女同等的求学机会背道而驰。

 

地的财政实力挂钩,这种经费保障体系,制造了基础教育的地区差异、城乡差异和校际差异,如果法律不能追究地方政府保障不力的责任,也应该追问目前的保障体系存在的严重问题,责成政府部门对保障体系进行调整。从落实平等受教育权出发,我国应建立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的新的经费保障体系。 地方法院或对此无管辖权,但全国人大作为立法部门,是有权且有责任去监督法律实施的,因此应该就目前公民平等说教育权的保障情况,去检查《教育法》、《义务教育法》等法的落实情况,要求政府部门理清制造教育不公的歧视性政策,并建立能保障法律落实的制度。这才是推进教育公平的积极作为,而不是听任侵犯平等受教育权的行为一再发生。按照北京市教育部门的理解,北京根本不必解决任何非户籍学生的求学问题,也没有解决的义务和责任,这种理解是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危害性的。首先,这把受教育者的权利保障与户籍连在一起,是明显的户籍歧视,其次,地方教育部门把户籍与求学联系在一起,已经成为一种定式工作思维,进而把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求学问题,作为一项负担,能推就推。

 

今年这种情况在发地区特别突出,各地针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都设置比以往更高的门槛,其理由是,城市户籍适龄学生增加,教育资源有限,在解决户籍适龄学生求学需求之后,已无多少剩余学位解决随迁子女的入学问题,因此,只能设置更高门槛,不能求学的随迁子女只能回原籍求学。对此,网友称这是以求学门槛把随迁子女赶出城市的节奏。

 

对于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目前目前任何行政问责——按照目前的政策规定,地方政府是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设置接收随迁子女求学的剩余学位解决随迁子女的入学问题,因此,只能设置更高门槛,不能求学的随迁子女只能回原籍求学。对此,网友称这是以求学门槛把随迁子女赶出城市的节奏。 对于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目前目前任何行政问责——按照目前的政策规定,地方政府是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设置接收随迁子女求学的条件的,因此,哪怕其设置的门槛再高,上级行政部门也听之任之,这就是近年来舆论一直质疑北京等地设置的“五证”门槛过高,可这一门槛标准依旧执行,并越来越严的重要原因。 这时,就需要法律来救济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我国《教育法》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这应该是我国出台教育政策规定的基本法律依据,法院应该依此来审理涉及侵犯公民平等受教育权的案件。 包括对于我国教育行政部门制订的规定,有的也不一定符合上位法,这也需要法院进行审理,像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这是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吗? 而就是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从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出发,也要追究目前的保障体系是否保障了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我国目前实行的基础教育经费保障体系,是以地方财政(县乡或区县)为主,这就使基础教育经费的投入直接和当条件的,因此,哪怕其设置的门槛再高,上级行政部门也听之任之,这就是近年来舆论一直质疑北京等地设置的“五证”门槛过高,可这一门槛标准依旧执行,并越来越严的重要原因。

 

9名打工子弟诉北京市教委剥夺其在京报考普通高中资格一案,7月11日宣布判决结果,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9名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方指出受教育权被剥夺一说,被告方认为,《教育法》规定,“中等及中等以下教育在国务院领导下,由地方人民政府管理”,地方政府有权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政策和措施。同时,原告依然享有在户籍地报考普通高中的权利。对于“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权利”,被告认为主要应由户籍所在地的政府承担。(河南商报7月12日) 笔者一直期待法律能给受教育者平等受教育权一个说法,但很明显,目前的判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而被告方北京市教育部门对保障未成年受教育权利的责任,理解为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承担,则更与眼下推进教育公平,给随迁子女同等的求学机会背道而驰。 按照北京市教育部门的理解,北京根本不必解决任何非户籍学生的求学问题,也没有解决的义务和责任,这种理解是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危害性的。首先,这把受教育者的权利保障与户籍连在一起,是明显的户籍歧视,其次,地方教育部门把户籍与求学联系在一起,已经成为一种定式工作思维,进而把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求学问题,作为一项负担,能推就推。 今年这种情况在发地区特别突出,各地针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都设置比以往更高的门槛,其理由是,城市户籍适龄学生增加,教育资源有限,在解决户籍适龄学生求学需求之后,已无多少

这时,就需要法律来救济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我国《教育法》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这应该是我国出台教育政策规定的基本法律依据,法院应该依此来审理涉及侵犯9名打工子弟诉北京市教委剥夺其在京报考普通高中资格一案,7月11日宣布判决结果,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9名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方指出受教育权被剥夺一说,被告方认为,《教育法》规定,“中等及中等以下教育在国务院领导下,由地方人民政府管理”,地方政府有权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政策和措施。同时,原告依然享有在户籍地报考普通高中的权利。对于“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权利”,被告认为主要应由户籍所在地的政府承担。(河南商报7月12日) 笔者一直期待法律能给受教育者平等受教育权一个说法,但很明显,目前的判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而被告方北京市教育部门对保障未成年受教育权利的责任,理解为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承担,则更与眼下推进教育公平,给随迁子女同等的求学机会背道而驰。 按照北京市教育部门的理解,北京根本不必解决任何非户籍学生的求学问题,也没有解决的义务和责任,这种理解是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危害性的。首先,这把受教育者的权利保障与户籍连在一起,是明显的户籍歧视,其次,地方教育部门把户籍与求学联系在一起,已经成为一种定式工作思维,进而把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求学问题,作为一项负担,能推就推。 今年这种情况在发地区特别突出,各地针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都设置比以往更高的门槛,其理由是,城市户籍适龄学生增加,教育资源有限,在解决户籍适龄学生求学需求之后,已无多少公民平等受教育权的案件。

 

包括对于我国教育行政部门制订的规定,有的也不一定符合上位法,这也需要法院进行审理,像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这是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吗?

 

9名打工子弟诉北京市教委剥夺其在京报考普通高中资格一案,7月11日宣布判决结果,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9名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方指出受教育权被剥夺一说,被告方认为,《教育法》规定,“中等及中等以下教育在国务院领导下,由地方人民政府管理”,地方政府有权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政策和措施。同时,原告依然享有在户籍地报考普通高中的权利。对于“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权利”,被告认为主要应由户籍所在地的政府承担。(河南商报7月12日) 笔者一直期待法律能给受教育者平等受教育权一个说法,但很明显,目前的判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而被告方北京市教育部门对保障未成年受教育权利的责任,理解为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承担,则更与眼下推进教育公平,给随迁子女同等的求学机会背道而驰。 按照北京市教育部门的理解,北京根本不必解决任何非户籍学生的求学问题,也没有解决的义务和责任,这种理解是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危害性的。首先,这把受教育者的权利保障与户籍连在一起,是明显的户籍歧视,其次,地方教育部门把户籍与求学联系在一起,已经成为一种定式工作思维,进而把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求学问题,作为一项负担,能推就推。 今年这种情况在发地区特别突出,各地针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都设置比以往更高的门槛,其理由是,城市户籍适龄学生增加,教育资源有限,在解决户籍适龄学生求学需求之后,已无多少而就是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从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出发,也要追究目前的保障体系是否保障了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我国目前实行的基础教育经费保障体系,是以地方财政(县乡或区县)为主,这就使基础教育经费的投入直接和当地的财政实力挂钩,这种经费保障体系,制造了基础教育的地区差异、城乡差异和校际差异,如果法律不能追究地方政府保障不力的责任,也应该追问目前的保障体系存在的严重问题,责成政府部门对保障体系进行调整。从落实平等受教育权出发,我国应建立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的新的经费保障体系。

 

9名打工子弟诉北京市教委剥夺其在京报考普通高中资格一案,7月11日宣布判决结果,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驳回9名原告的诉讼请求。对原告方指出受教育权被剥夺一说,被告方认为,《教育法》规定,“中等及中等以下教育在国务院领导下,由地方人民政府管理”,地方政府有权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政策和措施。同时,原告依然享有在户籍地报考普通高中的权利。对于“保障未成年人受教育的权利”,被告认为主要应由户籍所在地的政府承担。(河南商报7月12日) 笔者一直期待法律能给受教育者平等受教育权一个说法,但很明显,目前的判决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而被告方北京市教育部门对保障未成年受教育权利的责任,理解为由户籍所在地政府承担,则更与眼下推进教育公平,给随迁子女同等的求学机会背道而驰。 按照北京市教育部门的理解,北京根本不必解决任何非户籍学生的求学问题,也没有解决的义务和责任,这种理解是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危害性的。首先,这把受教育者的权利保障与户籍连在一起,是明显的户籍歧视,其次,地方教育部门把户籍与求学联系在一起,已经成为一种定式工作思维,进而把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求学问题,作为一项负担,能推就推。 今年这种情况在发地区特别突出,各地针对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都设置比以往更高的门槛,其理由是,城市户籍适龄学生增加,教育资源有限,在解决户籍适龄学生求学需求之后,已无多少地方法院或对此无管辖权,但全国人大作为立法部门,是有权且有责任去监督法律实施的,因此应该就目前公民平等说教育权的保障情况,去检查《教育法》、《义务教育法》等法的落实情况,要求政府部门理清制造教育不公的歧视性政策,并建立能保障法律落实的制度剩余学位解决随迁子女的入学问题,因此,只能设置更高门槛,不能求学的随迁子女只能回原籍求学。对此,网友称这是以求学门槛把随迁子女赶出城市的节奏。 对于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目前目前任何行政问责——按照目前的政策规定,地方政府是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设置接收随迁子女求学的条件的,因此,哪怕其设置的门槛再高,上级行政部门也听之任之,这就是近年来舆论一直质疑北京等地设置的“五证”门槛过高,可这一门槛标准依旧执行,并越来越严的重要原因。 这时,就需要法律来救济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我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我国《教育法》规定,“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这应该是我国出台教育政策规定的基本法律依据,法院应该依此来审理涉及侵犯公民平等受教育权的案件。 包括对于我国教育行政部门制订的规定,有的也不一定符合上位法,这也需要法院进行审理,像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这是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吗? 而就是按户籍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利,从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出发,也要追究目前的保障体系是否保障了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我国目前实行的基础教育经费保障体系,是以地方财政(县乡或区县)为主,这就使基础教育经费的投入直接和当。这才是推进教育公平的积极作为,而不是听任侵犯平等受教育权的行为一再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11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