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清华不要置于衡中讨论之外  

2014-11-29 07:3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围绕衡水中学的争议,似乎并没有拉近赞成方、反对方,形成一些共识,反而双方的对立情绪似乎更加激烈,尤其是支持的一方,对批评、质疑,颇为恼怒,甚至出现过激的语言。 我觉得,如果继续围绕“理念”进行讨论,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之间,就会一直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国讨论教育问题,眼下最缺的是用强有力的教育数据说话。 三十年来,我国对应试教育有很多的理论批判,可是,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任何跟踪调查数据,来揭示应试教育对学生产生的影响究竟如何。能拿出的数据,只有各省历年状元的职场就业情况调查,但也只是职场身份,并不能反映个体真实的工作满意度、生活满意度,和身心健康情况。对于调查结果,争议很多。另外,只有极个别失败或者成功个案的报道,比如中科大少年班个别学生的报道,但由于是个案,很难说明什么问题。因此,对于应试教育、高考,总会有一种坚定的支持声音:现在我国社会的精英,不都是通过高考涌现出来的吗?支撑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不也是这些人? 与我国相比,国外对教育的分析,则更重视对比实验、跟踪调查,比如,对有的教育项目连续跟踪达四十年、五十年、积累数据,分析这种教育究竟对学生好还是不好。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研究人员在今年7月新一期《美国精神病学杂志》月刊上发表报告说,他们对近8000名1958年出生的人进行了长达40余年的跟踪调查,主要考察了这些人7岁到11岁之间是否受到过他人欺凌,以及他们成年后直到中年的精神健康状况、社会关系及生活质量等。在被调查者中,有约四分之一曾在童年受到欺凌,约15%“经常受欺负”。在德国,幼儿园安装的游乐设备,让中国的参观者,感觉太危险,但德国幼儿园的管理者告诉参观者,他们之所以会安装这样的游乐设备,是经过常年的对比实验的,让孩子玩貌似有些危险的游乐项目,可以培养孩子的探索、冒险意识,而且,还可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自我保护意识,安全事故很少发生。 针对衡水中学的讨论,眼下就缺有说服力的数据——支持者当然否认这一点,他们说,最有说服力的数据,就是有多少学生进北大、清华,这还不够吗?但考上大学并不是人生的成功,大学也不是求学的终点,教育是为了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这是反对者们十分强调的,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对衡水中学的毕业生,没有跟踪数据,反映他们在大学求学如何,大学毕业之后的职

近期围绕衡水中学的争议,似乎并没有拉近赞成方、反对方,形成一些共识,反而双方的对立情绪似乎更加激烈,尤其是支持的一方,对批评、质疑,颇为恼怒,甚至出现过激的语言。

        

我觉得,如果继续围绕“理念”进行讨论,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之间,就会一直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国讨论教育问题,眼下最缺的是用强有力的教育数据说话。

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        

三十年来,我国对应试教育有很多的理论批判,可是,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任何跟踪调查数据,来揭示应试教育对学生产生的影响究竟如何。能拿出的数据,只有各省历年状元的职场就业情况调查,但也只是职场身份,并不能反映个体真实的工作满意度、生活满意度,和身心健康情况。对于调查结果,争议很多。另外,只有极个别失败或者成功个案的报道,比如中科大少年班个别学生的报道,但由于是个案,很难说明什么问题。因此,对于应试教育、高考,总会有一种坚定的支持声音:现在我国社会的精英,不都是通过高考涌现出来的吗?支撑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不也是这些人?

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

        

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

 与我国相比,国外对教育的分析,则更重视对比实验、跟踪调查,比如,对有的教育项目连续跟踪达四十年、五十年、积累数据,分析这种教育究竟对学生好还是不好。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研究人员在今年7月新一期《美国精神病学杂志》月刊上发表报告说,他们对近80001958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年出生的人进行了长达40余年的跟踪调查,主要考察了这些人要对生源进行分析研究,另外,在自主招生中,为每一个学生出具独立的招生报告,也是国外大学的通常做法,这有利于明确学校的招生标准,也形成招生的公信力。如果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信息能全部公开,从中可以分析衡水中学是否只重视分数,而学生其他方面的能力、素质存在缺陷。 三是衡水中学学生大学求学和毕业就业情况,这在北大、清华等高校也是有的,主要取决于北大、清华是否愿意公开、提供给研究者。在笔者看来,鉴于衡水中学已成为一种现象,北大、清华,不能置身于讨论之外,应该从生源质量,和引导中学办学角度,参与到讨论中,向社会呈现衡水中学学生的发展情况。如果北大、清华对衡水中学的学生从招生、到大学四年的求学、大学毕业后的去向的跟踪数据显示,衡水中学毕业学生大学适应性很强,学习成绩在北大、清华依旧优秀,创新意识、协作能力不差于其他同学,那么,对于衡水中学办学的批评,就应该加以调整去分析其教育教学管理的可取之处,反之,如果衡水中学的毕业生,进入大学之后,就泯然众人,甚至职业发展受挫者远高于其他中学毕业生,赞成衡水中学者,就该反思,如此办学,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不惜一切考上名校就以为人生、事业成功,是否只是一个泡影? 7岁到11要对生源进行分析研究,另外,在自主招生中,为每一个学生出具独立的招生报告,也是国外大学的通常做法,这有利于明确学校的招生标准,也形成招生的公信力。如果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信息能全部公开,从中可以分析衡水中学是否只重视分数,而学生其他方面的能力、素质存在缺陷。 三是衡水中学学生大学求学和毕业就业情况,这在北大、清华等高校也是有的,主要取决于北大、清华是否愿意公开、提供给研究者。在笔者看来,鉴于衡水中学已成为一种现象,北大、清华,不能置身于讨论之外,应该从生源质量,和引导中学办学角度,参与到讨论中,向社会呈现衡水中学学生的发展情况。如果北大、清华对衡水中学的学生从招生、到大学四年的求学、大学毕业后的去向的跟踪数据显示,衡水中学毕业学生大学适应性很强,学习成绩在北大、清华依旧优秀,创新意识、协作能力不差于其他同学,那么,对于衡水中学办学的批评,就应该加以调整去分析其教育教学管理的可取之处,反之,如果衡水中学的毕业生,进入大学之后,就泯然众人,甚至职业发展受挫者远高于其他中学毕业生,赞成衡水中学者,就该反思,如此办学,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不惜一切考上名校就以为人生、事业成功,是否只是一个泡影? 岁之间是否受到过他人欺凌,以及他们成年后直到中年的精神健康状况、社会关系及生活质量等。在被调查者中,有约四分之一曾在童年受到欺凌,约15经常受欺负。在德国,幼儿园安装的游乐设备,让中国的参观者,感觉太危险,但德国幼儿园的管理者告诉参观者,他们之所以会安装这样的游乐设备,是经过常年的对比实验的,让孩子玩貌似有些危险的游乐项目,可以培养孩子的探索、冒险意识,而且,还可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自我保护意识,安全事故很少发生。

        

针对衡水中学的讨论,眼下就缺有说服力的数据 近期围绕衡水中学的争议,似乎并没有拉近赞成方、反对方,形成一些共识,反而双方的对立情绪似乎更加激烈,尤其是支持的一方,对批评、质疑,颇为恼怒,甚至出现过激的语言。 我觉得,如果继续围绕“理念”进行讨论,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之间,就会一直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国讨论教育问题,眼下最缺的是用强有力的教育数据说话。 三十年来,我国对应试教育有很多的理论批判,可是,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任何跟踪调查数据,来揭示应试教育对学生产生的影响究竟如何。能拿出的数据,只有各省历年状元的职场就业情况调查,但也只是职场身份,并不能反映个体真实的工作满意度、生活满意度,和身心健康情况。对于调查结果,争议很多。另外,只有极个别失败或者成功个案的报道,比如中科大少年班个别学生的报道,但由于是个案,很难说明什么问题。因此,对于应试教育、高考,总会有一种坚定的支持声音:现在我国社会的精英,不都是通过高考涌现出来的吗?支撑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不也是这些人? 与我国相比,国外对教育的分析,则更重视对比实验、跟踪调查,比如,对有的教育项目连续跟踪达四十年、五十年、积累数据,分析这种教育究竟对学生好还是不好。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研究人员在今年7月新一期《美国精神病学杂志》月刊上发表报告说,他们对近8000名1958年出生的人进行了长达40余年的跟踪调查,主要考察了这些人7岁到11岁之间是否受到过他人欺凌,以及他们成年后直到中年的精神健康状况、社会关系及生活质量等。在被调查者中,有约四分之一曾在童年受到欺凌,约15%“经常受欺负”。在德国,幼儿园安装的游乐设备,让中国的参观者,感觉太危险,但德国幼儿园的管理者告诉参观者,他们之所以会安装这样的游乐设备,是经过常年的对比实验的,让孩子玩貌似有些危险的游乐项目,可以培养孩子的探索、冒险意识,而且,还可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自我保护意识,安全事故很少发生。 针对衡水中学的讨论,眼下就缺有说服力的数据——支持者当然否认这一点,他们说,最有说服力的数据,就是有多少学生进北大、清华,这还不够吗?但考上大学并不是人生的成功,大学也不是求学的终点,教育是为了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这是反对者们十分强调的,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对衡水中学的毕业生,没有跟踪数据,反映他们在大学求学如何,大学毕业之后的职——支持者当然否认这一点,他们说,最有说服力的数据,就是有多少学生进北大、清华,这还不够吗?但考上大学并不是人生的成功,大学也不是求学的终点,教育是为了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这是反对者们十分强调的,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对衡水中学的毕业生,没有跟踪数据,反映他们在大学求学如何,大学毕业之后的职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要对生源进行分析研究,另外,在自主招生中,为每一个学生出具独立的招生报告,也是国外大学的通常做法,这有利于明确学校的招生标准,也形成招生的公信力。如果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信息能全部公开,从中可以分析衡水中学是否只重视分数,而学生其他方面的能力、素质存在缺陷。 三是衡水中学学生大学求学和毕业就业情况,这在北大、清华等高校也是有的,主要取决于北大、清华是否愿意公开、提供给研究者。在笔者看来,鉴于衡水中学已成为一种现象,北大、清华,不能置身于讨论之外,应该从生源质量,和引导中学办学角度,参与到讨论中,向社会呈现衡水中学学生的发展情况。如果北大、清华对衡水中学的学生从招生、到大学四年的求学、大学毕业后的去向的跟踪数据显示,衡水中学毕业学生大学适应性很强,学习成绩在北大、清华依旧优秀,创新意识、协作能力不差于其他同学,那么,对于衡水中学办学的批评,就应该加以调整去分析其教育教学管理的可取之处,反之,如果衡水中学的毕业生,进入大学之后,就泯然众人,甚至职业发展受挫者远高于其他中学毕业生,赞成衡水中学者,就该反思,如此办学,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不惜一切考上名校就以为人生、事业成功,是否只是一个泡影?         

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

        

业、人生发展情况如何。 获得这样的数据,要靠研究者长年投入跟踪调查,包括选择几个年级的几个班级,进行常年的跟踪调查,了解、分析他们的人格、身心发展状况,这一方面需要研究者有投入研究的毅力和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在中国往往难以做到,就连政府支持的重大课题,也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另一方面,则需要教育部门、学校的配合,如果教育部门不公开真实的教育数据,学校不配合调查,就是想跟踪调查学生也很困难。对此,笔者建议,有关研究者可成立联合课题组,立项对衡水中学进行全面跟踪调查,用跟踪调查说话,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口水仗,笔者也期望,国家教育部门、河北教育部门和衡水中学,支持配合做这一课题研究。进一步,对我国所有基础教育的问题,都应该从以前的经验主义,转向重视科学研究、数据积累,在现在大数据时代,教育数据对教育改革、教育决策极为重要。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

当然,眼下还是可以有一些不需研究者长年跟踪,就可以获得的数据,这只需要教育部门和相关高校以负责任的态度,加以公开。一是衡水中学生源数据,对于衡水中学,反对者认为其办学成就主要来源于“掐尖”,“抢生源”,而赞成者虽承认也有“掐尖”,但和其他省市、其他兄弟学校差不多,主要靠学校管理、教学有方,那么,具体公布衡水中学每年的具体招生情况,不就可以回答这一问题,如果河北各地级市中考成绩最高的学生,都汇聚到了衡水中学,那考上北大、清华的“成就”,将主要“归功”于招生乱象,而如果衡水中学的生源结构和其他中学差不多,则问题不在于“掐尖”。现在的问题是,河北并没有公布这方面的数据,“掐尖”的指责更多来自其他学校的指责。作为教育管理部门,有责任公布各中学的具体招生情况,从规范办学角度进行监管,如果跨地区抢生源的情况存在,必须严加治理。地方教育部门要意识到,北大、清华等高校在一省的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河北每年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会因没有超级中学就减少,让一校获得这些名额,还是让很多学校学生都有竞争机会,对一省的教育发展是完全不同的。

       

 二是衡水中学学生参加北大、清华等高校自主招生,北大、清华对衡水学生的具体评价数据。这些数据、信息,在北大、清华是有的,可北大、清华没有向社会公开,研究者也很难获得。笔者多次在论坛上听到北大教授对衡水中学学生的调侃,但这并不代表官方公布的评价。作为高校,从生源质量出发,有必要对生源进行分析研究,另外,在自主招生中,为每一个学生出具独立的招生报告,也是国外大学的通常做法,这有利于明确学校的招生标准,也形成招生的公信力。如果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信息能全部公开,从中可以分析衡水中学是否只重视分数,而学生其他方面的能力、素质存在缺陷。

        

近期围绕衡水中学的争议,似乎并没有拉近赞成方、反对方,形成一些共识,反而双方的对立情绪似乎更加激烈,尤其是支持的一方,对批评、质疑,颇为恼怒,甚至出现过激的语言。 我觉得,如果继续围绕“理念”进行讨论,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之间,就会一直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我国讨论教育问题,眼下最缺的是用强有力的教育数据说话。 三十年来,我国对应试教育有很多的理论批判,可是,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任何跟踪调查数据,来揭示应试教育对学生产生的影响究竟如何。能拿出的数据,只有各省历年状元的职场就业情况调查,但也只是职场身份,并不能反映个体真实的工作满意度、生活满意度,和身心健康情况。对于调查结果,争议很多。另外,只有极个别失败或者成功个案的报道,比如中科大少年班个别学生的报道,但由于是个案,很难说明什么问题。因此,对于应试教育、高考,总会有一种坚定的支持声音:现在我国社会的精英,不都是通过高考涌现出来的吗?支撑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不也是这些人? 与我国相比,国外对教育的分析,则更重视对比实验、跟踪调查,比如,对有的教育项目连续跟踪达四十年、五十年、积累数据,分析这种教育究竟对学生好还是不好。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研究人员在今年7月新一期《美国精神病学杂志》月刊上发表报告说,他们对近8000名1958年出生的人进行了长达40余年的跟踪调查,主要考察了这些人7岁到11岁之间是否受到过他人欺凌,以及他们成年后直到中年的精神健康状况、社会关系及生活质量等。在被调查者中,有约四分之一曾在童年受到欺凌,约15%“经常受欺负”。在德国,幼儿园安装的游乐设备,让中国的参观者,感觉太危险,但德国幼儿园的管理者告诉参观者,他们之所以会安装这样的游乐设备,是经过常年的对比实验的,让孩子玩貌似有些危险的游乐项目,可以培养孩子的探索、冒险意识,而且,还可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自我保护意识,安全事故很少发生。 针对衡水中学的讨论,眼下就缺有说服力的数据——支持者当然否认这一点,他们说,最有说服力的数据,就是有多少学生进北大、清华,这还不够吗?但考上大学并不是人生的成功,大学也不是求学的终点,教育是为了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这是反对者们十分强调的,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对衡水中学的毕业生,没有跟踪数据,反映他们在大学求学如何,大学毕业之后的职

是衡水中学学生大学求学和毕业就业情况,这在北大、清华等高校也是有的,主要取决于北大、清华是否愿意公开、提供给研究者。在笔者看来,鉴于衡水中学已成为一种现象,北大、清华,不能置身于讨论之外,应该从生源质量,和引导中学办学角度,参与到讨论中,向社会呈现衡水中学学生的发展情况。如果北大、清华对衡水中学的学生从招生、到大学四年的求学、大学毕业后的去向的跟踪数据显示,衡水中学毕业学生大学适应性很强,学习成绩在北大、清华依旧优秀,创新意识、协作能力不差于其他同学,那么,对于衡水中学办学的批评,就应该加以调整去分析其教育教学管理的可取之处,反之,如果衡水中学的毕业生,进入大学之后,就泯然众人,甚至职业发展受挫者远高于其他中学毕业生,赞成衡水中学者,就该反思,如此办学,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不惜一切考上名校就以为人生、事业成功,是否只是一个泡影?

 

  评论这张
 
阅读(1200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