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全国高考改革方案应由人大讨论审议  

2014-03-04 06:2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了多年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是历年全国两会上的热点人物。前年两会上,他直接向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插话”,提问考研泄题事件。去年6月,又因为请辞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葛剑雄耿直的性格、犀利的语言也让他有了“葛大炮”的称号。3月2日,刚到政协委员驻地的葛剑雄谈到高考改革,直言对教育部提出的高考改革方案不满意。他认为,现在提的高考方案都不是建立在科学论证、调查研究比较的基础上,另外,高考改革只盯着具体如何考、录取等问题,就是走错了方向。(京华时报3月3日) 我赞成葛剑雄委员呼吁高考改革方案要经过科学论证、调查研究,但却不认可其对高考改革的具体意见——高考改革不应该盯着如何考的问题,但应该盯着如何录取,如果考和录都不改,而只是去改革考不上大学也有美好的出路,那不是高考改革,而是系统教育改革和整体社会改革。如此,改革就陷入彼此推诿。葛剑雄委员的意见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高考改革不能由行政部门主导制定,随意决策,而应该提交全国人大讨论、审议,以凝聚共识,制定各方都可接受的方案。 目前教育部门透露的高考改革方案,由于只改考,而很少涉及录取的问题,因此,这一方案,无法让基础教育摆脱考什么、教什么、学什么的应试教育思维,减少统考科目、降低分值,延续的还是过去的科目改革做法,就是被认为有亮点的英语一年多次考,由于是选最好的一次成绩计入总分排序录取,也不可能打破一考定终身,最多是多考定终身,考生的焦虑反可能增加。 只有对录取制度进行改革,高考改革的僵局才可能打破。我国高考制度的核心问题是录取制度问题,这一制度,对于大学制造录取不平等,录取时分批次先后投档;对于考生,限制了选择考试、选择教育的权利;对于中学,由于大学按单一的分数选拔录取学生,因此学校教育教学完全围绕考试转。 葛委员认为,要清楚高考改革的矛盾在

做了多年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是历年全国两会上的热点人物。前年两会上,他直接向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插话”,提问考研泄题事件。去年6月,又因为请辞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葛剑雄耿直的性格、犀利的语言也让他有了“葛大炮”的称号。3月2日,刚到政协委员驻地的葛剑雄谈到高考改革,直言对教育部提出的高考改革方案不满意。他认为,现在提的高考方案都不是建立在科学论证、调查研究比较的基础上,另外,高考改革只盯着具体如何考、录取等问题,就是走错了方向。(京华时报3月3日)

做了多年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是历年全国两会上的热点人物。前年两会上,他直接向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插话”,提问考研泄题事件。去年6月,又因为请辞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再次引起轩然大波。葛剑雄耿直的性格、犀利的语言也让他有了“葛大炮”的称号。3月2日,刚到政协委员驻地的葛剑雄谈到高考改革,直言对教育部提出的高考改革方案不满意。他认为,现在提的高考方案都不是建立在科学论证、调查研究比较的基础上,另外,高考改革只盯着具体如何考、录取等问题,就是走错了方向。(京华时报3月3日) 我赞成葛剑雄委员呼吁高考改革方案要经过科学论证、调查研究,但却不认可其对高考改革的具体意见——高考改革不应该盯着如何考的问题,但应该盯着如何录取,如果考和录都不改,而只是去改革考不上大学也有美好的出路,那不是高考改革,而是系统教育改革和整体社会改革。如此,改革就陷入彼此推诿。葛剑雄委员的意见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高考改革不能由行政部门主导制定,随意决策,而应该提交全国人大讨论、审议,以凝聚共识,制定各方都可接受的方案。 目前教育部门透露的高考改革方案,由于只改考,而很少涉及录取的问题,因此,这一方案,无法让基础教育摆脱考什么、教什么、学什么的应试教育思维,减少统考科目、降低分值,延续的还是过去的科目改革做法,就是被认为有亮点的英语一年多次考,由于是选最好的一次成绩计入总分排序录取,也不可能打破一考定终身,最多是多考定终身,考生的焦虑反可能增加。 只有对录取制度进行改革,高考改革的僵局才可能打破。我国高考制度的核心问题是录取制度问题,这一制度,对于大学制造录取不平等,录取时分批次先后投档;对于考生,限制了选择考试、选择教育的权利;对于中学,由于大学按单一的分数选拔录取学生,因此学校教育教学完全围绕考试转。 葛委员认为,要清楚高考改革的矛盾在

 

我赞成葛剑雄委员呼吁高考改革方案要经过科学论证、调查研究,但却不认可其对高考改革的具体意见——高考改革不应该盯着如何考的问题,但应该盯着如何录取,如果考和录都不改,而只是去改革考不上大学也有美好的出路,那不是高考改革,而是系统教育改革和整体社会改革。如此,改革就陷入彼此推诿。葛剑雄委员的意见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高考改革不能由行政部门主导制定,随意决策,而应该提交全国人大讨论、审议,以凝聚共识,制定各方都可接受的方案。

 

目前教育部门透露的高考改革方案,由于只改考,而很少涉及录取的问题,因此,这一方案,无法让基础教育摆脱考什么、教什么、学什么的应试教育思维,减少统考科目、降低分值,延续的还是过去的科目改革做法,就是被认为有亮点的英语一年多次考,由于是选最好的一次成绩计入总分排序录取,也不可能打破一考定终身,最多是多考定终身,考生的焦虑反可能增加。

 

只有对录取制度进行改革,高考改革的僵局才可能打破。我国高考制度的核心问题是录取制度问题,这一制度,对于大学制造录取不平等,录取时分批次先后投档;对于考生,限制了选择考试、选择教育的权利;对于中学,由于大学按单一的分数选拔录取学生,因此学校教育教学完全围绕考试转。

哪里,他所说的矛盾有二——第一,我们国家到底需要多少,或者有条件培养多少大学生。一旦高考招生名额确定了,如何去挑选人才,这个问题不难解决。第二,对于挑选剩下来的人怎么办?应该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出路,提高普通劳动者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地位,让他们觉得即使没有通过高考同样也有美好的前途。——在笔者看来,前一个矛盾,有些似是而非,谁说高考名额确定了,如何挑选人才,就不难解决,现在高考的招生计划不是也很清楚吗?而第二个矛盾要解决,恰恰要通过高考制度改革来推动,这就是打破集中录取制度,消除学校间的不平等,让学校有自主办学空间,办出个性、特色,由此给学生创造多元的成才选择。 现在的高考计划录取制度,制造了学校的等级、限制了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没有实行个性化多元教育,培养个性化的学生,所以大家都把高考作为成才的出口。如果改革录取制度,实行大学完全自主招生,当前的教育局面和就业局面都将发生根本改变。 高考改革不是一件小事,不能拍脑袋随意决策,过去10年来,我国各地的高考改革方案制定十分随意,江苏曾在10年内出台5套方案,简直是儿戏,目前的高考改革方案,某种程度说,是江苏2008年已经实行的高考改革的翻版,而这一改革经过实践检验,已经被证明不成功,基础教育并没有摆脱应试焦虑,学校、老师、家长、学生怨声载道,把在地方已经尝试不成功的方案,推向全国,是不负责任的。 鉴于高考改革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制订高考改革方案,不能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而应该由全国人大主导,将高考改革方案提交人大审议决策,其一,通过人大决策,可广泛听取各界意见,而不只是教育系统的意见,形成各方意见的充分博弈,以达成改革共识。虽然教育部门在制订高考方案时,也称广泛听取了意见,但这是行政主导下的听取意见,不是各方意见充分表达。 其二,可摆脱行政部门自身的利益局限,推进高考改

 

葛委员认为,要清楚高考改革的矛盾在哪里,他所说的矛盾有二——第一,我们国家到底需要多少,或者有条件培养多少大学生。一旦高考招生名额确定了,如何去挑选人才,这个问题不难解决。第二,对于挑选剩下来的人怎么办?应该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出路,提高普通劳动者的福利待遇和社会地位,让他们觉得即使没有通过高考同样也有美好的前途。——在笔者看来,前一个矛盾,有些似是而非,谁说高考名额确定了,如何挑选人才,就不难解决,现在高考的招生计划不是也很清楚吗?而第二个矛盾要解决,恰恰要通过高考制度改革来推动,这就是打破集中录取制度,消除学校间的不平等,让学校有自主办学空间,办出个性、特色,由此给学生创造多元的成才选择。

 

革,势必要进行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比如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体系,必然要求政府部门放权,如果行政部门主导,放权就很困难,目前的高考改革方案,就是在行政部门不放权的框架下只进行科目改革——行政部门的权力,维系在计划录取制度之上。 其三,如果有全国整体的高考改革方案,高考改革不必各地各高一套,包括葛剑委员在内的一些人士认为,分省命题考虑到各地教学水平、课程,特别是教材不统一,考试当然也要从实际出发,这其实是很传统的思路,如果考试招生教学分离,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组织,用得着各地自行组织考试吗?全国所有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参加社会化考试,用社会化考试成绩去申请大学,不但把中学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而且,也打破高考的地方保护,实现学生的自由高考,而当学生拥有充分的选择权,这才是对考试公平、教育质量的根本促进。

现在的高考计划录取制度,制造了学校的等级、限制了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没有实行个性化多元教育,培养个性化的学生,所以大家都把高考作为成才的出口。如果改革录取制度,实行大学完全自主招生,当前的教育局面和就业局面都将发生根本改变。

 

高考改革不是一件小事,不能拍脑袋随意决策,过去10年来,我国各地的高考改革方案制定十分随意,江苏曾在10年内出台5套方案,简直是儿戏,目前的高考改革方案,某种程度说,是江苏2008年已经实行的高考改革的翻版,而这一改革经过实践检验,已经被证明不成功,基础教育并没有摆脱应试焦虑,学校、老师、家长、学生怨声载道,把在地方已经尝试不成功的方案,推向全国,是不负责任的。

革,势必要进行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比如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体系,必然要求政府部门放权,如果行政部门主导,放权就很困难,目前的高考改革方案,就是在行政部门不放权的框架下只进行科目改革——行政部门的权力,维系在计划录取制度之上。 其三,如果有全国整体的高考改革方案,高考改革不必各地各高一套,包括葛剑委员在内的一些人士认为,分省命题考虑到各地教学水平、课程,特别是教材不统一,考试当然也要从实际出发,这其实是很传统的思路,如果考试招生教学分离,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组织,用得着各地自行组织考试吗?全国所有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参加社会化考试,用社会化考试成绩去申请大学,不但把中学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而且,也打破高考的地方保护,实现学生的自由高考,而当学生拥有充分的选择权,这才是对考试公平、教育质量的根本促进。

 

鉴于高考改革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制订高考改革方案,不能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而应该由全国人大主导,将高考改革方案提交人大审议决策,其一,通过人大决策,可广泛听取各界意见,而不只是教育系统的意见,形成各方意见的充分博弈,以达成改革共识。虽然教育部门在制订高考方案时,也称广泛听取了意见,但这是行政主导下的听取意见,不是各方意见充分表达。

 

其二,可摆脱行政部门自身的利益局限,推进高考改革,势必要进行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比如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精神,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体系,必然要求政府部门放权,如果行政部门主导,放权就很困难,目前的高考改革方案,就是在行政部门不放权的框架下只进行科目改革——行政部门的权力,维系在计划录取制度之上。

 

其三,如果有全国整体的高考改革方案,高考改革不必各地各高一套,包括葛剑委员在内的一些人士认为,分省命题考虑到各地教学水平、课程,特别是教材不统一,考试当然也要从实际出发,这其实是很传统的思路,如果考试招生教学分离,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组织,用得着各地自行组织考试吗?全国所有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参加社会化考试,用社会化考试成绩去申请大学,不但把中学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而且,也打破高考的地方保护,实现学生的自由高考,而当学生拥有充分的选择权,这才是对考试公平、教育质量的根本促进。

 

  评论这张
 
阅读(11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