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正视官员读博背后的利益输送  

2014-03-14 11:0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动改革的契机,近年来,针对贪腐官员的读博经历,媒体多有报道,个中的利益输送细节也很清楚,但遗憾的是,就是被曝光,也没有人去追查这背后的利益输送,哪怕官员事发,也鲜有学校、教授被追责。进一步说,从官员和学校搞利益输送读博时,官员和相关学校就事发了,但这非但没有事发,而是官员进一步发迹,用博士学位装点门面,学校也因搞定各方关系,而获得“快速发展”,以至于现在出现一种对高官低学历点赞的民间情绪,其“潜台词”是,高官动用权力搞一顶博士帽太容易了。这是对官场和学术何等的讽刺。官员读博士“图虚名,招实祸。真想建议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考一下。好几个贪官都是博士。我抨击不学无术、注水的博士”。日前,全国政协委员孟学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番话引起人们注意。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官员读博士“图虚名,招实祸。真想建议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考一下。好几个贪官都是博士。我抨击不学无术、注水的博士”。日前,全国政协委员孟学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番话引起人们注意。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十八大以来,副厅(局)级以上落马官员超60人。其中,博士学历官员至少12人,约占落马官员的五分之一。    为什么那么多博士官员成了贪官?其实,获得博士学位并不能降低官员贪腐的几率,官员贪腐不是靠提高其觉悟和学识就能遏制的。针对这种官员读博现象,有人提出要禁止官员攻读博士,这显然是“以毒攻毒”—读书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官员读博的权利不能剥夺,治理官员读博乱象,关键在约束权力,以及在大学建立现代学校制度。    目前部分官员获得博士学位的过程是通过权学交易,这就涉及腐败,而且是官场和教育的双重腐败。严格说来,官员动用手中的权力,调配政府资源给学校、导师,就是违规的。而学校、导师降低录取和培养标准,也背离教育和学术操守。但现在的资源配置,以行政为主导,给了官员调配资源的空间,学校和教授为了获得资源,要“跑部十八大以来,副厅(局)级以上落马官员超60人。其中,博士学历官员至少12人,约占落马官员的五分之一。

  

为什么那么多博士官员成了贪官?其实,获得博士学位并不能降低官员贪腐的几率,官员贪腐不是靠提高其觉悟和学识就能遏制的。针对这种官员读博现象,有人提出要禁止官员攻读博士,这显然是“以毒攻毒”—读书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官员读博的权利不能剥夺,治理官员读博乱象,关键在约束权力,以及在大学建立现代学校制度。

  

目前部分官员获得博士学位的过程是通过权学交易,这就涉及腐败,而且是官场和教育的双重腐败。严格说来,官员动用手中的权力,调配政府资源给学校、导师,就是违规的。而学校、导师降低录取和培养标准,也背离教育和学术操守。但现在的资源配置,以行政为主导,给了官员调配资源的空间,学校和教授为了获得资源,要“跑部钱进”,现在有官员有读博的需求,由此可建立起和官员的沟通管道,学校、教授何乐而不为?而目前大学的治理模式,也给学校、教授拿学校的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去与官员交换,创造了便利条件。有意思的是,往往这种十分明显的利益输送,还被渲染为学校爱才、官员勤奋加以宣传。

  

钱进”,现在有官员有读博的需求,由此可建立起和官员的沟通管道,学校、教授何乐而不为?而目前大学的治理模式,也给学校、教授拿学校的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去与官员交换,创造了便利条件。有意思的是,往往这种十分明显的利益输送,还被渲染为学校爱才、官员勤奋加以宣传。    改革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方式和学校内部的治理模式,十分紧迫。在教育经费投入方面,应该建立国家或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预算,监督政府部门拨款,而不是把拨款权全部掌握在行政领导手中;在科研经费配置方面,应打破现行的行政主导方式,实行学术管理和评价,把课题经费给最有能力做出研究的学者,而不是和领导关系紧密、有资源可以交换的“学者”;在学校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管理中,要推进政学分开,不能用行政干预招生、培养、学位授予,要对所有受教育者实行一视同仁的教育标准和学术标准。    对于上述改革,我国社会已经形成共识,相关改革已写进国家的纲领性文件,但如何启动改革,目前似乎一筹莫展。在笔者看来,任何一起官员博士的利益输送案件,都可以作为启

改革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方式和学校内部的治理模式,十分紧迫。在教育经费投入方面,应该建立国家或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预算,监督政府部门拨款,而不是把拨款权全部掌握在行政领导手中;在科研经费配置方面,应打破现行的行政主导方式,实行学术管理和评价,把课题经费给最有能力做出研究的学者,而不是和领导关系紧密、有资源可以交换的“学者”;在学校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管理中,要推进政学分开,不能用行政干预招生、培养、学位授予,要对所有受教育者实行一视同仁的教育标准和学术标准。

  

对于上述改革,我国社会已经形成共识,相关改革已写进国家的纲领性文件,但如何启动改革,目前似乎一筹莫展。在笔者看来,任何一起官员博士的利益输送案件,都可以作为启动改革的契机,近年来,针对贪腐官员的读博经历,媒体多有报道,个中的利益输送细节也很清楚,但遗憾的是,就是被曝光,也没有人去追查这背后的利益输送,哪怕官员事发,也鲜有学校、教授被追责。进一步说,从官员和学校搞利益输送读博时,官员和相关学校就事发了,但这非但没有事发,而是官员进一步发迹,用博士学位装点门面,学校也因搞定各方关系,而获得“快速发展”,以至于现在出现一种对高官低学历点赞的民间情绪,其“潜台词”是,高官动用权力搞一顶博士帽太容易了。这是对官场和学术何等的讽刺。

  评论这张
 
阅读(125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