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高考改革方案不能“概念化”误读  

2014-02-14 07: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大学,而不是填报志愿、再根据总分高低投档,参与高校录取。比如,美国的SAT,一年考7次,每次考试成绩都有效,考生可以最好的一次成绩,申请大学,大学独立、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只有高校自主招生,考试评价才可能成为社会化考试,只要高校依旧集中录取,所谓的社会化考试,只是形式上的社会化,并无社会化的实质。试想,如果美国高校的录取,也是按照学生的SAT分数从高到低排序,结合学生的志愿录取,会是怎样的局面?如果就把这作为考试社会化改革,会让公众产生对改革的质疑——原来社会化改革,也解决不了我国考试的问题。 很自然地,这样的一年多次考,也没有打破定终身的问题,最多从以前“一考定终身”,变为“多考定终身”,减少一次考试的偶然性,但也增加考试成本和考试负担——从多次考试中选择最好的成绩计入总分,再排序投档录取,这能改变基础教育的应试教育格局,减轻学生的负担吗?可能正好相反,由于一分之差在高考录取中,就可能是几百上千名学生(在有的省市,有的分数段,一分之差甚至有几千名学生),决定能上一本还是落入二本,考生们不会抓住每一次考试机会,以便提高自己的考试分数哪怕一分吗,除非第一次考就考满分。多年前,当有专家谈到一年多次考的设想时,就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将“斩首”变“凌迟”,如此,不放在统一时间段的英语科目,其地位非但没有降低,还可能更引起关注。 至于除了语文、数学、外语的其他科目,按照方案,可能不计入投档分,而只是看测试等级,就被大家理解为不考了,以及文科、理科的学生都考语数外,就认为文理不分科了,则更加离谱。事实上,如果大学在招生时,针对其他科目提出等级的要求,比如理科专业提出物理A、化学A,文科专业提出历史A、地理B等,大家会赫然发现,原来这样的录取规则,在以前一个投档分门槛之外,又增加了一个门槛——等级门槛,以前一个学生物理考差了,还可凭总分进入某所学校,现在如果不小心考了一个C,他就可能连一本院校也无缘了。也有人会说,大学可根据不同专业提出不同的学科与等级要求,可问题是,在目前的按计划集中录取规则之下,如何做到这一点? 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上海某媒体近日报道称,上海市相关部门向市政协部分委员通报了关于此轮“上海版”高考改革的相关情况。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改革内容是,以英语为主的外语将退出高考统考,变为社会化考试,有望打破“一考定终身”。对此,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各地高考方案需待教育部总体方案公布,报经教育部审批后方可公布,但不排除上海等地已根据此前公布的相关改革思路精神,先行制订方案草稿。(新京报2月13日)
最后的录取规则上,概而言之,如果继续保留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英语社会化改革、一年多次考、其他科目计等级,都很难起到改革的实际效果,而会滋生出新的更复杂的问题来。学生的压力、焦虑非但不能减轻,反而会增加。 只有打破集中录取制度,这些问题才能迎刃而解,这就要按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到的高考改革思路,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离开了招考分离,高考科目改革、分值改革,都没有多大实质价值,我国过去10多年的高考改革实践已充分证明,招考分离才是改革的出路。因此,建议高考改革,应该以招考分离为原则,来设计具体的方案,如果落实这一原则,根本无需地方出台自己的方案,同时,科目改革、分值调整,也不是政府部门的事,而是考试机构和招生机构的事——大学会根据自身的办学定位,提出招生要求,明确考生要提交哪些成绩、材料,而社会考试机构则根据大学的招生要求,提供考试评价服务,有统一的知识能力测试,也有学科水平测试,学生可根据自己选择申请的学校要求,自主选择参加那些测试,这样的考试和招生,才能让基础教育真正摆脱应试教育。
这再一次引起舆论对高考改革方案的关注。对于上海高考改革方案,各种解读都有,包括英语退出高考、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打破一考定终身、其他科目不考了等等。而实际上,这些解读都存在偏差,甚至是谬误,不论是教育部门制订、公布高考改革方案,还是媒体报道高考改革设想、方案,都必须用准确无误的描述表达,似是而非的表达,会让公众产生误解,从而影响改革的推进。

英语退出高考了吗?根本就没有,只是设想不放在统一时间段考,而是放在其他时间。把不放在同一时间段考,称为退出高考,这会让人误解为英语不考了。从去年到现在,我已经至少被几十名家长问到这个问题。也许有人会说,媒体的报道,也很清楚,说的是英语退出高考统考,而且也有具体说明,可是,众所周知,在“标题党”盛行的社会环境中,简单称英语退出高考,必然会以讹传讹,误导一些不明就里的家长。对于高考英语改革,更确切地表述应是,调整英语科目考试时间。当然,这一描述听上去改革力度远没有“退出”那么大,所以教育部门愿意选择“退出”这个概念,作出做了重大改革的架势,而媒体也跟着报道。英语退出高考统考,还给人这一科目的重要性比数学、语文低了的感觉,但其实,只是调整考试时间、考分同样计入总分的英语,重要性一点也没降低。如果有人因认为降低英语重要性,而支持改革,真到方案实施,就会发现自己被误导了。请大学,而不是填报志愿、再根据总分高低投档,参与高校录取。比如,美国的SAT,一年考7次,每次考试成绩都有效,考生可以最好的一次成绩,申请大学,大学独立、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只有高校自主招生,考试评价才可能成为社会化考试,只要高校依旧集中录取,所谓的社会化考试,只是形式上的社会化,并无社会化的实质。试想,如果美国高校的录取,也是按照学生的SAT分数从高到低排序,结合学生的志愿录取,会是怎样的局面?如果就把这作为考试社会化改革,会让公众产生对改革的质疑——原来社会化改革,也解决不了我国考试的问题。 很自然地,这样的一年多次考,也没有打破定终身的问题,最多从以前“一考定终身”,变为“多考定终身”,减少一次考试的偶然性,但也增加考试成本和考试负担——从多次考试中选择最好的成绩计入总分,再排序投档录取,这能改变基础教育的应试教育格局,减轻学生的负担吗?可能正好相反,由于一分之差在高考录取中,就可能是几百上千名学生(在有的省市,有的分数段,一分之差甚至有几千名学生),决定能上一本还是落入二本,考生们不会抓住每一次考试机会,以便提高自己的考试分数哪怕一分吗,除非第一次考就考满分。多年前,当有专家谈到一年多次考的设想时,就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将“斩首”变“凌迟”,如此,不放在统一时间段的英语科目,其地位非但没有降低,还可能更引起关注。 至于除了语文、数学、外语的其他科目,按照方案,可能不计入投档分,而只是看测试等级,就被大家理解为不考了,以及文科、理科的学生都考语数外,就认为文理不分科了,则更加离谱。事实上,如果大学在招生时,针对其他科目提出等级的要求,比如理科专业提出物理A、化学A,文科专业提出历史A、地理B等,大家会赫然发现,原来这样的录取规则,在以前一个投档分门槛之外,又增加了一个门槛——等级门槛,以前一个学生物理考差了,还可凭总分进入某所学校,现在如果不小心考了一个C,他就可能连一本院校也无缘了。也有人会说,大学可根据不同专业提出不同的学科与等级要求,可问题是,在目前的按计划集中录取规则之下,如何做到这一点? 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

一年多次考就是考试社会化吗?根本就不是,考试的组织形式和统考完全一样,只是多考一次,选择最好的一次成绩计入总分。真正的社会化考试,是社会中介机构组织,由招生学校自主认可、学生自由选择参加的考试,这一考试的功能不是选拔,而是评价,学生可用这一成绩去申请大学,而不是填报志愿、再根据总分高低投档,参与高校录取。比如,美国的SAT,一年考7次,每次考试成绩都有效,考生可以最好的一次成绩,申请大学,大学独立、自主招生。简单地说,只有高校自主招生,考试评价才可能成为社会化考试,只要高校依旧集中录取,所谓的社会化考试,只是形式上的社会化,并无社会化的实质。试想,如果美国高校的录取,也是按照学生的SAT分数从高到低排序,结合学生的志愿录取,会是怎样的局面?如果就把这作为考试社会化改革,会让公众产生对改革的质疑——原来社会化改革,也解决不了我国考试的问题。

很自然地,这样的一年多次考,也没有打破定终身的问题,最多从以前“一考定终身”,变为“多考定终身”,减少一次考试的偶然性,但也增加考试成本和考试负担——从多次考试中选择最好的成绩计入总分,再排序投档录取,这能改变基础教育的应试教育格局,减轻学生的负担吗?可能正好相反,由于一分之差在高考录取中,就可能是几百上千名学生(在有的省市,有的分数段,一分之差甚至有几千名学生),决定能上一本还是落入二本,考生们不会抓住每一次考试机会,以便提高自己的考试分数哪怕一分吗,除非第一次考就考满分。多年前,当有专家谈到一年多次考的设想时,就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将“斩首”变“凌迟”,如此,不放在统一时间段的英语科目,其地位非但没有降低,还可能更引起关注。

至于除了语文、数学、外语的其他科目,按照方案,可能不计入投档分,而只是看测试等级,就被大家理解为不考了,以及文科、理科的学生都考语数外,就认为文理不分科了,则更加离谱。事实上,如果大学在招生时,针对其他科目提出等级的要求,比如理科专业提出物理A、化学A,文科专业提出历史A、地理B等,大家会赫然发现,原来这样的录取规则,在以前一个投档分门槛之外,又增加了一个门槛——等级门槛,以前一个学生物理考差了,还可凭总分进入某所学校,现在如果不小心考了一个C,他就可能连一本院校也无缘了。也有人会说,大学可根据不同专业提出不同的学科与等级要求,可问题是,在目前的按计划集中录取规则之下,如何做到这一点?

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最后的录取规则上,概而言之,如果继续保留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英语社会化改革、一年多次考、其他科目计等级,都很难起到改革的实际效果,而会滋生出新的更复杂的问题来。学生的压力、焦虑非但不能减轻,反而会增加。

只有打破集中录取制度,这些问题才能迎刃而解,这就要按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到的高考改革思路,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离开了招考分离,高考科目改革、分值改革,都没有多大实质价值,我国过去10多年的高考改革实践已充分证明,招考分离才是改革的出路。因此,建议高考改革,应该以招考分离为原则,来设计具体的方案,如果落实这一原则,根本无需地方出台自己的方案,同时,科目改革、分值调整,也不是政府部门的事,而是考试机构和招生机构的事——大学会根据自身的办学定位,提出招生要求,明确考生要提交哪些成绩、材料,而社会考试机构则根据大学的招生要求,提供考试评价服务,有统一的知识能力测试,也有学科水平测试,学生可根据自己选择申请的学校要求,自主选择参加那些测试,这样的考试和招生,才能让基础教育真正摆脱应试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12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