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两会议案不需要零起点“重起炉灶”  

2014-03-05 20: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林大学学位委员会副主任迟宝荣提出,”对全国出现的入园难问题,必然的解决办法就是将学前教育并入义务教育体系。”2013年,铁飞燕等代表认为,政府应尽可能创造条件把学前教育也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让学前教育回归到公益性轨道上来。 以上这些都是见诸媒体的公开报道,可以想见,还可能有一些代表、委员对此的提案。这些提案几乎完全一样。而与此类似的是,对于高考改革的提案、大学去行政化的提案等等。最近媒体报道有代表、委员呼吁高考改革打破一考定终身,称中国只有“教育部大学”,而类似的说法至少已经在两会上存在10年。 代表委员持续关注同一个问题,显示出解决这些问题的迫切性,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即提案有无回应?每一年重复提案,相对于前一年有新的变化吗?如果提案没有回应,代表委员也只管自己提,不去追问提案的进展,那么,对于同一问题的提案,就可能一直在原地打转——同一个人反复提,或者这个人提了那个人再提。再者,假如对于某一个议案,有关部门已经做出了近5年或者10年内不会考虑这一问题的回应,那么,再提类似的议案,是不是浪费议政资源,或者,既然按照这种提案方式,不会引起有关部门回应,代表委员是不是应该寻求新的办法,解决这一问题,让有关部门不得不重视? 解决老大难的教育问题,确实需要韧性,反复建言、提案,但不能都是“零起点”建言、代表委员各自为政,而应该逐步把问题引向深入,基于以前的提案、有关部门对提案的回应,再进行新的提案。观察近年来的两会教育提案,都有似曾相识之感,而代表委员的话,也和五年前、十年前差不多。有意

思的是,就是对于一些多年谈到的老话题,代表委员的意见,也并不聚焦,有各说各话之感,没有就此形成系统解决方案。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这表明在教育关键问题上,没有突破。这是需要代表委员们反思的,因为他们肩负的正是突破难题的责任,为此,期望代表委员们能把提案做得深入一些,甚至可以以某个提案者的名字命名议案,如果大家觉得这一议案重大,就全力推进这一议案落实。一届两会上,来自教育系统(或关注教育问题)的代表委员能集中攻克一两个教育重大问题,成果已经非常显著了。 另外,对于全国人大和政协来说,则有必要把每年的提案,建立档案和清单,提供给代表、委员,让代表、委员(以至公众)知道近年来提案的内容、回应、解决的情况,并以此为基础,结合自己的调查、研究,提出议案,这可形成新的提案机制,更有利于代表、委员的参政议政。两会开幕,一些代表委员会的提案曝光,围绕教育问题的提案,主要还是聚焦在学前教育、择校热、高考改革、高校去行政化改革等方面。笔者发现,很多教育提案,都是旧事重提。

比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案。据报道,来自重庆市的全国政协委员严琦提出,应适时修改《义务教育法》,逐步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这也再次引起舆论的关注。而仔细梳理过去多年的两会,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案,每年都有,且都引起关注。

、吉林大学学位委员会副主任迟宝荣提出,”对全国出现的入园难问题,必然的解决办法就是将学前教育并入义务教育体系。”2013年,铁飞燕等代表认为,政府应尽可能创造条件把学前教育也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让学前教育回归到公益性轨道上来。 以上这些都是见诸媒体的公开报道,可以想见,还可能有一些代表、委员对此的提案。这些提案几乎完全一样。而与此类似的是,对于高考改革的提案、大学去行政化的提案等等。最近媒体报道有代表、委员呼吁高考改革打破一考定终身,称中国只有“教育部大学”,而类似的说法至少已经在两会上存在10年。 代表委员持续关注同一个问题,显示出解决这些问题的迫切性,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即提案有无回应?每一年重复提案,相对于前一年有新的变化吗?如果提案没有回应,代表委员也只管自己提,不去追问提案的进展,那么,对于同一问题的提案,就可能一直在原地打转——同一个人反复提,或者这个人提了那个人再提。再者,假如对于某一个议案,有关部门已经做出了近5年或者10年内不会考虑这一问题的回应,那么,再提类似的议案,是不是浪费议政资源,或者,既然按照这种提案方式,不会引起有关部门回应,代表委员是不是应该寻求新的办法,解决这一问题,让有关部门不得不重视? 解决老大难的教育问题,确实需要韧性,反复建言、提案,但不能都是“零起点”建言、代表委员各自为政,而应该逐步把问题引向深入,基于以前的提案、有关部门对提案的回应,再进行新的提案。观察近年来的两会教育提案,都有似曾相识之感,而代表委员的话,也和五年前、十年前差不多。有意早在2008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焱就提出,政府应当把学前一年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系统,同年,全国政协委员、时任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称,教育部正在研究“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如果成功推行的话,义务教育的时限将有望延长至13年。随后,时任教育部部长周济表示,当前工作的重点是花更大的精力普及和巩固九年义务教育,至于高中阶段的教育、学前教育,都要协调发展,但是不宜现在都提升进入义务教育的阶段。

此后每一年的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将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作为提案。——2009年,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明确学前教育的性质、职能定位、政策措施、法律责任等,依法保障学前教育的发展,加快普及学前教育。”2010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焱再次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议案;2011年,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抚顺市李时寨朝鲜族小学校长金竹花提出,“我们国家要为学前教育立法,同时把三年的学前教育列入到义务教育阶段。”思的是,就是对于一些多年谈到的老话题,代表委员的意见,也并不聚焦,有各说各话之感,没有就此形成系统解决方案。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这表明在教育关键问题上,没有突破。这是需要代表委员们反思的,因为他们肩负的正是突破难题的责任,为此,期望代表委员们能把提案做得深入一些,甚至可以以某个提案者的名字命名议案,如果大家觉得这一议案重大,就全力推进这一议案落实。一届两会上,来自教育系统(或关注教育问题)的代表委员能集中攻克一两个教育重大问题,成果已经非常显著了。 另外,对于全国人大和政协来说,则有必要把每年的提案,建立档案和清单,提供给代表、委员,让代表、委员(以至公众)知道近年来提案的内容、回应、解决的情况,并以此为基础,结合自己的调查、研究,提出议案,这可形成新的提案机制,更有利于代表、委员的参政议政。2012年全国政协委员、吉林大学学位委员会副主任迟宝荣提出,”对全国出现的入园难问题,必然的解决办法就是将学前教育并入义务教育体系。”2013年, 两会开幕,一些代表委员会的提案曝光,围绕教育问题的提案,主要还是聚焦在学前教育、择校热、高考改革、高校去行政化改革等方面。笔者发现,很多教育提案,都是旧事重提。 比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案。据报道,来自重庆市的全国政协委员严琦提出,应适时修改《义务教育法》,逐步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这也再次引起舆论的关注。而仔细梳理过去多年的两会,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案,每年都有,且都引起关注。 早在2008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焱就提出,政府应当把学前一年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系统,同年,全国政协委员、时任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称,教育部正在研究“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如果成功推行的话,义务教育的时限将有望延长至13年。随后,时任教育部部长周济表示,当前工作的重点是花更大的精力普及和巩固九年义务教育,至于高中阶段的教育、学前教育,都要协调发展,但是不宜现在都提升进入义务教育的阶段。 此后每一年的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将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作为提案。——2009年,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明确学前教育的性质、职能定位、政策措施、法律责任等,依法保障学前教育的发展,加快普及学前教育。”2010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焱再次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议案;2011年,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抚顺市李时寨朝鲜族小学校长金竹花提出,“我们国家要为学前教育立法,同时把三年的学前教育列入到义务教育阶段。”2012年全国政协委员铁飞燕等代表认为,政府应尽可能创造条件把学前教育也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让学前教育回归到公益性轨道上来。

以上这些都是见诸媒体的公开报道,可以想见,还可能有一些代表、委员对此的提案。这些提案几乎完全一样。而与此类似的是,对于高考改革的提案、大学去行政化的提案等等。最近媒体报道有代表、委员呼吁高考改革打破一考定终身,称中国只有“教育部大学”,而类似的说法至少已经在两会上存在 两会开幕,一些代表委员会的提案曝光,围绕教育问题的提案,主要还是聚焦在学前教育、择校热、高考改革、高校去行政化改革等方面。笔者发现,很多教育提案,都是旧事重提。 比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案。据报道,来自重庆市的全国政协委员严琦提出,应适时修改《义务教育法》,逐步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这也再次引起舆论的关注。而仔细梳理过去多年的两会,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案,每年都有,且都引起关注。 早在2008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焱就提出,政府应当把学前一年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系统,同年,全国政协委员、时任教育部副部长赵沁平称,教育部正在研究“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如果成功推行的话,义务教育的时限将有望延长至13年。随后,时任教育部部长周济表示,当前工作的重点是花更大的精力普及和巩固九年义务教育,至于高中阶段的教育、学前教育,都要协调发展,但是不宜现在都提升进入义务教育的阶段。 此后每一年的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将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作为提案。——2009年,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明确学前教育的性质、职能定位、政策措施、法律责任等,依法保障学前教育的发展,加快普及学前教育。”2010年,全国政协委员刘焱再次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议案;2011年,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抚顺市李时寨朝鲜族小学校长金竹花提出,“我们国家要为学前教育立法,同时把三年的学前教育列入到义务教育阶段。”2012年全国政协委员10年。

代表委员持续关注同一个问题,显示出解决这些问题的迫切性,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即提案有无回应?每一年重复提案,相对于前一年有新的变化吗?如果提案没有回应,代表委员也只管自己提,不去追问提案的进展,那么,对于同一问题的提案,就可能一直在原地打转——同一个人反复提,或者这个人提了那个人再提。再者,假如对于某一个议案,有关部门已经做出了近5年或者10年内不会考虑这一问题的回应,那么,再提类似的议案,是不是浪费议政资源,或者,既然按照这种提案方式,不会引起有关部门回应,代表委员是不是应该寻求新的办法,解决这一问题,让有关部门不得不重视?

解决老大难的教育问题,确实需要韧性,反复建言、提案,但不能都是“零起点”建言、代表委员各自为政,而应该逐步把问题引向深入,基于以前的提案、有关部门对提案的回应,再进行新的提案。观察近年来的两会教育提案,都有似曾相识之感,而代表委员的话,也和五年前、十年前差不多。有意思的是,就是对于一些多年谈到的老话题,代表委员的意见,也并不聚焦,有各说各话之感,没有就此形成系统解决方案。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这表明在教育关键问题上,没有突破。这是需要代表委员们反思的,因为他们肩负的正是突破难题的责任,为此,期望代表委员们能把提案做得深入一些,甚至可以以某个提案者的名字命名议案,如果大家觉得这一议案重大,就全力推进这一议案落实。一届两会上,来自教育系统(或关注教育问题)的代表委员能集中攻克一两个教育重大问题,成果已经非常显著了。

另外,对于全国人大和政协来说,则有必要把每年的提案,建立档案和清单,提供给代表、委员,让代表、委员(以至公众)知道近年来提案的内容、回应、解决的情况,并以此为基础,结合自己的调查、研究,提出议案,这可形成新的提案机制,更有利于代表、委员的参政议政。

  评论这张
 
阅读(119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