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学区制”不仅仅是划片对口入学  

2014-02-16 12:0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发布的《教育部2014年工作要点》中明确提到,教育部将启动20项新计划,其中包括试行学区制。对于学区制,舆论普遍认为是落实小升初就近免试入学政策——义务教育学校实行单校或多校划片就近入学,对应于就近入学的范围,就是“学区”。如果我国的“学区制”,主要内容就是划定就近入学范围,在这一学区中,学校间资源共享,尽量缩小校际差异,那么,其价值是十分有限的,而且,恐怕也难真正做到学区内的教育资源均衡。

就在于实行真正的“学区制”,学区内的农民工也有权参与决策,就学区资源配置,学区教师招聘、使用、管理发表自己的意见。其中一个选择是,当农民工有一样的知情权、表达权和决策权以后,对所有农民工子弟学校实行脱帽,因为这些学校都已有办学资质,没有必要再贴上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标签,要么就是民办学校——办学质量高,在政府支持下得到认可的学校,可以面向所有学生招生——要么通过转制成为公办,质量不高,面临生源困境的学校,则由学区接管,对其教师实行统一招聘、管理。如果农民子弟学校长期戴着这一帽子,农民工子弟的平等权利也就无法真正实现。学区制的真正价值是学区里的每一个居民的受教育者是完全平等的,政府和学区、学区居民的所有努力,就是为孩子们创造平等的求学环境。

 

学区制,更是一种教育管理制度,包括学区教育战略决策、学校的拨款、教师的招聘、管理、考核,学区公共服务等。毫无疑问,实行这种学区制管理,必须打破原有的教育行政体系,把教育资源的配置权落实到每个学区,以学区为主体完善教育管理、服务体系。

 

前不久笔者考察了加拿大的基础教育,走访了多个学区,近距离了解学区制的具体运作。加拿大的基础教育,由各省负责,每个省下设若干个学区,比如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就有60多个学区,每个学区负责该学区内的小学、初中和高中管理,学区内由市民公开选举多名成员(一般7~9名)组成的学区董事会,负责制订本学区的教育发展战略、教育预算,并遴选、任命学区负责人、各学校校长,学区是服务各学校的机构,小学、初中教师由学区统一聘任,各学校有很大的办学自主权,校长无解雇教师的权力,只有建议权,同时,还有教师工会、家长、学生参与学区教育的管理。

 

“学区制”管理,让加拿大每个学区的教育质量颇为均衡,如果大家发现学校间的办学质量拉大,会通过决策,增加对较差学校的专项投入,由此避免差距拉大。但均衡不意味着学校没有特色,学校的特色主要通过学校自主办学、教师自主教育实现。

 

我国要实行这样的“学区制”,不一定需要改变现在教育行政区域的划分,而必须打破行政治理体系。首先,应该在每个区县教育局(区域),建立学区教育委员会,委员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校长代表、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区居民代表共同组成,该委员会是重大战略决策的机构。其次,应该在每所学校探索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具体而言,需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同时保障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权利。

 

就在于实行真正的“学区制”,学区内的农民工也有权参与决策,就学区资源配置,学区教师招聘、使用、管理发表自己的意见。其中一个选择是,当农民工有一样的知情权、表达权和决策权以后,对所有农民工子弟学校实行脱帽,因为这些学校都已有办学资质,没有必要再贴上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标签,要么就是民办学校——办学质量高,在政府支持下得到认可的学校,可以面向所有学生招生——要么通过转制成为公办,质量不高,面临生源困境的学校,则由学区接管,对其教师实行统一招聘、管理。如果农民子弟学校长期戴着这一帽子,农民工子弟的平等权利也就无法真正实现。学区制的真正价值是学区里的每一个居民的受教育者是完全平等的,政府和学区、学区居民的所有努力,就是为孩子们创造平等的求学环境。

我国在义务教育均衡上下了不少工夫,但主要由政府部门做资源配置调整的文章,结果是调整多年很不理想,包括像上海这样走在全国前列,率先对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实施普惠义务教育的地方,目前也面临很大的困难。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上海的一些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如今能获得每生每年5000元(5000元的一部分由市财政出,一部分由所在区财政出)的政府补贴,但教学质量提高缓慢。令人嗟叹的教学水准,使得一些学校陷入“教学越差,越招不到好学生”的窘境。对此,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是,在农民工子弟学校能获得每生5000元补贴,条件在全国最为优越的情况下,教育教学质量都是如此,何谈那些地方政府没有任何补贴的农民工子弟学校呢?

 

根本解决这一问题,出路就在于实行真正的“学区制”,学区内的农民工也有权参与决策,就学区资源配置,学区教师招聘、使用、管理发表自己的意见。其中一个选择是,当农民工有一样的知情权、表达权和决策权以后,对所有农民工子弟学校实行脱帽,因为这些学校都已有办学资质,没有必要再贴上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标签,要么就是民办学校——办学质量高,在政府支持下得到认可的学校,可以面向所有学生招生——要么通过转制成为公办,质量不高,面临生源困境的学校,则由学区接管,对其教师实行统一招聘、管理。如果农民子弟学校长期戴着这一帽子,农民工子弟的平等权利也就无法真正实现。学区制的真正价值是学区里的每一个居民的受教育者是完全平等的,政府和学区、学区居民的所有努力,就是为孩子们创造平等的求学环境。

  评论这张
 
阅读(1172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