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摆脱行政治校,让大学回到正道上  

2014-04-03 08:2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我国高校重点学科审批一直以来都是许多高校在办学过程中的指挥棒。尽可能多地拥有重点学科,获得政策与资金的支持,是许多高校努力的方向。随着时间的推移,重点学科审批饱受争议,过度受到行政干预,高校发展急功近利等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的发布,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就包括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这终于为多年来的讨论画上句号。 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我国高校重点学科审批一直以来都是许多高校在办学过程中的指挥棒。尽可能多地拥有重点学科,获得政策与资金的支持,是许多高校努力的方向。随着时间的推移,重点学科审批饱受争议,过度受到行政干预,高校发展急功近利等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的发布,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就包括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这终于为多年来的讨论画上句号。(人民日报4月2日) 笔者多年前就呼吁取消国家重点学科评审。一方面,这种行政评审,是政府干预学校办学,表面上看,重点学科建设,是国家对学科建设的重点支持,但行政评审带来的问题是,学校按照一样的指标建设学科,同时,把有多少重点学科作为办学的重要政绩,于是在学科建设中急功近利。 另一方面,高校在申报国家重点学科中,弄虚作假,包括为尽快达到审批的师资、成果条件,从外校直接引进一个团队,聘请院士兼职“充数”——我国教育部门、科技部门、地方政府、高校公布的院士数各不相同——搞人才“假引进”(引进的人才并不到校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仅仅用于申报,以及要求对方在自己撰写的论文、获得的成果中署上学校的名称,以增加学校成果数,被称为“一鸡多吃”),还有主动为海外人才编造材料,以入选某一计划,因为某一计划的人才也是重点学科的指标。 国家此次取消重点学科审批,是落(人民日报4月2日)

 

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的重要举措,纲要和决定都提到,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但是,仅仅取消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还不够,要起到改革实效,还需以管办评分离为基本思路,清理现存的所有相关评审项目,建立学校自主办学、社会和专业机构评价的新体系。 首先,应一刀切取消所有已经被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以及地方重点学科评审。如果只取消新的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而保留已经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那么,已经评上的无疑十分合算,连以前面临的淘汰压力也没有了,更进一步,还应该消除重点学科传统观念,如果教育部门、高校就以最后一次评审结果来定位高校的学科实力,那么,行政审批的影响就一直存在。 其次,要防止出现新的行政审批,或者具有极强行政色彩的行政评估项目。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之外,还有由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组织的、对具有研究生培养和学位授予资格的一级学科进行的整体水平评估。这一评估虽然制订了自愿申请参评的原则,强调专业评价,但由于评估机构的政府背景,评估的权威性由行政授予,实质还是行政评价,对于这一评估,高校越来越重视,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后,这一学科评估极有可能取而代之。而如果行政性的学科评估存在,学科建设中的急功近利、弄虚作假就不可能得到有效遏制。只要行政治校存在,急功近利、政绩思笔者多年前就呼吁取消国家重点学科评审。一方面,这种行政评审,是政府干预学校办学,表面上看,重点学科建设,是国家对学科建设的重点支持,但行政评审带来的问题是,学校按照一样的指标建设学科,同时,把有多少重点学科作为办学的重要政绩,于是在学科建设中急功近利。

 

另一方面,高校在申报国家重点学科中,弄虚作假,包括为尽快达到审批的师资、成果条件,从外校直接引进一个团队,聘请院士兼职“充数”——我国教育部门、科技部门、地方政府、高校公布的院士数各不相同——搞人才“假引进”(引进的人才并不到校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仅仅用于申报,以及要求对方在自己撰写的论文、获得的成果中署上学校的名称,以增加学校成果数,被称为“一鸡多吃”),还有主动为海外人才编造材料,以入选某一计划,因为某一计划的人才也是重点学科的指标。

 

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的重要举措,纲要和决定都提到,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但是,仅仅取消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还不够,要起到改革实效,还需以管办评分离为基本思路,清理现存的所有相关评审项目,建立学校自主办学、社会和专业机构评价的新体系。 首先,应一刀切取消所有已经被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以及地方重点学科评审。如果只取消新的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而保留已经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那么,已经评上的无疑十分合算,连以前面临的淘汰压力也没有了,更进一步,还应该消除重点学科传统观念,如果教育部门、高校就以最后一次评审结果来定位高校的学科实力,那么,行政审批的影响就一直存在。 其次,要防止出现新的行政审批,或者具有极强行政色彩的行政评估项目。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之外,还有由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组织的、对具有研究生培养和学位授予资格的一级学科进行的整体水平评估。这一评估虽然制订了自愿申请参评的原则,强调专业评价,但由于评估机构的政府背景,评估的权威性由行政授予,实质还是行政评价,对于这一评估,高校越来越重视,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后,这一学科评估极有可能取而代之。而如果行政性的学科评估存在,学科建设中的急功近利、弄虚作假就不可能得到有效遏制。只要行政治校存在,急功近利、政绩思国家此次取消重点学科审批,是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的重要举措,纲要和决定都提到,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但是,仅仅取消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还不够,要起到改革实效,还需以管办评分离为基本思路,清理现存的所有相关评审项目,建立学校自主办学、社会和专业机构评价的新体系。

 

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的重要举措,纲要和决定都提到,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但是,仅仅取消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还不够,要起到改革实效,还需以管办评分离为基本思路,清理现存的所有相关评审项目,建立学校自主办学、社会和专业机构评价的新体系。 首先,应一刀切取消所有已经被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以及地方重点学科评审。如果只取消新的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而保留已经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那么,已经评上的无疑十分合算,连以前面临的淘汰压力也没有了,更进一步,还应该消除重点学科传统观念,如果教育部门、高校就以最后一次评审结果来定位高校的学科实力,那么,行政审批的影响就一直存在。 其次,要防止出现新的行政审批,或者具有极强行政色彩的行政评估项目。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之外,还有由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组织的、对具有研究生培养和学位授予资格的一级学科进行的整体水平评估。这一评估虽然制订了自愿申请参评的原则,强调专业评价,但由于评估机构的政府背景,评估的权威性由行政授予,实质还是行政评价,对于这一评估,高校越来越重视,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后,这一学科评估极有可能取而代之。而如果行政性的学科评估存在,学科建设中的急功近利、弄虚作假就不可能得到有效遏制。只要行政治校存在,急功近利、政绩思首先,应一刀切取消所有已经被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以及地方重点学科评审。如果只取消新的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而保留已经评上的国家重点学科,那么,已经评上的无疑十分合算,连以前面临的淘汰压力也没有了,更进一步,还应该消除重点学科传统观念,如果教育部门、高校就以最后一次评审结果来定位高校的学科实力,那么,行政审批的影响就一直存在。

 

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我国高校重点学科审批一直以来都是许多高校在办学过程中的指挥棒。尽可能多地拥有重点学科,获得政策与资金的支持,是许多高校努力的方向。随着时间的推移,重点学科审批饱受争议,过度受到行政干预,高校发展急功近利等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的发布,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就包括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这终于为多年来的讨论画上句号。(人民日报4月2日) 笔者多年前就呼吁取消国家重点学科评审。一方面,这种行政评审,是政府干预学校办学,表面上看,重点学科建设,是国家对学科建设的重点支持,但行政评审带来的问题是,学校按照一样的指标建设学科,同时,把有多少重点学科作为办学的重要政绩,于是在学科建设中急功近利。 另一方面,高校在申报国家重点学科中,弄虚作假,包括为尽快达到审批的师资、成果条件,从外校直接引进一个团队,聘请院士兼职“充数”——我国教育部门、科技部门、地方政府、高校公布的院士数各不相同——搞人才“假引进”(引进的人才并不到校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仅仅用于申报,以及要求对方在自己撰写的论文、获得的成果中署上学校的名称,以增加学校成果数,被称为“一鸡多吃”),还有主动为海外人才编造材料,以入选某一计划,因为某一计划的人才也是重点学科的指标。 国家此次取消重点学科审批,是落其次,要防止出现新的行政审批,或者具有极强行政色彩的行政评估项目。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之外,还有由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组织的、对具有研究生培养和学位授予资格的一级学科进行的整体水平评估这一评估 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我国高校重点学科审批一直以来都是许多高校在办学过程中的指挥棒。尽可能多地拥有重点学科,获得政策与资金的支持,是许多高校努力的方向。随着时间的推移,重点学科审批饱受争议,过度受到行政干预,高校发展急功近利等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的发布,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就包括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这终于为多年来的讨论画上句号。(人民日报4月2日) 笔者多年前就呼吁取消国家重点学科评审。一方面,这种行政评审,是政府干预学校办学,表面上看,重点学科建设,是国家对学科建设的重点支持,但行政评审带来的问题是,学校按照一样的指标建设学科,同时,把有多少重点学科作为办学的重要政绩,于是在学科建设中急功近利。 另一方面,高校在申报国家重点学科中,弄虚作假,包括为尽快达到审批的师资、成果条件,从外校直接引进一个团队,聘请院士兼职“充数”——我国教育部门、科技部门、地方政府、高校公布的院士数各不相同——搞人才“假引进”(引进的人才并不到校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仅仅用于申报,以及要求对方在自己撰写的论文、获得的成果中署上学校的名称,以增加学校成果数,被称为“一鸡多吃”),还有主动为海外人才编造材料,以入选某一计划,因为某一计划的人才也是重点学科的指标。 国家此次取消重点学科审批,是落虽然制订了自愿申请参评的原则,强调专业评价,但由于评估机构的政府背景,评估的权威性由行政授予,实质还是行政评价,对于这一评估,高校越来越重视,在国家重点学科审批后,这一学科评估极有可能取而代之。而如果行政性的学科评估存在,学科建设中的急功近利、弄虚作假就不可能得到有效遏制。只要行政治校存在,急功近利、政绩思维和弄虚作假的土壤就在。

 

再次,要进一步取消所有行政性质的行政审批、评价,包括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精品课程,以及行政主导的各种教育工程、人才计划,与此同时,积极培育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只有行政退出教育评价,才能给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提供空间,当然,针对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政府部门要发挥宏观监管的职能,明确评价机构的资质、治理评价中的违规违法行为。

维和弄虚作假的土壤就在。 再次,要进一步取消所有行政性质的行政审批、评价,包括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精品课程,以及行政主导的各种教育工程、人才计划,与此同时,积极培育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只有行政退出教育评价,才能给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提供空间,当然,针对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政府部门要发挥宏观监管的职能,明确评价机构的资质、治理评价中的违规违法行为。 深入推进中央向地方放权、政府向学校放权,是我国新一轮教育改革的核心,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动真格放权,以及建立政府放权之后的学校治理新体系,是两大支点。前者要求建立现代政府,后者要求建立现代学校。如此,才能极大程度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让大学回到正道上。

 

深入推进中央向地方放权、政府向学校放权,是我国新一轮教育改革的核心,在这一过程中,政府动真格放权,以及建立政府放权之后的学校治理新体系,是两大支点。前者要求建立现代政府,后者要求建立现代学校。如此,才能极大程度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让大学回到正道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