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南科大自授文凭的悲喜剧   

2014-07-12 11: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行自主招生,高考成绩只占60%权重,可是,从录取规则上分析,这根本就不再是自主招生(考生要在提前批填报志愿,学校只能对被投档进来的学生结合高考分数、学校面试成绩、中学学业成绩进行综合评价录取,一名考生在录取过程中只能获得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而当自主招生已经被取消,自授学位也就更不用提了。这里面还发生了一个插曲,教育部曾要求南科大的首届学生参加高考,但后来南科大这批学生全部拒绝参加高考,而拒绝高考,也就意味着他们不能获得国家授予的文凭,最多只能获得学校颁发的文凭。 可以说,这是南科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教改“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届学生,这批学生在南科大纳入集中录取、统一授予国家文凭之后,还坚持要学校自己颁发的文凭,而不是要国家统一授予的文凭,难能可贵。他们比我国教育部门更清楚,他们究竟需要什么。 现在的问题是,这批获得南科大自家文凭的学生,文凭得到国外名校的认可,可在我国内地却得不到体制的认可———在内地不能报考研究生,也不能报考公务员,因为他们获得的不是国家授予的文凭,这种情况不是很荒谬吗?国家教育部门应该反思传统的国家统一授予文凭制度的不合理之处,建立新的教育管理体制。 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出,要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而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不就是很好的管办评分离吗?———政府只负责投入和依法监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办学的质量由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可为何不按照纲要和决定的精神,去修订已经滞后的教育法律,去推进这样的改革呢?为何有学校愿意主动进行这样的改革,政府部门却又要想方设法将其纳入管办评一体化的传统教育管理体系呢?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政府教育部门担心权力旁落,因为按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办学模式,政府部门手中的计划审批权、招生投档权、学位授予

南科大两名学生提前完成学校规定的学分,被校方授予自己的学士学位文凭,这两名同学都已经被国外名校录取。(《南方都市报》7月11日)

实行自主招生,高考成绩只占60%权重,可是,从录取规则上分析,这根本就不再是自主招生(考生要在提前批填报志愿,学校只能对被投档进来的学生结合高考分数、学校面试成绩、中学学业成绩进行综合评价录取,一名考生在录取过程中只能获得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而当自主招生已经被取消,自授学位也就更不用提了。这里面还发生了一个插曲,教育部曾要求南科大的首届学生参加高考,但后来南科大这批学生全部拒绝参加高考,而拒绝高考,也就意味着他们不能获得国家授予的文凭,最多只能获得学校颁发的文凭。 可以说,这是南科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教改“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届学生,这批学生在南科大纳入集中录取、统一授予国家文凭之后,还坚持要学校自己颁发的文凭,而不是要国家统一授予的文凭,难能可贵。他们比我国教育部门更清楚,他们究竟需要什么。 现在的问题是,这批获得南科大自家文凭的学生,文凭得到国外名校的认可,可在我国内地却得不到体制的认可———在内地不能报考研究生,也不能报考公务员,因为他们获得的不是国家授予的文凭,这种情况不是很荒谬吗?国家教育部门应该反思传统的国家统一授予文凭制度的不合理之处,建立新的教育管理体制。 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出,要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而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不就是很好的管办评分离吗?———政府只负责投入和依法监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办学的质量由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可为何不按照纲要和决定的精神,去修订已经滞后的教育法律,去推进这样的改革呢?为何有学校愿意主动进行这样的改革,政府部门却又要想方设法将其纳入管办评一体化的传统教育管理体系呢?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政府教育部门担心权力旁落,因为按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办学模式,政府部门手中的计划审批权、招生投档权、学位授予

    

据媒体报道,朱清时校长对授予学生“自家”文凭很高兴,他说:“这是中国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有一所大学发自己的文凭和毕业证书。”但很遗憾的是,这“第一次”,对南科大来说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至少在接下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可能如此),因为除第一届学生采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模式外,从第二届学生开始,学校招生已经纳入高考统一招生,这些学生毕业后,将获得国家统一承认的文凭。

    

实行自主招生,高考成绩只占60%权重,可是,从录取规则上分析,这根本就不再是自主招生(考生要在提前批填报志愿,学校只能对被投档进来的学生结合高考分数、学校面试成绩、中学学业成绩进行综合评价录取,一名考生在录取过程中只能获得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而当自主招生已经被取消,自授学位也就更不用提了。这里面还发生了一个插曲,教育部曾要求南科大的首届学生参加高考,但后来南科大这批学生全部拒绝参加高考,而拒绝高考,也就意味着他们不能获得国家授予的文凭,最多只能获得学校颁发的文凭。 可以说,这是南科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教改“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届学生,这批学生在南科大纳入集中录取、统一授予国家文凭之后,还坚持要学校自己颁发的文凭,而不是要国家统一授予的文凭,难能可贵。他们比我国教育部门更清楚,他们究竟需要什么。 现在的问题是,这批获得南科大自家文凭的学生,文凭得到国外名校的认可,可在我国内地却得不到体制的认可———在内地不能报考研究生,也不能报考公务员,因为他们获得的不是国家授予的文凭,这种情况不是很荒谬吗?国家教育部门应该反思传统的国家统一授予文凭制度的不合理之处,建立新的教育管理体制。 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出,要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而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不就是很好的管办评分离吗?———政府只负责投入和依法监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办学的质量由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可为何不按照纲要和决定的精神,去修订已经滞后的教育法律,去推进这样的改革呢?为何有学校愿意主动进行这样的改革,政府部门却又要想方设法将其纳入管办评一体化的传统教育管理体系呢?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政府教育部门担心权力旁落,因为按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办学模式,政府部门手中的计划审批权、招生投档权、学位授予

南科大能顺利授予两名提前完成学业学生“学士文凭”,而且这两名学生已获世界名校录取,已充分说明“自主招生、自授学位”这一办学模式是可以行得通的———学校自主授予学位,学位的含金量由社会评价和专业认证决定———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高等办学模式,有利于学校办出个性、特色,改变学校办学千校一面、社会只重文凭而不重能力的畸形生态。

   

南科大在办学之初,曾把“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作为改革的重要探索,这是看准了我国高等教育所面临的问题的,但这一改革探索,随后遭遇阻击,教育部门认为,这一改革探索,与现行教育法律违背,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规定,“学士学位,由国务院授权的高等学校授予;硕士学位、博士学位,由国务院授权的高等学校和科学研究机构授予。授予学位的高等学校和科学研究机构(以下简称学位授予单位)及其可以授予学位的学科名单,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提出,经国务院批准公布。”按照规定,南科大只有获得国家授权,才能授予学位文凭,而不能自行授予。而随着南科大获得正式的招生资格,其招生也从全员自主招生,纳入计划录取体系,放在提前批招生,其所做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探索,在尝试一年之后,就被终止。

    

虽然南科大有关负责人,坚称南科大还实行自主招生,高考成绩只占60%权重,可是,从录取规则上分析,这根本就不再是自主招生(考生要在提前批填报志愿,学校只能对被投档进来的学生结合高考分数、学校面试成绩、中学学业成绩进行综合评价录取,一名考生在录取过程中只能获得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而当自主招生已经被取消,自授学位也就更不用提了。这里面还发生了一个插曲,教育部曾要求南科大的首届学生参加高考,但后来南科大这批学生全部拒绝参加高考,而拒绝高考,也就意味着他们不能获得国家授予的文凭,最多只能获得学校颁发的文凭。

    

南科大两名学生提前完成学校规定的学分,被校方授予自己的学士学位文凭,这两名同学都已经被国外名校录取。(《南方都市报》7月11日) 据媒体报道,朱清时校长对授予学生“自家”文凭很高兴,他说:“这是中国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有一所大学发自己的文凭和毕业证书。”但很遗憾的是,这“第一次”,对南科大来说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至少在接下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可能如此),因为除第一届学生采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模式外,从第二届学生开始,学校招生已经纳入高考统一招生,这些学生毕业后,将获得国家统一承认的文凭。 南科大能顺利授予两名提前完成学业学生“学士文凭”,而且这两名学生已获世界名校录取,已充分说明“自主招生、自授学位”这一办学模式是可以行得通的———学校自主授予学位,学位的含金量由社会评价和专业认证决定———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高等办学模式,有利于学校办出个性、特色,改变学校办学千校一面、社会只重文凭而不重能力的畸形生态。 南科大在办学之初,曾把“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作为改革的重要探索,这是看准了我国高等教育所面临的问题的,但这一改革探索,随后遭遇阻击,教育部门认为,这一改革探索,与现行教育法律违背,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规定,“学士学位,由国务院授权的高等学校授予;硕士学位、博士学位,由国务院授权的高等学校和科学研究机构授予。授予学位的高等学校和科学研究机构(以下简称学位授予单位)及其可以授予学位的学科名单,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提出,经国务院批准公布。”按照规定,南科大只有获得国家授权,才能授予学位文凭,而不能自行授予。而随着南科大获得正式的招生资格,其招生也从全员自主招生,纳入计划录取体系,放在提前批招生,其所做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探索,在尝试一年之后,就被终止。 虽然南科大有关负责人,坚称南科大还

可以说,这是南科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教改“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届学生,这批学生在南科大纳入集中录取、统一授予国家文凭之后,还坚持要学校自己颁发的文凭,而不是要国家统一授予的文凭,难能可贵。他们比我国教育部门更清楚,他们究竟需要什么。

    

现在的问题是,这批获得南科大自家文凭的学生,文凭得到国外名校的认可,可在我国内地却得不到体制的认可———在内地不能报考研究生,也不能报考公务员,因为他们获得的不是国家授予的文凭,这种情况不是很荒谬吗?国家教育部门应该反思传统的国家统一授予文凭制度的不合理之处,建立新的教育管理体制。

    

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都提出,要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而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不就是很好的管办评分离吗?———政府只负责投入和依法监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办学的质量由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可为何不按照纲要和决定的精神,去修订已经滞后的教育法律,去推进这样的改革呢?为何有学校愿意主动进行这样的改革,政府部门却又要想方设法将其纳入管办评一体化的传统教育管理体系呢?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政府教育部门担心权力旁落,因为按照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办学模式,政府部门手中的计划审批权、招生投档权、学位授予权,都将交给学校,由学校自主决定,而当权力下放之后,没有那么多权力的政府部门官员将无法再享受学校“跑部朝拜”的感觉,也无法再借行政评审、行政评价进行权力寻租,要从对学校发号司令转向为学校办学服务。包括当初百般要求南科大首届学生参加高考,也可能是为避免日后这批学生学历得到国外大学认可,却在国内得不到认可的尴尬。

    

南科大首届学生获得学校自授学士学位文凭,本来可以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里程碑”事件,标志着中国高等教育开始打破国家授予文凭体系,走向学校独立、自主办学,现在却“昙花一现”,让人看到改革希望,却又随即破灭。但这同样有重要价值,这给中国高等教育的启示是,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是完全可以保障学生培养质量,在学校层面是完全行得通的,当学位文凭失去国家背书,学校会对教育质量负责,否则拿什么来吸引学生?改革最大的阻力,在于推进政府部门放权,只要推进政府部门动真格放权,就能打破僵化的教育管理体制,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

  评论这张
 
阅读(26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