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还有多少既得利益者内心不安?  

2014-03-30 06: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过半个月,章开沅的“资深教授”身份就彻底没了。他主动向所在的华中师范大学请求退休,辞去“资深教授”的名称和所有待遇,包括每年10万元的津贴。他曾自嘲说:“人文社科领域的资深教授,后边带着括弧,标注"等同院士待遇"。”资深教授请辞,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意味着不再享受同等两院院士待遇—章开沅是第一人。在章开沅看来,高校现今的体制像“围墙”,他想打破这堵墙,出去透透气。

  

章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在这个圈子里,我也是既得利益者,已经得到够多好处了,所以内心很不安,希望改变这个体制。”这种承认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并自我革命的态度令很多网友激赏,这是推进体制改革的力量。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仅仅是个体的突围,打破既得利益的阻力,更需要建立新的改革机制。

  

再过半个月,章开沅的“资深教授”身份就彻底没了。他主动向所在的华中师范大学请求退休,辞去“资深教授”的名称和所有待遇,包括每年10万元的津贴。他曾自嘲说:“人文社科领域的资深教授,后边带着括弧,标注等同院士待遇。”资深教授请辞,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意味着不再享受同等两院院士待遇—章开沅是第一人。在章开沅看来,高校现今的体制像“围墙”,他想打破这堵墙,出去透透气。    章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在这个圈子里,我也是既得利益者,已经得到够多好处了,所以内心很不安,希望改变这个体制。”这种承认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并自我革命的态度令很多网友激赏,这是推进体制改革的力量。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仅仅是个体的突围,打破既得利益的阻力,更需要建立新的改革机制。    目前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通常不承认自己是既得利益者,而把自己也视为体制的受害者。比如,有的教授涉嫌学术不端事发,他们辩称是受学校考核评价制度所害。但真要推进评价体系改革,教授们,尤其是有显赫学术头衔者又不愿意。拿取消科研提成,实行年薪制来说,有学校提出这一改革设想,带头反对的就是那些课题、经费多的教授,而他们又被视为办学核心。    改革的问题就出在这

目前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通常不承认自己是既得利益者,而把自己也视为体制的受害者。比如,有的教授涉嫌学术不端事发,他们辩称是受学校考核评价制度所害。但真要推进评价体系改革,教授们,尤其是有显赫学术头衔者又不愿意。拿取消科研提成,实行年薪制来说,有学校提出这一改革设想,带头反对的就是那些课题、经费多的教授,而他们又被视为办学核心。

  

改革的问题就出在这里:由既得利益者主导改革,于是改革的雷声大雨点小。我们可以看到,批评教育问题,以及在现实中阻挠教改的是同一批人。比如,很多教授反对大学的严重行政化,呼吁教育体制改革,可却认为不应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觉得这会降低学校和教育的地位。出现这种现象很怪异但却很现实。现实中,普通教师、学生并没有话语权,也没有改革的参与权和决策权,发表意见要改革的是既得利益者,不落实改革的也是既得利益者,改革只是做出一个表态和姿势而已,最终还是把既得利益抓在手中。

前的教育管理体制、科研管理体制早就得到突破,普通教师会反对年薪制吗?会反对取消院士的特殊待遇吗?会反对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吗?    对于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推进院士退休和退出,目前看来,退休和退出还寄望个体的自觉,因为根本的利益机制未变,当选院士不但是个体的利益,还是相关机构和团队的利益,只有将院士头衔与利益脱钩,让院士回归学术荣誉,才能实现退出和退休。而如果院士不再有学术特权和各种利益,也无需退休了。但要实现院士去利益化,靠中科院和工程院自主改革,是很难的。必须发挥所有学者的作用,构建学术共同体。

  

这需要有觉悟和良心的既得利益者向自己的利益开刀,这也就是通常所说壮士断腕,向自己开刀。章教授就属此类。但需注意的是,就是章教授,走到这一步也很不容易,要考虑其他人对此的态度。对于年过80的老教授都如此,对于那些体制内的当红教授来说,就更加艰难。如今,面对各种利益,有多少人还顾得内心的不安呢?就是有不安,也会以更疯狂的利益追求来掩盖和麻痹自身的不安。

  

前的教育管理体制、科研管理体制早就得到突破,普通教师会反对年薪制吗?会反对取消院士的特殊待遇吗?会反对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吗?    对于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推进院士退休和退出,目前看来,退休和退出还寄望个体的自觉,因为根本的利益机制未变,当选院士不但是个体的利益,还是相关机构和团队的利益,只有将院士头衔与利益脱钩,让院士回归学术荣誉,才能实现退出和退休。而如果院士不再有学术特权和各种利益,也无需退休了。但要实现院士去利益化,靠中科院和工程院自主改革,是很难的。必须发挥所有学者的作用,构建学术共同体。

要推进教育改革,个体的觉悟只是催化剂,更需要建立让既得利益者必须放权的改革机制,这就需要摆脱既得利益者对改革的主导,而应该给普通师生参与、决策改革的权利。如果改革不是听少数既得利益者的意见,而必须民主决策,当前的教育管理体制、科研管理体制早就得到突破,普通教师会反对年薪制吗?会反对取消院士的特殊待遇吗?会反对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吗?

  

对于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推进院士退休和退出,目前看来,退休和退出还寄望个体的自觉,因为根本的利益机制未变,当选院士不但是个体的利益,还是相关机构和团队的利益,只有将院士头衔与利益脱钩,让院士回归学术荣誉,才能实现退出和退休。而如果院士不再有学术特权和各种利益,也无需退休了。但要实现院士去利益化,靠中科院和工程院自主改革,是很难的。必须发挥所有学者的作用,构建学术共同体。

  评论这张
 
阅读(13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