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开放一点,对“周杰伦”的争议就少一点  

2014-06-18 10:17:00|  分类: 育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翻开语文出版社最新修订的小学语文教材,记者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变化。一年级语文导学部分,《我爱学语文》取代了原来的《我爱上学》。歌曲《天路》以诗歌的形式入选二年级语文教材,三年级的延伸阅读教材中居然收录了台湾歌手周杰伦的歌曲《蜗牛》。

 

对于语文教材的变化,这次赞扬声,超过了质疑声。普遍的意见是,这样的修改更贴近生活,更能唤起学生对学习语文的热爱,但也有批评的声音,质疑将周杰伦的歌曲,收录进教材,是否太过随意。

利益,以及升学评价制度没有实质改革,教材的编写模式还没有摆脱行政垄断,而且,校本教材的开发,也很不给力——在目前的升学评价体系中,学校教学还是围绕高考核心科目,除此之外的其他教育,都被边缘。 建立开放的教材编写机制,是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重要改革内容,2012年,《国务院关于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明确规定“取消中小学国家课程教材编写核准”行政审批项目,这是教材编写放权的积极信号,但这仅是第一步,还要持续深入改革。如此,对于教材编写内容的调整,才不会出现周期性的争议,每修改一次,都引发一次讨论。

 

笔者无意于对将周杰伦的歌曲收录进语文教材的合理性进行探讨,而是想进一步分析究竟该怎样改编语文教材(以及其他教材)。事实上,这次语文教材修改,也是在教材修改之后公众才知道修改的内容,与此前媒体报道语文教材修改减少鲁迅作品一样,大家对此的议论,都属于事后感慨,而非事先表达意见。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翻开语文出版社最新修订的小学语文教材,记者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变化。一年级语文导学部分,《我爱学语文》取代了原来的《我爱上学》。歌曲《天路》以诗歌的形式入选二年级语文教材,三年级的延伸阅读教材中居然收录了台湾歌手周杰伦的歌曲《蜗牛》。 对于语文教材的变化,这次赞扬声,超过了质疑声。普遍的意见是,这样的修改更贴近生活,更能唤起学生对学习语文的热爱,但也有批评的声音,质疑将周杰伦的歌曲,收录进教材,是否太过随意。 笔者无意于对将周杰伦的歌曲收录进语文教材的合理性进行探讨,而是想进一步分析究竟该怎样改编语文教材(以及其他教材)。事实上,这次语文教材修改,也是在教材修改之后公众才知道修改的内容,与此前媒体报道语文教材修改减少鲁迅作品一样,大家对此的议论,都属于事后感慨,而非事先表达意见。 一直以来,笔者认为,教材的编写应该更加开放,而不能就由教育行政部门、教材编写机构说了算——我国教材的编写,往往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委托专家编写,再交由出版社出版(有的常年出版教材的出版社直接参与教材的前期编写过程),因此,教材的编写,多听命于行政部门,或者就凭编写教材

一直以来,笔者认为,教材的编写应该更加开放,而不能就由教育行政部门、教材编写机构说了算——我国教材的编写,往往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委托专家编写,再交由出版社出版(有的常年出版教材的出版社直接参与教材的前期编写过程),因此,教材的编写,多听命于行政部门,或者就凭编写教材专家的喜好,如此编写的教材,很难不引起争议,近年来,我国的语文教材,就饱受质疑——编写者携带私货,随意篡改名家原著;教材充斥着伪道德、说教的内容;有的教材还有诸多低级的错误。

 

这种由行政部门垄断的教材编写模式,既不利于教材编写的竞争,提高教材编写质量,也不利于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所有学校都必须采纳统一编写的教材,并按规定讲授。在国外,教材是出版机构自主出版,再由社区教育委员会、学校、家长共同参与选择,还有不少学校根本就不采用统一编写的教材,而是自编教材。这种教材编写、采用体系,一方面,促使教材编写者在编写时就广泛听取学校、老师和家长的意见,而不是关起门来编写,那些质量不高、编校错误频出的教材,如果没有学校选择,也就没有任何销量;另一方面,将选择教材的权利交给学校、老师和家长,也就消除教材编写、出版、发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同时,也让各校能根据本校的特点,选择或编写适合本校教育教学的教材,形成学校的教育特色、个性。

专家的喜好,如此编写的教材,很难不引起争议,近年来,我国的语文教材,就饱受质疑——编写者携带私货,随意篡改名家原著;教材充斥着伪道德、说教的内容;有的教材还有诸多低级的错误。 这种由行政部门垄断的教材编写模式,既不利于教材编写的竞争,提高教材编写质量,也不利于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所有学校都必须采纳统一编写的教材,并按规定讲授。在国外,教材是出版机构自主出版,再由社区教育委员会、学校、家长共同参与选择,还有不少学校根本就不采用统一编写的教材,而是自编教材。这种教材编写、采用体系,一方面,促使教材编写者在编写时就广泛听取学校、老师和家长的意见,而不是关起门来编写,那些质量不高、编校错误频出的教材,如果没有学校选择,也就没有任何销量;另一方面,将选择教材的权利交给学校、老师和家长,也就消除教材编写、出版、发行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同时,也让各校能根据本校的特点,选择或编写适合本校教育教学的教材,形成学校的教育特色、个性。 过去多年来,我国在教材改革中,也尝试打破单一的统编教材模式,引入竞争机制,包括出版多个版本的教材,鼓励学校开发校本教材,但由于教材出版的既得

 

过去多年来,我国在教材改革中,也尝试打破单一的统编教材模式,引入竞争机制,包括出版多个版本的教材,鼓励学校开发校本教材,但由于教材出版的既得利益,以及升学评价制度没有实质改革,教材的编写模式还没有摆脱行政垄断,而且,校本教材的开发,也很不给力——在目前的升学评价体系中,学校教学还是围绕高考核心科目,除此之外的其他教育,都被边缘。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翻开语文出版社最新修订的小学语文教材,记者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变化。一年级语文导学部分,《我爱学语文》取代了原来的《我爱上学》。歌曲《天路》以诗歌的形式入选二年级语文教材,三年级的延伸阅读教材中居然收录了台湾歌手周杰伦的歌曲《蜗牛》。 对于语文教材的变化,这次赞扬声,超过了质疑声。普遍的意见是,这样的修改更贴近生活,更能唤起学生对学习语文的热爱,但也有批评的声音,质疑将周杰伦的歌曲,收录进教材,是否太过随意。 笔者无意于对将周杰伦的歌曲收录进语文教材的合理性进行探讨,而是想进一步分析究竟该怎样改编语文教材(以及其他教材)。事实上,这次语文教材修改,也是在教材修改之后公众才知道修改的内容,与此前媒体报道语文教材修改减少鲁迅作品一样,大家对此的议论,都属于事后感慨,而非事先表达意见。 一直以来,笔者认为,教材的编写应该更加开放,而不能就由教育行政部门、教材编写机构说了算——我国教材的编写,往往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委托专家编写,再交由出版社出版(有的常年出版教材的出版社直接参与教材的前期编写过程),因此,教材的编写,多听命于行政部门,或者就凭编写教材

建立开放的教材编写机制,是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重要改革内容,2012年,《国务院关于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明确规定“取消中小学国家课程教材编写核准”行政审批项目,这是教材编写放权的积极信号,但这仅是第一步,还要持续深入改革。如此,对于教材编写内容的调整,才不会出现周期性的争议,每修改一次,都引发一次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117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