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的首要责任  

2014-03-06 12:3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这向整个社会传递出清晰的信息——教育公平是发展教育的基石,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责任。这是对政府部门发展教育责任的重要回归。在谈到2013年的教育发展和改革时,李总理的报告,几乎全部集中在教育公平上,他指出,“启动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贫困改善计划惠及3200万孩子。对集中连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生活补贴,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上年增长8.5%。”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教育部门,都直接介入具体的办学中,其出发点是培养精英人才,其结果是,不但造成教育“管办评一体化”——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者,而且使得我国教育资源配置极不均衡,人为制造出教育等级、教育焦虑。 这包括,在义务教育领域,学校被分为重点校、重点班;在高中教育,这更为突出,有超级校、示范校、星级校;在高等教育领域,到达顶峰,高校被分为985高校、211院校、一本院校、二本院校、三本院校、高职高专,学校在招生录取时依次排序。这种人为制造的分类、等级,带来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中高考焦虑随着高中资源、大学资源的增加反而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不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观念,民办院校和职业院校在985、211、公办院校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我国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可为什么教育焦虑不轻反重,有代表委员分析道,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多,那么,请问,优质教育资源要多到怎样的程度,大家才不焦虑?在一个国家中,“优质”的大学再多,也不过总数的10%——大家会优中选优。 这是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错位所致。政府发展教育,第一位的责任是保障每个受教育者平等的受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这向整个社会传递出清晰的信息——教育公平是发展教育的基石,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责任。这是对政府部门发展教育责任的重要回归。在谈到2013年的教育发展和改革时,李总理的报告,几乎全部集中在教育公平上,他指出,“启动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贫困改善计划惠及3200万孩子。对集中连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生活补贴,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上年增长8.5%。”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教育部门,都直接介入具体的办学中,其出发点是培养精英人才,其结果是,不但造成教育“管办评一体化”——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者,而且使得我国教育资源配置极不均衡,人为制造出教育等级、教育焦虑。 这包括,在义务教育领域,学校被分为重点校、重点班;在高中教育,这更为突出,有超级校、示范校、星级校;在高等教育领域,到达顶峰,高校被分为985高校、211院校、一本院校、二本院校、三本院校、高职高专,学校在招生录取时依次排序。这种人为制造的分类、等级,带来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中高考焦虑随着高中资源、大学资源的增加反而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不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观念,民办院校和职业院校在985、211、公办院校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我国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可为什么教育焦虑不轻反重,有代表委员分析道,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多,那么,请问,优质教育资源要多到怎样的程度,大家才不焦虑?在一个国家中,“优质”的大学再多,也不过总数的10%——大家会优中选优。 这是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错位所致。政府发展教育,第一位的责任是保障每个受教育者平等的受教

这向整个社会传递出清晰的信息——教育公平是发展教育的基石,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责任。这是对政府部门发展教育责任的重要回归。在谈到2013年的育权,至于学校办出特色,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从教育公平出发,政府必须做发展教育的战略调整,首先,政府应该把更多的教育投入,投向公共基础教育领域,而不是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间资金进入举办,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对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明显加大了对义务教育,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这是积极的转变,也才取得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到的成绩。 其次,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学校的均衡发展和平等竞争,对于义务教育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点校、重点班,对于非义务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来说,不能通过政府计划、工程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政府部门要做的是,给每个学校、每类教育(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一样的发展环境,不能让公办教育高民办教育一等,普通教育高职业教育一等。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等级管理,只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过去两年中,我国政府通过实行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增加了农村生进重点学校的机会,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计划,今后还要再增长10%,这是可喜的进步,但问题在于,一本重点院校在我国的整体招生比例只有8.5%,更多的学生会到二本、三本、高职高专院校,绝大多数农村生上大学只能进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如果大家都认为只有进一本才有希望,哪谁选择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呢?这样的教育出路何在? 因此,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当是取消高考录取的一本、二本、三本批次,让每个学校平等竞争。这就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在推进高校自主办学、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学校独立自主招生,如此一来,学校也就没有批次一说,每个学生可拿到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选择大学,对于大学的补贴,政府可以实行高等教育券制度,学生拿着高等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学校则拿高等教育券去兑取政教育发展和改革时,李总理的报告,几乎全部集中在教育公平上,他指出,“启动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贫困改善计划惠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这向整个社会传递出清晰的信息——教育公平是发展教育的基石,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责任。这是对政府部门发展教育责任的重要回归。在谈到2013年的教育发展和改革时,李总理的报告,几乎全部集中在教育公平上,他指出,“启动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贫困改善计划惠及3200万孩子。对集中连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生活补贴,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上年增长8.5%。”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教育部门,都直接介入具体的办学中,其出发点是培养精英人才,其结果是,不但造成教育“管办评一体化”——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者,而且使得我国教育资源配置极不均衡,人为制造出教育等级、教育焦虑。 这包括,在义务教育领域,学校被分为重点校、重点班;在高中教育,这更为突出,有超级校、示范校、星级校;在高等教育领域,到达顶峰,高校被分为985高校、211院校、一本院校、二本院校、三本院校、高职高专,学校在招生录取时依次排序。这种人为制造的分类、等级,带来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中高考焦虑随着高中资源、大学资源的增加反而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不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观念,民办院校和职业院校在985、211、公办院校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我国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可为什么教育焦虑不轻反重,有代表委员分析道,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多,那么,请问,优质教育资源要多到怎样的程度,大家才不焦虑?在一个国家中,“优质”的大学再多,也不过总数的10%——大家会优中选优。 这是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错位所致。政府发展教育,第一位的责任是保障每个受教育者平等的受教3200万孩子。对集中连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生活补贴,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上年增长8.5%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这向整个社会传递出清晰的信息——教育公平是发展教育的基石,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责任。这是对政府部门发展教育责任的重要回归。在谈到2013年的教育发展和改革时,李总理的报告,几乎全部集中在教育公平上,他指出,“启动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贫困改善计划惠及3200万孩子。对集中连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生活补贴,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上年增长8.5%。”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教育部门,都直接介入具体的办学中,其出发点是培养精英人才,其结果是,不但造成教育“管办评一体化”——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者,而且使得我国教育资源配置极不均衡,人为制造出教育等级、教育焦虑。 这包括,在义务教育领域,学校被分为重点校、重点班;在高中教育,这更为突出,有超级校、示范校、星级校;在高等教育领域,到达顶峰,高校被分为985高校、211院校、一本院校、二本院校、三本院校、高职高专,学校在招生录取时依次排序。这种人为制造的分类、等级,带来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中高考焦虑随着高中资源、大学资源的增加反而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不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观念,民办院校和职业院校在985、211、公办院校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我国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可为什么教育焦虑不轻反重,有代表委员分析道,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多,那么,请问,优质教育资源要多到怎样的程度,大家才不焦虑?在一个国家中,“优质”的大学再多,也不过总数的10%——大家会优中选优。 这是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错位所致。政府发展教育,第一位的责任是保障每个受教育者平等的受教

 

府的投入——这就实现了学校的平等竞争,在这种平等竞争环境中,公办学校、民办学校、普通教育、职业教育也就实现了平等发展,很多困惑我国教育的问题,诸如对民办学校、职业教育的歧视,都逐渐得到解决。 可能有不少人会担心,这样一来,学校的办学质量从何而来?从世界范围内来看,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政府的重点投入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是,给予每个学校平等竞争的空间,让每个学校自主办学、平等竞争,才是提高质量的根本,对于高等教育来说,尤其如此。 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指出,要“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积极稳妥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高校办学自主权,鼓励发展民办学校。加快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以笔者之见,政府部门应该立足教育公平来思考自身的责任推进教育改革,如果政府只负责保障投入,给每所学校营造平等空间,而将办学权、评价权下放给学校和社会机构,那么,这些改革都将顺利进行,为每个孩子创造多元的教育环境,更多个性化的学习机会。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教育部门,都直接介入具体的办学中,其出发点是培养精英人才,其结果是,不但造成教育“管办评一体化”——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者,而且使得我国教育资源配置极不均衡,人为制造出教育等级、教育焦虑。

 

育权,至于学校办出特色,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从教育公平出发,政府必须做发展教育的战略调整,首先,政府应该把更多的教育投入,投向公共基础教育领域,而不是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间资金进入举办,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对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明显加大了对义务教育,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这是积极的转变,也才取得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到的成绩。 其次,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学校的均衡发展和平等竞争,对于义务教育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点校、重点班,对于非义务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来说,不能通过政府计划、工程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政府部门要做的是,给每个学校、每类教育(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一样的发展环境,不能让公办教育高民办教育一等,普通教育高职业教育一等。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等级管理,只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过去两年中,我国政府通过实行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增加了农村生进重点学校的机会,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计划,今后还要再增长10%,这是可喜的进步,但问题在于,一本重点院校在我国的整体招生比例只有8.5%,更多的学生会到二本、三本、高职高专院校,绝大多数农村生上大学只能进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如果大家都认为只有进一本才有希望,哪谁选择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呢?这样的教育出路何在? 因此,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当是取消高考录取的一本、二本、三本批次,让每个学校平等竞争。这就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在推进高校自主办学、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学校独立自主招生,如此一来,学校也就没有批次一说,每个学生可拿到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选择大学,对于大学的补贴,政府可以实行高等教育券制度,学生拿着高等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学校则拿高等教育券去兑取政

这包括,在义务教育领域,学校被分为重点校、重点班;在高中教育,这更为突出,有超级校、示范校、星级校;在高等教育领域,到达顶峰,高校被分为985高校、211院校、一本院校、二本院校、三本院校、高职高专,学校在招生录取时依次排序。这种人为制造的分类、等级,带来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中高考焦虑随着高中资源、大学资源的增加反而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不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观念,民办院校和职业院校在985、211、公办院校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育权,至于学校办出特色,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从教育公平出发,政府必须做发展教育的战略调整,首先,政府应该把更多的教育投入,投向公共基础教育领域,而不是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间资金进入举办,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对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明显加大了对义务教育,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这是积极的转变,也才取得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到的成绩。 其次,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学校的均衡发展和平等竞争,对于义务教育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点校、重点班,对于非义务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来说,不能通过政府计划、工程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政府部门要做的是,给每个学校、每类教育(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一样的发展环境,不能让公办教育高民办教育一等,普通教育高职业教育一等。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等级管理,只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过去两年中,我国政府通过实行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增加了农村生进重点学校的机会,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计划,今后还要再增长10%,这是可喜的进步,但问题在于,一本重点院校在我国的整体招生比例只有8.5%,更多的学生会到二本、三本、高职高专院校,绝大多数农村生上大学只能进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如果大家都认为只有进一本才有希望,哪谁选择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呢?这样的教育出路何在? 因此,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当是取消高考录取的一本、二本、三本批次,让每个学校平等竞争。这就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在推进高校自主办学、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学校独立自主招生,如此一来,学校也就没有批次一说,每个学生可拿到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选择大学,对于大学的补贴,政府可以实行高等教育券制度,学生拿着高等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学校则拿高等教育券去兑取政

 

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我国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可为什么教育焦虑不轻反重,有代表委员分析道,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多,那么,请问,优质教育资源要多到怎样的程度,大家才不焦虑?在一个国家中,“优质”的大学再多,也不过总数的10%——大家会优中选优。

育权,至于学校办出特色,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从教育公平出发,政府必须做发展教育的战略调整,首先,政府应该把更多的教育投入,投向公共基础教育领域,而不是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间资金进入举办,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对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明显加大了对义务教育,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这是积极的转变,也才取得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到的成绩。 其次,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学校的均衡发展和平等竞争,对于义务教育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点校、重点班,对于非义务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来说,不能通过政府计划、工程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政府部门要做的是,给每个学校、每类教育(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一样的发展环境,不能让公办教育高民办教育一等,普通教育高职业教育一等。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等级管理,只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过去两年中,我国政府通过实行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增加了农村生进重点学校的机会,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计划,今后还要再增长10%,这是可喜的进步,但问题在于,一本重点院校在我国的整体招生比例只有8.5%,更多的学生会到二本、三本、高职高专院校,绝大多数农村生上大学只能进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如果大家都认为只有进一本才有希望,哪谁选择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呢?这样的教育出路何在? 因此,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当是取消高考录取的一本、二本、三本批次,让每个学校平等竞争。这就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在推进高校自主办学、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学校独立自主招生,如此一来,学校也就没有批次一说,每个学生可拿到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选择大学,对于大学的补贴,政府可以实行高等教育券制度,学生拿着高等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学校则拿高等教育券去兑取政

 

这是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错位所致。政府发展教育,第一位的责任是保障每个受教育者平等的受教育权,至于学校办出特色,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从教育公平出发,政府必须做发展教育的战略调整,首先,政府应该把更多的教育投入,投向公共基础教育领域,而不是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间资金进入举办,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对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明显加大了对义务教育,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这是积极的转变,也才取得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到的成绩。

 

其次,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学校的均衡发展和平等竞争,对于义务教育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点校、重点班,对于非义务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来说,不能通过政府计划、工程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政府部门要做的是,给每个学校、每类教育(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一样的发展环境,不能让公办教育高民办教育一等,普通教育高职业教育一等。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等级管理,只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育权,至于学校办出特色,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从教育公平出发,政府必须做发展教育的战略调整,首先,政府应该把更多的教育投入,投向公共基础教育领域,而不是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间资金进入举办,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对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明显加大了对义务教育,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这是积极的转变,也才取得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到的成绩。 其次,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学校的均衡发展和平等竞争,对于义务教育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点校、重点班,对于非义务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来说,不能通过政府计划、工程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政府部门要做的是,给每个学校、每类教育(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一样的发展环境,不能让公办教育高民办教育一等,普通教育高职业教育一等。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等级管理,只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过去两年中,我国政府通过实行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增加了农村生进重点学校的机会,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计划,今后还要再增长10%,这是可喜的进步,但问题在于,一本重点院校在我国的整体招生比例只有8.5%,更多的学生会到二本、三本、高职高专院校,绝大多数农村生上大学只能进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如果大家都认为只有进一本才有希望,哪谁选择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呢?这样的教育出路何在? 因此,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当是取消高考录取的一本、二本、三本批次,让每个学校平等竞争。这就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在推进高校自主办学、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学校独立自主招生,如此一来,学校也就没有批次一说,每个学生可拿到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选择大学,对于大学的补贴,政府可以实行高等教育券制度,学生拿着高等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学校则拿高等教育券去兑取政

 

在过去两年中,我国政府通过实行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增加了农村生进重点学校的机会,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计划,今后还要再增长10%,这是可喜的进步,但问题在于,一本重点院校在我国的整体招生比例只有8.5%,更多的学生会到二本、三本、高职高专院校,绝大多数农村生上大学只能进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如果大家都认为只有进一本才有希望,哪谁选择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呢?这样的教育出路何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这向整个社会传递出清晰的信息——教育公平是发展教育的基石,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责任。这是对政府部门发展教育责任的重要回归。在谈到2013年的教育发展和改革时,李总理的报告,几乎全部集中在教育公平上,他指出,“启动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贫困改善计划惠及3200万孩子。对集中连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生活补贴,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上年增长8.5%。”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教育部门,都直接介入具体的办学中,其出发点是培养精英人才,其结果是,不但造成教育“管办评一体化”——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者,而且使得我国教育资源配置极不均衡,人为制造出教育等级、教育焦虑。 这包括,在义务教育领域,学校被分为重点校、重点班;在高中教育,这更为突出,有超级校、示范校、星级校;在高等教育领域,到达顶峰,高校被分为985高校、211院校、一本院校、二本院校、三本院校、高职高专,学校在招生录取时依次排序。这种人为制造的分类、等级,带来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中高考焦虑随着高中资源、大学资源的增加反而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不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观念,民办院校和职业院校在985、211、公办院校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我国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可为什么教育焦虑不轻反重,有代表委员分析道,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多,那么,请问,优质教育资源要多到怎样的程度,大家才不焦虑?在一个国家中,“优质”的大学再多,也不过总数的10%——大家会优中选优。 这是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错位所致。政府发展教育,第一位的责任是保障每个受教育者平等的受教

 

因此,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当是取消高考录取的一本、二本、三本批次,让每个学校平等竞争。这就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在推进高校自主办学、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学校独立自主招生,如此一来,学校也就没有批次一说,每个学生可拿到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选择大学,对于大学的补贴,政府可以实行高等教育券制度,学生拿着高等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学校则拿高等教育券去兑取政府的投入——这就实现了学校的平等竞争,在这种平等竞争环境中,公办学校、民办学校、普通教育、职业教育也就实现了平等发展,很多困惑我国教育的问题,诸如对民办学校、职业教育的歧视,都逐渐得到解决。

育权,至于学校办出特色,那是学校自己的事。从教育公平出发,政府必须做发展教育的战略调整,首先,政府应该把更多的教育投入,投向公共基础教育领域,而不是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应该创造条件,鼓励民间资金进入举办,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近年来,我国中央财政对此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明显加大了对义务教育,尤其是农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这是积极的转变,也才取得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到的成绩。 其次,政府部门要努力做好学校的均衡发展和平等竞争,对于义务教育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均衡,而不是制造重点校、重点班,对于非义务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来说,不能通过政府计划、工程把学校分为三六九等,政府部门要做的是,给每个学校、每类教育(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公办教育、民办教育)一样的发展环境,不能让公办教育高民办教育一等,普通教育高职业教育一等。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等级管理,只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过去两年中,我国政府通过实行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增加了农村生进重点学校的机会,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计划,今后还要再增长10%,这是可喜的进步,但问题在于,一本重点院校在我国的整体招生比例只有8.5%,更多的学生会到二本、三本、高职高专院校,绝大多数农村生上大学只能进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如果大家都认为只有进一本才有希望,哪谁选择二本、三本、高职高专呢?这样的教育出路何在? 因此,根本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当是取消高考录取的一本、二本、三本批次,让每个学校平等竞争。这就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而做到这一点,关键在推进高校自主办学、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就是每个学校独立自主招生,如此一来,学校也就没有批次一说,每个学生可拿到多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再选择大学,对于大学的补贴,政府可以实行高等教育券制度,学生拿着高等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学校则拿高等教育券去兑取政

 

可能有不少人会担心,这样一来,学校的办学质量从何而来?从世界范围内来看,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政府的重点投入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是,给予每个学校平等竞争的空间,让每个学校自主办学、平等竞争,才是提高质量的根本,对于高等教育来说,尤其如此。

 

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指出,要“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促进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公平发展,我们要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个孩子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这向整个社会传递出清晰的信息——教育公平是发展教育的基石,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部门的首要责任。这是对政府部门发展教育责任的重要回归。在谈到2013年的教育发展和改革时,李总理的报告,几乎全部集中在教育公平上,他指出,“启动教育扶贫工程,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学生贫困改善计划惠及3200万孩子。对集中连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发放生活补贴,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比上年增长8.5%。”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教育部门,都直接介入具体的办学中,其出发点是培养精英人才,其结果是,不但造成教育“管办评一体化”——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办学者、评价者,而且使得我国教育资源配置极不均衡,人为制造出教育等级、教育焦虑。 这包括,在义务教育领域,学校被分为重点校、重点班;在高中教育,这更为突出,有超级校、示范校、星级校;在高等教育领域,到达顶峰,高校被分为985高校、211院校、一本院校、二本院校、三本院校、高职高专,学校在招生录取时依次排序。这种人为制造的分类、等级,带来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热,中高考焦虑随着高中资源、大学资源的增加反而越来越严重,农村地区甚至出现不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观念,民办院校和职业院校在985、211、公办院校的挤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我国教育资源越来越丰富,可为什么教育焦虑不轻反重,有代表委员分析道,这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还不多,那么,请问,优质教育资源要多到怎样的程度,大家才不焦虑?在一个国家中,“优质”的大学再多,也不过总数的10%——大家会优中选优。 这是政府发展教育的责任错位所致。政府发展教育,第一位的责任是保障每个受教育者平等的受教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积极稳妥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 高校办学自主权,鼓励发展民办学校。加快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府的投入——这就实现了学校的平等竞争,在这种平等竞争环境中,公办学校、民办学校、普通教育、职业教育也就实现了平等发展,很多困惑我国教育的问题,诸如对民办学校、职业教育的歧视,都逐渐得到解决。 可能有不少人会担心,这样一来,学校的办学质量从何而来?从世界范围内来看,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政府的重点投入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是,给予每个学校平等竞争的空间,让每个学校自主办学、平等竞争,才是提高质量的根本,对于高等教育来说,尤其如此。 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指出,要“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积极稳妥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高校办学自主权,鼓励发展民办学校。加快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以笔者之见,政府部门应该立足教育公平来思考自身的责任推进教育改革,如果政府只负责保障投入,给每所学校营造平等空间,而将办学权、评价权下放给学校和社会机构,那么,这些改革都将顺利进行,为每个孩子创造多元的教育环境,更多个性化的学习机会。”以笔者之见,政府部门应该立足教育公平来思考自身的责任推进教育改革,如果政府只负责保障投入,给每所学校营造平等空间,而将办学权、评价权下放给学校和社会机构,那么,这些改革都将顺利进行,为每个孩子创造多元的教育环境,更多个性化的学习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12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