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南科大五年改革的最大遗憾   

2014-01-21 06:0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2009年开始,朱清时在短短5年内,从零筹建南科大,并力争把它打造成“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今年9月,他将离开学校,开始他的“68后人生”。朱清时5年聘期将满,一直在反思:“头几年把很多问题想得简单了一点,路走得很坎坷;如果从头再来,一定会做得更好、走得更平稳。”

    

从2009年开始,朱清时在短短5年内,从零筹建南科大,并力争把它打造成“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今年9月,他将离开学校,开始他的“68后人生”。朱清时5年聘期将满,一直在反思:“头几年把很多问题想得简单了一点,路走得很坎坷;如果从头再来,一定会做得更好、走得更平稳。” 我不认为朱清时校长,把问题想得“简单了一点”,而就是“从头再来”,也估计会重演目前的戏码。朱校长在南科大推行的改革,其实并不复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以及“去官化,去行政化”,这都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经明确指出的改革方向,教改之所以变得复杂,是因为行政部门并不愿意放权,打破现有的权力和利益格局,这导致清晰的改革路径,弄得模糊不清。就是给朱校长再一次机会,如果行政部门还是不愿意放权,南科大的改革路还是十分艰难。 朱清时坦陈:“去行政化之路如果满分是100分,现在我们也就60分而已,我们为了前进不得不迂回、斡旋。”这不仅是朱校长个人的遗憾,也是南科大整体办学的遗憾,而这遗憾来源于,南科大的举办者,没有按最初的设想,立法制订南科大章程,朱清时校长曾谈到要在任内推动制订南科大章程,但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将南科大章程的制订纳入立法程序的打算,南科大办学只有依据由深圳市政府制订的南科大管理暂行办法。 南科大章程的难产,是教改阻力的生动注脚,我国教改要推进,关键在于应将教育部门主导教改,转变由人大立法推进教改,这一方面将改革纳入立法框架,另一方面,也可切实要求政府放

我不认为朱清时校长,把问题想得“简单了一点”,而就是“从头再来”,也估计会重演目前的戏码。朱校长在南科大推行的改革,其实并不复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以及“去官化,去行政化”,这都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经明确指出的改革方向,教改之所以变得复杂,是因为行政部门并不愿意放权,打破现有的权力和利益格局,这导致清晰的改革路径,弄得模糊不清。就是给朱校长再一次机会,如果行政部门还是不愿意放权,南科大的改革路还是十分艰难。

    

朱清时坦陈:“去行政化之路如果满分是100分,现在我们也就60分而已,我们为了前进不得不迂回、斡旋。”这不仅是朱校长个人的遗憾,也是南科大整体办学的遗憾,而这遗憾来源于,南科大的举办者,没有按最初的设想,立法制订南科大章程,朱清时校长曾谈到要在任内推动制订南科大章程,但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将南科大章程的制订纳入立法程序的打算,南科大办学只有依据由深圳市政府制订的南科大管理暂行办法。

从2009年开始,朱清时在短短5年内,从零筹建南科大,并力争把它打造成“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今年9月,他将离开学校,开始他的“68后人生”。朱清时5年聘期将满,一直在反思:“头几年把很多问题想得简单了一点,路走得很坎坷;如果从头再来,一定会做得更好、走得更平稳。” 我不认为朱清时校长,把问题想得“简单了一点”,而就是“从头再来”,也估计会重演目前的戏码。朱校长在南科大推行的改革,其实并不复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以及“去官化,去行政化”,这都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经明确指出的改革方向,教改之所以变得复杂,是因为行政部门并不愿意放权,打破现有的权力和利益格局,这导致清晰的改革路径,弄得模糊不清。就是给朱校长再一次机会,如果行政部门还是不愿意放权,南科大的改革路还是十分艰难。 朱清时坦陈:“去行政化之路如果满分是100分,现在我们也就60分而已,我们为了前进不得不迂回、斡旋。”这不仅是朱校长个人的遗憾,也是南科大整体办学的遗憾,而这遗憾来源于,南科大的举办者,没有按最初的设想,立法制订南科大章程,朱清时校长曾谈到要在任内推动制订南科大章程,但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将南科大章程的制订纳入立法程序的打算,南科大办学只有依据由深圳市政府制订的南科大管理暂行办法。 南科大章程的难产,是教改阻力的生动注脚,我国教改要推进,关键在于应将教育部门主导教改,转变由人大立法推进教改,这一方面将改革纳入立法框架,另一方面,也可切实要求政府放

    

南科大章程的难产,是教改阻力的生动注脚,我国教改要推进,关键在于应将教育部门主导教改,转变由人大立法推进教改,这一方面将改革纳入立法框架,另一方面,也可切实要求政府放权,而不像现在,完全由政府部门说了算,而推进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的管办评分离的改革,恰要约束行政权力,教育改革的核心就在于此。没有建立约束政府权力的机制,这可谓南科大改革的最大遗憾。

    

而言,南科大改革的“说”,远大于“做”。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改革,大多没有得到落实,这发生在举国上下宣传要进行教改的大背景中,实在令人嘘唏不已。教改在一所新建的学校推进都如此艰难,更何况在一所传统的大学中推进了。必须承认,教育改革确如朱校长所说,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是,必须做到循序渐进,而遗憾的是,循序渐进的改革,在南科大也很难寻觅,目前的南科大,正在向一所传统的体制内大学靠近。离公众的改革期待渐行渐远。 这给我国教改太多的反思。南科大其实是一块改革的试金石,检验是否要动真格推进教改。可以说,过去这五年,南科大试出了教改的阻力究竟来自何方,而问题在于,在清楚地知道改革的阻力何在之后,谁来破除这些阻力。这是给进一步推进教改提出的难题。

作为一所全新创建的学校,南科大推进教改可谓“天时”、“地利”,甚至一度大家认为“人和”的因素也具备了。所谓“天时”,是国家刚颁布面向2020年的教改规划纲要,下定决心推进教育改革;所谓“地利”,是南科大此处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有理由在教育改革方面可以走在全国前列;而“人和”,则是朱校长和深圳有关负责人,都有改革的主动意识,全新的南科大可以轻装上阵,避免改革遭遇校内传统势力的阻挠。

    

可是,这却没有带来一所大学期待中的南科大,在首届学生招生时,南科大曾令大家眼睛一亮,毅然走出一条不经过传统高考的新路,可是,随后南科大首届学生被要求参加高考、深圳市委组织部门出面为南科大公开招聘局级副校长、南科大理事会过半理事是官员等等,接连让关注南科大改革者受到打击,政府部门依旧用传统的思路举办南科大,而这之后的南科大,也越来越靠近体制内高校,学校也用高考录取分数、“千人计划”学者数等体制内高校十分看重的指标,来评价学校的招生和教师队伍建设。与此同时,南科大校内也传出不和谐之声,援建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公开发文质疑,个别学生的退学,更令南科大处境艰难。

    

朱清时担任南科大创校校长的五年,其最大的贡献是,为这所学校树立起“改革”的形象,并由此获得巨大的声誉。但总体而言,南科大改革的“说”,远大于“做”。朱清时校长提到的“去官化、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改革,大多没有得到落实,这发生在举国上下宣传要进行教改的大背景中,实在令人嘘唏不已。教改在一所新建的学校推进都如此艰难,更何况在一所传统的大学中推进了。必须承认,教育改革确如朱校长所说,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是,必须做到循序渐进,而遗憾的是,循序渐进的改革,在南科大也很难寻觅,目前的南科大,正在向一所传统的体制内大学靠近。离公众的改革期待渐行渐远。

    

权,而不像现在,完全由政府部门说了算,而推进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的管办评分离的改革,恰要约束行政权力,教育改革的核心就在于此。没有建立约束政府权力的机制,这可谓南科大改革的最大遗憾。 作为一所全新创建的学校,南科大推进教改可谓“天时”、“地利”,甚至一度大家认为“人和”的因素也具备了。所谓“天时”,是国家刚颁布面向2020年的教改规划纲要,下定决心推进教育改革;所谓“地利”,是南科大此处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有理由在教育改革方面可以走在全国前列;而“人和”,则是朱校长和深圳有关负责人,都有改革的主动意识,全新的南科大可以轻装上阵,避免改革遭遇校内传统势力的阻挠。 可是,这却没有带来一所大学期待中的南科大,在首届学生招生时,南科大曾令大家眼睛一亮,毅然走出一条不经过传统高考的新路,可是,随后南科大首届学生被要求参加高考、深圳市委组织部门出面为南科大公开招聘局级副校长、南科大理事会过半理事是官员等等,接连让关注南科大改革者受到打击,政府部门依旧用传统的思路举办南科大,而这之后的南科大,也越来越靠近体制内高校,学校也用高考录取分数、“千人计划”学者数等体制内高校十分看重的指标,来评价学校的招生和教师队伍建设。与此同时,南科大校内也传出不和谐之声,援建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公开发文质疑,个别学生的退学,更令南科大处境艰难。 朱清时担任南科大创校校长的五年,其最大的贡献是,为这所学校树立起“改革”的形象,并由此获得巨大的声誉。但总体

这给我国教改太多的反思。南科大其实是一块改革的试金石,检验是否要动真格推进教改。可以说,过去这五年,南科大试出了教改的阻力究竟来自何方,而问题在于,在清楚地知道改革的阻力何在之后,谁来破除这些阻力。这是给进一步推进教改提出的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8415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