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校长谁来当?如何当?  

2014-02-22 09:0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制任期,要进行岗位轮换——从党委书记岗位转到校长岗位,或从一校转到另一校。 这种做法,适合官员管理,但其实并不适合对大学领导岗位的管理。首先,由于任期短,很多大学领导上任后,都指望在任期内尽快出政绩,以便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因此急功近利,目前高校内部实行的行政考核指标,大多因此而来;其次,对校领导的岗位进行轮换,出发点不是适合某一岗位工作,而是任期到了,必须转岗、轮换,因此有干了10年校长转党委书记的,有干了10年书记再转校长的,还有的则从一个部属高校校长转任另一所部属高校校长。问题是,适合在一所学校当校长,就适合在另一所学校当校长吗?每个学校的办学定位和风格是不同。一个当了多年的校长再任党委书记,他的角色能转换过来吗?书记和校长的职责如何界定?而且,这种岗位轮换,从形式符合了任期的要求,可作为官员的校领导们上了就下不来。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改革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具体包括管办分离政校分开,逐渐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完善校长选拔任命制度,发挥学术委员会的作用,从2011年年底起,教育部也开始试点对直属高校校长进行公开选拔,但从过去三多年的具体改革实践看,改革尚未触及核心利益,包括:没有取消一所直属高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公选校长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基本上还停留在概念上。 这次出台的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意见,提到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这被认为是推进高校内部行政权、学术权分离,实现职业化、专业化的积极尝试。笔者很赞成党委书记和校长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做到这一点,他们担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的职务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不能利用行政权为自己谋求学术利益,

重点大学的领导班子成员任期多长?对其社会活动如何监督?怎样避免学术权威一言堂家长制制任期,要进行岗位轮换——从党委书记岗位转到校长岗位,或从一校转到另一校。 这种做法,适合官员管理,但其实并不适合对大学领导岗位的管理。首先,由于任期短,很多大学领导上任后,都指望在任期内尽快出政绩,以便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因此急功近利,目前高校内部实行的行政考核指标,大多因此而来;其次,对校领导的岗位进行轮换,出发点不是适合某一岗位工作,而是任期到了,必须转岗、轮换,因此有干了10年校长转党委书记的,有干了10年书记再转校长的,还有的则从一个部属高校校长转任另一所部属高校校长。问题是,适合在一所学校当校长,就适合在另一所学校当校长吗?每个学校的办学定位和风格是不同。一个当了多年的校长再任党委书记,他的角色能转换过来吗?书记和校长的职责如何界定?而且,这种岗位轮换,从形式符合了任期的要求,可作为官员的校领导们上了就下不来。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改革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具体包括管办分离政校分开,逐渐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完善校长选拔任命制度,发挥学术委员会的作用,从2011年年底起,教育部也开始试点对直属高校校长进行公开选拔,但从过去三多年的具体改革实践看,改革尚未触及核心利益,包括:没有取消一所直属高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公选校长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基本上还停留在概念上。 这次出台的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意见,提到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这被认为是推进高校内部行政权、学术权分离,实现职业化、专业化的积极尝试。笔者很赞成党委书记和校长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做到这一点,他们担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的职务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不能利用行政权为自己谋求学术利益,219日,教育部布《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直属高校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领导干部原则上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年,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北京晨报220日)

 

国外有的国家明确规定学者担任校长职务后不得再从事学术研究,就是没有明确规定,也从利益回避出发,担任校长之后,就不再从事研究,而是一心做好学校管理工作。但这一点,在现实中,恐怕很难做到,意见并没有一刀切禁止担任,而只是提出“一般”,众所周知,这个“一般”最后很可能会变为很不一般。据报道,有关负责人解释做出这一规定,是考虑到有院士担任校长,总不能禁止院士也从事学术研究,这恰恰是需要转变的思路,如果院士愿意出任校长,其必须做出是做校长,还是继续做学术的选择,不能既占行政的好处,又占学术的好处,利益回避,权责清晰,这是现代治理的要义。 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必须突破现在的行政治理思维和行政管理框架,而必须按现代大学制度框架,设计政府放权之后如何治理大学,以及学校内部如何做到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离,探索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取消校长行政级别、对校长实行公开遴选、推进学术自治、教授治校,这才能建立起大学的现代治理结构。这被舆论解读为建立大学现代治理结构的重要措施,比如,针对“任期制”,教育部人事司有关负责人就说,这是对领导干部的任职期限和任期届数进行严格界定的一种制度,是现代管理制度的题中应有之义。但是,这只是在目前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之下,从官员管理角度,对高校领导班子建设进行优化,而不是真从建设现代大学制度,按照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重新思考高校领导的选拔、任命、管理。

 

国外有的国家明确规定学者担任校长职务后不得再从事学术研究,就是没有明确规定,也从利益回避出发,担任校长之后,就不再从事研究,而是一心做好学校管理工作。但这一点,在现实中,恐怕很难做到,意见并没有一刀切禁止担任,而只是提出“一般”,众所周知,这个“一般”最后很可能会变为很不一般。据报道,有关负责人解释做出这一规定,是考虑到有院士担任校长,总不能禁止院士也从事学术研究,这恰恰是需要转变的思路,如果院士愿意出任校长,其必须做出是做校长,还是继续做学术的选择,不能既占行政的好处,又占学术的好处,利益回避,权责清晰,这是现代治理的要义。 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必须突破现在的行政治理思维和行政管理框架,而必须按现代大学制度框架,设计政府放权之后如何治理大学,以及学校内部如何做到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离,探索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取消校长行政级别、对校长实行公开遴选、推进学术自治、教授治校,这才能建立起大学的现代治理结构。在现代大学制度中,大学校长是没有行政级别的,不是官员,而是教育家、教育管理者,因此,对校长的选拔、任命,通常由大学理事会公开进行,由此选拔的校长不是对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对学校师生负责。按照这样的选拔、任命机制,如果一个人合适做校长,是不必有严格的任期限制的。在美国,担任大学校长长达20年的大有人在,耶鲁大学去年刚卸任的前校长列文就在校长岗位干了20年,而历任哈佛大学重点大学的领导班子成员任期多长?对其社会活动如何监督?怎样避免“学术权威”搞“一言堂”、“家长制”?2月19日,教育部布《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直属高校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领导干部原则上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年,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北京晨报2月20日) 这被舆论解读为建立大学现代治理结构的重要措施,比如,针对“任期制”,教育部人事司有关负责人就说,这是对领导干部的任职期限和任期届数进行严格界定的一种制度,是现代管理制度的题中应有之义。但是,这只是在目前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之下,从官员管理角度,对高校领导班子建设进行优化,而不是真从建设现代大学制度,按照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重新思考高校领导的选拔、任命、管理。 在现代大学制度中,大学校长是没有行政级别的,不是官员,而是教育家、教育管理者,因此,对校长的选拔、任命,通常由大学理事会公开进行,由此选拔的校长不是对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对学校师生负责。按照这样的选拔、任命机制,如果一个人合适做校长,是不必有严格的任期限制的。在美国,担任大学校长长达20年的大有人在,耶鲁大学去年刚卸任的前校长列文就在校长岗位干了20年,而历任哈佛大学校长中最长任期达40年之久,实行校长长期任期制甚至被认为是哈佛大学成为世界最优秀大学的经验之一,校长平均任期达13.9年。 但在我国,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只有4年多,去年教育部轮换的几名大学校长,在轮换之前平均任期为6年,而有意思的,教育部门对校领导实行“任期制”,还得到舆论的普遍认可,原因在于,我国大学校长有副部或正厅的行政级别,校长是高官,如果让他们长期担任同一职位的高官,长期拿高官的好处不说,还可能培育自己的势力,因此,要限校长最长任期国外有的国家明确规定学者担任校长职务后不得再从事学术研究,就是没有明确规定,也从利益回避出发,担任校长之后,就不再从事研究,而是一心做好学校管理工作。但这一点,在现实中,恐怕很难做到,意见并没有一刀切禁止担任,而只是提出“一般”,众所周知,这个“一般”最后很可能会变为很不一般。据报道,有关负责人解释做出这一规定,是考虑到有院士担任校长,总不能禁止院士也从事学术研究,这恰恰是需要转变的思路,如果院士愿意出任校长,其必须做出是做校长,还是继续做学术的选择,不能既占行政的好处,又占学术的好处,利益回避,权责清晰,这是现代治理的要义。 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必须突破现在的行政治理思维和行政管理框架,而必须按现代大学制度框架,设计政府放权之后如何治理大学,以及学校内部如何做到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离,探索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取消校长行政级别、对校长实行公开遴选、推进学术自治、教授治校,这才能建立起大学的现代治理结构。40年之久,实行校长长期任期制甚至被认为是哈佛大学成为世界最优秀大学的经验之一,校长平均制任期,要进行岗位轮换——从党委书记岗位转到校长岗位,或从一校转到另一校。 这种做法,适合官员管理,但其实并不适合对大学领导岗位的管理。首先,由于任期短,很多大学领导上任后,都指望在任期内尽快出政绩,以便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因此急功近利,目前高校内部实行的行政考核指标,大多因此而来;其次,对校领导的岗位进行轮换,出发点不是适合某一岗位工作,而是任期到了,必须转岗、轮换,因此有干了10年校长转党委书记的,有干了10年书记再转校长的,还有的则从一个部属高校校长转任另一所部属高校校长。问题是,适合在一所学校当校长,就适合在另一所学校当校长吗?每个学校的办学定位和风格是不同。一个当了多年的校长再任党委书记,他的角色能转换过来吗?书记和校长的职责如何界定?而且,这种岗位轮换,从形式符合了任期的要求,可作为官员的校领导们上了就下不来。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改革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具体包括管办分离政校分开,逐渐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完善校长选拔任命制度,发挥学术委员会的作用,从2011年年底起,教育部也开始试点对直属高校校长进行公开选拔,但从过去三多年的具体改革实践看,改革尚未触及核心利益,包括:没有取消一所直属高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公选校长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基本上还停留在概念上。 这次出台的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意见,提到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这被认为是推进高校内部行政权、学术权分离,实现职业化、专业化的积极尝试。笔者很赞成党委书记和校长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做到这一点,他们担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的职务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不能利用行政权为自己谋求学术利益,任期13.9年。

 

重点大学的领导班子成员任期多长?对其社会活动如何监督?怎样避免“学术权威”搞“一言堂”、“家长制”?2月19日,教育部布《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直属高校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领导干部原则上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年,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北京晨报2月20日) 这被舆论解读为建立大学现代治理结构的重要措施,比如,针对“任期制”,教育部人事司有关负责人就说,这是对领导干部的任职期限和任期届数进行严格界定的一种制度,是现代管理制度的题中应有之义。但是,这只是在目前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之下,从官员管理角度,对高校领导班子建设进行优化,而不是真从建设现代大学制度,按照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重新思考高校领导的选拔、任命、管理。 在现代大学制度中,大学校长是没有行政级别的,不是官员,而是教育家、教育管理者,因此,对校长的选拔、任命,通常由大学理事会公开进行,由此选拔的校长不是对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对学校师生负责。按照这样的选拔、任命机制,如果一个人合适做校长,是不必有严格的任期限制的。在美国,担任大学校长长达20年的大有人在,耶鲁大学去年刚卸任的前校长列文就在校长岗位干了20年,而历任哈佛大学校长中最长任期达40年之久,实行校长长期任期制甚至被认为是哈佛大学成为世界最优秀大学的经验之一,校长平均任期达13.9年。 但在我国,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只有4年多,去年教育部轮换的几名大学校长,在轮换之前平均任期为6年,而有意思的,教育部门对校领导实行“任期制”,还得到舆论的普遍认可,原因在于,我国大学校长有副部或正厅的行政级别,校长是高官,如果让他们长期担任同一职位的高官,长期拿高官的好处不说,还可能培育自己的势力,因此,要限

但在我国,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只有4年多,去年教育部轮换的几名大学校长,在轮换之前平均任期为6年,而有意思的,教育部门对校领导实行“任期制”,还得到舆论的普遍认可,原因在于,我国大学校长有副部或正厅的行政级别,校长是高官,如果让他们长期担任同一职位的高官,长期拿高官的好处不说,还可能培育自己的势力,因此,要限制任期,要进行岗位轮换——从党委书记岗位转到校长岗位,或从一校转到另一校。

 

这种做法,适合官员管理,但其实并不适合对大学领导岗位的管理。首先,由于任期短,很多大学领导上任后,都指望在任期内尽快出政绩,以便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因此急功近利,目前高校内部实行的行政考核指标,大多因此而来;其次,对校领导的岗位进行轮换,出发点不是适合某一岗位工作,而是任期到了,必须转岗、轮换,因此有干了10年校长转党委书记的,有干了10年书记再转校长的,还有的则从一个部属高校校长转任另一所部属高校校长。问题是,适合在一所学校当校长,就适合在另一所学校当校长吗?每个学校的办学定位和风格是不同。一个当了多年的校长再任党委书记,他的角色能转换过来吗?书记和校长的职责如何界定?而且,这种岗位轮换,从形式符合了任期的要求,可作为官员的校领导们上了就下不来。

 

重点大学的领导班子成员任期多长?对其社会活动如何监督?怎样避免“学术权威”搞“一言堂”、“家长制”?2月19日,教育部布《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直属高校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领导干部原则上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年,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北京晨报2月20日) 这被舆论解读为建立大学现代治理结构的重要措施,比如,针对“任期制”,教育部人事司有关负责人就说,这是对领导干部的任职期限和任期届数进行严格界定的一种制度,是现代管理制度的题中应有之义。但是,这只是在目前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之下,从官员管理角度,对高校领导班子建设进行优化,而不是真从建设现代大学制度,按照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重新思考高校领导的选拔、任命、管理。 在现代大学制度中,大学校长是没有行政级别的,不是官员,而是教育家、教育管理者,因此,对校长的选拔、任命,通常由大学理事会公开进行,由此选拔的校长不是对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对学校师生负责。按照这样的选拔、任命机制,如果一个人合适做校长,是不必有严格的任期限制的。在美国,担任大学校长长达20年的大有人在,耶鲁大学去年刚卸任的前校长列文就在校长岗位干了20年,而历任哈佛大学校长中最长任期达40年之久,实行校长长期任期制甚至被认为是哈佛大学成为世界最优秀大学的经验之一,校长平均任期达13.9年。 但在我国,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只有4年多,去年教育部轮换的几名大学校长,在轮换之前平均任期为6年,而有意思的,教育部门对校领导实行“任期制”,还得到舆论的普遍认可,原因在于,我国大学校长有副部或正厅的行政级别,校长是高官,如果让他们长期担任同一职位的高官,长期拿高官的好处不说,还可能培育自己的势力,因此,要限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改革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具体包括管办分离政校分开,逐渐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完善校长选拔任命制度,发挥学术委员会的作用,从2011年年底起,教育部也开始试点对直属高校校长进行公开选拔,但从过去三多年的具体改革实践看,改革尚未触及核心利益,包括:没有取消一所直属高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公选校长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基本上还停留在概念上。

国外有的国家明确规定学者担任校长职务后不得再从事学术研究,就是没有明确规定,也从利益回避出发,担任校长之后,就不再从事研究,而是一心做好学校管理工作。但这一点,在现实中,恐怕很难做到,意见并没有一刀切禁止担任,而只是提出“一般”,众所周知,这个“一般”最后很可能会变为很不一般。据报道,有关负责人解释做出这一规定,是考虑到有院士担任校长,总不能禁止院士也从事学术研究,这恰恰是需要转变的思路,如果院士愿意出任校长,其必须做出是做校长,还是继续做学术的选择,不能既占行政的好处,又占学术的好处,利益回避,权责清晰,这是现代治理的要义。 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必须突破现在的行政治理思维和行政管理框架,而必须按现代大学制度框架,设计政府放权之后如何治理大学,以及学校内部如何做到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离,探索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取消校长行政级别、对校长实行公开遴选、推进学术自治、教授治校,这才能建立起大学的现代治理结构。

 

这次出台的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意见,提到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这被认为是推进高校内部行政权、学术权分离,实现职业化、专业化的积极尝试。笔者很赞成党委书记和校长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做到这一点,他们担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的职务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不能利用行政权为自己谋求学术利益,国外有的国家明确规定学者担任校长职务后不得再从事学术研究,就是没有明确规定,也从利益回避出发,担任校长之后,就不再从事研究,而是一心做好学校管理工作。但这一点,在现实中,恐怕很难做到,意见并没有一刀切禁止担任,而只是提出“一般”,众所周知,这个“一般”最后很可能会变为很不一般。据报道,有关负责人解释做出这一规定,是考虑到有院士担任校长,总不能禁止院士也从事学术研究,这恰恰是需要转变的思路,如果院士愿意出任校长,其必须做出是做校长,还是继续做学术的选择,不能既占行政的好处,又占学术的好处,利益回避,权责清晰,这是现代治理的要义。

制任期,要进行岗位轮换——从党委书记岗位转到校长岗位,或从一校转到另一校。 这种做法,适合官员管理,但其实并不适合对大学领导岗位的管理。首先,由于任期短,很多大学领导上任后,都指望在任期内尽快出政绩,以便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因此急功近利,目前高校内部实行的行政考核指标,大多因此而来;其次,对校领导的岗位进行轮换,出发点不是适合某一岗位工作,而是任期到了,必须转岗、轮换,因此有干了10年校长转党委书记的,有干了10年书记再转校长的,还有的则从一个部属高校校长转任另一所部属高校校长。问题是,适合在一所学校当校长,就适合在另一所学校当校长吗?每个学校的办学定位和风格是不同。一个当了多年的校长再任党委书记,他的角色能转换过来吗?书记和校长的职责如何界定?而且,这种岗位轮换,从形式符合了任期的要求,可作为官员的校领导们上了就下不来。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改革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具体包括管办分离政校分开,逐渐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完善校长选拔任命制度,发挥学术委员会的作用,从2011年年底起,教育部也开始试点对直属高校校长进行公开选拔,但从过去三多年的具体改革实践看,改革尚未触及核心利益,包括:没有取消一所直属高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公选校长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校长去行政化、职业化、专业化,基本上还停留在概念上。 这次出台的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意见,提到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主要职务,党委书记和校长一般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这被认为是推进高校内部行政权、学术权分离,实现职业化、专业化的积极尝试。笔者很赞成党委书记和校长不担任科研项目主要负责人,做到这一点,他们担不担任校学术委员会的职务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不能利用行政权为自己谋求学术利益,

 

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必须突破现在的行政治理思维和行政管理框架,而必须按现代大学制度框架,设计政府放权之后如何治理大学,以及学校内部如何做到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离,探索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取消校长行政级别、对校长实行公开遴选、推进学术自治、教授治校,这才能建立起大学的现代治理结构。

  评论这张
 
阅读(155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