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学校谁打败谁的教育,是畸形教育  

2014-07-10 11:43: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生比较自由,不强调应试,但其实,这只是对美国高中教育的想象。在美国,有各种不同类型的高中,办学定位各不相同,有的私立高中,学生的学习任务特别重,压力很大,也是以升名校为目标,有的公立高中,对学生的管理比较松,鼓励学生自由发展,还有的公立高中,则实行军事化管理,严格要求学生的作息时间。 这些不同办学定位的学校,满足受教育者不同的需要,有的学生以进名校为目标,且自身学习能力强,可以选择私立学校;有的学生觉得进社区学院、职业学院也不错,不希望自己高中学得很累,则可选择一般公立高中;还有的学生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不好,父母希望其能接受严格的学校管理、教育,因此选择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这些学校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谁打败谁,他们都在各自的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 我国高中教育的问题是,由于高考是用单一的分数评价、选拔学生,加上高等教育严重等级化,因此,社会都用升学率、名校率来评价一所学校办学的好坏,学校的办学空间很狭窄,往往,如果在一个地方出现一所升学率很高,且占据当地大部分名校录取名额的学校,就会把其他学校逼迫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有一些“超级中学”,就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作为“座右铭”。 这只有在整个社会存在“名校独木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狭隘的办学观念和心态。健康的教育,应该给每个学生提供多元的选择,应给给每个学校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而不是只有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站队”,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月9日) 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百花齐放满园春’,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一条成才道路,只有一校“一枝独秀”。如果只有一条成才道路,学生将无路可走,如果只有一校“一枝独秀”,中国教育也就没有出路。 从多元教育出发,不该有学校间“你死我活”的PK,东莞甚至不该只有两所学校引起社会的关注,而应该所有中学各具特色,包括职业高中,都成为受教育者值得考虑的选择。当然,要形成这样的教育生态,需要进行全面的教育改革,包括取消教育的等级化管理,让各类教育、学校平等竞争,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一视同仁;进行实质性的高考制度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真正关注学生的个性和特长发展,在多元评价体系和学校自由发展、平等竞争中,学校才会百花齐放,而我国教育也走出升学焦虑。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学生比较自由,不强调应试,但其实,这只是对美国高中教育的想象。在美国,有各种不同类型的高中,办学定位各不相同,有的私立高中,学生的学习任务特别重,压力很大,也是以升名校为目标,有的公立高中,对学生的管理比较松,鼓励学生自由发展,还有的公立高中,则实行军事化管理,严格要求学生的作息时间。 这些不同办学定位的学校,满足受教育者不同的需要,有的学生以进名校为目标,且自身学习能力强,可以选择私立学校;有的学生觉得进社区学院、职业学院也不错,不希望自己高中学得很累,则可选择一般公立高中;还有的学生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不好,父母希望其能接受严格的学校管理、教育,因此选择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这些学校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谁打败谁,他们都在各自的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 我国高中教育的问题是,由于高考是用单一的分数评价、选拔学生,加上高等教育严重等级化,因此,社会都用升学率、名校率来评价一所学校办学的好坏,学校的办学空间很狭窄,往往,如果在一个地方出现一所升学率很高,且占据当地大部分名校录取名额的学校,就会把其他学校逼迫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有一些“超级中学”,就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作为“座右铭”。 这只有在整个社会存在“名校独木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狭隘的办学观念和心态。健康的教育,应该给每个学生提供多元的选择,应给给每个学校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而不是只有站队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站队”,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月9日) 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百花齐放满园春’,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站队”,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月9日) 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百花齐放满园春’,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9日)

一条成才道路,只有一校“一枝独秀”。如果只有一条成才道路,学生将无路可走,如果只有一校“一枝独秀”,中国教育也就没有出路。 从多元教育出发,不该有学校间“你死我活”的PK,东莞甚至不该只有两所学校引起社会的关注,而应该所有中学各具特色,包括职业高中,都成为受教育者值得考虑的选择。当然,要形成这样的教育生态,需要进行全面的教育改革,包括取消教育的等级化管理,让各类教育、学校平等竞争,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一视同仁;进行实质性的高考制度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真正关注学生的个性和特长发展,在多元评价体系和学校自由发展、平等竞争中,学校才会百花齐放,而我国教育也走出升学焦虑。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学生比较自由,不强调应试,但其实,这只是对美国高中教育的想象。在美国,有各种不同类型的高中,办学定位各不相同,有的私立高中,学生的学习任务特别重,压力很大,也是以升名校为目标,有的公立高中,对学生的管理比较松,鼓励学生自由发展,还有的公立高中,则实行军事化管理,严格要求学生的作息时间。 这些不同办学定位的学校,满足受教育者不同的需要,有的学生以进名校为目标,且自身学习能力强,可以选择私立学校;有的学生觉得进社区学院、职业学院也不错,不希望自己高中学得很累,则可选择一般公立高中;还有的学生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不好,父母希望其能接受严格的学校管理、教育,因此选择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这些学校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谁打败谁,他们都在各自的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 我国高中教育的问题是,由于高考是用单一的分数评价、选拔学生,加上高等教育严重等级化,因此,社会都用升学率、名校率来评价一所学校办学的好坏,学校的办学空间很狭窄,往往,如果在一个地方出现一所升学率很高,且占据当地大部分名校录取名额的学校,就会把其他学校逼迫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有一些“超级中学”,就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作为“座右铭”。 这只有在整个社会存在“名校独木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狭隘的办学观念和心态。健康的教育,应该给每个学生提供多元的选择,应给给每个学校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而不是只有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站队”,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月9日) 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百花齐放满园春’,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一条成才道路,只有一校“一枝独秀”。如果只有一条成才道路,学生将无路可走,如果只有一校“一枝独秀”,中国教育也就没有出路。 从多元教育出发,不该有学校间“你死我活”的PK,东莞甚至不该只有两所学校引起社会的关注,而应该所有中学各具特色,包括职业高中,都成为受教育者值得考虑的选择。当然,要形成这样的教育生态,需要进行全面的教育改革,包括取消教育的等级化管理,让各类教育、学校平等竞争,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一视同仁;进行实质性的高考制度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真正关注学生的个性和特长发展,在多元评价体系和学校自由发展、平等竞争中,学校才会百花齐放,而我国教育也走出升学焦虑。百花齐放满园春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站队”,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月9日) 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百花齐放满园春’,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学生比较自由,不强调应试,但其实,这只是对美国高中教育的想象。在美国,有各种不同类型的高中,办学定位各不相同,有的私立高中,学生的学习任务特别重,压力很大,也是以升名校为目标,有的公立高中,对学生的管理比较松,鼓励学生自由发展,还有的公立高中,则实行军事化管理,严格要求学生的作息时间。

、学生比较自由,不强调应试,但其实,这只是对美国高中教育的想象。在美国,有各种不同类型的高中,办学定位各不相同,有的私立高中,学生的学习任务特别重,压力很大,也是以升名校为目标,有的公立高中,对学生的管理比较松,鼓励学生自由发展,还有的公立高中,则实行军事化管理,严格要求学生的作息时间。 这些不同办学定位的学校,满足受教育者不同的需要,有的学生以进名校为目标,且自身学习能力强,可以选择私立学校;有的学生觉得进社区学院、职业学院也不错,不希望自己高中学得很累,则可选择一般公立高中;还有的学生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不好,父母希望其能接受严格的学校管理、教育,因此选择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这些学校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谁打败谁,他们都在各自的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 我国高中教育的问题是,由于高考是用单一的分数评价、选拔学生,加上高等教育严重等级化,因此,社会都用升学率、名校率来评价一所学校办学的好坏,学校的办学空间很狭窄,往往,如果在一个地方出现一所升学率很高,且占据当地大部分名校录取名额的学校,就会把其他学校逼迫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有一些“超级中学”,就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作为“座右铭”。 这只有在整个社会存在“名校独木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狭隘的办学观念和心态。健康的教育,应该给每个学生提供多元的选择,应给给每个学校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而不是只有

这些不同办学定位的学校,满足受教育者不同的需要,有的学生以进名校为目标,且自身学习能力强,可以选择私立学校;有的学生觉得进社区学院、职业学院也不错,不希望自己高中学得很累,则可选择一般公立高中;还有的学生学习习惯、生活习惯不好,父母希望其能接受严格的学校管理、教育,因此选择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这些学校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谁打败谁,他们都在各自的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

我国高中教育的问题是,由于高考是用单一的分数评价、选拔学生,加上高等教育严重等级化,因此,社会都用升学率、名校率来评价一所学校办学的好坏,学校的办学空间很狭窄,往往,如果在一个地方出现一所升学率很高,且占据当地大部分名校录取名额的学校,就会把其他学校逼迫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有一些“超级中学”,就把“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作为“座右铭”。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站队”,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月9日) 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百花齐放满园春’,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

这只有在整个社会存在“名校独木桥”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狭隘的办学观念和心态。健康的教育,应该给每个学生提供多元的选择,应给给每个学校提供自由发展的空间,而不是只有一条成才道路,只有一校“一枝独秀”。 最近一篇由东莞中学语文老师刘加胜撰写的《“莞中VS“东华”: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在微信圈上火了,引发网友围观,东华高级中学的祈楚雯老师也不“淡定”了,专程在微信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正面回应莞中刘老师的文中观点。已有近两万名网友用手机投票“站队”,有的“挺莞中派”,有的是“挺东华派”。(东莞时间网7月9日) 笔者浏览了网友们的议论,并不赞成“站队”,或者“挺某校”、“倒某校”的做法,也不认为两校中一定要有一个“赢家”,对于我国基础教育来说,应该多元发展,形成不同学校的不同特色,这才能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空间。 对此,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和东华高级中学校长简期颐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黄校长说,“无论是对东莞中学来说,还是对于东华高级中学来说,两所学校各有办学特点,两所学校发展得都挺好的。大家都做得好,大家相互学习,学校各有特色,对东莞教育来说,这些是好事来的。”而简校长说,”作为教育工作者,我认为应摒弃文中所提的’笑看对手失败’的狭隘心态,无论是东华,还是莞中皆如此。我们应乐见 ‘百花齐放满园春’,乐见对方成功,分享对方经验。”这是基础教育办学者应该有的心态。 我国基础教育相对于国外基础教育,在知识教育上有优势,而最大的差距在于缺乏多样性。由于评价体系单一,管理模式雷同,我国中小学存在“千校一面”的严重问题。很多人提起美国高中教育,可能都会想到学校管理宽松如果只有一条成才道路,学生将无路可走,如果只有一校“一枝独秀”,中国教育也就没有出路。

从多元教育出发,不该有学校间“你死我活”的PK,东莞甚至不该只有两所学校引起社会的关注,而应该所有中学各具特色,包括职业高中,都成为受教育者值得考虑的选择。当然,要形成这样的教育生态,需要进行全面的教育改革,包括取消教育的等级化管理,让各类教育、学校平等竞争,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一视同仁;进行实质性的高考制度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真正关注学生的个性和特长发展,在多元评价体系和学校自由发展、平等竞争中,学校才会百花齐放,而我国教育也走出升学焦虑。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