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国外教育真在学习中国吗?   

2014-12-07 07: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学不会。 美国和英国基础教育,想学习中国的努力,就在本国遭遇质疑,政府教育官员希望学校重视科学、数学教学,重视测试成绩,可教师们质疑,学习成绩对学生真那么重要吗?至于要让学校老师牺牲学生的自由时间,比如社团活动时间、体育锻炼时间来提高数学、科学课的成绩,更是反对声一遍,执行不下去。还有很多学区,要求政府必须增加师资配备,而不能让现有教师承担更大的工作量来给学生布置更多作业。 这是因为在国外,政府只是教育的服务者,而不是教育的主导者,学校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教师们也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行政命令、政绩考核对学校来说,不太管用。政府部门当然想加强自己的权威,“一言九鼎”,可是,搞不好官员把自己会搞下台去,不受待见。所以,对政府官员、学校行政领导,表态要学习中国的教育,不可太相信,作秀的因素极大,如果学校教师委员会、家长委员会决定学中国,那才是真正在学。如果就此对国外学中国信以为真,觉得中国教育了不起,是很大的误会。 高等教育的各种计划,就是国外学习,学过去也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国外推行的教育战略、计划,貌似国家主导,但国家只是制订战略发展计划,而不可能用计划去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更不能以计划制造学校、学者间的不平等竞争。假如政府的计划,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是很难推行下去的。学术自由,是政府不敢碰的敏感地带。 说到底,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和我国有着根本的差别,我国目前的教育管理和学校办学,存在比较严重的行政化倾向,实行行政治校,国外在学习我国时,不可能把我国这种治理模式也学过去,政府想加强对学校的管理,学校领导要增加自己的行政权,很难在国外教育管理体制和办学制度中行得通。在国外学校自主办学、现代管理的教育制度环境中,

“不要总批评中国教育,不管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国外现在都在学中国。英国教育大臣,今年初来中国,明确表示本国中小学要学习中国学校对学生的数学、科学的教育方法。就连饱受国内质疑的985、211计划,日本、韩国等国家,也在学习中国呢!”对于舆论对中国教育的批评、质疑,很多教育官员、学校校长,颇为不满:国外都在学我们,不要对自己妄自菲薄。近期媒体关于这方面消息的报道,进一步增加了官员们的底气。

也学不会。 美国和英国基础教育,想学习中国的努力,就在本国遭遇质疑,政府教育官员希望学校重视科学、数学教学,重视测试成绩,可教师们质疑,学习成绩对学生真那么重要吗?至于要让学校老师牺牲学生的自由时间,比如社团活动时间、体育锻炼时间来提高数学、科学课的成绩,更是反对声一遍,执行不下去。还有很多学区,要求政府必须增加师资配备,而不能让现有教师承担更大的工作量来给学生布置更多作业。 这是因为在国外,政府只是教育的服务者,而不是教育的主导者,学校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教师们也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行政命令、政绩考核对学校来说,不太管用。政府部门当然想加强自己的权威,“一言九鼎”,可是,搞不好官员把自己会搞下台去,不受待见。所以,对政府官员、学校行政领导,表态要学习中国的教育,不可太相信,作秀的因素极大,如果学校教师委员会、家长委员会决定学中国,那才是真正在学。如果就此对国外学中国信以为真,觉得中国教育了不起,是很大的误会。 高等教育的各种计划,就是国外学习,学过去也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国外推行的教育战略、计划,貌似国家主导,但国家只是制订战略发展计划,而不可能用计划去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更不能以计划制造学校、学者间的不平等竞争。假如政府的计划,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是很难推行下去的。学术自由,是政府不敢碰的敏感地带。 说到底,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和我国有着根本的差别,我国目前的教育管理和学校办学,存在比较严重的行政化倾向,实行行政治校,国外在学习我国时,不可能把我国这种治理模式也学过去,政府想加强对学校的管理,学校领导要增加自己的行政权,很难在国外教育管理体制和办学制度中行得通。在国外学校自主办学、现代管理的教育制度环境中,


国外政府官员、大学校长,到中国来考察,声称要学习中国,确实不假。但是,即便这是官员的真心话,这也不代表国外教育真会学习中国,因为,在国外教育体系中,政府官员、校长说了不算。他们的权力有限,教育政策的推进,还要看教师、家长是否支持。


笔者相信,国外政府官员、校长,是会很“羡慕”中国的教育官员和大学校长的——他们的权力很大,决定什么马上可以执行,因此也希望自己能拥有这样的权力,要知道,国外教育官员,在国外是很“憋屈”的,自己是被社区居民参与选举的不说,制订任何政策都必须经讨论、审议,而校长在学校里的权力,也很有限,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国内校长的行政权,在校内不说接近100%,至少也有90%,而国外校长,不可能有命令老师、学生必须干什么的权力,他们的行政权,只是用来落实教师、家长做出的决定。


拿基础教育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来说,在我国内地,如果一地决定参加测试,教育部门高度重视,学校必定高度重视,会将其作为十分重要的工作,这在国外官员看来,有些“郁闷”,教育部门很重视,可学校并不以为然,教师和学生家长也对此不热情,还有教师公开质疑这类测试没有多大价值,结果弄得成绩并不理想,他们也想学习中国这种“高效率”,交出一分好看的成绩单,但怎么学,也学不会。

“不要总批评中国教育,不管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国外现在都在学中国。英国教育大臣,今年初来中国,明确表示本国中小学要学习中国学校对学生的数学、科学的教育方法。就连饱受国内质疑的985、211计划,日本、韩国等国家,也在学习中国呢!”对于舆论对中国教育的批评、质疑,很多教育官员、学校校长,颇为不满:国外都在学我们,不要对自己妄自菲薄。近期媒体关于这方面消息的报道,进一步增加了官员们的底气。 国外政府官员、大学校长,到中国来考察,声称要学习中国,确实不假。但是,即便这是官员的真心话,这也不代表国外教育真会学习中国,因为,在国外教育体系中,政府官员、校长说了不算。他们的权力有限,教育政策的推进,还要看教师、家长是否支持。 笔者相信,国外政府官员、校长,是会很“羡慕”中国的教育官员和大学校长的——他们的权力很大,决定什么马上可以执行,因此也希望自己能拥有这样的权力,要知道,国外教育官员,在国外是很“憋屈”的,自己是被社区居民参与选举的不说,制订任何政策都必须经讨论、审议,而校长在学校里的权力,也很有限,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国内校长的行政权,在校内不说接近100%,至少也有90%,而国外校长,不可能有命令老师、学生必须干什么的权力,他们的行政权,只是用来落实教师、家长做出的决定。 拿基础教育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来说,在我国内地,如果一地决定参加测试,教育部门高度重视,学校必定高度重视,会将其作为十分重要的工作,这在国外官员看来,有些“郁闷”,教育部门很重视,可学校并不以为然,教师和学生家长也对此不热情,还有教师公开质疑这类测试没有多大价值,结果弄得成绩并不理想,他们也想学习中国这种“高效率”,交出一分好看的成绩单,但怎么学,


美国和英国基础教育,想学习中国的努力,就在本国遭遇质疑,政府教育官员希望学校重视科学、数学教学,重视测试成绩,可教师们质疑,学习成绩对学生真那么重要吗?至于要让学校老师牺牲学生的自由时间,比如社团活动时间、体育锻炼时间来提高数学、科学课的成绩,更是反对声一遍,执行不下去。还有很多学区,要求政府必须增加师资配备,而不能让现有教师承担更大的工作量来给学生布置更多作业。

官员们表态要想中国学习,一来不太可信,二来要分析其具体可以学些什么。 在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中,政府部门不可能发文要求学校学习某一经验,学校也不可能全部立刻响应,而只能在尊重学校办学自主权、教师自主权的情况下,做一定的政策引导,在这种情况下,国外学校可能会结合本校的情况,适当借鉴他国的好的做法,这是对教育的进一步完善,而不是复制“中国模式”。 对于我国教育来说,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忽视国外教育管理、学习办学制度的差异,认为国外政府也学我国、也借鉴我国的教育、学术计划,以此论证我国目前行政管理、治校的合理性,会影响我国的教改进程。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到,我国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要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建立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新模式,这是我国教育改革必须坚持的方向,而不能以国外的所谓学习,阻止改革。

“不要总批评中国教育,不管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国外现在都在学中国。英国教育大臣,今年初来中国,明确表示本国中小学要学习中国学校对学生的数学、科学的教育方法。就连饱受国内质疑的985、211计划,日本、韩国等国家,也在学习中国呢!”对于舆论对中国教育的批评、质疑,很多教育官员、学校校长,颇为不满:国外都在学我们,不要对自己妄自菲薄。近期媒体关于这方面消息的报道,进一步增加了官员们的底气。 国外政府官员、大学校长,到中国来考察,声称要学习中国,确实不假。但是,即便这是官员的真心话,这也不代表国外教育真会学习中国,因为,在国外教育体系中,政府官员、校长说了不算。他们的权力有限,教育政策的推进,还要看教师、家长是否支持。 笔者相信,国外政府官员、校长,是会很“羡慕”中国的教育官员和大学校长的——他们的权力很大,决定什么马上可以执行,因此也希望自己能拥有这样的权力,要知道,国外教育官员,在国外是很“憋屈”的,自己是被社区居民参与选举的不说,制订任何政策都必须经讨论、审议,而校长在学校里的权力,也很有限,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国内校长的行政权,在校内不说接近100%,至少也有90%,而国外校长,不可能有命令老师、学生必须干什么的权力,他们的行政权,只是用来落实教师、家长做出的决定。 拿基础教育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来说,在我国内地,如果一地决定参加测试,教育部门高度重视,学校必定高度重视,会将其作为十分重要的工作,这在国外官员看来,有些“郁闷”,教育部门很重视,可学校并不以为然,教师和学生家长也对此不热情,还有教师公开质疑这类测试没有多大价值,结果弄得成绩并不理想,他们也想学习中国这种“高效率”,交出一分好看的成绩单,但怎么学,这是因为在国外,政府只是教育的服务者,而不是教育的主导者,学校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教师们也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行政命令、政绩考核对学校来说,不太管用。政府部门当然想加强自己的权威,“一言九鼎”,可是,搞不好官员把自己会搞下台去,不受待见。所以,对政府官员、学校行政领导,表态要学习中国的教育,不可太相信,作秀的因素极大,如果学校教师委员会、家长委员会决定学中国,那才是真正在学。如果就此对国外学中国信以为真,觉得中国教育了不起,是很大的误会。

“不要总批评中国教育,不管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国外现在都在学中国。英国教育大臣,今年初来中国,明确表示本国中小学要学习中国学校对学生的数学、科学的教育方法。就连饱受国内质疑的985、211计划,日本、韩国等国家,也在学习中国呢!”对于舆论对中国教育的批评、质疑,很多教育官员、学校校长,颇为不满:国外都在学我们,不要对自己妄自菲薄。近期媒体关于这方面消息的报道,进一步增加了官员们的底气。 国外政府官员、大学校长,到中国来考察,声称要学习中国,确实不假。但是,即便这是官员的真心话,这也不代表国外教育真会学习中国,因为,在国外教育体系中,政府官员、校长说了不算。他们的权力有限,教育政策的推进,还要看教师、家长是否支持。 笔者相信,国外政府官员、校长,是会很“羡慕”中国的教育官员和大学校长的——他们的权力很大,决定什么马上可以执行,因此也希望自己能拥有这样的权力,要知道,国外教育官员,在国外是很“憋屈”的,自己是被社区居民参与选举的不说,制订任何政策都必须经讨论、审议,而校长在学校里的权力,也很有限,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国内校长的行政权,在校内不说接近100%,至少也有90%,而国外校长,不可能有命令老师、学生必须干什么的权力,他们的行政权,只是用来落实教师、家长做出的决定。 拿基础教育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来说,在我国内地,如果一地决定参加测试,教育部门高度重视,学校必定高度重视,会将其作为十分重要的工作,这在国外官员看来,有些“郁闷”,教育部门很重视,可学校并不以为然,教师和学生家长也对此不热情,还有教师公开质疑这类测试没有多大价值,结果弄得成绩并不理想,他们也想学习中国这种“高效率”,交出一分好看的成绩单,但怎么学,

高等教育的各种计划,就是国外学习,学过去也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国外推行的教育战略、计划,貌似国家主导,但国家只是制订战略发展计划,而不可能用计划去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更不能以计划制造学校、学者间的不平等竞争。假如政府的计划,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是很难推行下去的。学术自由,是政府不敢碰的敏感地带。


“不要总批评中国教育,不管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国外现在都在学中国。英国教育大臣,今年初来中国,明确表示本国中小学要学习中国学校对学生的数学、科学的教育方法。就连饱受国内质疑的985、211计划,日本、韩国等国家,也在学习中国呢!”对于舆论对中国教育的批评、质疑,很多教育官员、学校校长,颇为不满:国外都在学我们,不要对自己妄自菲薄。近期媒体关于这方面消息的报道,进一步增加了官员们的底气。 国外政府官员、大学校长,到中国来考察,声称要学习中国,确实不假。但是,即便这是官员的真心话,这也不代表国外教育真会学习中国,因为,在国外教育体系中,政府官员、校长说了不算。他们的权力有限,教育政策的推进,还要看教师、家长是否支持。 笔者相信,国外政府官员、校长,是会很“羡慕”中国的教育官员和大学校长的——他们的权力很大,决定什么马上可以执行,因此也希望自己能拥有这样的权力,要知道,国外教育官员,在国外是很“憋屈”的,自己是被社区居民参与选举的不说,制订任何政策都必须经讨论、审议,而校长在学校里的权力,也很有限,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国内校长的行政权,在校内不说接近100%,至少也有90%,而国外校长,不可能有命令老师、学生必须干什么的权力,他们的行政权,只是用来落实教师、家长做出的决定。 拿基础教育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来说,在我国内地,如果一地决定参加测试,教育部门高度重视,学校必定高度重视,会将其作为十分重要的工作,这在国外官员看来,有些“郁闷”,教育部门很重视,可学校并不以为然,教师和学生家长也对此不热情,还有教师公开质疑这类测试没有多大价值,结果弄得成绩并不理想,他们也想学习中国这种“高效率”,交出一分好看的成绩单,但怎么学,

说到底,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和我国有着根本的差别,我国目前的教育管理和学校办学,存在比较严重的行政化倾向,实行行政治校,国外在学习我国时,不可能把我国这种治理模式也学过去,政府想加强对学校的管理,学校领导要增加自己的行政权,很难在国外教育管理体制和办学制度中行得通。在国外学校自主办学、现代管理的教育制度环境中,官员们表态要想中国学习,一来不太可信,二来要分析其具体可以学些什么。

也学不会。 美国和英国基础教育,想学习中国的努力,就在本国遭遇质疑,政府教育官员希望学校重视科学、数学教学,重视测试成绩,可教师们质疑,学习成绩对学生真那么重要吗?至于要让学校老师牺牲学生的自由时间,比如社团活动时间、体育锻炼时间来提高数学、科学课的成绩,更是反对声一遍,执行不下去。还有很多学区,要求政府必须增加师资配备,而不能让现有教师承担更大的工作量来给学生布置更多作业。 这是因为在国外,政府只是教育的服务者,而不是教育的主导者,学校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教师们也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行政命令、政绩考核对学校来说,不太管用。政府部门当然想加强自己的权威,“一言九鼎”,可是,搞不好官员把自己会搞下台去,不受待见。所以,对政府官员、学校行政领导,表态要学习中国的教育,不可太相信,作秀的因素极大,如果学校教师委员会、家长委员会决定学中国,那才是真正在学。如果就此对国外学中国信以为真,觉得中国教育了不起,是很大的误会。 高等教育的各种计划,就是国外学习,学过去也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国外推行的教育战略、计划,貌似国家主导,但国家只是制订战略发展计划,而不可能用计划去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更不能以计划制造学校、学者间的不平等竞争。假如政府的计划,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是很难推行下去的。学术自由,是政府不敢碰的敏感地带。 说到底,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和我国有着根本的差别,我国目前的教育管理和学校办学,存在比较严重的行政化倾向,实行行政治校,国外在学习我国时,不可能把我国这种治理模式也学过去,政府想加强对学校的管理,学校领导要增加自己的行政权,很难在国外教育管理体制和办学制度中行得通。在国外学校自主办学、现代管理的教育制度环境中,


也学不会。 美国和英国基础教育,想学习中国的努力,就在本国遭遇质疑,政府教育官员希望学校重视科学、数学教学,重视测试成绩,可教师们质疑,学习成绩对学生真那么重要吗?至于要让学校老师牺牲学生的自由时间,比如社团活动时间、体育锻炼时间来提高数学、科学课的成绩,更是反对声一遍,执行不下去。还有很多学区,要求政府必须增加师资配备,而不能让现有教师承担更大的工作量来给学生布置更多作业。 这是因为在国外,政府只是教育的服务者,而不是教育的主导者,学校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教师们也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行政命令、政绩考核对学校来说,不太管用。政府部门当然想加强自己的权威,“一言九鼎”,可是,搞不好官员把自己会搞下台去,不受待见。所以,对政府官员、学校行政领导,表态要学习中国的教育,不可太相信,作秀的因素极大,如果学校教师委员会、家长委员会决定学中国,那才是真正在学。如果就此对国外学中国信以为真,觉得中国教育了不起,是很大的误会。 高等教育的各种计划,就是国外学习,学过去也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国外推行的教育战略、计划,貌似国家主导,但国家只是制订战略发展计划,而不可能用计划去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更不能以计划制造学校、学者间的不平等竞争。假如政府的计划,干涉学校的自主办学,是很难推行下去的。学术自由,是政府不敢碰的敏感地带。 说到底,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和我国有着根本的差别,我国目前的教育管理和学校办学,存在比较严重的行政化倾向,实行行政治校,国外在学习我国时,不可能把我国这种治理模式也学过去,政府想加强对学校的管理,学校领导要增加自己的行政权,很难在国外教育管理体制和办学制度中行得通。在国外学校自主办学、现代管理的教育制度环境中,

在国外的教育管理制度中,政府部门不可能发文要求学校学习某一经验,学校也不可能全部立刻响应,而只能在尊重学校办学自主权、教师自主权的情况下,做一定的政策引导,在这种情况下,国外学校可能会结合本校的情况,适当借鉴他国的好的做法,这是对教育的进一步完善,而不是复制“中国模式”。


对于我国教育来说,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忽视国外教育管理、学习办学制度的差异,认为国外政府也学我国、也借鉴我国的教育、学术计划,以此论证我国目前行政管理、治校的合理性,会影响我国的教改进程。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到,我国要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要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建立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新模式,这是我国教育改革必须坚持的方向,而不能以国外的所谓学习,阻止改革。

  评论这张
 
阅读(1853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