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应以去利益化推进院士制度改革  

2014-06-13 08:03:00|  分类: 股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11日,正在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中国工程院率先审议通过了《中国工程院章程》修订稿。《章程》规定,今后,高校、企业等单位将不得提名院士候选人,仅工程院院士和工程院委托的包括中科协在内学术团体方可提名。此外,对于违反科学道德、品行不端等的不合格院士,将被“劝退”甚至直接从院士成员中除名。(京华时报6月12日)

新章程修改了“对候选人的评审和选举由各学部组织院士进行”的规定,将本学部内部投票环节改为“初选”,增加了全体院士的“终选”环节。这其实也只是形式上的进步,没有实质性的价值,一个简单的常识是,其他学科的学者怎么了解不是本学科领域学者的学术贡献?最后很可能是象征性的参与,同时还可能出现另一个问题,就是看成果数量、包装。对于工程院和科学院来说,需要建立的是一个跨学部的独立的学术规范(伦理)委员会,对当选院士的学术规范(伦理)进行调查、处理,而不只是选举形式的调整。 只有剥离院士头衔所附加的各种学术利益、学术特权,回归院士荣誉本身,才能让科学院、工程院成为真正的学术机构,才能做到“突出学术导向”,但遗憾的是,此次新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涉及院士的利益问题,而且,有些条款给人的感觉是倒退。比如,章程增加了“劝退”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违反科学道德或品行不端,严重影响院士群体和工程院声誉时,劝其放弃院士称号。按照基本的学术常识,一名学者如果出现违背学术道德的不端行为,应该依据学术规则,撤销其学术头衔——对于院士,不仅有院士头衔,还有其所在机构的学术头衔,包括教授、研究员等——但章程对违反科学道德的院士,做出的处理规定,仅仅是“劝其放弃称号”,那么,如果院士不不愿意接受劝告主动放弃称号呢?这哪是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而从规定看,就是对院士的零处理。 之所以出现这样明显维护院士群体利益的条款,是因为院士章程的修订,就由全体院士进行,本来,作为一个学术机构,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大会有权对院士章程进行修订,但是,鉴于我国科学院、工程院已经严重利益化的现实,对于科学院、工程院的组成、院士的遴选、管理等一系列重要

 

修订院士《章程》,这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有关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制度精神的落实, 但从修订的《章程》条款分析,这对推进院士制度改革,价值很有限,因为总体看来,这次修订并没有触及院士制度的核心问题,即院士头衔利益化。而如果当选院士依旧享有最高学术特权和各种学术利益,不论是院士的遴选,还是院士的退出和退休,都难以改变当前的利益化格局。

 

新章程修改了“对候选人的评审和选举由各学部组织院士进行”的规定,将本学部内部投票环节改为“初选”,增加了全体院士的“终选”环节。这其实也只是形式上的进步,没有实质性的价值,一个简单的常识是,其他学科的学者怎么了解不是本学科领域学者的学术贡献?最后很可能是象征性的参与,同时还可能出现另一个问题,就是看成果数量、包装。对于工程院和科学院来说,需要建立的是一个跨学部的独立的学术规范(伦理)委员会,对当选院士的学术规范(伦理)进行调查、处理,而不只是选举形式的调整。 只有剥离院士头衔所附加的各种学术利益、学术特权,回归院士荣誉本身,才能让科学院、工程院成为真正的学术机构,才能做到“突出学术导向”,但遗憾的是,此次新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涉及院士的利益问题,而且,有些条款给人的感觉是倒退。比如,章程增加了“劝退”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违反科学道德或品行不端,严重影响院士群体和工程院声誉时,劝其放弃院士称号。按照基本的学术常识,一名学者如果出现违背学术道德的不端行为,应该依据学术规则,撤销其学术头衔——对于院士,不仅有院士头衔,还有其所在机构的学术头衔,包括教授、研究员等——但章程对违反科学道德的院士,做出的处理规定,仅仅是“劝其放弃称号”,那么,如果院士不不愿意接受劝告主动放弃称号呢?这哪是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而从规定看,就是对院士的零处理。 之所以出现这样明显维护院士群体利益的条款,是因为院士章程的修订,就由全体院士进行,本来,作为一个学术机构,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大会有权对院士章程进行修订,但是,鉴于我国科学院、工程院已经严重利益化的现实,对于科学院、工程院的组成、院士的遴选、管理等一系列重要

据报道,新章程删除了此前“各有关工程科学技术研究、设计、建造、运行机构、学术团体,高等院校,企业等,可按规定程序推荐有关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遴选后,提名候选人”的规定。只保留院士直接提名候选人和中国工程院委托有关学术团体,按规定程序推荐并经过遴选,提名候选人两种途径。而据了解,中科院院士增选也将只保留上述两种提名途径。这一修订,目的在于摆脱单位、机构与院士的利益勾连,防止单位为个体当选院士的运作、包装问题,但这只是形式上的防患,如果当选院士是本单位的荣誉、本单位的人才建设政绩,以及院士拥有学术特权,在申请课题、项目时有特权,在各种学术评审、评价中有话语权,那么,候选院士所在单位、机构,还是会把当选院士作为重要工作,以前的“跑要”、公关,还会继续存在。

 

同样,针对当选院士与学部的利益关系——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烟草院士,就与学部选举制度有关——新章程修改了“对候选人的评审和选举由各学部组织院士进行”的规定,将本学部内部投票环节改为“初选”,增加了全体院士的“终选”环节。这其实也只是形式上的进步,没有实质性的价值,一个简单的常识是,其他学科的学者怎么了解不是本学科领域学者的学术贡献?最后很可能是象征性的参与,同时还可能出现另一个问题,就是看成果数量、包装。对于工程院和科学院来说,需要建立的是一个跨学部的独立的学术规范(伦理)委员会,对当选院士的学术规范(伦理)进行调查、处理,而不只是选举形式的调整。

 

只有剥离院士头衔所附加的各种学术利益、学术特权,回归院士荣誉本身,才能让科学院、工程院成为真正的学术机构,才能做到“突出学术导向”,但遗憾的是,此次新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涉及院士的利益问题,而且,有些条款给人的感觉是倒退。比如,章程增加了“劝退”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违反科学道德或品行不端,严重影响院士群体和工程院声誉时,劝其放弃院士称号。按照基本的学术常识,一名学者如果出现违背学术道德的不端行为,应该依据学术规则,撤销其学术头衔——对于院士,不仅有院士头衔,还有其所在机构的学术头衔,包括教授、研究员等——但章程对违反科学道德的院士,做出的处理规定,仅仅是“劝其放弃称号”,那么,如果院士不不愿意接受劝告主动放弃称号呢?这哪是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而从规定看,就是对院士的零处理。

 

学术事宜,应该交由我国的学术群体共同参与修订,这才能扭转院士头衔利益化的趋势,如果院士章程就由现有全体院士修改,利益化的趋势是难以遏制的——虽然有院士也在强烈呼吁院士制度改革,提议建立院士退出、退休制度,但这在院士群体中仅是个别,有多少院士原意主动放弃学术利益、学术头衔,各种待遇、福利?这也就无怪乎,这次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提到建立院士退休制度。 一直以来,笔者并不关心是否建立院士退出或退休制度,因为这不是院士制度的关键,如果院士头衔只是学术荣誉,当选院士没有任何学术特权,当选院士的年龄、院士是否退休,都不是什么问题,而如果科学院、工程院就是学术共同体机构,学术共同体自然会按照学术规范,对违反学术道德的院士进行严格的学术处理,以维护学术共同的声誉。我国的院士遴选和管理制度改革,必须在院士去利益化上着力,否则难以有任何实效。

之所以出现这样明显维护院士群体利益的条款,是因为院士章程的修订,就由全体院士进行,本来,作为一个学术机构,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大会有权对院士章程进行修订,但是,鉴于我国科学院、工程院已经严重利益化的现实,对于科学院、工程院的组成、院士的遴选、管理等一系列重要学术事宜,应该交由我国的学术群体共同参与修订,这才能扭转院士头衔利益化的趋势,如果院士章程就由现有全体院士修改,利益化的趋势是难以遏制的——虽然有院士也在强烈呼吁院士制度改革,提议建立院士退出、退休制度,但这在院士群体中仅是个别,有多少院士原意主动放弃学术利益、学术头衔,各种待遇、福利?这也就无怪乎,这次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提到建立院士退休制度。

 

一直以来,笔者并不关心是否建立院士退出或退休制度,因为这不是院士制度的关键,如果院士头衔只是学术荣誉,当选院士没有任何学术特权,当选院士的年龄、院士是否退休,都不是什么问题,而如果科学院、工程院就是学术共同体机构,学术共同体自然会按照学术规范,对违反学术道德的院士进行严格的学术处理,以维护学术共同的声誉。我国的院士遴选和管理制度改革,必须在院士去利益化上着力,否则难以有任何实效。

新章程修改了“对候选人的评审和选举由各学部组织院士进行”的规定,将本学部内部投票环节改为“初选”,增加了全体院士的“终选”环节。这其实也只是形式上的进步,没有实质性的价值,一个简单的常识是,其他学科的学者怎么了解不是本学科领域学者的学术贡献?最后很可能是象征性的参与,同时还可能出现另一个问题,就是看成果数量、包装。对于工程院和科学院来说,需要建立的是一个跨学部的独立的学术规范(伦理)委员会,对当选院士的学术规范(伦理)进行调查、处理,而不只是选举形式的调整。 只有剥离院士头衔所附加的各种学术利益、学术特权,回归院士荣誉本身,才能让科学院、工程院成为真正的学术机构,才能做到“突出学术导向”,但遗憾的是,此次新修订的章程,根本就没有涉及院士的利益问题,而且,有些条款给人的感觉是倒退。比如,章程增加了“劝退”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违反科学道德或品行不端,严重影响院士群体和工程院声誉时,劝其放弃院士称号。按照基本的学术常识,一名学者如果出现违背学术道德的不端行为,应该依据学术规则,撤销其学术头衔——对于院士,不仅有院士头衔,还有其所在机构的学术头衔,包括教授、研究员等——但章程对违反科学道德的院士,做出的处理规定,仅仅是“劝其放弃称号”,那么,如果院士不不愿意接受劝告主动放弃称号呢?这哪是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而从规定看,就是对院士的零处理。 之所以出现这样明显维护院士群体利益的条款,是因为院士章程的修订,就由全体院士进行,本来,作为一个学术机构,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大会有权对院士章程进行修订,但是,鉴于我国科学院、工程院已经严重利益化的现实,对于科学院、工程院的组成、院士的遴选、管理等一系列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18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