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谁制造了“根叔式”遗憾?  

2014-04-02 08:0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叔”李培根卸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他在3月31日发表的离任演说中,共留有19处“遗憾”。“这些年,学校的发展有一些颇为遗憾的地方。”李培根除了提到一些学科发展未能尽如人意外,还表示,教师与学生的距离没有明显缩短,多数学生也未能脱离类似“教育生产线”的培养模式。(新京报4月1日) 对于“根叔”这篇难掩遗憾的离任演讲,舆论普遍认为,“根叔”是在借离任演讲,指出当前当今大学办学的弊端,发人深省。相比那些在离任时只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官话、套话的演讲来说,“根叔”的离任演讲,出于自己的真情实感,那19处遗憾,更是处处敲打听众的内心。 但是,需要每一个人思考的是,是什么制造了“根叔式”遗憾?在笔者看来,这19处遗憾,是根叔自己的遗憾,也是大学校长的遗憾,更是中国大学教育的遗憾;而这些遗憾,有的是教育体制制造的,有的是社会环境制造的,还有的其实与根叔自己也有关,有根叔自己的责任。 演讲中,李培根说道:“上任之初,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在任期内能使学校的风气变得更好一些,希望在我们的校园里充满学气,有简单的文化,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这一点。”“这个校园里还是多了一些官气,少了一些学气”。他称,“自己的能力太有限”。“有的人做学问,行忽悠之能事;有的人风骨全无,媚态几许……我看到了,却无良策,惭愧啊”!这种遗憾,显然不是因为校长无能,而是教育管理体制和社会环境的问题,这不是靠一个校长所能改变的,包括李校长自己,也是有副部级行政级别的,学校内部的行政机构庞大,但校长的职权难以推动行政机构改革,往往,在现行学校治理模式中,校长会被体制改变,而很难改变体制。因为上级部门对学校的管理,决定了学校的管理模式,上级部门对学校办学业绩的考核、评价,决定了学校整体的办学思路对上不对下。 我其实更关注那些与“根叔”自身关系密切的遗憾,因为这些遗憾,校长是可以在现行体制中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的,对于这些遗憾,校长们不要在离任时才说是遗憾,而应该在任上就避免遗憾,否则,在离任时才大发遗憾的感慨,却没有弥补遗憾的可能,为何不在任时身体力行做起来呢?——近年来,我国有不少校长,都在离任之后才说真话,对于这些校长,有舆论点赞,但我认为真话太迟了,反而有沽名钓誉之嫌,在任时不作

“根叔”李培根卸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他在3月31日发表的离任演说中,共留有19处“遗憾”。“这些年,学校的发展有一些颇为遗憾的地方。”李培根除了提到一些学科发展未能尽如人意外,还表示,教师与学生的距离没有明显缩短,多数学生也未能脱离类似“教育生产线”的培养模式。(新京报4月1日)

“根叔”李培根卸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他在3月31日发表的离任演说中,共留有19处“遗憾”。“这些年,学校的发展有一些颇为遗憾的地方。”李培根除了提到一些学科发展未能尽如人意外,还表示,教师与学生的距离没有明显缩短,多数学生也未能脱离类似“教育生产线”的培养模式。(新京报4月1日) 对于“根叔”这篇难掩遗憾的离任演讲,舆论普遍认为,“根叔”是在借离任演讲,指出当前当今大学办学的弊端,发人深省。相比那些在离任时只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官话、套话的演讲来说,“根叔”的离任演讲,出于自己的真情实感,那19处遗憾,更是处处敲打听众的内心。 但是,需要每一个人思考的是,是什么制造了“根叔式”遗憾?在笔者看来,这19处遗憾,是根叔自己的遗憾,也是大学校长的遗憾,更是中国大学教育的遗憾;而这些遗憾,有的是教育体制制造的,有的是社会环境制造的,还有的其实与根叔自己也有关,有根叔自己的责任。 演讲中,李培根说道:“上任之初,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在任期内能使学校的风气变得更好一些,希望在我们的校园里充满学气,有简单的文化,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这一点。”“这个校园里还是多了一些官气,少了一些学气”。他称,“自己的能力太有限”。“有的人做学问,行忽悠之能事;有的人风骨全无,媚态几许……我看到了,却无良策,惭愧啊”!这种遗憾,显然不是因为校长无能,而是教育管理体制和社会环境的问题,这不是靠一个校长所能改变的,包括李校长自己,也是有副部级行政级别的,学校内部的行政机构庞大,但校长的职权难以推动行政机构改革,往往,在现行学校治理模式中,校长会被体制改变,而很难改变体制。因为上级部门对学校的管理,决定了学校的管理模式,上级部门对学校办学业绩的考核、评价,决定了学校整体的办学思路对上不对下。 我其实更关注那些与“根叔”自身关系密切的遗憾,因为这些遗憾,校长是可以在现行体制中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的,对于这些遗憾,校长们不要在离任时才说是遗憾,而应该在任上就避免遗憾,否则,在离任时才大发遗憾的感慨,却没有弥补遗憾的可能,为何不在任时身体力行做起来呢?——近年来,我国有不少校长,都在离任之后才说真话,对于这些校长,有舆论点赞,但我认为真话太迟了,反而有沽名钓誉之嫌,在任时不作

 

对于“根叔”这篇难掩遗憾的离任演讲,舆论普遍认为,“根叔”是在借离任演讲,指出当前当今大学办学的弊端,发人深省。相比那些在离任时只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官话、套话的演讲来说,“根叔”的离任演讲,出于自己的真情实感,那19处遗憾,更是处处敲打听众的内心。

 

“根叔”李培根卸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他在3月31日发表的离任演说中,共留有19处“遗憾”。“这些年,学校的发展有一些颇为遗憾的地方。”李培根除了提到一些学科发展未能尽如人意外,还表示,教师与学生的距离没有明显缩短,多数学生也未能脱离类似“教育生产线”的培养模式。(新京报4月1日) 对于“根叔”这篇难掩遗憾的离任演讲,舆论普遍认为,“根叔”是在借离任演讲,指出当前当今大学办学的弊端,发人深省。相比那些在离任时只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官话、套话的演讲来说,“根叔”的离任演讲,出于自己的真情实感,那19处遗憾,更是处处敲打听众的内心。 但是,需要每一个人思考的是,是什么制造了“根叔式”遗憾?在笔者看来,这19处遗憾,是根叔自己的遗憾,也是大学校长的遗憾,更是中国大学教育的遗憾;而这些遗憾,有的是教育体制制造的,有的是社会环境制造的,还有的其实与根叔自己也有关,有根叔自己的责任。 演讲中,李培根说道:“上任之初,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在任期内能使学校的风气变得更好一些,希望在我们的校园里充满学气,有简单的文化,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这一点。”“这个校园里还是多了一些官气,少了一些学气”。他称,“自己的能力太有限”。“有的人做学问,行忽悠之能事;有的人风骨全无,媚态几许……我看到了,却无良策,惭愧啊”!这种遗憾,显然不是因为校长无能,而是教育管理体制和社会环境的问题,这不是靠一个校长所能改变的,包括李校长自己,也是有副部级行政级别的,学校内部的行政机构庞大,但校长的职权难以推动行政机构改革,往往,在现行学校治理模式中,校长会被体制改变,而很难改变体制。因为上级部门对学校的管理,决定了学校的管理模式,上级部门对学校办学业绩的考核、评价,决定了学校整体的办学思路对上不对下。 我其实更关注那些与“根叔”自身关系密切的遗憾,因为这些遗憾,校长是可以在现行体制中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的,对于这些遗憾,校长们不要在离任时才说是遗憾,而应该在任上就避免遗憾,否则,在离任时才大发遗憾的感慨,却没有弥补遗憾的可能,为何不在任时身体力行做起来呢?——近年来,我国有不少校长,都在离任之后才说真话,对于这些校长,有舆论点赞,但我认为真话太迟了,反而有沽名钓誉之嫌,在任时不作

但是,需要每一个人思考的是,是什么制造了“根叔式”遗憾?在笔者看来,这19处遗憾,是根叔自己的遗憾,也是大学校长的遗憾,更是中国大学教育的遗憾;而这些遗憾,有的是教育体制制造的,有的是社会环境制造的,还有的其实与根叔自己也有关,有根叔自己的责任。

 

演讲中,李培根说道:“上任之初,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在任期内能使学校的风气变得更好一些,希望在我们的校园里充满学气,有简单的文化,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这一点。”“这个校园里还是多了一些官气,少了一些学气”。他称,“自己的能力太有限”。“有的人做学问,行忽悠之能事;有的人风骨全无,媚态几许……我看到了,却无良策,惭愧啊”!这种遗憾,显然不是因为校长无能,而是教育管理体制和社会环境的问题,这不是靠一个校长所能改变的,包括李校长自己,也是有副部级行政级别的,学校内部的行政机构庞大,但校长的职权难以推动行政机构改革,往往,在现行学校治理模式中,校长会被体制改变,而很难改变体制。因为上级部门对学校的管理,决定了学校的管理模式,上级部门对学校办学业绩的考核、评价,决定了学校整体的办学思路对上不对下。

 

我其实更关注那些与“根叔”自身关系密切的遗憾,因为这些遗憾,校长是可以在现行体制中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的,对于这些遗憾,校长们不要在离任时才说是遗憾,而应该在任上就避免遗憾,否则,在离任时才大发遗憾的感慨,却没有弥补遗憾的可能,为何不在任时身体力行做起来呢?——近年来,我国有不少校长,都在离任之后才说真话,对于这些校长,有舆论点赞,但我认为真话太迟了,反而有沽名钓誉之嫌,在任时不作为,是为图体制之利,离任后发感慨,是为谋名声,对于这类迟到的真话,社会应该拒绝接受才是。

 

学问题的认识,可是,对于改变大学问题,却鲜见实际行动,这其实是不应该的。尤其对于体制内拥有行政权、学术权的校长、教授来说,一边质疑教育问题,一边任由教育问题继续存在、发展,这也成为一种教育问题。在这种病态环境中,那些偶尔内心不安者,就显得高尚,这才是中国大学教育的最大遗憾。 推动教育改革,需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系统推进,也需要自下而上的积极参与。在笔者看来,自下而上的积极参与,在当前更具价值,这既可以促进自上而下的改革,也可在体制未变的情况下,在现有的办学空间中,减少体制弊端对教育、师生的影响。其实,教育整体的行政化、功利化,政府对教育、学校的管理方式是一方面原因,学校内部的治理高度行政化、功利化,也不可忽视。而在内部实行民主管理,推进行政权、学术权分权,校长是有作为空间的,比如已有大学校长宣布在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就做行政管理的工作;在学校财务管理中,公开所有财务信息,包括“三公”信息,接受师生、社会监督;在学生管理中,倡导学生自治,实行学生会民主选举等等。尽吾心智而不至,可以无悔矣,这是一名职业化校长,面对当前教育问题必须有的态度,否则,只会空留遗憾与一声叹息。

至少有两个遗憾,是根叔可以避免的,一是“学位门”遗憾,2011年,作为独立学院的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有近2000名学生“顺利”获得华中科技大学学士学位,华中科大本部学生对此提出抗议,闹出“学位门”,在离任演讲中,李培根也提到这一遗憾,他说,当时曾误以为其他独立学院和华中科大的独立学院情况一样,不解为何偏偏只有华中科大学生闹。后来才得知,有的学校确实不一样,“当时我心里五味杂陈,我的官僚使学校失去了纠正的最佳时机,伤害了部分学生及校友的感情”。以笔者之见,李校长是有很多时机纠正的,独立学院独立,授予独立学院的文凭,而不是母校的文凭,这是教育部早在2003年就做出的规定,教育部在印发的《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中要求,“独立学院应具有独立的校园和基本办学设施,实施相对独立的教学组织和管理,独立进行招生,独立颁发学历证书,独立进行财务核算,应具有独立法人资格,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可直到2011年华中科大武昌分校的毕业生还获得华中科大的学位,这显然与作为母体校的华中科大的办学者有关,母体校或看重独立学院上交的不菲的管理费,而不愿意让其独立。时至今日,还有一些母体校为独立学院的独立设置各种障碍,这些母体校的校长会不会在离任时也把这作为一种遗憾呢,但这种遗憾,有什么价值呢?

 

二是没给学生尽可能创造自由表达的环境的遗憾。据报道,李培根曾在小范围内部讲话中表示,自己心中的大学校训应包括独立、自由和责任,但他在离任演讲中遗憾地表示,自己在自由、良知被某些僵化意识所遮蔽时,仍不闻不问,“即便对于希望有一点涂鸦自由的学生们,我也没有公开发出任何声音。在此,我要就我的沉默向他们表示歉意。”其实,对于鼓励学生自由表达,“根叔”是有很好的表态的,在2010年的新生开学典礼上,他就先后提到82个质疑,当时笔者就曾撰文,学校要创造鼓励学生质疑的环境,而不能把鼓励质疑停留在口头,现在“根叔”把这作为一项遗憾,这是何等的遗憾呢?

 

对于我国大学的问题,当今缺乏的不是批评、质疑,可以说,体制内的校长、教授对于大学问题的认识之深远超过社会对大学问题的认识,可是,对于改变大学问题,却鲜见实际行动,这其实是不应该的。尤其对于体制内拥有行政权、学术权的校长、教授来说,一边质疑教育问题,一边任由教育问题继续存在、发展,这也成为一种教育问题。在这种病态环境中,那些偶尔内心不安者,就显得高尚,这才是中国大学教育的最大遗憾。

 

“根叔”李培根卸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他在3月31日发表的离任演说中,共留有19处“遗憾”。“这些年,学校的发展有一些颇为遗憾的地方。”李培根除了提到一些学科发展未能尽如人意外,还表示,教师与学生的距离没有明显缩短,多数学生也未能脱离类似“教育生产线”的培养模式。(新京报4月1日) 对于“根叔”这篇难掩遗憾的离任演讲,舆论普遍认为,“根叔”是在借离任演讲,指出当前当今大学办学的弊端,发人深省。相比那些在离任时只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官话、套话的演讲来说,“根叔”的离任演讲,出于自己的真情实感,那19处遗憾,更是处处敲打听众的内心。 但是,需要每一个人思考的是,是什么制造了“根叔式”遗憾?在笔者看来,这19处遗憾,是根叔自己的遗憾,也是大学校长的遗憾,更是中国大学教育的遗憾;而这些遗憾,有的是教育体制制造的,有的是社会环境制造的,还有的其实与根叔自己也有关,有根叔自己的责任。 演讲中,李培根说道:“上任之初,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在任期内能使学校的风气变得更好一些,希望在我们的校园里充满学气,有简单的文化,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这一点。”“这个校园里还是多了一些官气,少了一些学气”。他称,“自己的能力太有限”。“有的人做学问,行忽悠之能事;有的人风骨全无,媚态几许……我看到了,却无良策,惭愧啊”!这种遗憾,显然不是因为校长无能,而是教育管理体制和社会环境的问题,这不是靠一个校长所能改变的,包括李校长自己,也是有副部级行政级别的,学校内部的行政机构庞大,但校长的职权难以推动行政机构改革,往往,在现行学校治理模式中,校长会被体制改变,而很难改变体制。因为上级部门对学校的管理,决定了学校的管理模式,上级部门对学校办学业绩的考核、评价,决定了学校整体的办学思路对上不对下。 我其实更关注那些与“根叔”自身关系密切的遗憾,因为这些遗憾,校长是可以在现行体制中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的,对于这些遗憾,校长们不要在离任时才说是遗憾,而应该在任上就避免遗憾,否则,在离任时才大发遗憾的感慨,却没有弥补遗憾的可能,为何不在任时身体力行做起来呢?——近年来,我国有不少校长,都在离任之后才说真话,对于这些校长,有舆论点赞,但我认为真话太迟了,反而有沽名钓誉之嫌,在任时不作

推动教育改革,需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系统推进,也需要自下而上的积极参与。在笔者看来,自下而上的积极参与,在当前更具价值,这既可以促进自上而下的改革,也可在体制未变的情况下,在现有的办学空间中,减少体制弊端对教育、师生的影响。其实,教育整体的行政化、功利化,政府对教育、学校的管理方式是一方面原因,学校内部的治理高度行政化、功利化,也不可忽视。而在内部实行民主管理,推进行政权、学术权分权,校长是有作为空间的,比如已有大学校长宣布在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就做行政管理的工作;在学校财务管理中,公开所有财务信息,包括“三公”信息,接受师生、社会监督;在学生管理中,倡导学生自治,实行学生会民主选举等等。尽吾心智而不至,可以无悔矣,这是一名职业化校长,面对当前教育问题必须有的态度,否则,只会空留遗憾与一声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10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