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南科大路在何方?  

2014-01-23 06:3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高校领导的退休年限更为灵活(通常可干到65岁退休),即将退休的政府部门副部级、正厅干部转任高校党委书记,这让人怀疑,任命高校领导,是否真从学校发展出发,还是更多考虑干部的安排、官员的现实利益。如果是后者,这种任命本就含有严重的行政色彩。有意思的是,李铭也是达到即将退休的年龄59岁。 早在2011年,南科大就因深圳市委组织部门为学校公选局级副校长,而引起舆论对其去行政化改革的关注,南科大号称学校没有行政级别,而政府部门却为学校选聘局级副校长,这无疑意味着还是将南科大作为有局级级别的传统高效对待。从去行政化角度,校长应该由学校理事会公开遴选、副校长则应由校长提名,经理事会审核、任命。由于政府部门还是主导学校内部行政人员的任命,因此,南科大也就建立起相应的行政级别体系。 有人会说,作为公办学校,政府委派人员进行管理,是很正常的。作为举办者,政府部门确实要保障公办学校的办学方向,但应该采取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即通过大学理事会对学校的重大战略、预算、校长遴选进行决策,大学理事会成员应该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组成,其中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可由相关机构委派,而教师、学生、社会人士代表则公开选举产生,代表民意参与学校管理。如果实行这一治理结构,学校的党委书记,应纳入理事会,作为理事会成员(或者理事长),这就一定程度理清了学校办学的权责关系。 南科大也曾经按现代大学制度,来设计学校的治理结构,包括成立大学理事会,但遗憾的是,大学理事会的所有成员均由政府部门委派,官员

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原深圳公安局长李铭昨日就任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朱清时不再担任这一职务。(南方都市报1月22日)

由于高校领导的退休年限更为灵活(通常可干到65岁退休),即将退休的政府部门副部级、正厅干部转任高校党委书记,这让人怀疑,任命高校领导,是否真从学校发展出发,还是更多考虑干部的安排、官员的现实利益。如果是后者,这种任命本就含有严重的行政色彩。有意思的是,李铭也是达到即将退休的年龄59岁。 早在2011年,南科大就因深圳市委组织部门为学校公选局级副校长,而引起舆论对其去行政化改革的关注,南科大号称学校没有行政级别,而政府部门却为学校选聘局级副校长,这无疑意味着还是将南科大作为有局级级别的传统高效对待。从去行政化角度,校长应该由学校理事会公开遴选、副校长则应由校长提名,经理事会审核、任命。由于政府部门还是主导学校内部行政人员的任命,因此,南科大也就建立起相应的行政级别体系。 有人会说,作为公办学校,政府委派人员进行管理,是很正常的。作为举办者,政府部门确实要保障公办学校的办学方向,但应该采取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即通过大学理事会对学校的重大战略、预算、校长遴选进行决策,大学理事会成员应该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组成,其中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可由相关机构委派,而教师、学生、社会人士代表则公开选举产生,代表民意参与学校管理。如果实行这一治理结构,学校的党委书记,应纳入理事会,作为理事会成员(或者理事长),这就一定程度理清了学校办学的权责关系。 南科大也曾经按现代大学制度,来设计学校的治理结构,包括成立大学理事会,但遗憾的是,大学理事会的所有成员均由政府部门委派,官员

 

虽然媒体的报道一再强调李局长是 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原深圳公安局长李铭昨日就任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朱清时不再担任这一职务。(南方都市报1月22日) 虽然媒体的报道一再强调李局长是学者出身、曾在高校任教10年,但是,对于这一任命,不少网友还是对南科大的改革,深表失望。当初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改革,在这所曾被寄予教改厚望的新建大学中,已经所剩无几。 有分析人士认为,李铭曾经的任教经历以及自身具备的改革精神,将会为他就任南科大党委书记加分,而长期担任深圳市领导,也有利于为南科大未来的改革扫清一些现实障碍。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也表示,李铭政策理论水平高,实际工作经验丰富,视野开阔,思路清晰,是南科大党委书记的合适人选,希望他可以推动南科大改革创新发展,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积累经验。 这存在两大问题。首先,曾经的任教经历和行政部门的管理工作,和目前的学校管理工作,是两码事,作为一个有着局级行政级别的官员,到高校工作,注定其首要身份是官员,也很难避免其将行政部门的工作作风带到高校。也有人期待李铭能以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在南科大履新之后,能在去行政化、人才培养、自主招生等领域取得突破,为中国高校改革积累经验,可是,依靠行政力量推进去行政化的改革,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其次,南科大如果真要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就应在重大人事任命方面进行改革创新,而不再采取其他传统公办学校一样的方式。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教育部直属高校党委书记,从政府部门转任的达到四成,有的甚至根本没有什么教育管理经验。其中有一个现象是,学者出身、曾在高校任教10年,但是,对于这一任命,不少网友还是对南科大的改革,深表失望。当初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改革,在这所曾被寄予教改厚望的新建大学中,已经所剩无几。

 

占了过半名额,且没有师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另外,学校的管理,也没有明晰理事会(举办者)、校长(行政权)、教授委员会(教育权)、学术委员会(学术权)的权责,这导致南科大的治理,还是行政治校,而不是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 十八届三中的《决定》提出,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决议还提出,要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这为我国教育管理改革指明了方向,落实决定精神,必须突破现有的管办评一体化格局,摆脱行政治校的思维,大胆借鉴国外成熟的现代学校治理模式。目前看来,无论是教育主管部门,还是地方政府、高校,都依旧按照原有的权力、利益格局,来管理、发展教育,没有任何真要改革的迹象。切实推进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当以南科大过去五年的改革为鉴。

分析人士认为,李铭曾经的任教经历以及自身具备的改革精神,将会为他就任南科大党委书记加分,而长期担任深圳市领导,也有利于为南科大未来的改革扫清一些现实障碍。深圳市委书记王荣 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原深圳公安局长李铭昨日就任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朱清时不再担任这一职务。(南方都市报1月22日) 虽然媒体的报道一再强调李局长是学者出身、曾在高校任教10年,但是,对于这一任命,不少网友还是对南科大的改革,深表失望。当初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改革,在这所曾被寄予教改厚望的新建大学中,已经所剩无几。 有分析人士认为,李铭曾经的任教经历以及自身具备的改革精神,将会为他就任南科大党委书记加分,而长期担任深圳市领导,也有利于为南科大未来的改革扫清一些现实障碍。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也表示,李铭政策理论水平高,实际工作经验丰富,视野开阔,思路清晰,是南科大党委书记的合适人选,希望他可以推动南科大改革创新发展,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积累经验。 这存在两大问题。首先,曾经的任教经历和行政部门的管理工作,和目前的学校管理工作,是两码事,作为一个有着局级行政级别的官员,到高校工作,注定其首要身份是官员,也很难避免其将行政部门的工作作风带到高校。也有人期待李铭能以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在南科大履新之后,能在去行政化、人才培养、自主招生等领域取得突破,为中国高校改革积累经验,可是,依靠行政力量推进去行政化的改革,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其次,南科大如果真要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就应在重大人事任命方面进行改革创新,而不再采取其他传统公办学校一样的方式。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教育部直属高校党委书记,从政府部门转任的达到四成,有的甚至根本没有什么教育管理经验。其中有一个现象是,表示,李铭政策理论水平高,实际工作经验丰富,视野开阔,思路清晰,是南科大党委书记的合适人选,希望他可以推动南科大改革创新发展,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积累经验。

 

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原深圳公安局长李铭昨日就任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朱清时不再担任这一职务。(南方都市报1月22日) 虽然媒体的报道一再强调李局长是学者出身、曾在高校任教10年,但是,对于这一任命,不少网友还是对南科大的改革,深表失望。当初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改革,在这所曾被寄予教改厚望的新建大学中,已经所剩无几。 有分析人士认为,李铭曾经的任教经历以及自身具备的改革精神,将会为他就任南科大党委书记加分,而长期担任深圳市领导,也有利于为南科大未来的改革扫清一些现实障碍。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也表示,李铭政策理论水平高,实际工作经验丰富,视野开阔,思路清晰,是南科大党委书记的合适人选,希望他可以推动南科大改革创新发展,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积累经验。 这存在两大问题。首先,曾经的任教经历和行政部门的管理工作,和目前的学校管理工作,是两码事,作为一个有着局级行政级别的官员,到高校工作,注定其首要身份是官员,也很难避免其将行政部门的工作作风带到高校。也有人期待李铭能以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在南科大履新之后,能在去行政化、人才培养、自主招生等领域取得突破,为中国高校改革积累经验,可是,依靠行政力量推进去行政化的改革,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其次,南科大如果真要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就应在重大人事任命方面进行改革创新,而不再采取其他传统公办学校一样的方式。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教育部直属高校党委书记,从政府部门转任的达到四成,有的甚至根本没有什么教育管理经验。其中有一个现象是,

这存在两大问题。首先,曾经的任教经历和行政部门的管理工作,和目前的学校管理工作,是两码事,作为一个有着局级行政级别的官员,到高校工作,注定其首要身份是官员,也很难避免其将行政部门的工作作风带到高校。也有人期待李铭能以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在南科大履新之后,能在去行政化、人才培养、自主招生等领域取得突破,为中国高校改革积累经验,可是,依靠行政力量推进去行政化的改革,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其次,南科大如果真要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就应在重大人事任命方面进行改革创新,而不再采取其他传统公办学校一样的方式。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教育部直属高校党委书记,从政府部门转任的达到四成,有的甚至根本没有什么教育管理经验。其中有一个现象是,由于高校领导的退休年限更为灵活(通常可干到65岁退休),即将退休的政府部门副部级、正厅干部转任高校党委书记,这让人怀疑,任命高校领导,是否真从学校发展出发,还是更多考虑干部的安排、官员的现实利益。如果是后者,这种任命本就含有严重的行政色彩。有意思的是,李铭也是达到即将退休的年龄占了过半名额,且没有师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另外,学校的管理,也没有明晰理事会(举办者)、校长(行政权)、教授委员会(教育权)、学术委员会(学术权)的权责,这导致南科大的治理,还是行政治校,而不是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 十八届三中的《决定》提出,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决议还提出,要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这为我国教育管理改革指明了方向,落实决定精神,必须突破现有的管办评一体化格局,摆脱行政治校的思维,大胆借鉴国外成熟的现代学校治理模式。目前看来,无论是教育主管部门,还是地方政府、高校,都依旧按照原有的权力、利益格局,来管理、发展教育,没有任何真要改革的迹象。切实推进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当以南科大过去五年的改革为鉴。59岁。

 

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原深圳公安局长李铭昨日就任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朱清时不再担任这一职务。(南方都市报1月22日) 虽然媒体的报道一再强调李局长是学者出身、曾在高校任教10年,但是,对于这一任命,不少网友还是对南科大的改革,深表失望。当初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改革,在这所曾被寄予教改厚望的新建大学中,已经所剩无几。 有分析人士认为,李铭曾经的任教经历以及自身具备的改革精神,将会为他就任南科大党委书记加分,而长期担任深圳市领导,也有利于为南科大未来的改革扫清一些现实障碍。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也表示,李铭政策理论水平高,实际工作经验丰富,视野开阔,思路清晰,是南科大党委书记的合适人选,希望他可以推动南科大改革创新发展,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积累经验。 这存在两大问题。首先,曾经的任教经历和行政部门的管理工作,和目前的学校管理工作,是两码事,作为一个有着局级行政级别的官员,到高校工作,注定其首要身份是官员,也很难避免其将行政部门的工作作风带到高校。也有人期待李铭能以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在南科大履新之后,能在去行政化、人才培养、自主招生等领域取得突破,为中国高校改革积累经验,可是,依靠行政力量推进去行政化的改革,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其次,南科大如果真要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就应在重大人事任命方面进行改革创新,而不再采取其他传统公办学校一样的方式。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教育部直属高校党委书记,从政府部门转任的达到四成,有的甚至根本没有什么教育管理经验。其中有一个现象是, 早在2011年,南科大就因深圳市委组织部门为学校公选局级副校长,而引起舆论对其去行政化改革的关注,南科大号称学校没有行政级别,而政府部门却为学校选聘局级副校长,这无疑意味着还是将南科大作为有局级级别的传统高效对待。从去行政化角度,校长应该由学校理事会公开遴选、副校长则应由校长提名,经理事会审核、任命。由于政府部门还是主导学校内部行政人员的任命,因此,南科大也就建立起相应的行政级别体系。

经深圳市委研究、广东省委批准,原深圳公安局长李铭昨日就任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朱清时不再担任这一职务。(南方都市报1月22日) 虽然媒体的报道一再强调李局长是学者出身、曾在高校任教10年,但是,对于这一任命,不少网友还是对南科大的改革,深表失望。当初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改革,在这所曾被寄予教改厚望的新建大学中,已经所剩无几。 有分析人士认为,李铭曾经的任教经历以及自身具备的改革精神,将会为他就任南科大党委书记加分,而长期担任深圳市领导,也有利于为南科大未来的改革扫清一些现实障碍。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也表示,李铭政策理论水平高,实际工作经验丰富,视野开阔,思路清晰,是南科大党委书记的合适人选,希望他可以推动南科大改革创新发展,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积累经验。 这存在两大问题。首先,曾经的任教经历和行政部门的管理工作,和目前的学校管理工作,是两码事,作为一个有着局级行政级别的官员,到高校工作,注定其首要身份是官员,也很难避免其将行政部门的工作作风带到高校。也有人期待李铭能以丰富的行政工作经验,在南科大履新之后,能在去行政化、人才培养、自主招生等领域取得突破,为中国高校改革积累经验,可是,依靠行政力量推进去行政化的改革,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其次,南科大如果真要推进去行政化、去官化的改革,就应在重大人事任命方面进行改革创新,而不再采取其他传统公办学校一样的方式。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教育部直属高校党委书记,从政府部门转任的达到四成,有的甚至根本没有什么教育管理经验。其中有一个现象是,

 

有人会说,作为公办学校,政府委派人员进行管理,是很正常的。作为举办者,政府部门确实要保障公办学校的办学方向,但应该采取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即通过大学理事会对学校的重大战略、预算、校长遴选进行决策,大学理事会成员应该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组成,其中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可由相关机构委派,而教师、学生、社会人士代表则公开选举产生,代表民意参与学校管理。如果实行这一治理结构,学校的党委书记,应纳入理事会,作为理事会成员(或者理事长),这就一定程度理清了学校办学的权责关系。

由于高校领导的退休年限更为灵活(通常可干到65岁退休),即将退休的政府部门副部级、正厅干部转任高校党委书记,这让人怀疑,任命高校领导,是否真从学校发展出发,还是更多考虑干部的安排、官员的现实利益。如果是后者,这种任命本就含有严重的行政色彩。有意思的是,李铭也是达到即将退休的年龄59岁。 早在2011年,南科大就因深圳市委组织部门为学校公选局级副校长,而引起舆论对其去行政化改革的关注,南科大号称学校没有行政级别,而政府部门却为学校选聘局级副校长,这无疑意味着还是将南科大作为有局级级别的传统高效对待。从去行政化角度,校长应该由学校理事会公开遴选、副校长则应由校长提名,经理事会审核、任命。由于政府部门还是主导学校内部行政人员的任命,因此,南科大也就建立起相应的行政级别体系。 有人会说,作为公办学校,政府委派人员进行管理,是很正常的。作为举办者,政府部门确实要保障公办学校的办学方向,但应该采取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即通过大学理事会对学校的重大战略、预算、校长遴选进行决策,大学理事会成员应该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组成,其中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可由相关机构委派,而教师、学生、社会人士代表则公开选举产生,代表民意参与学校管理。如果实行这一治理结构,学校的党委书记,应纳入理事会,作为理事会成员(或者理事长),这就一定程度理清了学校办学的权责关系。 南科大也曾经按现代大学制度,来设计学校的治理结构,包括成立大学理事会,但遗憾的是,大学理事会的所有成员均由政府部门委派,官员

 

南科大也曾经按现代大学制度,来设计学校的治理结构,包括成立大学理事会,但遗憾的是,大学理事会的所有成员均由政府部门委派,官员占了过半名额,且没有师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另外,学校的管理,也没有明晰理事会(举办者)、校长(行政权)、教授委员会(教育权)、学术委员会(学术权)的权责,这导致南科大的治理,还是行政治校,而不是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

 

十八届三中的《决定》提出,要由于高校领导的退休年限更为灵活(通常可干到65岁退休),即将退休的政府部门副部级、正厅干部转任高校党委书记,这让人怀疑,任命高校领导,是否真从学校发展出发,还是更多考虑干部的安排、官员的现实利益。如果是后者,这种任命本就含有严重的行政色彩。有意思的是,李铭也是达到即将退休的年龄59岁。 早在2011年,南科大就因深圳市委组织部门为学校公选局级副校长,而引起舆论对其去行政化改革的关注,南科大号称学校没有行政级别,而政府部门却为学校选聘局级副校长,这无疑意味着还是将南科大作为有局级级别的传统高效对待。从去行政化角度,校长应该由学校理事会公开遴选、副校长则应由校长提名,经理事会审核、任命。由于政府部门还是主导学校内部行政人员的任命,因此,南科大也就建立起相应的行政级别体系。 有人会说,作为公办学校,政府委派人员进行管理,是很正常的。作为举办者,政府部门确实要保障公办学校的办学方向,但应该采取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即通过大学理事会对学校的重大战略、预算、校长遴选进行决策,大学理事会成员应该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组成,其中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可由相关机构委派,而教师、学生、社会人士代表则公开选举产生,代表民意参与学校管理。如果实行这一治理结构,学校的党委书记,应纳入理事会,作为理事会成员(或者理事长),这就一定程度理清了学校办学的权责关系。 南科大也曾经按现代大学制度,来设计学校的治理结构,包括成立大学理事会,但遗憾的是,大学理事会的所有成员均由政府部门委派,官员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决议还提出,要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由于高校领导的退休年限更为灵活(通常可干到65岁退休),即将退休的政府部门副部级、正厅干部转任高校党委书记,这让人怀疑,任命高校领导,是否真从学校发展出发,还是更多考虑干部的安排、官员的现实利益。如果是后者,这种任命本就含有严重的行政色彩。有意思的是,李铭也是达到即将退休的年龄59岁。 早在2011年,南科大就因深圳市委组织部门为学校公选局级副校长,而引起舆论对其去行政化改革的关注,南科大号称学校没有行政级别,而政府部门却为学校选聘局级副校长,这无疑意味着还是将南科大作为有局级级别的传统高效对待。从去行政化角度,校长应该由学校理事会公开遴选、副校长则应由校长提名,经理事会审核、任命。由于政府部门还是主导学校内部行政人员的任命,因此,南科大也就建立起相应的行政级别体系。 有人会说,作为公办学校,政府委派人员进行管理,是很正常的。作为举办者,政府部门确实要保障公办学校的办学方向,但应该采取现代大学治理模式,即通过大学理事会对学校的重大战略、预算、校长遴选进行决策,大学理事会成员应该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校领导、教师代表、学生代表、社会人士代表组成,其中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可由相关机构委派,而教师、学生、社会人士代表则公开选举产生,代表民意参与学校管理。如果实行这一治理结构,学校的党委书记,应纳入理事会,作为理事会成员(或者理事长),这就一定程度理清了学校办学的权责关系。 南科大也曾经按现代大学制度,来设计学校的治理结构,包括成立大学理事会,但遗憾的是,大学理事会的所有成员均由政府部门委派,官员。这为我国教育管理改革指明了方向,落实决定精神,必须突破现有的管办评一体化格局,摆脱行政治校的思维,大胆借鉴国外成熟的现代学校治理模式。目前看来,无论是教育主管部门,还是地方政府、高校,都依旧按照原有的权力、利益格局,来管理、发展教育,没有任何真要改革的迹象。切实推进高校去行政化改革,当以南科大过去五年的改革为鉴。

  评论这张
 
阅读(14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