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不能以捐资助学为名 将择校费合法化  

2014-04-30 07:5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部门保障,而民办学校的办学经费,则通过收取学生学费和政府补贴落实。 毋庸置疑,老百姓确实存在择校需求,但对于择校需求,不是通过一刀切的禁止(比如限制择校)来打压,也不能通过收取捐资助学费来调节,而应该处理好义务教育均衡和择校的关系,合理的义务教育均衡和择校的关系是,政府努力推进公办教育资源的均衡,同时允许民办教育自主办学,做到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这需要的是政府加大教育投入、转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方式,而不是从义务教育不均衡中牟利,更进一步,应该建立新的教育决策和教育拨款方式,由公众参与教育拨款预算,制订教育发展战略,监督政府拨款,而不是将这一切的主导权交给行政部门。

对于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广州小学天价捐资助学费”问题,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摸查,广州市小学的最高捐资助学费为7万元。对于捐资助学费,广州初步的想法是要公开透明,“钱怎么使用,我们现在也在研究,首先是绝对不能抵冲教育经费,是不是可以更多或完全用到不捐资助学的学校,让相对差一点的学校更快提高业务水平,把均衡做好,这一块还有很多研究的。”

部门保障,而民办学校的办学经费,则通过收取学生学费和政府补贴落实。 毋庸置疑,老百姓确实存在择校需求,但对于择校需求,不是通过一刀切的禁止(比如限制择校)来打压,也不能通过收取捐资助学费来调节,而应该处理好义务教育均衡和择校的关系,合理的义务教育均衡和择校的关系是,政府努力推进公办教育资源的均衡,同时允许民办教育自主办学,做到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这需要的是政府加大教育投入、转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方式,而不是从义务教育不均衡中牟利,更进一步,应该建立新的教育决策和教育拨款方式,由公众参与教育拨款预算,制订教育发展战略,监督政府拨款,而不是将这一切的主导权交给行政部门。

 

这应该算是对捐资助学费诚恳而正式的回应,而且回应也没有回避捐资助学实际上与升学“多多少少有点挂钩”的问题,但这在某种程度上让捐资助学游走在灰色地带,更加不明不白,向社会传递的治理违规择校费的态度,也显得有些模糊。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治理违规乱收费方面,地方必须态度明确,坚决取消与入学挂钩、违规的捐资助学费。

 

通过收支两条线,以及公开捐资助学经费去向的做法,来规范捐资助学,并不能起到规范之效。这是不少地方的盘算,但说实在的,这是变相将非法的捐资助学合法化。2010年,教育部出台《教育部关于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的指导意见》,禁止学校以任何名义和方式收取择校费,坚决切断收取择校生与获得利益的联系。

 

有关部门或许认为,只要捐资助学费没有直接进入学校账号,而是交给教育部门(或财政部门),就不属于与入学直接挂钩的择校费,这其实是掩耳盗铃——捐资助学的前提是捐赠者自愿,哪有学校通知家长把钱统一捐到某个账号的?或者家长平时不捐,却统一在一个时间节点按一个标准捐赠的?捐资助学费的存在,同样也不利于义务教育均衡的切实推进——如果捐资助学费能给政府带来一笔收入,不管这笔收入是为了冲抵义务教育投入,还是返还给学校作为教师福利,抑或是投向薄弱学校——这实质也是冲抵政府的教育投入,谁会轻易舍弃这笔利益呢?

有关部门或许认为,只要捐资助学费没有直接进入学校账号,而是交给教育部门(或财政部门),就不属于与入学直接挂钩的择校费,这其实是掩耳盗铃——捐资助学的前提是捐赠者自愿,哪有学校通知家长把钱统一捐到某个账号的?或者家长平时不捐,却统一在一个时间节点按一个标准捐赠的?捐资助学费的存在,同样也不利于义务教育均衡的切实推进——如果捐资助学费能给政府带来一笔收入,不管这笔收入是为了冲抵义务教育投入,还是返还给学校作为教师福利,抑或是投向薄弱学校——这实质也是冲抵政府的教育投入,谁会轻易舍弃这笔利益呢? 作为捐资助学的既得利益者,让行政部门来取消、查处违规的捐资助学,是十分困难的,对于这一问题,应该由人大实行执法检查。另外,国家教育部门也不能对地方明目张胆地违规收取择校费视而不见。 对于任何名义的择校费,都应该坚定地说不,这才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治理乱收费的明确态度。在笔者看来,我国义务教育阶段有必要取消捐资助学,不再让捐资助学与择校费、借读费搅在一起模糊不清。对于我国来说,现阶段取消所有捐资助学,是完全可行的,因为公办学校的办学经费,依法应由政府

 

作为捐资助学的既得利益者,让行政部门来取消、查处违规的捐资助学,是十分困难的,对于这一问题,应该由人大实行执法检查。另外,国家教育部门也不能对地方明目张胆地违规收取择校费视而不见。

 

对于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广州小学天价捐资助学费”问题,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摸查,广州市小学的最高捐资助学费为7万元。对于捐资助学费,广州初步的想法是要公开透明,“钱怎么使用,我们现在也在研究,首先是绝对不能抵冲教育经费,是不是可以更多或完全用到不捐资助学的学校,让相对差一点的学校更快提高业务水平,把均衡做好,这一块还有很多研究的。” 这应该算是对捐资助学费诚恳而正式的回应,而且回应也没有回避捐资助学实际上与升学“多多少少有点挂钩”的问题,但这在某种程度上让捐资助学游走在灰色地带,更加不明不白,向社会传递的治理违规择校费的态度,也显得有些模糊。在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治理违规乱收费方面,地方必须态度明确,坚决取消与入学挂钩、违规的捐资助学费。 通过收支两条线,以及公开捐资助学经费去向的做法,来规范捐资助学,并不能起到规范之效。这是不少地方的盘算,但说实在的,这是变相将非法的捐资助学合法化。2010年,教育部出台《教育部关于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的指导意见》,禁止学校以任何名义和方式收取择校费,坚决切断收取择校生与获得利益的联系。

对于任何名义的择校费,都应该坚定地说不,这才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治理乱收费的明确态度。在笔者看来,我国义务教育阶段有必要取消捐资助学,不再让捐资助学与择校费、借读费搅在一起模糊不清。对于我国来说,现阶段取消所有捐资助学,是完全可行的,因为公办学校的办学经费,依法应由政府部门保障,而民办学校的办学经费,则通过收取学生学费和政府补贴落实。

 

毋庸置疑,老百姓确实存在择校需求,但对于择校需求,不是通过一刀切的禁止(比如限制择校)来打压,也不能通过收取捐资助学费来调节,而应该处理好义务教育均衡和择校的关系,合理的义务教育均衡和择校的关系是,政府努力推进公办教育资源的均衡,同时允许民办教育自主办学,做到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这需要的是政府加大教育投入、转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方式,而不是从义务教育不均衡中牟利,更进一步,应该建立新的教育决策和教育拨款方式,由公众参与教育拨款预算,制订教育发展战略,监督政府拨款,而不是将这一切的主导权交给行政部门。

  评论这张
 
阅读(112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