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应叫停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  

2014-03-17 08:3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撰写的《向独立学院要“分手费”该不该?》发表后,多所独立学院找到我,告诉我独立学院痛苦的办学处境,甚至有学校负责人直接说,独立学院正处在危机中,再按现在的管理模式办下去,独立学院会出大问题。 独立学院的危机,不是来自生源萎缩,不是来自办学者急功近利,甚至也不是来自民间出资举办者,而是来自母体校,一位在独立学院干了10年的老教育工作者对此痛心疾首,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他向我算了一笔账,如果学校在校生规模两万人,按生年均1.5万元学费计算,总计学费收入3亿元,外界普遍认为办独立学院赚翻了,可实情如何呢?3亿元中要上交母体校管理费25%左右(高的达30%,低的15%),这就是7500万元,民间出资者要收取“合理回报”,如果和母体校一样,也是7500万元,就只剩下1.5亿元,这1.5亿元全部用在学生培养上,生均费用为7500元,而根据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报告,我国普通高等学校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为16367.21元,也就是说,不算其他经费,独立学院的生均经费不到我国高校生均费用的一半,这样的教育投入,怎能让独立学院发展? 这位老教育工作者所在的独立学院,民间出资方承诺10年不要回报,只是向母体校交管理费,但就是如此,也举步维艰,学校很难建设高水平的师资队伍,他说,“如果把上交母体校的几千万元用于师资建设,我可以肯定,学院马上会超过很多公办学校”。 据了解,这所独立学院还算独立学院中处境较好的,更多独立学院面对两根管子“抽血”,一根是母体校,一个是投资方,这就好比一个三四岁的婴儿正在成长,就被抽血。这是何等荒谬的局面。

笔者撰写的《向独立学院要“分手费”该不该?》发表后,多所独立学院找到我,告诉我独立学院痛苦的办学处境,甚至有学校负责人直接说,独立学院正处在危机中,再按现在的管理模式办下去,独立学院会出大问题。

这种局面的恶果已经出现,各地对独立学院的质疑不断。教育部也随之出台规定要求独立学院真正做到独立,可在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过程中,有的做法适得其反,比如要求母体校提出独立申请,这不是虎口夺食吗?有多少母体校舍得这块肥肉愿意提出申请?就是提出申请,也提出巨额分手费。 以笔者之见,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是大势所趋,为此有必要扫除独立学院独立的最大障碍:母体校管理费,教育部门应一刀切叫停母体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严格说来,这是不明不白的乱收费,也不利于实现独立学院的公益属性。 不仅如此,对于母体学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还应该进行调查,这些费用到了哪里?是不是成了小金库?按照对乱收费的处理,应该要么收缴国库,再用于教育公益事业,要么归还给独立学院,用于其办学。 只有取消管理费,才能截断母体校和独立学院的利益关系,建立健康的教育关系,或有人会说,母体校对独立学院有师资、场地、设备投入,应该收取费用,否则就是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另一回事,现在收取的管理费,是在独立学院支付师资、场地、设备使用费之后额外的支出,这是不应该的。独立学院使用师资、场地的费用,是正常的办学成本支出,不是管理费。 另外,也有人会提出,既然取消母体校的管理费,也应该取消民间出资者的经济回报要求。这是故意搅浑水,母体校是公益机构,民间出资者是经营性企业,公益机构不应追求商业利益。也有人怀疑,取消母体校管理费,这是民间出资者的图谋,可以捞更多钱,这是可以通过明确的规定加以约束的,比如要求学校财务信息公开、透明,再者,把所有民间出资者都视为唯利是图者,这也是我国对待民间教育出资者的畸

 

独立学院的危机,不是来自生源萎缩,不是来自办学者急功近利,甚至也不是来自民间出资举办者,而是来自母体校,一位在独立学院干了10年的老教育工作者对此痛心疾首,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这种局面的恶果已经出现,各地对独立学院的质疑不断。教育部也随之出台规定要求独立学院真正做到独立,可在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过程中,有的做法适得其反,比如要求母体校提出独立申请,这不是虎口夺食吗?有多少母体校舍得这块肥肉愿意提出申请?就是提出申请,也提出巨额分手费。 以笔者之见,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是大势所趋,为此有必要扫除独立学院独立的最大障碍:母体校管理费,教育部门应一刀切叫停母体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严格说来,这是不明不白的乱收费,也不利于实现独立学院的公益属性。 不仅如此,对于母体学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还应该进行调查,这些费用到了哪里?是不是成了小金库?按照对乱收费的处理,应该要么收缴国库,再用于教育公益事业,要么归还给独立学院,用于其办学。 只有取消管理费,才能截断母体校和独立学院的利益关系,建立健康的教育关系,或有人会说,母体校对独立学院有师资、场地、设备投入,应该收取费用,否则就是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另一回事,现在收取的管理费,是在独立学院支付师资、场地、设备使用费之后额外的支出,这是不应该的。独立学院使用师资、场地的费用,是正常的办学成本支出,不是管理费。 另外,也有人会提出,既然取消母体校的管理费,也应该取消民间出资者的经济回报要求。这是故意搅浑水,母体校是公益机构,民间出资者是经营性企业,公益机构不应追求商业利益。也有人怀疑,取消母体校管理费,这是民间出资者的图谋,可以捞更多钱,这是可以通过明确的规定加以约束的,比如要求学校财务信息公开、透明,再者,把所有民间出资者都视为唯利是图者,这也是我国对待民间教育出资者的畸

他向我算了一笔账,如果学校在校生规模两万人,按生年均1.5万元学费计算,总计学费收入3亿元,外界普遍认为办独立学院赚翻了,可实情如何呢?3亿元中要上交母体校管理费25%左右(高的达30%,低的15%),这就是7500万元,民间出资者要收取“合理回报”,如果和母体校一样,也是7500万元,就只剩下1.5亿元,这1.5亿元全部用在学生培养上,生均费用为7500元,而根据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报告,我国普通高等学校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为16367.21元,也就是说,不算其他经费,独立学院的生均经费不到我国高校生均费用的一半,这样的教育投入,怎能让独立学院发展?

 

这位老教育工作者所在的独立学院,民间出资方承诺10年不要回报,只是向母体校交管理费,但就是如此,也举步维艰,学校很难建设高水平的师资队伍,他说,“如果把上交母体校的几千万元用于师资建设,我可以肯定,学院马上会超过很多公办学校”。

形心态,即便他们有逐利的想法,也应该通过良好的制度设计让他们逐渐意识到投身教育公益的价值,而不是让他们对此灰心丧气,由于看不到办学前途而只看眼下的利益。在政府一分不投、纵容母体校收取高额管理费、处处对教师、学生另眼相看的情况下,还会有多少人对公益教育有热情? 当然,从长远看,作为公益教育事业,独立学院的民间出资者也要放弃经济回报,而应追求教育价值和教育回报,包括向社会输送优秀人才,树立社会形象。 经过10年的发展,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达到30%,300多所独立学院的500万名在校生对此作出很大贡献,但这是隐藏严重危机的贡献,国家有关部门必须拿出诚意,真正按公益教育属性处理独立学院的问题。其关键一步是取消母体学校管理费,由此让独立学院迈出新生的第一步,同时顺利推进全面独立——没有了管理费,也就无从谈分手费,就是让母体校申请独立设置,也不再有各种名目从中阻挠。

 

据了解,这所独立学院还算独立学院中处境较好的,更多独立学院面对两根管子“抽血”,一根是母体校,一个是投资方,这就好比一个三四岁的婴儿正在成长,就被抽血。这是何等荒谬的局面。

 

这种局面的恶果已经出现,各地对独立学院的质疑不断。教育部也随之出台规定要求独立学院真正做到独立,可在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过程中,有的做法适得其反,比如要求母体校提出独立申请,这不是虎口夺食吗?有多少母体校舍得这块肥肉愿意提出申请?就是提出申请,也提出巨额分手费。 以笔者之见,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是大势所趋,为此有必要扫除独立学院独立的最大障碍:母体校管理费,教育部门应一刀切叫停母体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严格说来,这是不明不白的乱收费,也不利于实现独立学院的公益属性。 不仅如此,对于母体学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还应该进行调查,这些费用到了哪里?是不是成了小金库?按照对乱收费的处理,应该要么收缴国库,再用于教育公益事业,要么归还给独立学院,用于其办学。 只有取消管理费,才能截断母体校和独立学院的利益关系,建立健康的教育关系,或有人会说,母体校对独立学院有师资、场地、设备投入,应该收取费用,否则就是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另一回事,现在收取的管理费,是在独立学院支付师资、场地、设备使用费之后额外的支出,这是不应该的。独立学院使用师资、场地的费用,是正常的办学成本支出,不是管理费。 另外,也有人会提出,既然取消母体校的管理费,也应该取消民间出资者的经济回报要求。这是故意搅浑水,母体校是公益机构,民间出资者是经营性企业,公益机构不应追求商业利益。也有人怀疑,取消母体校管理费,这是民间出资者的图谋,可以捞更多钱,这是可以通过明确的规定加以约束的,比如要求学校财务信息公开、透明,再者,把所有民间出资者都视为唯利是图者,这也是我国对待民间教育出资者的畸

这种局面的恶果已经出现,各地对独立学院的质疑不断。教育部也随之出台规定要求独立学院真正做到独立,可在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过程中,有的做法适得其反,比如要求母体校提出独立申请,这不是虎口夺食吗?有多少母体校舍得这块肥肉愿意提出申请?就是提出申请,也提出巨额分手费。

 

以笔者之见,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是大势所趋,为此有必要扫除独立学院独立的最大障碍:母体校管理费,教育部门应一刀切叫停母体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严格说来,这是不明不白的乱收费,也不利于实现独立学院的公益属性。

 

不仅如此,对于母体学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还应该进行调查,这些费用到了哪里?是不是成了小金库?按照对乱收费的处理,应该要么收缴国库,再用于教育公益事业,要么归还给独立学院,用于其办学。

 

只有取消管理费,才能截断母体校和独立学院的利益关系,建立健康的教育关系,或有人会说,母体校对独立学院有师资、场地、设备投入,应该收取费用,否则就是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另一回事,现在收取的管理费,是在独立学院支付师资、场地、设备使用费之后额外的支出,这是不应该的。独立学院使用师资、场地的费用,是正常的办学成本支出,不是管理费。

 

另外,也有人会提出,既然取消母体校的管理费,也应该取消民间出资者的经济回报要求。这是故意搅浑水,母体校是公益机构,民间出资者是经营性企业,公益机构不应追求商业利益。也有人怀疑,取消母体校管理费,这是民间出资者的图谋,可以捞更多钱,这是可以通过明确的规定加以约束的,比如要求学校财务信息公开、透明,再者,把所有民间出资者都视为唯利是图者,这也是我国对待民间教育出资者的畸形心态,即便他们有逐利的想法,也应该通过良好的制度设计让他们逐渐意识到投身教育公益的价值,而不是让他们对此灰心丧气,由于看不到办学前途而只看眼下的利益。在政府一分不投、纵容母体校收取高额管理费、处处对教师、学生另眼相看的情况下,还会有多少人对公益教育有热情?

这种局面的恶果已经出现,各地对独立学院的质疑不断。教育部也随之出台规定要求独立学院真正做到独立,可在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过程中,有的做法适得其反,比如要求母体校提出独立申请,这不是虎口夺食吗?有多少母体校舍得这块肥肉愿意提出申请?就是提出申请,也提出巨额分手费。 以笔者之见,推进独立学院独立设置是大势所趋,为此有必要扫除独立学院独立的最大障碍:母体校管理费,教育部门应一刀切叫停母体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严格说来,这是不明不白的乱收费,也不利于实现独立学院的公益属性。 不仅如此,对于母体学校向独立学院收取管理费,还应该进行调查,这些费用到了哪里?是不是成了小金库?按照对乱收费的处理,应该要么收缴国库,再用于教育公益事业,要么归还给独立学院,用于其办学。 只有取消管理费,才能截断母体校和独立学院的利益关系,建立健康的教育关系,或有人会说,母体校对独立学院有师资、场地、设备投入,应该收取费用,否则就是国有资产的流失。这是另一回事,现在收取的管理费,是在独立学院支付师资、场地、设备使用费之后额外的支出,这是不应该的。独立学院使用师资、场地的费用,是正常的办学成本支出,不是管理费。 另外,也有人会提出,既然取消母体校的管理费,也应该取消民间出资者的经济回报要求。这是故意搅浑水,母体校是公益机构,民间出资者是经营性企业,公益机构不应追求商业利益。也有人怀疑,取消母体校管理费,这是民间出资者的图谋,可以捞更多钱,这是可以通过明确的规定加以约束的,比如要求学校财务信息公开、透明,再者,把所有民间出资者都视为唯利是图者,这也是我国对待民间教育出资者的畸

 

当然,从长远看,作为公益教育事业,独立学院的民间出资者也要放弃经济回报,而应追求教育价值和教育回报,包括向社会输送优秀人才,树立社会形象。

 

笔者撰写的《向独立学院要“分手费”该不该?》发表后,多所独立学院找到我,告诉我独立学院痛苦的办学处境,甚至有学校负责人直接说,独立学院正处在危机中,再按现在的管理模式办下去,独立学院会出大问题。 独立学院的危机,不是来自生源萎缩,不是来自办学者急功近利,甚至也不是来自民间出资举办者,而是来自母体校,一位在独立学院干了10年的老教育工作者对此痛心疾首,这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他向我算了一笔账,如果学校在校生规模两万人,按生年均1.5万元学费计算,总计学费收入3亿元,外界普遍认为办独立学院赚翻了,可实情如何呢?3亿元中要上交母体校管理费25%左右(高的达30%,低的15%),这就是7500万元,民间出资者要收取“合理回报”,如果和母体校一样,也是7500万元,就只剩下1.5亿元,这1.5亿元全部用在学生培养上,生均费用为7500元,而根据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报告,我国普通高等学校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为16367.21元,也就是说,不算其他经费,独立学院的生均经费不到我国高校生均费用的一半,这样的教育投入,怎能让独立学院发展? 这位老教育工作者所在的独立学院,民间出资方承诺10年不要回报,只是向母体校交管理费,但就是如此,也举步维艰,学校很难建设高水平的师资队伍,他说,“如果把上交母体校的几千万元用于师资建设,我可以肯定,学院马上会超过很多公办学校”。 据了解,这所独立学院还算独立学院中处境较好的,更多独立学院面对两根管子“抽血”,一根是母体校,一个是投资方,这就好比一个三四岁的婴儿正在成长,就被抽血。这是何等荒谬的局面。

经过10年的发展,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达到30%,300多所独立学院的500万名在校生对此作出很大贡献,但这是隐藏严重危机的贡献,国家有关部门必须拿出诚意,真正按公益教育属性处理独立学院的问题。其关键一步是取消母体学校管理费,由此让独立学院迈出新生的第一步,同时顺利推进全面独立——没有了管理费,也就无从谈分手费,就是让母体校申请独立设置,也不再有各种名目从中阻挠。

  评论这张
 
阅读(9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