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我国社会允许一流保姆学校出现吗?  

2014-05-06 07:2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乔治小王子随父母出访新西兰,展开“尿布外交”。首度露面的西班牙女保姆玛丽娅·波拉洛令人瞩目。据英国媒体报道,波拉洛来自西班牙,毕业于英国著名的保姆学校诺兰学院,精通跆拳道。对此,笔者撰写了一篇《不要对“世界一流保姆”不屑一顾》一文,谈到我国职业学院不安于职业教育定位,文章发表后,有多位职业学院的校长对我说,我国社会不但对“世界一流保姆”不屑一顾,而且,还想方设法阻止培养“世界一流保姆”的学校出现,如果有一所职业学院,也像诺兰学院一样培养“一流保姆”,必定会遭来一片板砖,被质疑是为富裕家庭打造高级佣人。

的问题。教育要进一步发展,满足所有受教育者的需要,就必须打破单一的教育发展体系,形成多元教育格局,开展个性化教育。这其实也是老百姓对教育发展的期待。 可是,当真有这方面的探索和尝试时,大家又用“一元”的视角来评价,觉得办学者的办学追求有问题,太另类。最终在舆论的压力下,办学者难以坚持这类教育。这种教育发展的舆论环境必须改变。 不独职业教育领域的探索如此,就是基础教育的探索,也因某所学校与其他学校不一样,而遭遇非难。按理,评价一所学校的教育改革与探索,应该以这一改革和探索,是否符合教育改革的方向,是否能为受教育者提供更多的选择为出发点,凡是有利于推进多元教育,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权的教育改革和探索,都应该值得鼓励。可大家一边抱怨目前的教育太单一,学生的选择空间太小,成才出路太狭窄,可却容忍不了学校突破单一,创造多元的举动,这显然是作茧自缚。 简单地说,如果有多元的教育观,对于高等教育,就不再是北大、清华是尊,而是各个类型的大学,都可以办出一流水平,有高水平的综合性院校,也有高水平的教学型院校,还有高水平的职业技术学院,对于基础教育,就不再是把升学率、名校率作为评价学校的唯一标准,而是各有特色,注重学生的个性培养,以及学生对学校教育教学的满意度。像北京十一学校,这所学校的改革,就在于把选择权交给学生,因此,十分关注学生自身的感受,尽管该校去年的300多名毕业生中有81人进入北大和清华,可学校却不把这作为“展示”的成绩,而更在乎另外的数据——有93.7%的同学认为“学校平时做的和说的一致”,有97.3%的学生“为进入这所学校感到自豪”。(中国青年报4月11日) 所以,对于一流的保姆学校,学校里的“宝马班”,以及社会培训机构的“富二代”培训

 

这几位职业学院校长的话,不无道理。不妨设想,假如我国有所地方本科院校,开设家政学院,像诺兰学院那样,推出社会学、心理学、儿童护理、历史、文学和教育等课程,训练保姆可在任何天气情况下驾车高速行驶,安全避开狗仔队,懂得跆拳道,以应付潜在的绑架者等等,会不会遭遇质疑:用得着对保姆进行如此教育吗?是不是对教育资源的浪费?这些保姆今后走进富裕家庭,这不是为少数人群培养高级佣人吗?

 

类似的质疑,一直存在于我国社会。比如,多年前,有培训机构(注意,还不是大学学历教育),针对“富二代”,开设专门的培训课程,这种培训其实很正常——“富二代”也有自身的教育需求——可却遭来质疑,认为这种培训是为富裕家庭量身定制。这种质疑毫无道理,但却颇有市场,令培训机构左右为难。

 

最近,又有一条消息称,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斥资千万,开办“宝马班”,每年仅培养二三十名学生,对于这条消息,网友大多一边倒质疑,认为这是用国家教育资源,去为少数富人服务,助长奢侈消费等等。

 

这些质疑源于对教育的“一元化”认识。当前,我国的教育评价标准极为单一,无论是大学、中小学都存在千校一面的问题。教育要进一步发展,满足所有受教育者的需要,就必须打破单一的教育发展体系,形成多元教育格局,开展个性化教育。这其实也是老百姓对教育发展的期待。

 

可是,当真有这方面的探索和尝试时,大家又用“一元”的视角来评价,觉得办学者的办学追求有问题,太另类。最终在舆论的压力下,办学者难以坚持这类教育。这种教育发展的舆论环境必须改变。

 

不独职业教育领域的探索如此,就是基础教育的探索,也因某所学校与其他学校不一样,而遭遇非难。按理,评价一所学校的教育改革与探索,应该以这一改革和探索,是否符合教育改革的方向,是否能为受教育者提供更多的选择为出发点,凡是有利于推进多元教育,扩大受教育者的选择权的教育改革和探索,都应该值得鼓励。可大家一边抱怨目前的教育太单一,学生的选择空间太小,成才出路太狭窄,可却容忍不了学校突破单一,创造多元的举动,这显然是作茧自缚。项目,大家应该去问学生的感受,他们是否学到真本事,是否对学校的教育满意。有教育需求的教育,就是有价值的教育,只要能更好满足受教育者成长需求的教育,就值得尊重。 另外,对于我国的传统行业、职业,也需改变传统的观念,不能总是用老眼光看待厨师、司机、保姆、木工这类职业,总把其定位为“低端”,是“低级”劳动者就能完成的工作。如果这些行业、职业的劳动服务水平就维持在低水平,整个社会的服务水平怎么提高?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一大目的,就是为社会各行各业培养高素质的劳动者,通过这些高素质的劳动者去改变传统行业的落后局面,一个不但拥有一流科学家,还拥有一流厨师、一流保姆、一流司机的社会,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 我国教育和社会都处于转型期,在转型期中,应该为教育和社会的多元发展提供良好的舆论环境,而不能用陈旧的观念,打击新生事物。否则,我国学校办学难以走出单一模式,而学生的成长,也是华山一条道。
   

简单地说,如果有多元的教育观,对于高等教育,就不再是北大、清华是尊,而是各个类型的大学,都可以办出一流水平,有高水平的综合性院校,也有高水平的教学型院校,还有高水平的职业技术学院,对于基础教育,就不再是把升学率、名校率作为评价学校的唯一标准,而是各有特色,注重学生的个性培养,以及学生对学校教育教学的满意度。像北京十一学校,这所学校的改革,就在于把选择权交给学生,因此,十分关注学生自身的感受,尽管该校去年的300多名毕业生中有81人进入北大和清华,可学校却不把这作为“展示”的成绩,而更在乎另外的数据——有93.7%的同学认为“学校平时做的和说的一致”,有97.3%的学生“为进入这所学校感到自豪”。(中国青年报4月11日)

 

英国乔治小王子随父母出访新西兰,展开“尿布外交”。首度露面的西班牙女保姆玛丽娅·波拉洛令人瞩目。据英国媒体报道,波拉洛来自西班牙,毕业于英国著名的保姆学校诺兰学院,精通跆拳道。对此,笔者撰写了一篇《不要对“世界一流保姆”不屑一顾》一文,谈到我国职业学院不安于职业教育定位,文章发表后,有多位职业学院的校长对我说,我国社会不但对“世界一流保姆”不屑一顾,而且,还想方设法阻止培养“世界一流保姆”的学校出现,如果有一所职业学院,也像诺兰学院一样培养“一流保姆”,必定会遭来一片板砖,被质疑是为富裕家庭打造高级佣人。 这几位职业学院校长的话,不无道理。不妨设想,假如我国有所地方本科院校,开设家政学院,像诺兰学院那样,推出社会学、心理学、儿童护理、历史、文学和教育等课程,训练保姆可在任何天气情况下驾车高速行驶,安全避开狗仔队,懂得跆拳道,以应付潜在的绑架者等等,会不会遭遇质疑:用得着对保姆进行如此教育吗?是不是对教育资源的浪费?这些保姆今后走进富裕家庭,这不是为少数人群培养高级佣人吗? 类似的质疑,一直存在于我国社会。比如,多年前,有培训机构(注意,还不是大学学历教育),针对“富二代”,开设专门的培训课程,这种培训其实很正常——“富二代”也有自身的教育需求——可却遭来质疑,认为这种培训是为富裕家庭量身定制。这种质疑毫无道理,但却颇有市场,令培训机构左右为难。 最近,又有一条消息称,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斥资千万,开办“宝马班”,每年仅培养二三十名学生,对于这条消息,网友大多一边倒质疑,认为这是用国家教育资源,去为少数富人服务,助长奢侈消费等等。 这些质疑源于对教育的“一元化”认识。当前,我国的教育评价标准极为单一,无论是大学、中小学都存在千校一面

所以,对于一流的保姆学校,学校里的“宝马班”,以及社会培训机构的“富二代”培训项目,大家应该去问学生的感受,他们是否学到真本事,是否对学校的教育满意。有教育需求的教育,就是有价值的教育,只要能更好满足受教育者成长需求的教育,就值得尊重。

 

另外,对于我国的传统行业、职业,也需改变传统的观念,不能总是用老眼光看待厨师、司机、保姆、木工这类职业,总把其定位为“低端”,是“低级”劳动者就能完成的工作。如果这些行业、职业的劳动服务水平就维持在低水平,整个社会的服务水平怎么提高?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一大目的,就是为社会各行各业培养高素质的劳动者,通过这些高素质的劳动者去改变传统行业的落后局面,一个不但拥有一流科学家,还拥有一流厨师、一流保姆、一流司机的社会,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

英国乔治小王子随父母出访新西兰,展开“尿布外交”。首度露面的西班牙女保姆玛丽娅·波拉洛令人瞩目。据英国媒体报道,波拉洛来自西班牙,毕业于英国著名的保姆学校诺兰学院,精通跆拳道。对此,笔者撰写了一篇《不要对“世界一流保姆”不屑一顾》一文,谈到我国职业学院不安于职业教育定位,文章发表后,有多位职业学院的校长对我说,我国社会不但对“世界一流保姆”不屑一顾,而且,还想方设法阻止培养“世界一流保姆”的学校出现,如果有一所职业学院,也像诺兰学院一样培养“一流保姆”,必定会遭来一片板砖,被质疑是为富裕家庭打造高级佣人。 这几位职业学院校长的话,不无道理。不妨设想,假如我国有所地方本科院校,开设家政学院,像诺兰学院那样,推出社会学、心理学、儿童护理、历史、文学和教育等课程,训练保姆可在任何天气情况下驾车高速行驶,安全避开狗仔队,懂得跆拳道,以应付潜在的绑架者等等,会不会遭遇质疑:用得着对保姆进行如此教育吗?是不是对教育资源的浪费?这些保姆今后走进富裕家庭,这不是为少数人群培养高级佣人吗? 类似的质疑,一直存在于我国社会。比如,多年前,有培训机构(注意,还不是大学学历教育),针对“富二代”,开设专门的培训课程,这种培训其实很正常——“富二代”也有自身的教育需求——可却遭来质疑,认为这种培训是为富裕家庭量身定制。这种质疑毫无道理,但却颇有市场,令培训机构左右为难。 最近,又有一条消息称,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斥资千万,开办“宝马班”,每年仅培养二三十名学生,对于这条消息,网友大多一边倒质疑,认为这是用国家教育资源,去为少数富人服务,助长奢侈消费等等。 这些质疑源于对教育的“一元化”认识。当前,我国的教育评价标准极为单一,无论是大学、中小学都存在千校一面

 

我国教育和社会都处于转型期,在转型期中,应该为教育和社会的多元发展提供良好的舆论环境,而不能用陈旧的观念,打击新生事物。否则,我国学校办学难以走出单一模式,而学生的成长,也是华山一条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