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复旦原校长卸任为何引争议?   

2014-11-16 08:3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年龄问题,而是办学管理上的问题,这对办学是不负责的,用年龄问题,掩盖了办学管理的实质问题,而卸任的领导,也会因卸任,而可能不再受追究。 这些问题,在公开选拔、任命校长的机制中,根本不会出现。如果实行校长公开选拔,那么,学校是否继续聘任原任校长继续担任校长(在对方愿意继续担任的情况下),将主要考察其以前任职的表现和能力,是否可以继续胜任校长岗位的要求,这并不受任期和年龄的限制。而校长在任时,每年都必须有面向大学理事会、师生的公开的述职报告,客观评价其对学校办学的贡献。不像我国目前的大学校长选拔、任命,就由行政主导,其考核、评价也由上级部门进行,师生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于是就像看一场戏一样,看校长的上任、卸任,并在私底下传着或真或假的“内幕”,同时很难表达对校长任命的意见,也难对校长进行监督,监督也指望行政部门发力,才会出现巡视组到了复旦,检举信挤破检举箱这种现象,这显然不是一所大学的正常态。我国大学必须改革目前的校长选任机制,建立校长公开遴选机制,以此促进校长选拔、任命公开、透明,也促进校长转变官员身份,投入学校办学管理,为学校办学服务。      复旦大学老校长杨玉良卸任再起波澜。本来,在前不久发布任命许宁生为复旦大学校长,免去杨玉良的复旦大学校长职务的消息时,有关部门称杨玉良卸任的原因是年龄——杨玉良已62岁——而最近的媒体报道,则把其卸任,与近一年来复旦的负面事件联系起来,过去一年来,复旦大学负面事件频出,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院士涉嫌造假,被指谎报科研经费,人工耳蜗涉嫌抄袭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随后中纪委首次设立专项巡视组对复旦大学进行巡视。纷扰的负面事件让复旦大学如坐针毡,杨玉良作为校长,则首当其冲。(华商晨报11),要么年龄到了;一名校长,在一所大学干得好好的,可却换到另一所大学当校长,或者从校长岗位换到书记岗位,也是因为其在这个岗位的任期问题;地方政府、中央部委行将退休的司长(58、59岁),却调到高校任书记或校长,因为按照公务员管理规定,司局级干部60岁就要退休,而提任为副部长级后,可干到65岁,这让高校党委书记、校长岗位成为解决干部级别以及继续任职的重要驿站;还有在地方任职部省级干部的领导,也转任高校党委书记、校长,毕竟这一岗位被认为是掌握重大权力的“实职”岗位。以上这些,给公众的感觉是,校领导首先是官,任命校领导,首要考虑的是干部的安排,而非真从一所大学的办学出发。 有意思的是,对于任期年龄,也不是那么明确的一刀切规定——今年2月,中共教育部党组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列入中央管理的党委书记和校长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8岁;其他领导干部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5岁。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党政正职领导干部可根据工作需要适当延长。按照这一规定,已经担任一届校长,再次任职时,并不受58周岁的限制,而作为副部级高校的正职校领导,是可以延长年限的,基本上可以干到65岁。还时常出现有的校长、书记干到66岁、67岁才推卸的情况,就像复旦大学再上一任校长王生洪,就是在67岁卸任,因此,对于那些在61、62岁完成前一个任期的校长来说,是否干再下一个任期,往往就要看上级部门的眼色了,在这个时候,一些校长对外表态自己因年龄原因想退下来给新人,但很多想着能继续干一届。而往往是这个年龄段卸任的副部级高校校领导,会引起议论,如果继续任职者,会被认为领导厚爱,如果不再任职,就被认为不讨喜欢,或者没搞定。 复旦原校长杨玉良,就处在这个尴尬的年龄段,也许在他和他身边的人看来,他是可以继续担任校长的,而最终却没有如愿。那么,他卸任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真是年龄问题吗?假如只是年龄原因,杨和支持他的人心中会有不满,对卸任多有不甘——网上传出的杨卸任时的演讲,似乎就有这种情绪——而假如不6日)

),要么年龄到了;一名校长,在一所大学干得好好的,可却换到另一所大学当校长,或者从校长岗位换到书记岗位,也是因为其在这个岗位的任期问题;地方政府、中央部委行将退休的司长(58、59岁),却调到高校任书记或校长,因为按照公务员管理规定,司局级干部60岁就要退休,而提任为副部长级后,可干到65岁,这让高校党委书记、校长岗位成为解决干部级别以及继续任职的重要驿站;还有在地方任职部省级干部的领导,也转任高校党委书记、校长,毕竟这一岗位被认为是掌握重大权力的“实职”岗位。以上这些,给公众的感觉是,校领导首先是官,任命校领导,首要考虑的是干部的安排,而非真从一所大学的办学出发。 有意思的是,对于任期年龄,也不是那么明确的一刀切规定——今年2月,中共教育部党组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列入中央管理的党委书记和校长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8岁;其他领导干部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5岁。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党政正职领导干部可根据工作需要适当延长。按照这一规定,已经担任一届校长,再次任职时,并不受58周岁的限制,而作为副部级高校的正职校领导,是可以延长年限的,基本上可以干到65岁。还时常出现有的校长、书记干到66岁、67岁才推卸的情况,就像复旦大学再上一任校长王生洪,就是在67岁卸任,因此,对于那些在61、62岁完成前一个任期的校长来说,是否干再下一个任期,往往就要看上级部门的眼色了,在这个时候,一些校长对外表态自己因年龄原因想退下来给新人,但很多想着能继续干一届。而往往是这个年龄段卸任的副部级高校校领导,会引起议论,如果继续任职者,会被认为领导厚爱,如果不再任职,就被认为不讨喜欢,或者没搞定。 复旦原校长杨玉良,就处在这个尴尬的年龄段,也许在他和他身边的人看来,他是可以继续担任校长的,而最终却没有如愿。那么,他卸任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真是年龄问题吗?假如只是年龄原因,杨和支持他的人心中会有不满,对卸任多有不甘——网上传出的杨卸任时的演讲,似乎就有这种情绪——而假如不 对此,复旦大学随即进行了回应,强调杨玉良卸任是由于年龄原因,“相关报道将杨玉良院士卸任与中纪委专项巡视相关联是不负责任的。”(新京报116日)但这一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疑问。大学校长卸任之后,媒体对其卸任原因的揣测,再次折射出我国大学校长选拔、任命机制存在问题,由于没有公开、透明的选拔程序、机制,导致原校长的卸任,新校长的选拔,都被舆论揣测原因,也引发质疑。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复旦大学近一年来出现的问题,与校长有关联,需要校长负责任,那么,应该向公众说明,而不是将其卸任仅仅归为年龄原因,这并不利于完善教育问责机制。

),要么年龄到了;一名校长,在一所大学干得好好的,可却换到另一所大学当校长,或者从校长岗位换到书记岗位,也是因为其在这个岗位的任期问题;地方政府、中央部委行将退休的司长(58、59岁),却调到高校任书记或校长,因为按照公务员管理规定,司局级干部60岁就要退休,而提任为副部长级后,可干到65岁,这让高校党委书记、校长岗位成为解决干部级别以及继续任职的重要驿站;还有在地方任职部省级干部的领导,也转任高校党委书记、校长,毕竟这一岗位被认为是掌握重大权力的“实职”岗位。以上这些,给公众的感觉是,校领导首先是官,任命校领导,首要考虑的是干部的安排,而非真从一所大学的办学出发。 有意思的是,对于任期年龄,也不是那么明确的一刀切规定——今年2月,中共教育部党组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列入中央管理的党委书记和校长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8岁;其他领导干部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5岁。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党政正职领导干部可根据工作需要适当延长。按照这一规定,已经担任一届校长,再次任职时,并不受58周岁的限制,而作为副部级高校的正职校领导,是可以延长年限的,基本上可以干到65岁。还时常出现有的校长、书记干到66岁、67岁才推卸的情况,就像复旦大学再上一任校长王生洪,就是在67岁卸任,因此,对于那些在61、62岁完成前一个任期的校长来说,是否干再下一个任期,往往就要看上级部门的眼色了,在这个时候,一些校长对外表态自己因年龄原因想退下来给新人,但很多想着能继续干一届。而往往是这个年龄段卸任的副部级高校校领导,会引起议论,如果继续任职者,会被认为领导厚爱,如果不再任职,就被认为不讨喜欢,或者没搞定。 复旦原校长杨玉良,就处在这个尴尬的年龄段,也许在他和他身边的人看来,他是可以继续担任校长的,而最终却没有如愿。那么,他卸任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真是年龄问题吗?假如只是年龄原因,杨和支持他的人心中会有不满,对卸任多有不甘——网上传出的杨卸任时的演讲,似乎就有这种情绪——而假如不

用年龄原因来解释杨玉良的卸任,按照我国当前的校长任命机制,是说得过去的,由于大学校长实行任期制,按照高级干部管理,因此有任期和年龄要求,通常,大学校长在一个岗位上不能连续任职超过两届,正厅级高校的校长,超过60岁一般不得继续任职,副部级高校的校长,超过65岁一般不得继续担任,而对于副校长,则是超过60岁不得继续任职,超过58岁不再进入新班子。杨玉良干完一个任期之后,年龄达到62岁,如果再干一个任期,年龄将到67岁,因此,上级主管部门从任期完整角度和年龄角度,就可能不再选任其继续担任校长。类似的有朱清时校长,他也是62岁从中科大校长岗位上卸任,当然,朱清时是连续任职 复旦大学老校长杨玉良卸任再起波澜。本来,在前不久发布任命许宁生为复旦大学校长,免去杨玉良的复旦大学校长职务的消息时,有关部门称杨玉良卸任的原因是年龄——杨玉良已62岁——而最近的媒体报道,则把其卸任,与近一年来复旦的负面事件联系起来,过去一年来,复旦大学负面事件频出,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院士涉嫌造假,被指谎报科研经费,人工耳蜗涉嫌抄袭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随后中纪委首次设立专项巡视组对复旦大学进行巡视。纷扰的负面事件让复旦大学如坐针毡,杨玉良作为校长,则首当其冲。(华商晨报11月6日) 对此,复旦大学随即进行了回应,强调杨玉良卸任是由于年龄原因,“相关报道将杨玉良院士卸任与中纪委专项巡视相关联是不负责任的。”(新京报11月6日)但这一回应,并没有消除舆论的疑问。大学校长卸任之后,媒体对其卸任原因的揣测,再次折射出我国大学校长选拔、任命机制存在问题,由于没有公开、透明的选拔程序、机制,导致原校长的卸任,新校长的选拔,都被舆论揣测原因,也引发质疑。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复旦大学近一年来出现的问题,与校长有关联,需要校长负责任,那么,应该向公众说明,而不是将其卸任仅仅归为年龄原因,这并不利于完善教育问责机制。 用年龄原因来解释杨玉良的卸任,按照我国当前的校长任命机制,是说得过去的,由于大学校长实行任期制,按照高级干部管理,因此有任期和年龄要求,通常,大学校长在一个岗位上不能连续任职超过两届,正厅级高校的校长,超过60岁一般不得继续任职,副部级高校的校长,超过65岁一般不得继续担任,而对于副校长,则是超过60岁不得继续任职,超过58岁不再进入新班子。杨玉良干完一个任期之后,年龄达到62岁,如果再干一个任期,年龄将到67岁,因此,上级主管部门从任期完整角度和年龄角度,就可能不再选任其继续担任校长。类似的有朱清时校长,他也是62岁从中科大校长岗位上卸任,当然,朱清时是连续任职10年后卸任。 这种任期管理,带来很多外界所不能理解的现象,比如,一所学校,几乎所有校领导同时换掉,大家以为班子出了大问题,但其实,是由于这些领导要么任期到了(已干满两届10年后卸任。

这种任期管理,带来很多外界所不能理解的现象,比如,一所学校,几乎所有校领导同时换掉,大家以为班子出了大问题,但其实,是由于这些领导要么任期到了(已干满两届),要么年龄到了;一名校长,在一所大学干得好好的,可却换到另一所大学当校长,或者从校长岗位换到书记岗位,也是因为其在这个岗位的任期问题;地方政府、中央部委行将退休的司长(5859岁),却调到高校任书记或校长,因为按照公务员管理规定,司局级干部60岁就要退休,而提任为副部长级后,可干到65岁,这让高校党委书记、校长岗位成为解决干部级别以及继续任职的重要驿站;还有在地方任职部省级干部的领导,也转任高校党委书记、校长,毕竟这一岗位被认为是掌握重大权力的“实职”岗位。以上这些,给公众的感觉是,校领导首先是官,任命校领导,首要考虑的是干部的安排,而非真从一所大学的办学出发。

有意思的是,对于任期年龄,也不是那么明确的一刀切规定——是年龄问题,而是办学管理上的问题,这对办学是不负责的,用年龄问题,掩盖了办学管理的实质问题,而卸任的领导,也会因卸任,而可能不再受追究。 这些问题,在公开选拔、任命校长的机制中,根本不会出现。如果实行校长公开选拔,那么,学校是否继续聘任原任校长继续担任校长(在对方愿意继续担任的情况下),将主要考察其以前任职的表现和能力,是否可以继续胜任校长岗位的要求,这并不受任期和年龄的限制。而校长在任时,每年都必须有面向大学理事会、师生的公开的述职报告,客观评价其对学校办学的贡献。不像我国目前的大学校长选拔、任命,就由行政主导,其考核、评价也由上级部门进行,师生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于是就像看一场戏一样,看校长的上任、卸任,并在私底下传着或真或假的“内幕”,同时很难表达对校长任命的意见,也难对校长进行监督,监督也指望行政部门发力,才会出现巡视组到了复旦,检举信挤破检举箱这种现象,这显然不是一所大学的正常态。我国大学必须改革目前的校长选任机制,建立校长公开遴选机制,以此促进校长选拔、任命公开、透明,也促进校长转变官员身份,投入学校办学管理,为学校办学服务。今年2月,中共教育部党组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列入中央管理的党委书记和校长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8岁;其他领导干部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5岁。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党政正职领导干部可根据工作需要适当延长。按照这一规定,已经担任一届校长,再次任职时,并不受58周岁的限制,而作为副部级高校的正职校领导,是可以延长年限的,基本上可以干到65岁。还时常出现有的校长、书记干到66岁、67岁才推卸的情况,就像复旦大学再上一任校长王生洪,就是在67岁卸任,因此,对于那些在),要么年龄到了;一名校长,在一所大学干得好好的,可却换到另一所大学当校长,或者从校长岗位换到书记岗位,也是因为其在这个岗位的任期问题;地方政府、中央部委行将退休的司长(58、59岁),却调到高校任书记或校长,因为按照公务员管理规定,司局级干部60岁就要退休,而提任为副部长级后,可干到65岁,这让高校党委书记、校长岗位成为解决干部级别以及继续任职的重要驿站;还有在地方任职部省级干部的领导,也转任高校党委书记、校长,毕竟这一岗位被认为是掌握重大权力的“实职”岗位。以上这些,给公众的感觉是,校领导首先是官,任命校领导,首要考虑的是干部的安排,而非真从一所大学的办学出发。 有意思的是,对于任期年龄,也不是那么明确的一刀切规定——今年2月,中共教育部党组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等学校领导班子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列入中央管理的党委书记和校长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8岁;其他领导干部初任时,属提拔任职的年龄一般不超过55岁。年满60岁的领导班子成员要及时退出领导岗位,党政正职领导干部可根据工作需要适当延长。按照这一规定,已经担任一届校长,再次任职时,并不受58周岁的限制,而作为副部级高校的正职校领导,是可以延长年限的,基本上可以干到65岁。还时常出现有的校长、书记干到66岁、67岁才推卸的情况,就像复旦大学再上一任校长王生洪,就是在67岁卸任,因此,对于那些在61、62岁完成前一个任期的校长来说,是否干再下一个任期,往往就要看上级部门的眼色了,在这个时候,一些校长对外表态自己因年龄原因想退下来给新人,但很多想着能继续干一届。而往往是这个年龄段卸任的副部级高校校领导,会引起议论,如果继续任职者,会被认为领导厚爱,如果不再任职,就被认为不讨喜欢,或者没搞定。 复旦原校长杨玉良,就处在这个尴尬的年龄段,也许在他和他身边的人看来,他是可以继续担任校长的,而最终却没有如愿。那么,他卸任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真是年龄问题吗?假如只是年龄原因,杨和支持他的人心中会有不满,对卸任多有不甘——网上传出的杨卸任时的演讲,似乎就有这种情绪——而假如不6162岁完成前一个任期的校长来说,是否干再下一个任期,往往就要看上级部门的眼色了,在这个时候,一些校长对外表态自己因年龄原因想退下来给新人,但很多想着能继续干一届。而往往是这个年龄段卸任的副部级高校校领导,会引起议论,如果继续任职者,会被认为领导厚爱,如果不再任职,就被认为不讨喜欢,或者没搞定。

复旦原校长杨玉良,就处在这个尴尬的年龄段,也许在他和他身边的人看来,他是可以继续担任校长的,而最终却没有如愿。那么,他卸任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真是年龄问题吗?假如只是年龄原因,杨和支持他的人心中会有不满,对卸任多有不甘——网上传出的杨卸任时的演讲,似乎就有这种情绪——而假如不是年龄问题,而是办学管理上的问题,这对办学是不负责的,用年龄问题,掩盖了办学管理的实质问题,而卸任的领导,也会因卸任,而可能不再受追究。

这些问题,在公开选拔、任命校长的机制中,根本不会出现。如果实行校长公开选拔,那么,学校是否继续聘任原任校长继续担任校长(在对方愿意继续担任的情况下),将主要考察其以前任职的表现和能力,是否可以继续胜任校长岗位的要求,这并不受任期和年龄的限制。而校长在任时,每年都必须有面向大学理事会、师生的公开的述职报告,客观评价其对学校办学的贡献。不像我国目前的大学校长选拔、任命,就由行政主导,其考核、评价也由上级部门进行,师生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于是就像看一场戏一样,看校长的上任、卸任,并在私底下传着或真或假的“内幕”,同时很难表达对校长任命的意见,也难对校长进行监督,监督也指望行政部门发力,才会出现巡视组到了复旦,检举信挤破检举箱这种现象,这显然不是一所大学的正常态。我国大学必须改革目前的校长选任机制,建立校长公开遴选机制,以此促进校长选拔、任命公开、透明,也促进校长转变官员身份,投入学校办学管理,为学校办学服务。

  评论这张
 
阅读(7234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