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逃离”还是“逃回”北上广,是一个问题  

2014-02-12 11:0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施展才华的舞台。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地方政府虽然一边感叹缺钱、缺人才,另一方面却不积极改善人才环境,具体表现在两方面,一是经常搞人才政绩工程,推出各类人才计划,把资源向少数列入计划内的人才集中,这可以在一段时间吸引优秀人才,但从本质上说,行政主导的人才计划,阻碍了人才的市场竞争,更多的普通年轻人,被人才计划边缘,不被重视;二是在一些不发达地区、基层单位,由于权力缺乏监督,人才招聘、使用、晋升中,还存在“潜规则”,拼爹的情况比大城市更为严重,另外,就是年轻人选择创业,得到的不是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而可能是各种关卡。 针对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的这些问题,转变政府管理、发展人才的传统思维,着力营造让人才能平等竞争的环境,才是上策。不然,不管政府部门怎样鼓励大学毕业生到中西部基层单位就业,不论大城市的生活压力有多大,年轻人还可能选择继续在城市“漂”着,这将严重阻碍我国各地经济、社会的均衡发展,也局限年轻人的就业选择,会让教育问题、就业问题日益复杂化。

北上广,曾令无数大学生倾心,他们宁愿背井离乡,在汗水与泪水中苦苦打拼,也要坚守。如今,尽管这些一线城市仍让不少毕业生难以抗拒,但越来越多的人在求职时更加务实,选择回归。有调查显示,2013年,超六成大学生逃离北上广,回到二三线城市工作。在河南,越来越多的大学生也选择在“家门口”就业。(大河报2月12日)

北上广,曾令无数大学生倾心,他们宁愿背井离乡,在汗水与泪水中苦苦打拼,也要坚守。如今,尽管这些一线城市仍让不少毕业生难以抗拒,但越来越多的人在求职时更加务实,选择回归。有调查显示,2013年,超六成大学生逃离北上广,回到二三线城市工作。在河南,越来越多的大学生也选择在“家门口”就业。(大河报2月12日) 与此同时,有关“逃离”北上广又“逃回”的话题,又引起舆论关注,据调查,一年乃至更早以前,或主动或被动“逃离北上广”的年轻人,在经历了家乡等二三线城市的事业挫折特别是“拼爹失败”后,被迫返回北上广。在一线城市工作过的人,虽然面临着高昂的房价,无处不在的户口歧视,但往往回到家乡后无法适应城市间的巨大落差。 可以说,无论是政府的政策导向还是大城市工作、生活的现实,似乎都倾向于做出离开大城市,到二三线城市、到中西部基层发展的判断——教育部、地方政府为鼓励学生到中西部就业出台了专门的政策,高校以及社会舆论,都乐见大学生就业不再集中在大城市,而走向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既解决大学生就业困难,又用其所学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可为何政策落不了地,而年轻人总在逃离与逃回中纠结呢? 有人把大学毕业生死活要留在北上广的原因归为大学生的虚荣心和面子就业观念,不愿意在二三线城市就业,而宁愿在大城市当“蚁族”,这放在10年前或者5年前,可能是重要因素之一,而最近几年来,在就业形势日益严峻的背景中,大学生的就业选择更加务实,如果二三线城市有适合的工作岗位,绝大多数大学毕业生并不会为了面子就坚持留在大城市。 还有人以大学毕业生在二三线城市成功就业、在中西部基层单位建功立业的故事,反证某些大学毕业生是自己不愿意奋斗、积极适应环境,太矫情。这种情况确实在部分大学毕业生身上存在,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任何环境中都会有成功的个体,典型的案例,是不具普遍意义的,大家更应该关注整个大学毕业生群体的职业发展情况。 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在大

 

与此同时, 有关“逃离”北上广又“逃回”的话题,又引起舆论关注,据调查,一年乃至更早以前,或主动或被动“逃离北上广”的年轻人,在经历了家乡等二三线城市的事业挫折特别是“拼爹失败”后,被迫返回北上广。在一线城市工作过的人,虽然面临着高昂的房价,无处不在的户口歧视,但往往回到家乡后无法适应城市间的巨大落差。

 

城市还是在二三线城市就业不成功,每个个体都需要找自己的原因,进行积极的调整,但逃离又逃回的群体性折腾,最根本的原因,或不在于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自身,而在于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是否给年轻人提供事业发展的空间——在各种宣传中,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貌似有广阔的事业发展舞台,没有那么激烈的人才竞争,没有那么高的房价,可是,真等年轻人到这些地方,却发现与大城市相比,人才并不被重视,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未来更加迷茫。 就连国家主导的多项服务基层的工程、计划,响应号召到中西部基层服务的大学毕业生,也有同样的感觉。比如,早前有报道披露,多地存在“大学生村官不在村”的情况,原因是大学生村官在村里无事可干,有的基层单位只是被动接受村官,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但不相信这些大学毕业生真愿意在村里呆下去,并没有使用、培养、发展大学生村官的长远计划,因此大多大学生村官被上级单位借调,而就是留在村里的村官,也无所事事,主要的打算是混完三年服务期再考研、或者公务员。 农村教师特岗计划,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到乡村学校的特岗教师,时常遭遇被当地教育部门、学校当外人的尴尬,自己没有改变乡村学校,却被乡村学校改变,其中有不少教师,也是抱着混一个基层的经历,三年后考研离开的想法。如此一来,国家花大力气推进的基层人才工程、计划,既没有对基层单位带来面貌的改观,也没有有效缓解大学生就业难——最多延缓部分大学毕业生就业三年。 有一些舆论认为,年轻人之所以逃离之后又逃回北上广,是因为二三线城市缺资源,这也是二三线城市管理者的看法,他们也认为缺的是钱,其实,如果不重视人才,创新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的机制,再多的资源也会被挥霍,我国一些国家扶贫县,把扶贫款用于盖豪华办公楼,以及一些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就等着政府发钱,已充分说明,给资源重要,让人才事业空间更重要。 很显然,要切实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真正重视人才,让人才有

可以说,无论是政府的政策导向还是大城市工作、生活的现实,似乎都倾向于做出离开大城市,到二三线城市、到中西部基层发展的判断——教育部、地方政府为鼓励学生到中西部就业出台了专门的政策,高校以及社会舆论,都乐见大学生就业不再集中在大城市,而走向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既解决大学生就业困难,又用其所学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可为何政策落不了地,而年轻人总在逃离与逃回中纠结呢?

 

有人把大学毕业生死活要留在北上广的原因归为大学生的虚荣心和面子就业观念,不愿意在二三线城市就业,而宁愿在大城市当“蚁族”,这放在10年前或者5年前,可能是重要因素之一,而最近几年来,在就业形势日益严峻的背景中,大学生的就业选择更加务实,如果二三线城市有适合的工作岗位,绝大多数大学毕业生并不会为了面子就坚持留在大城市。

城市还是在二三线城市就业不成功,每个个体都需要找自己的原因,进行积极的调整,但逃离又逃回的群体性折腾,最根本的原因,或不在于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自身,而在于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是否给年轻人提供事业发展的空间——在各种宣传中,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貌似有广阔的事业发展舞台,没有那么激烈的人才竞争,没有那么高的房价,可是,真等年轻人到这些地方,却发现与大城市相比,人才并不被重视,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未来更加迷茫。 就连国家主导的多项服务基层的工程、计划,响应号召到中西部基层服务的大学毕业生,也有同样的感觉。比如,早前有报道披露,多地存在“大学生村官不在村”的情况,原因是大学生村官在村里无事可干,有的基层单位只是被动接受村官,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但不相信这些大学毕业生真愿意在村里呆下去,并没有使用、培养、发展大学生村官的长远计划,因此大多大学生村官被上级单位借调,而就是留在村里的村官,也无所事事,主要的打算是混完三年服务期再考研、或者公务员。 农村教师特岗计划,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到乡村学校的特岗教师,时常遭遇被当地教育部门、学校当外人的尴尬,自己没有改变乡村学校,却被乡村学校改变,其中有不少教师,也是抱着混一个基层的经历,三年后考研离开的想法。如此一来,国家花大力气推进的基层人才工程、计划,既没有对基层单位带来面貌的改观,也没有有效缓解大学生就业难——最多延缓部分大学毕业生就业三年。 有一些舆论认为,年轻人之所以逃离之后又逃回北上广,是因为二三线城市缺资源,这也是二三线城市管理者的看法,他们也认为缺的是钱,其实,如果不重视人才,创新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的机制,再多的资源也会被挥霍,我国一些国家扶贫县,把扶贫款用于盖豪华办公楼,以及一些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就等着政府发钱,已充分说明,给资源重要,让人才事业空间更重要。 很显然,要切实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真正重视人才,让人才有

 

还有人以大学毕业生在二三线城市成功就业、在中西部基层单位建功立业的故事,反证某些大学毕业生是自己不愿意奋斗、积极适应环境,太矫情。这种情况确实在部分大学毕业生身上存在,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任何环境中都会有成功的个体,典型的案例,是不具普遍意义的,大家更应该关注整个大学毕业生群体的职业发展情况。

 

城市还是在二三线城市就业不成功,每个个体都需要找自己的原因,进行积极的调整,但逃离又逃回的群体性折腾,最根本的原因,或不在于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自身,而在于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是否给年轻人提供事业发展的空间——在各种宣传中,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貌似有广阔的事业发展舞台,没有那么激烈的人才竞争,没有那么高的房价,可是,真等年轻人到这些地方,却发现与大城市相比,人才并不被重视,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未来更加迷茫。 就连国家主导的多项服务基层的工程、计划,响应号召到中西部基层服务的大学毕业生,也有同样的感觉。比如,早前有报道披露,多地存在“大学生村官不在村”的情况,原因是大学生村官在村里无事可干,有的基层单位只是被动接受村官,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但不相信这些大学毕业生真愿意在村里呆下去,并没有使用、培养、发展大学生村官的长远计划,因此大多大学生村官被上级单位借调,而就是留在村里的村官,也无所事事,主要的打算是混完三年服务期再考研、或者公务员。 农村教师特岗计划,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到乡村学校的特岗教师,时常遭遇被当地教育部门、学校当外人的尴尬,自己没有改变乡村学校,却被乡村学校改变,其中有不少教师,也是抱着混一个基层的经历,三年后考研离开的想法。如此一来,国家花大力气推进的基层人才工程、计划,既没有对基层单位带来面貌的改观,也没有有效缓解大学生就业难——最多延缓部分大学毕业生就业三年。 有一些舆论认为,年轻人之所以逃离之后又逃回北上广,是因为二三线城市缺资源,这也是二三线城市管理者的看法,他们也认为缺的是钱,其实,如果不重视人才,创新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的机制,再多的资源也会被挥霍,我国一些国家扶贫县,把扶贫款用于盖豪华办公楼,以及一些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就等着政府发钱,已充分说明,给资源重要,让人才事业空间更重要。 很显然,要切实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真正重视人才,让人才有

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在大城市还是在二三线城市就业不成功,每个个体都需要找自己的原因,进行积极的调整,但逃离又逃回的群体性折腾,最根本的原因,或不在于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自身,而在于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是否给年轻人提供事业发展的空间——在各种宣传中,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貌似有广阔的事业发展舞台,没有那么激烈的人才竞争,没有那么高的房价,可是,真等年轻人到这些地方,却发现与大城市相比,人才并不被重视,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未来更加迷茫。

 

就连国家主导的多项服务基层的工程、计划,响应号召到中西部基层服务的大学毕业生,也有同样的感觉。比如,早前有报道披露,多地存在“大学生村官不在村”的情况,原因是大学生村官在村里无事可干,有的基层单位只是被动接受村官,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但不相信这些大学毕业生真愿意在村里呆下去,并没有使用、培养、发展大学生村官的长远计划,因此大多大学生村官被上级单位借调,而就是留在村里的村官,也无所事事,主要的打算是混完三年服务期再考研、或者公务员。

城市还是在二三线城市就业不成功,每个个体都需要找自己的原因,进行积极的调整,但逃离又逃回的群体性折腾,最根本的原因,或不在于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自身,而在于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是否给年轻人提供事业发展的空间——在各种宣传中,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貌似有广阔的事业发展舞台,没有那么激烈的人才竞争,没有那么高的房价,可是,真等年轻人到这些地方,却发现与大城市相比,人才并不被重视,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未来更加迷茫。 就连国家主导的多项服务基层的工程、计划,响应号召到中西部基层服务的大学毕业生,也有同样的感觉。比如,早前有报道披露,多地存在“大学生村官不在村”的情况,原因是大学生村官在村里无事可干,有的基层单位只是被动接受村官,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但不相信这些大学毕业生真愿意在村里呆下去,并没有使用、培养、发展大学生村官的长远计划,因此大多大学生村官被上级单位借调,而就是留在村里的村官,也无所事事,主要的打算是混完三年服务期再考研、或者公务员。 农村教师特岗计划,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到乡村学校的特岗教师,时常遭遇被当地教育部门、学校当外人的尴尬,自己没有改变乡村学校,却被乡村学校改变,其中有不少教师,也是抱着混一个基层的经历,三年后考研离开的想法。如此一来,国家花大力气推进的基层人才工程、计划,既没有对基层单位带来面貌的改观,也没有有效缓解大学生就业难——最多延缓部分大学毕业生就业三年。 有一些舆论认为,年轻人之所以逃离之后又逃回北上广,是因为二三线城市缺资源,这也是二三线城市管理者的看法,他们也认为缺的是钱,其实,如果不重视人才,创新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的机制,再多的资源也会被挥霍,我国一些国家扶贫县,把扶贫款用于盖豪华办公楼,以及一些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就等着政府发钱,已充分说明,给资源重要,让人才事业空间更重要。 很显然,要切实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真正重视人才,让人才有

 

农村教师特岗计划,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到乡村学校的特岗教师,时常遭遇被当地教育部门、学校当外人的尴尬,自己没有改变乡村学校,却被乡村学校改变,其中有不少教师,也是抱着混一个基层的经历,三年后考研离开的想法。如此一来,国家花大力气推进的基层人才工程、计划,既没有对基层单位带来面貌的改观,也没有有效缓解大学生就业难——最多延缓部分大学毕业生就业三年。

 

有一些舆论认为,年轻人之所以逃离之后又逃回北上广,是因为二三线城市缺资源,这也是二三线城市管理者的看法,他们也认为缺的是钱,其实,如果不重视人才,创新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的机制,再多的资源也会被挥霍,我国一些国家扶贫县,把扶贫款用于盖豪华办公楼,以及一些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就等着政府发钱,已充分说明,给资源重要,让人才事业空间更重要。

 

很显然,要切实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真正重视人才,让人才有施展才华的舞台。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地方政府虽然一边感叹缺钱、缺人才,另一方面却不积极改善人才环境,具体表现在两方面,一是经常搞人才政绩工程,推出各类人才计划,把资源向少数列入计划内的人才集中,这可以在一段时间吸引优秀人才,但从本质上说,行政主导的人才计划,阻碍了人才的市场竞争,更多的普通年轻人,被人才计划边缘,不被重视;二是在一些不发达地区、基层单位,由于权力缺乏监督,人才招聘、使用、晋升中,还存在“潜规则”,拼爹的情况比大城市更为严重,另外,就是年轻人选择创业,得到的不是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而可能是各种关卡。

城市还是在二三线城市就业不成功,每个个体都需要找自己的原因,进行积极的调整,但逃离又逃回的群体性折腾,最根本的原因,或不在于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自身,而在于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是否给年轻人提供事业发展的空间——在各种宣传中,二三线城市、中西部基层单位,貌似有广阔的事业发展舞台,没有那么激烈的人才竞争,没有那么高的房价,可是,真等年轻人到这些地方,却发现与大城市相比,人才并不被重视,缺乏公平的竞争环境,未来更加迷茫。 就连国家主导的多项服务基层的工程、计划,响应号召到中西部基层服务的大学毕业生,也有同样的感觉。比如,早前有报道披露,多地存在“大学生村官不在村”的情况,原因是大学生村官在村里无事可干,有的基层单位只是被动接受村官,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但不相信这些大学毕业生真愿意在村里呆下去,并没有使用、培养、发展大学生村官的长远计划,因此大多大学生村官被上级单位借调,而就是留在村里的村官,也无所事事,主要的打算是混完三年服务期再考研、或者公务员。 农村教师特岗计划,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到乡村学校的特岗教师,时常遭遇被当地教育部门、学校当外人的尴尬,自己没有改变乡村学校,却被乡村学校改变,其中有不少教师,也是抱着混一个基层的经历,三年后考研离开的想法。如此一来,国家花大力气推进的基层人才工程、计划,既没有对基层单位带来面貌的改观,也没有有效缓解大学生就业难——最多延缓部分大学毕业生就业三年。 有一些舆论认为,年轻人之所以逃离之后又逃回北上广,是因为二三线城市缺资源,这也是二三线城市管理者的看法,他们也认为缺的是钱,其实,如果不重视人才,创新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的机制,再多的资源也会被挥霍,我国一些国家扶贫县,把扶贫款用于盖豪华办公楼,以及一些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就等着政府发钱,已充分说明,给资源重要,让人才事业空间更重要。 很显然,要切实改变这种情况,关键在于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真正重视人才,让人才有

 

针对二三线城市、基层单位的这些问题,转变政府管理、发展人才的传统思维,着力营造让人才能平等竞争的环境,才是上策。不然,不管政府部门怎样鼓励大学毕业生到中西部基层单位就业,不论大城市的生活压力有多大,年轻人还可能选择继续在城市“漂”着,这将严重阻碍我国各地经济、社会的均衡发展,也局限年轻人的就业选择,会让教育问题、就业问题日益复杂化。

  评论这张
 
阅读(17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