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抄袭怎可轻飘飘私了   

2014-11-19 10:2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少的,后者则视被侵权方有无诉求。 严格说来,拿被抄袭者已经谅解,来为抄袭行为开脱,学术公共事件,变成“私了”,这是由于我国没有建立健全的学术管理、评价体系所致,对于学术不端的处理,存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倾向,虽然教育部、科技部多次要求要对学术不端零容忍,但高校、科研机构,往往以各种办法,最终让学术不端零处理。这是对学术不端的纵容。 安徽师大这起副院长涉嫌抄袭事件,不能就此平息,被抄袭者可以接受道歉,不再追究,但学校学术机构应从维护学术尊严出发,对抄袭行为进行严肃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学术处理,再在学术处理基础上,进行行政处理。这才是对学术负责任的态度。
安徽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黎泽潮著作《因话录校笺》,被指抄袭两篇硕士论文。其中一篇硕士论文作者鲁明,在网上直指该书涉嫌抄袭,部分段落近乎一致,文中多处错误。16日晚,黎泽潮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连发多条微博,承认其著作在点校过程中参考了鲁明的硕士论文,向其致歉,并称“《校笺》工作虽算勤勉,但力有不逮,远未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敬请方家批评。”在看到黎泽潮本人公开道歉后,鲁明表示,将不再继续追究此事。(据新京报)
安徽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黎泽潮著作《因话录校笺》,被指抄袭两篇硕士论文。其中一篇硕士论文作者鲁明,在网上直指该书涉嫌抄袭,部分段落近乎一致,文中多处错误。16日晚,黎泽潮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连发多条微博,承认其著作在点校过程中参考了鲁明的硕士论文,向其致歉,并称“《校笺》工作虽算勤勉,但力有不逮,远未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敬请方家批评。”在看到黎泽潮本人公开道歉后,鲁明表示,将不再继续追究此事。(据新京报) 这一起涉嫌抄袭的学术不端争议,似乎就将以当事双方“握手言和”而平息。可问题是,学术是社会公器,学术不端,不只是私事,还是涉及学术道德、学术秩序的公共事件,不能因为被抄袭者不追究,就不启动对抄袭事件的当事人的学术调查和处理。安徽师大的学术委员会应该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严肃的处理。 或有人认为,当事人已经承认自己犯错,还放低“身段”,说自己“所学不精”、“力有不逮”,而且,也取得受害者的谅解,也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了。这是把学术道德和学术水平混为一谈,水平低,不是抄袭的理由,也把学术不端争议当作个人利益纠纷,学术抄袭既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又破坏学术公共秩序。如果学术不端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淡化处理,那么,抄袭将会满天飞——只要得到被抄袭者的谅解,抄袭的责任就不会被追究,可是,这就不属于抄

安徽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黎泽潮著作《因话录校笺》,被指抄袭两篇硕士论文。其中一篇硕士论文作者鲁明,在网上直指该书涉嫌抄袭,部分段落近乎一致,文中多处错误。16日晚,黎泽潮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连发多条微博,承认其著作在点校过程中参考了鲁明的硕士论文,向其致歉,并称“《校笺》工作虽算勤勉,但力有不逮,远未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敬请方家批评。”在看到黎泽潮本人公开道歉后,鲁明表示,将不再继续追究此事。(据新京报) 这一起涉嫌抄袭的学术不端争议,似乎就将以当事双方“握手言和”而平息。可问题是,学术是社会公器,学术不端,不只是私事,还是涉及学术道德、学术秩序的公共事件,不能因为被抄袭者不追究,就不启动对抄袭事件的当事人的学术调查和处理。安徽师大的学术委员会应该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严肃的处理。 或有人认为,当事人已经承认自己犯错,还放低“身段”,说自己“所学不精”、“力有不逮”,而且,也取得受害者的谅解,也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了。这是把学术道德和学术水平混为一谈,水平低,不是抄袭的理由,也把学术不端争议当作个人利益纠纷,学术抄袭既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又破坏学术公共秩序。如果学术不端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淡化处理,那么,抄袭将会满天飞——只要得到被抄袭者的谅解,抄袭的责任就不会被追究,可是,这就不属于抄
这一起涉嫌抄袭的学术不端争议,似乎就将以当事双方“握手言和”而平息。可问题是,学术是社会公器,学术不端,不只是私事,还是涉及学术道德、学术秩序的公共事件,不能因为被抄袭者不追究,就不启动对抄袭事件的当事人的学术调查和处理。安徽师大的学术委员会应该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严肃的处理。
安徽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黎泽潮著作《因话录校笺》,被指抄袭两篇硕士论文。其中一篇硕士论文作者鲁明,在网上直指该书涉嫌抄袭,部分段落近乎一致,文中多处错误。16日晚,黎泽潮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连发多条微博,承认其著作在点校过程中参考了鲁明的硕士论文,向其致歉,并称“《校笺》工作虽算勤勉,但力有不逮,远未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敬请方家批评。”在看到黎泽潮本人公开道歉后,鲁明表示,将不再继续追究此事。(据新京报) 这一起涉嫌抄袭的学术不端争议,似乎就将以当事双方“握手言和”而平息。可问题是,学术是社会公器,学术不端,不只是私事,还是涉及学术道德、学术秩序的公共事件,不能因为被抄袭者不追究,就不启动对抄袭事件的当事人的学术调查和处理。安徽师大的学术委员会应该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严肃的处理。 或有人认为,当事人已经承认自己犯错,还放低“身段”,说自己“所学不精”、“力有不逮”,而且,也取得受害者的谅解,也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了。这是把学术道德和学术水平混为一谈,水平低,不是抄袭的理由,也把学术不端争议当作个人利益纠纷,学术抄袭既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又破坏学术公共秩序。如果学术不端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淡化处理,那么,抄袭将会满天飞——只要得到被抄袭者的谅解,抄袭的责任就不会被追究,可是,这就不属于抄
安徽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黎泽潮著作《因话录校笺》,被指抄袭两篇硕士论文。其中一篇硕士论文作者鲁明,在网上直指该书涉嫌抄袭,部分段落近乎一致,文中多处错误。16日晚,黎泽潮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连发多条微博,承认其著作在点校过程中参考了鲁明的硕士论文,向其致歉,并称“《校笺》工作虽算勤勉,但力有不逮,远未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敬请方家批评。”在看到黎泽潮本人公开道歉后,鲁明表示,将不再继续追究此事。(据新京报) 这一起涉嫌抄袭的学术不端争议,似乎就将以当事双方“握手言和”而平息。可问题是,学术是社会公器,学术不端,不只是私事,还是涉及学术道德、学术秩序的公共事件,不能因为被抄袭者不追究,就不启动对抄袭事件的当事人的学术调查和处理。安徽师大的学术委员会应该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严肃的处理。 或有人认为,当事人已经承认自己犯错,还放低“身段”,说自己“所学不精”、“力有不逮”,而且,也取得受害者的谅解,也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了。这是把学术道德和学术水平混为一谈,水平低,不是抄袭的理由,也把学术不端争议当作个人利益纠纷,学术抄袭既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又破坏学术公共秩序。如果学术不端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淡化处理,那么,抄袭将会满天飞——只要得到被抄袭者的谅解,抄袭的责任就不会被追究,可是,这就不属于抄或有人认为,当事人已经承认自己犯错,还放低“身段”,说自己“所学不精”、“力有不逮”,而且,也取得受害者的谅解,也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了。这是把学术道德和学术水平混为一谈,水平低,不是抄袭的理由,也把学术不端争议当作个人利益纠纷,学术抄袭既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又破坏学术公共秩序。如果学术不端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淡化处理,那么,抄袭将会满天飞——只要得到被抄袭者的谅解,抄袭的责任就不会被追究,可是,这就不属于抄袭了吗?
安徽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黎泽潮著作《因话录校笺》,被指抄袭两篇硕士论文。其中一篇硕士论文作者鲁明,在网上直指该书涉嫌抄袭,部分段落近乎一致,文中多处错误。16日晚,黎泽潮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连发多条微博,承认其著作在点校过程中参考了鲁明的硕士论文,向其致歉,并称“《校笺》工作虽算勤勉,但力有不逮,远未达到自己设定的目标,敬请方家批评。”在看到黎泽潮本人公开道歉后,鲁明表示,将不再继续追究此事。(据新京报) 这一起涉嫌抄袭的学术不端争议,似乎就将以当事双方“握手言和”而平息。可问题是,学术是社会公器,学术不端,不只是私事,还是涉及学术道德、学术秩序的公共事件,不能因为被抄袭者不追究,就不启动对抄袭事件的当事人的学术调查和处理。安徽师大的学术委员会应该启动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严肃的处理。 或有人认为,当事人已经承认自己犯错,还放低“身段”,说自己“所学不精”、“力有不逮”,而且,也取得受害者的谅解,也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了。这是把学术道德和学术水平混为一谈,水平低,不是抄袭的理由,也把学术不端争议当作个人利益纠纷,学术抄袭既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又破坏学术公共秩序。如果学术不端可以这么轻飘飘的淡化处理,那么,抄袭将会满天飞——只要得到被抄袭者的谅解,抄袭的责任就不会被追究,可是,这就不属于抄
这是对学术不端处理搅混水。不少涉及抄袭者,都会这样为自己的抄袭行为辩护:被抄袭者都没有提出异议,已经谅解了抄袭行为,与你何干?而不可思议的是,有的大学、科研机构的学术委员会(或学术规范委员会),也采信当事人的说法,不再调查。因此,一些涉嫌抄袭的人,就会找到被抄袭者,公关、说情,似乎被抄袭者不再提抄袭的问题,就“过关了”。严肃的学术不端争议,也由此演变为个人恩怨。对于一直追着不放的人,当事人往往恨之入骨,学术问题发展为暴力事件的,近年来也不再个别。
可少的,后者则视被侵权方有无诉求。 严格说来,拿被抄袭者已经谅解,来为抄袭行为开脱,学术公共事件,变成“私了”,这是由于我国没有建立健全的学术管理、评价体系所致,对于学术不端的处理,存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倾向,虽然教育部、科技部多次要求要对学术不端零容忍,但高校、科研机构,往往以各种办法,最终让学术不端零处理。这是对学术不端的纵容。 安徽师大这起副院长涉嫌抄袭事件,不能就此平息,被抄袭者可以接受道歉,不再追究,但学校学术机构应从维护学术尊严出发,对抄袭行为进行严肃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学术处理,再在学术处理基础上,进行行政处理。这才是对学术负责任的态度。

与刑事犯罪行为分公诉和自诉一样,学术不端行为的处理,也分公诉和自诉。对于破坏学术道德的学术抄袭、造假事件,被侵权者可以向法院提出起诉,追究其侵权责任,而就是被侵权者不向法院提出起诉,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抄袭,任何其他人都可以根据学术抄袭、造假的事实,向学术机关举报,而学术机关必须就举报,启动学术调查。学术机关做出的处理,只根据抄袭的事实,与抄袭者与被抄袭者是否达成谅解,毫无关系。被抄袭者原谅抄袭者、不追究抄袭行为,这是他的权利和自由,但抄袭的行为,只要存在,就要受到学术处理。进一步说,抄袭者,一方面要接受学术调查、处理(以及与之对应的行政处理,和如果涉嫌违法犯罪的司法调查、处理),另一方面,则需要对被侵权的个体(机构)道歉、赔偿,前者是必不可少的,后者则视被侵权方有无诉求。

严格说来,拿被抄袭者已经谅解,来为抄袭行为开脱,学术公共事件,变成“私了”,这是由于我国没有建立健全的学术管理、评价体系所致,对于学术不端的处理,存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倾向,虽然教育部、科技部多次要求要对学术不端零容忍,但高校、科研机构,往往以各种办法,最终让学术不端零处理。这是对学术不端的纵容。
可少的,后者则视被侵权方有无诉求。 严格说来,拿被抄袭者已经谅解,来为抄袭行为开脱,学术公共事件,变成“私了”,这是由于我国没有建立健全的学术管理、评价体系所致,对于学术不端的处理,存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倾向,虽然教育部、科技部多次要求要对学术不端零容忍,但高校、科研机构,往往以各种办法,最终让学术不端零处理。这是对学术不端的纵容。 安徽师大这起副院长涉嫌抄袭事件,不能就此平息,被抄袭者可以接受道歉,不再追究,但学校学术机构应从维护学术尊严出发,对抄袭行为进行严肃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学术处理,再在学术处理基础上,进行行政处理。这才是对学术负责任的态度。
安徽师大这起副院长涉嫌抄袭事件,不能就此平息,被抄袭者可以接受道歉,不再追究,但学校学术机构应从维护学术尊严出发,对抄袭行为进行严肃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当事人进行学术处理,再在学术处理基础上,进行行政处理。这才是对学术负责任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30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