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性学家”被处分因科研经费管理太严?   

2014-11-06 09:4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中国性社会学研究第一人”潘绥铭因科研资金使用不明而遭处分,受到社会舆论同情,原因是,据媒体报道,潘教授是因采访性工作者,向对方支付报酬,可对方无法出具发票而受处分。 很多人由此质疑我国的科研经费报销制度,认为规矩太多,导致要做科研,就得冒违规的风险。这确实有一定道理,可是,以前,媒体曾报道有研究人员拿洗脚费发票去报销,包括这次和潘教授一起被通报的中国工程院李宁院士转移、侵吞2000万科研经费,舆论纷纷质疑科研经费管理混乱,进而要求严格科研经费管理。那么,为何严格管理科研经费,一边是导致教授因做研究而违规,另一边却是照样有科研经费被侵吞、套取的事时有发生呢? 如果就从科研经费报销制度上,思考这一问题,将很难找到答案,就事论事解决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也彼此打架。——对于潘教授的田野调查,大家呼吁给教授使用经费的自主权,而对于李院士侵吞科研经费,大家呼吁加强科研经费的严格监控。这怎么是好? 我国学术管理的实质问题是,本应该以学术为本的管理和评价,却实行行政主导的管理和评价,因此,对学术经费的使用,实行行政监管,学术研究预算由行政部门审批,执行预算由行政监控,这貌似很严格,可一方面却违反基本的学术规律,限制了学者的学术研究活动,学者必须严格按预算支出经费,而有的预算并不合理,按照行政部门的意图,不该列入的被列入,该列入的未被列入,另一方

最近,“中国性社会学研究第一人”潘绥铭因科研资金使用不明而遭处分,受到社会舆论同情,原因是,据媒体报道,潘教授是因采访性工作者,向对方支付报酬,可对方无法出具发票而受处分。

,无法开展研究时,大家又质疑规定“太死”这样的尴尬。只在调整报销规定上做文章,都只是表面文章,且很可能进退失据,放松报销规定,不少研究者就会以各种名目套取科研经费,而严格报销规定,一些老实人会受限制,而不老实的人,依旧会弄来一大堆假发票套取经费。不针对学术问题的实质分析学术问题,简单的学术问题会变得复杂,弄成一团乱麻。 我国当前的教育和学术问题,日益变得纠结和复杂,都因在讨论和解决这些问题时,只看表面,不深入实质,于是往往治标不治本。而对于治标不治本,舆论的普遍态度,也很暧昧,治本不可得,能治标也就不错了,不能什么都指望治本,也不可能一步治本,就这样,解决教育和学术问题,就满足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很多人由此质疑我国的科研经费报销制度,认为规矩太多,导致要做科研,就得冒违规的风险。这确实有一定道理,可是,以前,媒体曾报道有研究人员拿洗脚费发票去报销,包括这次和潘教授一起被通报的中国工程院李宁院士转移、侵吞2000万科研经费,舆论纷纷质疑科研经费管理混乱,进而要求严格科研经费管理。那么,为何严格管理科研经费,一边是导致教授因做研究而违规,另一边却是照样有科研经费被侵吞、套取的事时有发生呢?

如果就从科研经费报销制度上,思考这一问题,将很难找到答案,就事论事解决问题,提出的解决方案,也彼此打架。——对于潘教授的田野调查,大家呼吁给教授使用经费的自主权,而对于李院士侵吞科研经费,大家呼吁加强科研经费的严格监控。这怎么是好?

我国学术管理的实质问题是,本应该以学术为本的管理和评价,却实行行政主导的管理和评价,因此,对学术经费的使用,实行行政监管,学术研究预算由行政部门审批,执行预算由行政监控,这貌似很严格,可一方面却违反基本的学术规律,限制了学者的学术研究活动,学者必须严格按预算支出经费,而有的预算并不合理,按照行政部门的意图,不该列入的被列入,该列入的未被列入,另一方面则反过来诱导学者把精力用到折腾经费上。有无法正常支付科研经费只得违规的潘教授,也有把科研经费套取到自己腰包的李院士。

不改变学术管理体系,只是强化科研经费监管,这种情况将无法改变。科学、合理的学术管理,首先,应该把学者的收入和研究经费分离看来,学者按事先的聘用合同约定,享有规定的年薪,不得从科研经费中提成作为自己的收入,现在,学者的收入和研究经费混在一起,也就说不清道不明,就像潘教授,谁能说清这钱究竟给没给接受采访的性工作者?我国教授还有把给研究生的劳务费给要回来装进自己的腰包的。

其次,应完善科研经费支出管理办法,科研经费不能作为课题负责人的薪资之外,其余的经费,课题负责人有使用决策权,但具体支出不由课题负责人操作,在国外,科研经费有相当部分用来支付研究生的奖助学金和聘请访问学者,这都是通过学校财务体系公开进行的,不是由教授自己支配,包括购买设备,我国的课题组就自己购买设备,而国外的做法,是将购买设备的需求提交给校方专门机构,再由这一机构购买.

再次,学术研究经费全部公开、透明,使用是否合理,接受学术同行委员会评价,以及独立的财务审计和公众监督。如果有同行评价委员会,针对潘教授的田野调查开支,也就会有符合学术伦理的说法,而非现在各说各话。不根本改革学术管理制度,就会出现当学术经费被侵占、套用,舆论纷纷要求加强监管,而当研究人员受规定限制,无法开展研究时,大家又质疑规定“太死”这样的尴尬。只在调整报销规定上做文章,都只是表面文章,且很可能进退失据,放松报销规定,不少研究者就会以各种名目套取科研经费,而严格报销规定,一些老实人会受限制,而不老实的人,依旧会弄来一大堆假发票套取经费。不针对学术问题的实质分析学术问题,简单的学术问题会变得复杂,弄成一团乱麻。

,无法开展研究时,大家又质疑规定“太死”这样的尴尬。只在调整报销规定上做文章,都只是表面文章,且很可能进退失据,放松报销规定,不少研究者就会以各种名目套取科研经费,而严格报销规定,一些老实人会受限制,而不老实的人,依旧会弄来一大堆假发票套取经费。不针对学术问题的实质分析学术问题,简单的学术问题会变得复杂,弄成一团乱麻。 我国当前的教育和学术问题,日益变得纠结和复杂,都因在讨论和解决这些问题时,只看表面,不深入实质,于是往往治标不治本。而对于治标不治本,舆论的普遍态度,也很暧昧,治本不可得,能治标也就不错了,不能什么都指望治本,也不可能一步治本,就这样,解决教育和学术问题,就满足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我国当前的教育和学术问题,日益变得纠结和复杂,都因在讨论和解决这些问题时,只看表面,不深入实质,于是往往治标不治本。而对于治标不治本,舆论的普遍态度,也很暧昧,治本不可得,能治标也就不错了,不能什么都指望治本,也不可能一步治本,就这样,解决教育和学术问题,就满足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评论这张
 
阅读(9442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