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高等教育不需要虚假、病态的繁荣  

2014-03-12 08:1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苏省代表团分组讨论的现场,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崔向群称:“我们单位也是用人单位。总的感觉,毕业生质量在下滑。比如来的一些研究生你会感觉到他的动手能力和理论基础不是很满意。我觉得这是盲目扩招的结果。盲目扩招之后人家都不相信大专生和本科生,只相信研究生。而研究生和以前的中专生、大专生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新京报3月9日)

研究生就是以前的中专生,这样的尴尬是怎样造成的?在笔者看来,这不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结果——以前一年的大学生只有20万,现在每年的招生规模达到700万——而是高等教育大众化选择的路径错误,没有让学校办出个性、特色,导致学历严重贬值,以及在推进高等教育大众化过程中,我国依旧实行国家授予文凭制度,用社会对学历的需求,进教育发展:高职高专不值钱,扩大本科;本科不值钱,扩大研究生招生;硕士研究生不值钱,扩大博士生规模,我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一的博士教育规模。
选择精英教育学校,也可选择职业教育学校,这两者没有高低之分。目前的高等教育大众化,是极不健康的,学校定位模糊,千校一面,同时学校严重等级化,学校间的地位不平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支撑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是学历教育,学校给学生学历,用人单位以学历作为重要的门槛选拔人才,结果是很多学生就为混一张文凭而求学,本科规模、研究生规模就是这样做大的。而由于不管是学校,还是受教育者都在乎文凭,教育质量被忽视。这也是和国外高等教育完全不同,在我国,高等教育实行计划管理,学校授予给学生的文凭是国家承认的,在这种学历授予体系中,学校以举办高学历教育作为办学业绩,受教育者也以获得高学历,作为求学的成功。而在国外,普遍实行学校自主招生、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学历。学校自己授予的学位,如果没有得到社会认证机构的认证,将一钱不值。为此,大家求学重视是教育本身,而不是去搞一张文凭。 两会之上,代表委员对高等教育质量频频吐槽,可建议采取的治理措施,都未涉及国家授予文凭体系,都只是在现有高等教育管理体系下,呼吁政府重视高等教育质量建设,但问题在于,这强调的还是行政治理,而这恰恰是导致高等教育质量低下的重要原因。 我国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已经达到3325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30%,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再实行国家授予文凭制度了,而应该让学校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并实行社会认证。实行这样的学历授予体系,学校给学生的文凭不再有国家背书,因此大家会根据教育质量、教育回报选择学校,而学校为吸引学生选择,就必须办出特色。国外高等学校为何各具
在发达国家,高等教育大众化,是依靠社区学院、职业学院实现的,而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则是依靠原有实行精英教育的学校扩招,这造成精英教育资源被严重稀释,同时也挤占了社区教育、职业教育发展的空间。在我国,随着高等教育扩招,高考焦虑没有缓解,反而为追求少数优质教育资源,大家更为焦虑。不少代表委员针对社会的教育焦虑,建言要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可要注意的是,优质资源再扩大,不实行各类教育平等竞争,我国的教育焦虑丝毫不会缓解。

健康的高等教育大众化,应该是学校定位清晰,有实行精英教育的学校,也有实行职业教育的学校;各类学校完全平等,受教育者可以选择精英教育学校,也可选择职业教育学校,这两者没有高低之分。目前的高等教育大众化,是极不健康的,学校定位模糊,千校一面,同时学校严重等级化,学校间的地位不平等。选择精英教育学校,也可选择职业教育学校,这两者没有高低之分。目前的高等教育大众化,是极不健康的,学校定位模糊,千校一面,同时学校严重等级化,学校间的地位不平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支撑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是学历教育,学校给学生学历,用人单位以学历作为重要的门槛选拔人才,结果是很多学生就为混一张文凭而求学,本科规模、研究生规模就是这样做大的。而由于不管是学校,还是受教育者都在乎文凭,教育质量被忽视。这也是和国外高等教育完全不同,在我国,高等教育实行计划管理,学校授予给学生的文凭是国家承认的,在这种学历授予体系中,学校以举办高学历教育作为办学业绩,受教育者也以获得高学历,作为求学的成功。而在国外,普遍实行学校自主招生、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学历。学校自己授予的学位,如果没有得到社会认证机构的认证,将一钱不值。为此,大家求学重视是教育本身,而不是去搞一张文凭。 两会之上,代表委员对高等教育质量频频吐槽,可建议采取的治理措施,都未涉及国家授予文凭体系,都只是在现有高等教育管理体系下,呼吁政府重视高等教育质量建设,但问题在于,这强调的还是行政治理,而这恰恰是导致高等教育质量低下的重要原因。 我国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已经达到3325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30%,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再实行国家授予文凭制度了,而应该让学校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并实行社会认证。实行这样的学历授予体系,学校给学生的文凭不再有国家背书,因此大家会根据教育质量、教育回报选择学校,而学校为吸引学生选择,就必须办出特色。国外高等学校为何各具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支撑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是学历教育,学校给学生学历,用人单位以学历作为重要的门槛选拔人才,结果是很多学生就为混一张文凭而求学,本科规模、研究生规模就是这样做大的。而由于不管是学校,还是受教育者都在乎文凭,教育质量被忽视。这也是和国外高等教育完全不同,在我国,高等教育实行计划管理,学校授予给学生的文凭是国家承认的,在这种学历授予体系中,学校以举办高学历教育作为办学业绩,受教育者也以获得高学历,作为求学的成功。而在国外,普遍实行学校自主招生、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学历。学校自己授予的学位,如果没有得到社会认证机构的认证,将一钱不值。为此,大家求学重视是教育本身,而不是去搞一张文凭。
选择精英教育学校,也可选择职业教育学校,这两者没有高低之分。目前的高等教育大众化,是极不健康的,学校定位模糊,千校一面,同时学校严重等级化,学校间的地位不平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支撑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是学历教育,学校给学生学历,用人单位以学历作为重要的门槛选拔人才,结果是很多学生就为混一张文凭而求学,本科规模、研究生规模就是这样做大的。而由于不管是学校,还是受教育者都在乎文凭,教育质量被忽视。这也是和国外高等教育完全不同,在我国,高等教育实行计划管理,学校授予给学生的文凭是国家承认的,在这种学历授予体系中,学校以举办高学历教育作为办学业绩,受教育者也以获得高学历,作为求学的成功。而在国外,普遍实行学校自主招生、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学历。学校自己授予的学位,如果没有得到社会认证机构的认证,将一钱不值。为此,大家求学重视是教育本身,而不是去搞一张文凭。 两会之上,代表委员对高等教育质量频频吐槽,可建议采取的治理措施,都未涉及国家授予文凭体系,都只是在现有高等教育管理体系下,呼吁政府重视高等教育质量建设,但问题在于,这强调的还是行政治理,而这恰恰是导致高等教育质量低下的重要原因。 我国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已经达到3325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30%,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再实行国家授予文凭制度了,而应该让学校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并实行社会认证。实行这样的学历授予体系,学校给学生的文凭不再有国家背书,因此大家会根据教育质量、教育回报选择学校,而学校为吸引学生选择,就必须办出特色。国外高等学校为何各具
两会之上,代表委员对高等教育质量频频吐槽,可建议采取的治理措施,都未涉及国家授予文凭体系,都只是在现有高等教育管理体系下,呼吁政府重视高等教育质量建设,但问题在于,这强调的还是行政治理,而这恰恰是导致高等教育质量低下的重要原因。

我国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已经达到3325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30%,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再实行国家授予文凭制度了,而应该让学校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并实行社会认证。实行这样的学历授予体系,学校给学生的文凭不再有国家背书,因此大家会根据教育质量、教育回报选择学校,而学校为吸引学生选择,就必须办出特色。国外高等学校为何各具特色,大家不一味追逐高学历,用人单位也不用学历选拔人才,就是这个道理。

说到底,这就是把学历社会转为能力社会,我国提出这一思路,已经有很多年了,可是,能力社会没有构建起来,学历社会却越来越畸形,这是因为国家授予学历体系牢固不破,教育部门推出的一系列发展教育的工程、计划,进一步强化学历层次、人才等级。加之用人单位也在行政体制之中,其采用的学历评价标准,和国家承认学历体系,构成一个完整的计划体系,也吹大了我国教育的泡沫。

在江苏省代表团分组讨论的现场,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崔向群称:“我们单位也是用人单位。总的感觉,毕业生质量在下滑。比如来的一些研究生你会感觉到他的动手能力和理论基础不是很满意。我觉得这是盲目扩招的结果。盲目扩招之后人家都不相信大专生和本科生,只相信研究生。而研究生和以前的中专生、大专生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新京报3月9日) 研究生就是以前的中专生,这样的尴尬是怎样造成的?在笔者看来,这不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结果——以前一年的大学生只有20万,现在每年的招生规模达到700万——而是高等教育大众化选择的路径错误,没有让学校办出个性、特色,导致学历严重贬值,以及在推进高等教育大众化过程中,我国依旧实行国家授予文凭制度,用社会对学历的需求,进教育发展:高职高专不值钱,扩大本科;本科不值钱,扩大研究生招生;硕士研究生不值钱,扩大博士生规模,我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一的博士教育规模。 在发达国家,高等教育大众化,是依靠社区学院、职业学院实现的,而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则是依靠原有实行精英教育的学校扩招,这造成精英教育资源被严重稀释,同时也挤占了社区教育、职业教育发展的空间。在我国,随着高等教育扩招,高考焦虑没有缓解,反而为追求少数优质教育资源,大家更为焦虑。不少代表委员针对社会的教育焦虑,建言要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可要注意的是,优质资源再扩大,不实行各类教育平等竞争,我国的教育焦虑丝毫不会缓解。 健康的高等教育大众化,应该是学校定位清晰,有实行精英教育的学校,也有实行职业教育的学校;各类学校完全平等,受教育者可以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以笔者之见,最根本的管办评分离,就是打破国家授予文凭制度,让学校自授文凭,这会引导整个社会从关注文凭而求学,转变为提高能力能求学。教育管理者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学历教育支撑起的高等教育繁荣是虚假、病态的繁荣。

  评论这张
 
阅读(125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