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反复重申的招生“禁令”有多大效力?  

2014-05-12 07:0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发布严肃的禁令,多多少少暴露出教育部门对落实十公开的信心不足。高校要做到信息公开,需要进一步改革学校管理模式,由行政治校转到现代治理,目前,高校的校长由上级行政部门任命,加之校内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不分,行政只对上负责,而不对教育、师生负责,也就没有信息公开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如果上级部门不对高校信息部公开追究责任,社会舆论和师生也就拿校长毫无办法,而在现代治理中,信息公开是学校的责任,不公开,校长就会遭遇师生的不信任,直至被解聘。这种治校模式,才是提高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基本模式。 58日召开的 在5月8日召开的2014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强调,要严格规范管理高校的招生录取工作,各地不得出台降低标准违规“点招”、收取与招生挂钩费用等违规性地方政策。(中国青年报5月9日) 每年这个时候,教育部都会召开类似会议,强调严肃招生纪律,对于点招,教育部去年就曾明确禁止,今年只是重申而已。在笔者看来,反复重申招生禁令,虽能体现教育部门对招生公平的重视,但如果禁令得不到执行,只会消解政府的权威——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确保招生公平,有必要完善招生工作和监督机制。 一个问题是,教育部下发禁令后,是否监督各地教育考试部门、学校严格执行?不能只发禁令,却对违规招生行为视而不见。对于招生违规的查处,目前就由教育部门主导,这其实就是自查,如此查处,怎能查出问题?严肃的问责,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独立调查。因为“点招”非但违反招生规定,而且涉嫌权钱交易,是违法犯罪行为,只有司法机关介入调查,才能查清真相,对涉事的教育官员和学校领导追究法律责任。 2014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强调,要严格规范管理高校的招生录取工作,各地不得出台降低标准违规“点招”、收取与招生挂钩费用等违规性地方政策。(中国青年报5 事实上,司法问责只是事后监督,对于招生公平,关键在程序、标准设计和过程监督。要切实保障公平,需要完善两方面工作和监督机制。 首先,大学应建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制定学校的招生标准,并监督职能部门落实。目前,大学的招生主要由行政领导负责,行政力量可以直接干预招生过程,导致权钱交易难以遏制。这种基本工作机制不变,招生违规的土壤就一直存在。 其次,应该严格落实《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公开高校所有必须公开的办学信息。教育部今年早些时候,曾要求高校招生做到十公开,对此,必须对照公开要求,逐一检查高效是否做到。比如,教育部要求公开招生计划,那么,就应该检查高校是否公布招生计划。在公布之后是否又随意调整,近年来,一些高校公布的招生计划数,和最后实际招生数,相去甚远,这显然是对考生不负责任的。招生计划的随意变动,大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包括用虚报招生计划来回应社会对招生地域公平的质疑(在发达地区先把招生计划降下来,而在实际录取中又增加),高校点招违规录取等等。 在强调十公开之后,9)

 

在5月8日召开的2014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强调,要严格规范管理高校的招生录取工作,各地不得出台降低标准违规“点招”、收取与招生挂钩费用等违规性地方政策。(中国青年报5月9日) 每年这个时候,教育部都会召开类似会议,强调严肃招生纪律,对于点招,教育部去年就曾明确禁止,今年只是重申而已。在笔者看来,反复重申招生禁令,虽能体现教育部门对招生公平的重视,但如果禁令得不到执行,只会消解政府的权威——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确保招生公平,有必要完善招生工作和监督机制。 一个问题是,教育部下发禁令后,是否监督各地教育考试部门、学校严格执行?不能只发禁令,却对违规招生行为视而不见。对于招生违规的查处,目前就由教育部门主导,这其实就是自查,如此查处,怎能查出问题?严肃的问责,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独立调查。因为“点招”非但违反招生规定,而且涉嫌权钱交易,是违法犯罪行为,只有司法机关介入调查,才能查清真相,对涉事的教育官员和学校领导追究法律责任。

每年这个时候,教育部都会召开类似会议,强调严肃招生纪律,对于"点招又发布严肃的禁令,多多少少暴露出教育部门对落实十公开的信心不足。高校要做到信息公开,需要进一步改革学校管理模式,由行政治校转到现代治理,目前,高校的校长由上级行政部门任命,加之校内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不分,行政只对上负责,而不对教育、师生负责,也就没有信息公开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如果上级部门不对高校信息部公开追究责任,社会舆论和师生也就拿校长毫无办法,而在现代治理中,信息公开是学校的责任,不公开,校长就会遭遇师生的不信任,直至被解聘。这种治校模式,才是提高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基本模式。 ",教育部去年就曾明确禁止,今年只是重申而已。在笔者看来,反复重申招生禁令,虽能体现教育部门对招生公平的重视,但如果禁令得不到执行,只会消解政府的权威——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确保招生公平,有必要完善招生工作和监督机制。

 

又发布严肃的禁令,多多少少暴露出教育部门对落实十公开的信心不足。高校要做到信息公开,需要进一步改革学校管理模式,由行政治校转到现代治理,目前,高校的校长由上级行政部门任命,加之校内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不分,行政只对上负责,而不对教育、师生负责,也就没有信息公开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如果上级部门不对高校信息部公开追究责任,社会舆论和师生也就拿校长毫无办法,而在现代治理中,信息公开是学校的责任,不公开,校长就会遭遇师生的不信任,直至被解聘。这种治校模式,才是提高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基本模式。

一个问题是,教育部下发禁令后,是否监督各地教育考试部门、学校严格执行?不能只发禁令,却对违规招生行为视而不见。对于招生违规的查处,目前就由教育部门主导,这其实就是自查,如此查处,怎能查出问题?严肃的问责,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独立调查。因为“点招”非但违反招生规定,而且涉嫌权钱交易,是违法犯罪行为,只有司法机关介入调查,才能查清真相,对涉事的教育官员和学校领导追究法律责任。

 

事实上,司法问责只是事后监督,对于招生公平,关键在程序、标准设计和过程监督。要切实保障公平,需要完善两方面工作和监督机制。

 

首先,大学应建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制定学校的招生标准,并监督职能部门落实。目前,大学的招生主要由行政领导负责,行政力量可以直接干预招生过程,导致权钱交易难以遏制。这种基本工作机制不变,招生违规的土壤就一直存在。

 

其次,应该严格落实《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公开高校所有必须公开的办学信息。教育部今年早些时候,曾要求高校招生做到十公开,对此,必须对照公开要求,逐一检查高效是否做到。比如,教育部要求公开招生计划,那么,就应该检查高校是否公布招生计划。在公布之后是否又随意调整,近年来,一些高校公布的招生计划数,和最后实际招生数,相去甚远,这显然是对考生不负责任的。招生计划的随意变动,大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包括用虚报招生计划来回应社会对招生地域公平的质疑(在发达地区先把招生计划降下来,而在实际录取中又增加),高校点招违规录取等等。

 

在强调十公开之后,又发布严肃的禁令,多多少少暴露出教育部门对落实十公开的信心不足。高校要做到信息公开,需要进一步改革学校管理模式,由行政治校转到现代治理,目前,高校的校长由上级行政部门任命,加之校内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不分,行政只对上负责,而不对教育、师生负责,也就没有信息公开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如果上级部门不对高校信息部公开追究责任,社会舆论和师生也就拿校长毫无办法,而在现代治理中,信息公开是学校的责任,不公开,校长就会遭遇师生的不信任,直至被解聘。这种治校模式,才是提高办学质量,扩大教育公平的基本模式。

 

  评论这张
 
阅读(12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