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蔡荣生贪腐案的未竟之问  

2014-05-31 06:1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30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公众宣布: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予以逮捕。经查,2006年至2013年期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部门和大学纯洁考纪的诚意和决心。从目前看,没有任何消息,如果只处理了蔡,而行贿被录取的学生继续求学,这不是严肃考试纪律的做法,还会继续有人前赴后继。 教育部最近表示,将对今年的特殊类型考生录取结果进行复查,对违规录取的学生将实行清退,以笔者之见,教育部首先应该做好对涉及蔡案的特殊类型考生进行复查的工作,不管涉及到谁,都应该一视同仁进行清退,并公之于众,这才能起到震慑的作用。坊间传言,涉及蔡案的学生,家庭大多非富即贵,否则难以与人大建立关系,也正是由于如此,处理、依法问责就只限于蔡,但愿这仅仅是传言,有关部门应该严肃执法,把高校招生的腐败链彻底铲断。 再次,教育部门和学校如何从蔡案中进行反思?严肃处理,不袒护、不遮掩,这当然是反思的前提,如果没有严肃处理,反思也就无从谈起。更重要的是,教育部门和高校应该针对蔡案暴露出的高校特殊类型招生存在的制度漏洞、贪腐土壤,采取措施,切实加以治理。中国人大已于今年建立起社会监督员制度,聘请社会监督员监督学校的招生,这是一个积极的修补措施,但这还不够,要治理高校招生领域(尤其是特殊类型考生招生)的腐败问题,关键在于约束行政权力,建立防止权力干涉招生的基本制度。 这包括两方面,一是高校应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由招生委员会负责制定学校的招生标准,并监督职能部门执行。我国大学现在也有招生委员会,但招生委员会是由行政领导主导,这表面上看是领导重视招生,但实质给了行政领导干涉招生的权力和途径。 二是推进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明确高校必须公示的招生信息内容,并按照信息公开的要求1000余万元。(中新网530日)

5月30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公众宣布: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予以逮捕。经查,2006年至2013年期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中新网5月30日) 虽然检察院宣布的蔡荣生受贿金额,并非此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上亿元,但“千万级”依旧令人震惊——一个招办主任怎么也有这么大的权力,贪腐到这种程度?相信司法机关会依法对此进行严惩,但与此同时,蔡荣生涉嫌贪腐还有诸多未竟之问。 首先,蔡涉嫌贪腐,难道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蔡的贪腐,主要发生在高校特殊类型招生领域,但这一领域,也不是招办主任一个人说了算,蔡要靠一个人之力完成某个考生的招生,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或许其能运作成功个别学生,但涉及那么多的考生,需要追问的是,蔡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为其违规运作开绿灯,并从中谋求利益?如果查处就到蔡为止,而不对把所有经蔡运作成功的特殊类型考生的运作过程,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公之于众,恐难消除公众对高校自主招生存在不公的疑虑。如果确实只有蔡一人运作,那么,招生制度的漏洞太大了。 其次,有谁向蔡行贿?行贿者(的亲属)是否最终被录取?这些学生怎么处理?1000万的受贿金额,究竟涉及多少学生,需要司法机关经过审理,告之公众。而从我国的招生录取规定看,这些通过不法手段被录取进高校的学生,从本质上说是高考作弊,应该以作弊论处——取消被录取资格,并限制再次参加高考的年限。那么,我国教育部门和人民大学如何对这批学生进行处理,考验着教育

 

,追究不公开信息高校的责任。教育部今年对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提出“十公开”的要求,包括公布特殊类型考生的笔试、面试成绩,这被认为是针对蔡案采取的有针对性的措施,但鉴于以往政府提出公开要求(以前有“六公开”),可最终高校不公开也不了了之,对于“十公开”能否得到落实,还需要拭目以待。 有一些舆论针对蔡案呼吁教育部门叫停高校自主招生,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理性的态度,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是我国教育改革不可逆转的方向,理性的态度,应是针对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以进一步深入的改革,消除改革不彻底所带来的问题。但要形成良好的改革氛围,需要教育部门和学校积极作为,如果对蔡案的未竟之问,教育部门和学校能认真回答,那么,这不失为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契机,反之,则可能进一步伤害教育部门和高校的公信力,影响我国教育改革的进程。虽然检察院宣布的蔡荣生受贿金额,并非此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上亿元,但“千万级”依旧令人震惊——一个招办主任怎么也有这么大的权力,贪腐到这种程度?相信司法机关会依法对此进行严惩,但与此同时,蔡荣生涉嫌贪腐还有诸多未竟之问。

 

,追究不公开信息高校的责任。教育部今年对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提出“十公开”的要求,包括公布特殊类型考生的笔试、面试成绩,这被认为是针对蔡案采取的有针对性的措施,但鉴于以往政府提出公开要求(以前有“六公开”),可最终高校不公开也不了了之,对于“十公开”能否得到落实,还需要拭目以待。 有一些舆论针对蔡案呼吁教育部门叫停高校自主招生,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理性的态度,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是我国教育改革不可逆转的方向,理性的态度,应是针对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以进一步深入的改革,消除改革不彻底所带来的问题。但要形成良好的改革氛围,需要教育部门和学校积极作为,如果对蔡案的未竟之问,教育部门和学校能认真回答,那么,这不失为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契机,反之,则可能进一步伤害教育部门和高校的公信力,影响我国教育改革的进程。 首先,蔡涉嫌贪腐,难道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蔡的贪腐,主要发生在高校特殊类型招生领域,但这一领域,也不是招办主任一个人说了算,蔡要靠一个人之力完成某个考生的招生,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或许其能运作成功个别学生,但涉及那么多的考生,需要追问的是,蔡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为其违规运作开绿灯,并从中谋求利益?如果查处就到蔡为止,而不对把所有经蔡运作成功的特殊类型考生的运作过程,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公之于众,恐难消除公众对高校自主招生存在不公的疑虑。如果确实只有蔡一人运作,那么,招生制度的漏洞太大了。

 

,追究不公开信息高校的责任。教育部今年对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提出“十公开”的要求,包括公布特殊类型考生的笔试、面试成绩,这被认为是针对蔡案采取的有针对性的措施,但鉴于以往政府提出公开要求(以前有“六公开”),可最终高校不公开也不了了之,对于“十公开”能否得到落实,还需要拭目以待。 有一些舆论针对蔡案呼吁教育部门叫停高校自主招生,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理性的态度,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是我国教育改革不可逆转的方向,理性的态度,应是针对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以进一步深入的改革,消除改革不彻底所带来的问题。但要形成良好的改革氛围,需要教育部门和学校积极作为,如果对蔡案的未竟之问,教育部门和学校能认真回答,那么,这不失为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契机,反之,则可能进一步伤害教育部门和高校的公信力,影响我国教育改革的进程。 其次,有谁向蔡行贿?行贿者(的亲属)是否最终被录取?这些学生怎么处理?1000万的受贿金额,究竟涉及多少学生,需要司法机关经过审理,告之公众。而从我国的招生录取规定看,这些通过不法手段被录取进高校的学生,从本质上说是高考作弊,应该以作弊论处——取消被录取资格,并限制再次参加高考的年限。那么,我国教育部门和人民大学如何对这批学生进行处理,考验着教育部门和大学纯洁考纪的诚意和决心。从目前看,没有任何消息,如果只处理了蔡,而行贿被录取的学生继续求学,这不是严肃考试纪律的做法,还会继续有人前赴后继。

5月30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公众宣布: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予以逮捕。经查,2006年至2013年期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中新网5月30日) 虽然检察院宣布的蔡荣生受贿金额,并非此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上亿元,但“千万级”依旧令人震惊——一个招办主任怎么也有这么大的权力,贪腐到这种程度?相信司法机关会依法对此进行严惩,但与此同时,蔡荣生涉嫌贪腐还有诸多未竟之问。 首先,蔡涉嫌贪腐,难道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蔡的贪腐,主要发生在高校特殊类型招生领域,但这一领域,也不是招办主任一个人说了算,蔡要靠一个人之力完成某个考生的招生,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或许其能运作成功个别学生,但涉及那么多的考生,需要追问的是,蔡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为其违规运作开绿灯,并从中谋求利益?如果查处就到蔡为止,而不对把所有经蔡运作成功的特殊类型考生的运作过程,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公之于众,恐难消除公众对高校自主招生存在不公的疑虑。如果确实只有蔡一人运作,那么,招生制度的漏洞太大了。 其次,有谁向蔡行贿?行贿者(的亲属)是否最终被录取?这些学生怎么处理?1000万的受贿金额,究竟涉及多少学生,需要司法机关经过审理,告之公众。而从我国的招生录取规定看,这些通过不法手段被录取进高校的学生,从本质上说是高考作弊,应该以作弊论处——取消被录取资格,并限制再次参加高考的年限。那么,我国教育部门和人民大学如何对这批学生进行处理,考验着教育

 

,追究不公开信息高校的责任。教育部今年对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提出“十公开”的要求,包括公布特殊类型考生的笔试、面试成绩,这被认为是针对蔡案采取的有针对性的措施,但鉴于以往政府提出公开要求(以前有“六公开”),可最终高校不公开也不了了之,对于“十公开”能否得到落实,还需要拭目以待。 有一些舆论针对蔡案呼吁教育部门叫停高校自主招生,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理性的态度,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是我国教育改革不可逆转的方向,理性的态度,应是针对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以进一步深入的改革,消除改革不彻底所带来的问题。但要形成良好的改革氛围,需要教育部门和学校积极作为,如果对蔡案的未竟之问,教育部门和学校能认真回答,那么,这不失为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契机,反之,则可能进一步伤害教育部门和高校的公信力,影响我国教育改革的进程。教育部最近表示,将对今年的特殊类型考生录取结果进行复查,对违规录取的学生将实行清退,以笔者之见,教育部首先应该做好对涉及蔡案的特殊类型考生进行复查的工作,不管涉及到谁,都应该一视同仁进行清退,并公之于众,这才能起到震慑的作用。坊间传言,涉及蔡案的学生,家庭大多非富即贵,否则难以与人大建立关系,也正是由于如此,处理、依法问责就只限于蔡,但愿这仅仅是传言,有关部门应该严肃执法,把高校招生的腐败链彻底铲断。

 

,追究不公开信息高校的责任。教育部今年对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提出“十公开”的要求,包括公布特殊类型考生的笔试、面试成绩,这被认为是针对蔡案采取的有针对性的措施,但鉴于以往政府提出公开要求(以前有“六公开”),可最终高校不公开也不了了之,对于“十公开”能否得到落实,还需要拭目以待。 有一些舆论针对蔡案呼吁教育部门叫停高校自主招生,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理性的态度,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是我国教育改革不可逆转的方向,理性的态度,应是针对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以进一步深入的改革,消除改革不彻底所带来的问题。但要形成良好的改革氛围,需要教育部门和学校积极作为,如果对蔡案的未竟之问,教育部门和学校能认真回答,那么,这不失为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契机,反之,则可能进一步伤害教育部门和高校的公信力,影响我国教育改革的进程。 再次,教育部门和学校如何从蔡案中进行反思?严肃处理,不袒护、不遮掩,这当然是反思的前提,如果没有严肃处理,反思也就无从谈起。更重要的是,教育部门和高校应该针对蔡案暴露出的高校特殊类型招生存在的制度漏洞、贪腐土壤,采取措施,切实加以治理。中国人大已于今年建立起社会监督员制度,聘请社会监督员监督学校的招生,这是一个积极的修补措施,但这还不够,要治理高校招生领域(尤其是特殊类型考生招生)的腐败问题,关键在于约束行政权力,建立防止权力干涉招生的基本制度。

 

这包括两方面,一是高校应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由招生委员会负责制定学校的招生标准,并监督职能部门执行。我国大学现在也有招生委员会,但招生委员会是由行政领导主导,这表面上看是领导重视招生,但实质给了行政领导干涉招生的权力和途径。

5月30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公众宣布: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予以逮捕。经查,2006年至2013年期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中新网5月30日) 虽然检察院宣布的蔡荣生受贿金额,并非此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上亿元,但“千万级”依旧令人震惊——一个招办主任怎么也有这么大的权力,贪腐到这种程度?相信司法机关会依法对此进行严惩,但与此同时,蔡荣生涉嫌贪腐还有诸多未竟之问。 首先,蔡涉嫌贪腐,难道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蔡的贪腐,主要发生在高校特殊类型招生领域,但这一领域,也不是招办主任一个人说了算,蔡要靠一个人之力完成某个考生的招生,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或许其能运作成功个别学生,但涉及那么多的考生,需要追问的是,蔡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为其违规运作开绿灯,并从中谋求利益?如果查处就到蔡为止,而不对把所有经蔡运作成功的特殊类型考生的运作过程,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公之于众,恐难消除公众对高校自主招生存在不公的疑虑。如果确实只有蔡一人运作,那么,招生制度的漏洞太大了。 其次,有谁向蔡行贿?行贿者(的亲属)是否最终被录取?这些学生怎么处理?1000万的受贿金额,究竟涉及多少学生,需要司法机关经过审理,告之公众。而从我国的招生录取规定看,这些通过不法手段被录取进高校的学生,从本质上说是高考作弊,应该以作弊论处——取消被录取资格,并限制再次参加高考的年限。那么,我国教育部门和人民大学如何对这批学生进行处理,考验着教育

 

5月30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公众宣布:以涉嫌受贿罪决定对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予以逮捕。经查,2006年至2013年期间,蔡荣生利用职务便利,在学校特殊类型招生过程中为考生提供帮助,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中新网5月30日) 虽然检察院宣布的蔡荣生受贿金额,并非此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上亿元,但“千万级”依旧令人震惊——一个招办主任怎么也有这么大的权力,贪腐到这种程度?相信司法机关会依法对此进行严惩,但与此同时,蔡荣生涉嫌贪腐还有诸多未竟之问。 首先,蔡涉嫌贪腐,难道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蔡的贪腐,主要发生在高校特殊类型招生领域,但这一领域,也不是招办主任一个人说了算,蔡要靠一个人之力完成某个考生的招生,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或许其能运作成功个别学生,但涉及那么多的考生,需要追问的是,蔡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为其违规运作开绿灯,并从中谋求利益?如果查处就到蔡为止,而不对把所有经蔡运作成功的特殊类型考生的运作过程,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公之于众,恐难消除公众对高校自主招生存在不公的疑虑。如果确实只有蔡一人运作,那么,招生制度的漏洞太大了。 其次,有谁向蔡行贿?行贿者(的亲属)是否最终被录取?这些学生怎么处理?1000万的受贿金额,究竟涉及多少学生,需要司法机关经过审理,告之公众。而从我国的招生录取规定看,这些通过不法手段被录取进高校的学生,从本质上说是高考作弊,应该以作弊论处——取消被录取资格,并限制再次参加高考的年限。那么,我国教育部门和人民大学如何对这批学生进行处理,考验着教育二是推进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明确高校必须公示的招生信息内容,并按照信息公开的要求,追究不公开信息高校的责任。教育部今年对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提出“十公开”的要求,包括公布特殊类型考生的笔试、面试成绩,这被认为是针对蔡案采取的有针对性的措施,但鉴于以往政府提出公开要求(以前有“六公开”),可最终高校不公开也不了了之,对于“十公开”能否得到落实,还需要拭目以待。

 

部门和大学纯洁考纪的诚意和决心。从目前看,没有任何消息,如果只处理了蔡,而行贿被录取的学生继续求学,这不是严肃考试纪律的做法,还会继续有人前赴后继。 教育部最近表示,将对今年的特殊类型考生录取结果进行复查,对违规录取的学生将实行清退,以笔者之见,教育部首先应该做好对涉及蔡案的特殊类型考生进行复查的工作,不管涉及到谁,都应该一视同仁进行清退,并公之于众,这才能起到震慑的作用。坊间传言,涉及蔡案的学生,家庭大多非富即贵,否则难以与人大建立关系,也正是由于如此,处理、依法问责就只限于蔡,但愿这仅仅是传言,有关部门应该严肃执法,把高校招生的腐败链彻底铲断。 再次,教育部门和学校如何从蔡案中进行反思?严肃处理,不袒护、不遮掩,这当然是反思的前提,如果没有严肃处理,反思也就无从谈起。更重要的是,教育部门和高校应该针对蔡案暴露出的高校特殊类型招生存在的制度漏洞、贪腐土壤,采取措施,切实加以治理。中国人大已于今年建立起社会监督员制度,聘请社会监督员监督学校的招生,这是一个积极的修补措施,但这还不够,要治理高校招生领域(尤其是特殊类型考生招生)的腐败问题,关键在于约束行政权力,建立防止权力干涉招生的基本制度。 这包括两方面,一是高校应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由招生委员会负责制定学校的招生标准,并监督职能部门执行。我国大学现在也有招生委员会,但招生委员会是由行政领导主导,这表面上看是领导重视招生,但实质给了行政领导干涉招生的权力和途径。 二是推进高校招生信息公开,明确高校必须公示的招生信息内容,并按照信息公开的要求 有一些舆论针对蔡案呼吁教育部门叫停高校自主招生,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理性的态度,推进高校自主招生是我国教育改革不可逆转的方向,理性的态度,应是针对改革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理,以进一步深入的改革,消除改革不彻底所带来的问题。但要形成良好的改革氛围,需要教育部门和学校积极作为,如果对蔡案的未竟之问,教育部门和学校能认真回答,那么,这不失为进一步推进改革的契机,反之,则可能进一步伤害教育部门和高校的公信力,影响我国教育改革的进程。

  评论这张
 
阅读(17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