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定位没有高低之分   

2014-12-09 10:1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华毕业生从事电工,这都引来舆论议论纷纷,总觉得这样的选择太另类,不是人往高处走,而是往低处流了。 这也就需要社会舆论观念的转变。其中,尤其重要的是,社会的专业教育机构,在对大学进行评价时,要打破原来的“定位系统”,对大学进行分类评价,而不是纳入一个评价体系评价,比如,单独评价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学校、职业院校。在未来国家对高等教育的拨款中,社会专业机构的评价,将会是重要的参考因子,国家对大学的拨款,不能因“高水平”的办学定位而拨更多的款,而应该是根据其高水平办学表现,对学校办学进行投入。像职业院校,如果能办出特色、培养高素质的职业技术人才,其价值并不比研究型大学低,也可获得国家更多的投入。 让各类教育平等,让每所高校都有成为“自己的一流”的机会,我国高等教育的活力才会激发出来。这需要彻底消除以身份、定位论一流的陈旧思维,推进高等教育多元、特色发展。
被视为升学竞争的失败。 今年,国家制定了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战略,要求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进行转型,但是,对于转型,很多高校并不愿意,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办学者看来,只有成为学术型院校,才能办出更高水平,自己曾经在通往“高水平”的路上,现在却要转向“低水平”的职业教育,这不是降低师生对学校的认同吗? 要改变办学者的这种想法,必须从国家层面,改变对高等教育的“定位”。不能以高等教育的办学定位,来评价一所学校的办学水平,即实行通识教育、精英教育的学校,和实行职业教育、技能教育的学校,只有定位之别,没有水平高低。学校的办学水平高低,由其在这一定位上的办学质量、特色决定,即办出一流的通识教育或者办出一流的职业技能教育。 美国的高等教育即是如此,有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教学研究型大学、职业学校、社区学院,但不存在研究型大学就是最好的、最顶尖的高水平大学,而职业学院、社区学院,就是最低层次、低水平院校的问题,既有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也有高水平的职业学院,有的社区学院的教学水平,并不低于综合型大学的教学水平。这样的高等教育体系,就激励办学者安于自己的定位,且在自己的办学定位上追求一流,也为受教育者提供多元而广阔的选择——既可选综合型院校,又可选职业院校,而且,各学校之间,还有转学协议,读完两年社区学院(获得副学士学位),可以申请转到综合型院校继续读书,学分互认。 我国也一直构想建立高等教育立交桥,让学生在各类教育、各学校间流通,可是,流通极为困难,根源在于,教育与教育、学校与学校之间,有定位的“高下”之分,继续教育可以认可普通全日制教育的学分,可却要让全日制教育认可继续教育的学分则很难。近来,媒体接连报道有学生放弃北大选择技校,

“把本校创建为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这是我国一批进入 “把本校创建为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这是我国一批进入985工程的高校,提出的办学定位。这个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已经喊了10多年,听上去也挺振奋人心,可细想却不对味——有学校的办学定位为“高水平”,其他的学校的定位不是成了“低水平”? 大学的定位不该有高低之分,所有的大学都是平等的,该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至于办学水平,则要看学校在其定位上办得如何,简单地说,综合型院校有办出高水平的,教学型院校也有办出高水平的,职业院校当然也可办出高水平。我国高校应该取消创办“知名高水平大学”这类办学定位,政府部门更不能以学校的办学定位来确定学校的水平高低。 事实上,我国高等教育目前就存在着由学校定位,决定学校地位和水平高低的问题,一所学校如果要办成研究型大学,就被视为是高水平大学,如果办成教学研究型大学,就比研究型大学低一等,只办教学型大学,地位就更低,在这种定位决定地位的教育评价体系中,职业学校,就是低水平的代名词。 这直接导致众多大学都不安于自身的定位,都希望升格,以提升地位,比如,教学研究型大学要争取成为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要争取硕士点、博士点,增加自己的研究型意味,就是刚升为本科的院校,也打起增加学科算盘,幻想有一天也“高大全”。我国大学的改名(由学院改为大学)、升格(由专科升为本科)潮,就是定位决定地位的产物。 以定位来评价水平,后果十分严重。中国高等教育体系由此变为金字塔结构,大学也逐渐趋同,成为一个模式。有的大学在追求成为“高水平”大学中,高不成低不就,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严重脱节,这也直接影响受教育者的选择,所有受教育者都希望自己进入“最高定位”的学校,只有这样才是“高水平”,进入教学型的二本院校、技能型的职业院校,往往会985工程的高校,提出的办学定位。这个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已经喊了10多年,听上去也挺振奋人心,可细想却不对味——有学校的办学定位为“高水平”,其他的学校的定位不是成了“低水平”?

大学的定位不该有高低之分,所有的大学都是平等的,该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至于办学水平,则要看学校在其定位上办得如何,简单地说,综合型院校有办出高水平的,教学型院校也有办出高水平的,职业院校当然也可办出高水平。清华毕业生从事电工,这都引来舆论议论纷纷,总觉得这样的选择太另类,不是人往高处走,而是往低处流了。 这也就需要社会舆论观念的转变。其中,尤其重要的是,社会的专业教育机构,在对大学进行评价时,要打破原来的“定位系统”,对大学进行分类评价,而不是纳入一个评价体系评价,比如,单独评价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学校、职业院校。在未来国家对高等教育的拨款中,社会专业机构的评价,将会是重要的参考因子,国家对大学的拨款,不能因“高水平”的办学定位而拨更多的款,而应该是根据其高水平办学表现,对学校办学进行投入。像职业院校,如果能办出特色、培养高素质的职业技术人才,其价值并不比研究型大学低,也可获得国家更多的投入。 让各类教育平等,让每所高校都有成为“自己的一流”的机会,我国高等教育的活力才会激发出来。这需要彻底消除以身份、定位论一流的陈旧思维,推进高等教育多元、特色发展。 我国高校应该取消创办“知名高水平大学”这类办学定位,政府部门更不能以学校的办学定位来确定学校的水平高低。

事实上,我国高等教育目前就存在着由学校定位,决定学校地位和水平高低的问题,一所学校如果要办成研究型大学,就被视为是高水平大学,如果办成教学研究型大学,就比研究型大学低一等,只办教学型大学,地位就更低,在这种定位决定地位的教育评价体系中,职业学校,就是低水平的代名词。

被视为升学竞争的失败。 今年,国家制定了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战略,要求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进行转型,但是,对于转型,很多高校并不愿意,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办学者看来,只有成为学术型院校,才能办出更高水平,自己曾经在通往“高水平”的路上,现在却要转向“低水平”的职业教育,这不是降低师生对学校的认同吗? 要改变办学者的这种想法,必须从国家层面,改变对高等教育的“定位”。不能以高等教育的办学定位,来评价一所学校的办学水平,即实行通识教育、精英教育的学校,和实行职业教育、技能教育的学校,只有定位之别,没有水平高低。学校的办学水平高低,由其在这一定位上的办学质量、特色决定,即办出一流的通识教育或者办出一流的职业技能教育。 美国的高等教育即是如此,有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教学研究型大学、职业学校、社区学院,但不存在研究型大学就是最好的、最顶尖的高水平大学,而职业学院、社区学院,就是最低层次、低水平院校的问题,既有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也有高水平的职业学院,有的社区学院的教学水平,并不低于综合型大学的教学水平。这样的高等教育体系,就激励办学者安于自己的定位,且在自己的办学定位上追求一流,也为受教育者提供多元而广阔的选择——既可选综合型院校,又可选职业院校,而且,各学校之间,还有转学协议,读完两年社区学院(获得副学士学位),可以申请转到综合型院校继续读书,学分互认。 我国也一直构想建立高等教育立交桥,让学生在各类教育、各学校间流通,可是,流通极为困难,根源在于,教育与教育、学校与学校之间,有定位的“高下”之分,继续教育可以认可普通全日制教育的学分,可却要让全日制教育认可继续教育的学分则很难。近来,媒体接连报道有学生放弃北大选择技校, 这直接导致众多大学都不安于自身的定位,都希望升格,以提升地位,比如,教学研究型大学要争取成为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要争取硕士点、博士点,增加自己的研究型意味,就是刚升为本科的院校,也打起增加学科算盘,幻想有一天也“高大全”。我国大学的改名(由学院改为大学)、升格(由专科升为本科)潮,就是定位决定地位的产物。

被视为升学竞争的失败。 今年,国家制定了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战略,要求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进行转型,但是,对于转型,很多高校并不愿意,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办学者看来,只有成为学术型院校,才能办出更高水平,自己曾经在通往“高水平”的路上,现在却要转向“低水平”的职业教育,这不是降低师生对学校的认同吗? 要改变办学者的这种想法,必须从国家层面,改变对高等教育的“定位”。不能以高等教育的办学定位,来评价一所学校的办学水平,即实行通识教育、精英教育的学校,和实行职业教育、技能教育的学校,只有定位之别,没有水平高低。学校的办学水平高低,由其在这一定位上的办学质量、特色决定,即办出一流的通识教育或者办出一流的职业技能教育。 美国的高等教育即是如此,有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教学研究型大学、职业学校、社区学院,但不存在研究型大学就是最好的、最顶尖的高水平大学,而职业学院、社区学院,就是最低层次、低水平院校的问题,既有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也有高水平的职业学院,有的社区学院的教学水平,并不低于综合型大学的教学水平。这样的高等教育体系,就激励办学者安于自己的定位,且在自己的办学定位上追求一流,也为受教育者提供多元而广阔的选择——既可选综合型院校,又可选职业院校,而且,各学校之间,还有转学协议,读完两年社区学院(获得副学士学位),可以申请转到综合型院校继续读书,学分互认。 我国也一直构想建立高等教育立交桥,让学生在各类教育、各学校间流通,可是,流通极为困难,根源在于,教育与教育、学校与学校之间,有定位的“高下”之分,继续教育可以认可普通全日制教育的学分,可却要让全日制教育认可继续教育的学分则很难。近来,媒体接连报道有学生放弃北大选择技校, 以定位来评价水平,后果十分严重。中国高等教育体系由此变为金字塔结构,大学也逐渐趋同,成为一个模式。有的大学在追求成为“高水平”大学中,高不成低不就,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严重脱节,这也直接影响受教育者的选择,所有受教育者都希望自己进入“最高定位”的学校,只有这样才是“高水平”,进入教学型的二本院校、技能型的职业院校,往往会被视为升学竞争的失败。

今年,国家制定了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战略,要求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进行转型,但是,对于转型,很多高校并不愿意,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办学者看来,只有成为学术型院校,才能办出更高水平,自己曾经在通往“高水平”的路上,现在却要转向“低水平”的职业教育,这不是降低师生对学校的认同吗?

清华毕业生从事电工,这都引来舆论议论纷纷,总觉得这样的选择太另类,不是人往高处走,而是往低处流了。 这也就需要社会舆论观念的转变。其中,尤其重要的是,社会的专业教育机构,在对大学进行评价时,要打破原来的“定位系统”,对大学进行分类评价,而不是纳入一个评价体系评价,比如,单独评价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学校、职业院校。在未来国家对高等教育的拨款中,社会专业机构的评价,将会是重要的参考因子,国家对大学的拨款,不能因“高水平”的办学定位而拨更多的款,而应该是根据其高水平办学表现,对学校办学进行投入。像职业院校,如果能办出特色、培养高素质的职业技术人才,其价值并不比研究型大学低,也可获得国家更多的投入。 让各类教育平等,让每所高校都有成为“自己的一流”的机会,我国高等教育的活力才会激发出来。这需要彻底消除以身份、定位论一流的陈旧思维,推进高等教育多元、特色发展。 要改变办学者的这种想法,必须从国家层面,改变对高等教育的“定位”。不能以高等教育的办学定位,来评价一所学校的办学水平,即实行通识教育、精英教育的学校,和实行职业教育、技能教育的学校,只有定位之别,没有水平高低。学校的办学水平高低,由其在这一定位上的办学质量、特色决定,即办出一流的通识教育或者办出一流的职业技能教育。

“把本校创建为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这是我国一批进入985工程的高校,提出的办学定位。这个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已经喊了10多年,听上去也挺振奋人心,可细想却不对味——有学校的办学定位为“高水平”,其他的学校的定位不是成了“低水平”? 大学的定位不该有高低之分,所有的大学都是平等的,该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至于办学水平,则要看学校在其定位上办得如何,简单地说,综合型院校有办出高水平的,教学型院校也有办出高水平的,职业院校当然也可办出高水平。我国高校应该取消创办“知名高水平大学”这类办学定位,政府部门更不能以学校的办学定位来确定学校的水平高低。 事实上,我国高等教育目前就存在着由学校定位,决定学校地位和水平高低的问题,一所学校如果要办成研究型大学,就被视为是高水平大学,如果办成教学研究型大学,就比研究型大学低一等,只办教学型大学,地位就更低,在这种定位决定地位的教育评价体系中,职业学校,就是低水平的代名词。 这直接导致众多大学都不安于自身的定位,都希望升格,以提升地位,比如,教学研究型大学要争取成为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要争取硕士点、博士点,增加自己的研究型意味,就是刚升为本科的院校,也打起增加学科算盘,幻想有一天也“高大全”。我国大学的改名(由学院改为大学)、升格(由专科升为本科)潮,就是定位决定地位的产物。 以定位来评价水平,后果十分严重。中国高等教育体系由此变为金字塔结构,大学也逐渐趋同,成为一个模式。有的大学在追求成为“高水平”大学中,高不成低不就,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严重脱节,这也直接影响受教育者的选择,所有受教育者都希望自己进入“最高定位”的学校,只有这样才是“高水平”,进入教学型的二本院校、技能型的职业院校,往往会 美国的高等教育即是如此,有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教学研究型大学、职业学校、社区学院,但不存在研究型大学就是最好的、最顶尖的高水平大学,而职业学院、社区学院,就是最低层次、低水平院校的问题,既有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也有高水平的职业学院,有的社区学院的教学水平,并不低于综合型大学的教学水平。这样的高等教育体系,就激励办学者安于自己的定位,且在自己的办学定位上追求一流,也为受教育者提供多元而广阔的选择——既可选综合型院校,又可选职业院校,而且,各学校之间,还有转学协议,读完两年社区学院(获得副学士学位),可以申请转到综合型院校继续读书,学分互认。

我国也一直构想建立高等教育立交桥,让学生在各类教育、各学校间流通,可是,流通极为困难,根源在于,教育与教育、学校与学校之间,有定位的“高下”之分,继续教育可以认可普通全日制教育的学分,可却要让全日制教育认可继续教育的学分则很难。近来,媒体接连报道有学生放弃北大选择技校,清华毕业生从事电工,这都引来舆论议论纷纷,总觉得这样的选择太另类,不是人往高处走,而是往低处流了。

“把本校创建为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这是我国一批进入985工程的高校,提出的办学定位。这个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已经喊了10多年,听上去也挺振奋人心,可细想却不对味——有学校的办学定位为“高水平”,其他的学校的定位不是成了“低水平”? 大学的定位不该有高低之分,所有的大学都是平等的,该是“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至于办学水平,则要看学校在其定位上办得如何,简单地说,综合型院校有办出高水平的,教学型院校也有办出高水平的,职业院校当然也可办出高水平。我国高校应该取消创办“知名高水平大学”这类办学定位,政府部门更不能以学校的办学定位来确定学校的水平高低。 事实上,我国高等教育目前就存在着由学校定位,决定学校地位和水平高低的问题,一所学校如果要办成研究型大学,就被视为是高水平大学,如果办成教学研究型大学,就比研究型大学低一等,只办教学型大学,地位就更低,在这种定位决定地位的教育评价体系中,职业学校,就是低水平的代名词。 这直接导致众多大学都不安于自身的定位,都希望升格,以提升地位,比如,教学研究型大学要争取成为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要争取硕士点、博士点,增加自己的研究型意味,就是刚升为本科的院校,也打起增加学科算盘,幻想有一天也“高大全”。我国大学的改名(由学院改为大学)、升格(由专科升为本科)潮,就是定位决定地位的产物。 以定位来评价水平,后果十分严重。中国高等教育体系由此变为金字塔结构,大学也逐渐趋同,成为一个模式。有的大学在追求成为“高水平”大学中,高不成低不就,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严重脱节,这也直接影响受教育者的选择,所有受教育者都希望自己进入“最高定位”的学校,只有这样才是“高水平”,进入教学型的二本院校、技能型的职业院校,往往会

这也就需要社会舆论观念的转变。其中,尤其重要的是,社会的专业教育机构,在对大学进行评价时,要打破原来的“定位系统”,对大学进行分类评价,而不是纳入一个评价体系评价,比如,单独评价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学校、职业院校。在未来国家对高等教育的拨款中,社会专业机构的评价,将会是重要的参考因子,国家对大学的拨款,不能因“高水平”的办学定位而拨更多的款,而应该是根据其高水平办学表现,对学校办学进行投入。像职业院校,如果能办出特色、培养高素质的职业技术人才,其价值并不比研究型大学低,也可获得国家更多的投入。

被视为升学竞争的失败。 今年,国家制定了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战略,要求600所地方本科院校进行转型,但是,对于转型,很多高校并不愿意,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办学者看来,只有成为学术型院校,才能办出更高水平,自己曾经在通往“高水平”的路上,现在却要转向“低水平”的职业教育,这不是降低师生对学校的认同吗? 要改变办学者的这种想法,必须从国家层面,改变对高等教育的“定位”。不能以高等教育的办学定位,来评价一所学校的办学水平,即实行通识教育、精英教育的学校,和实行职业教育、技能教育的学校,只有定位之别,没有水平高低。学校的办学水平高低,由其在这一定位上的办学质量、特色决定,即办出一流的通识教育或者办出一流的职业技能教育。 美国的高等教育即是如此,有研究型大学、教学型大学、教学研究型大学、职业学校、社区学院,但不存在研究型大学就是最好的、最顶尖的高水平大学,而职业学院、社区学院,就是最低层次、低水平院校的问题,既有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也有高水平的职业学院,有的社区学院的教学水平,并不低于综合型大学的教学水平。这样的高等教育体系,就激励办学者安于自己的定位,且在自己的办学定位上追求一流,也为受教育者提供多元而广阔的选择——既可选综合型院校,又可选职业院校,而且,各学校之间,还有转学协议,读完两年社区学院(获得副学士学位),可以申请转到综合型院校继续读书,学分互认。 我国也一直构想建立高等教育立交桥,让学生在各类教育、各学校间流通,可是,流通极为困难,根源在于,教育与教育、学校与学校之间,有定位的“高下”之分,继续教育可以认可普通全日制教育的学分,可却要让全日制教育认可继续教育的学分则很难。近来,媒体接连报道有学生放弃北大选择技校,

让各类教育平等,让每所高校都有成为“自己的一流”的机会,我国高等教育的活力才会激发出来。这需要彻底消除以身份、定位论一流的陈旧思维,推进高等教育多元、特色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1782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