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实行院士退休制度,必须改革国家最高科技奖  

2014-01-12 06:5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月10日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96岁的中国“核司令”程开甲和86岁的物理化学家张存浩获得最高科学技术奖。两人同时获得500万人民币奖金。 据统计,从2000年开始设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以来,到今年共有24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获奖。其中90岁以上6人,80岁-89岁12人,70岁-79岁5人,60-69岁1人。今年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程开甲院士年龄最高。平均计算下来,最高科技奖得主的获奖年龄达到83.5岁。 按照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励规则,奖金额为500万元人民币,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一个问题随之而来,96岁的程院士和86岁的张院士,还有能力开展科研吗?另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授奖机构,是否对此前22位获奖者的奖金(除个人50万之外的450万)用途进行过追踪?这笔钱,是用到他们带领开展的课题,还是给他们挂名的课题组? 这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关系到我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大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如果一名院士到了96岁时,国家还发给他450万的科研经费奖励,这可能建立起院士退休制度吗?这只会鼓励院士一直“坚守”在科研岗位,其所在学术机构,也会一直挽留他留下。 有人会说,这科研经费不是奖励给他个人,而是科研项目,为其所在科研机构所用,也是对其团

队的支持,道理上是如此,但这样一来,不就认同当前学术研究存在的不合理现象吗?老院士不就成为科研机构的“靠山”吗?院士所在单位、课题项目组,怎舍得让其退休呢? 要落实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必须清理一系列与这一制度不相符的现实做法。其中就包括改革国家科学技术奖的授奖,从过去10多年来的最高科学技术奖授奖情况分析,这一奖项,其实是“终身成就奖”,遴选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奖励的是科学家个人长期以来的科学成就。国家在设计奖项时,希望通过颁发这一奖项,倡导良好的学术研究风气,激励科学技术工作者潜心研究,所以对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也提出继续研究的要求——500万奖励的90%用于鼓励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自选课题研究,但这却把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混为一谈了。较真起来,这会令获奖者处于尴尬之中:如果获奖者本人已经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这450给他,不是让其十分为难吗?如果不是给他本人,而是转给与其关系不大的机构,却硬要将机构的研究与其挂钩,这无疑是不严谨的科学态度。 为此,有必要将最高科学技术奖更名为终身成就奖,国家可以遴选科技界、学术界为科学技术进步做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颁奖,但取消高额的奖金,或只保留对个人的奖金,而不要再奖励其继续从事科学研究。从世界范围内看,是很难找到到了90岁的高龄,还活跃在科研第一线的著名科学家的,他们应该安享晚年了。 另外,将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是国际学术界的通常做法,比如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月10日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96岁中国“核司令”程开甲队的支持,道理上是如此,但这样一来,不就认同当前学术研究存在的不合理现象吗?老院士不就成为科研机构的“靠山”吗?院士所在单位、课题项目组,怎舍得让其退休呢? 要落实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必须清理一系列与这一制度不相符的现实做法。其中就包括改革国家科学技术奖的授奖,从过去10多年来的最高科学技术奖授奖情况分析,这一奖项,其实是“终身成就奖”,遴选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奖励的是科学家个人长期以来的科学成就。国家在设计奖项时,希望通过颁发这一奖项,倡导良好的学术研究风气,激励科学技术工作者潜心研究,所以对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也提出继续研究的要求——500万奖励的90%用于鼓励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自选课题研究,但这却把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混为一谈了。较真起来,这会令获奖者处于尴尬之中:如果获奖者本人已经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这450给他,不是让其十分为难吗?如果不是给他本人,而是转给与其关系不大的机构,却硬要将机构的研究与其挂钩,这无疑是不严谨的科学态度。 为此,有必要将最高科学技术奖更名为终身成就奖,国家可以遴选科技界、学术界为科学技术进步做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颁奖,但取消高额的奖金,或只保留对个人的奖金,而不要再奖励其继续从事科学研究。从世界范围内看,是很难找到到了90岁的高龄,还活跃在科研第一线的著名科学家的,他们应该安享晚年了。 另外,将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是国际学术界的通常做法,比如86岁物理化学家张存浩获得最高科学技术奖。两人同时获得500万人民币奖金。

 

,诺贝尔奖奖励科学家个人做出的某一学术重大创新,也有丰厚的奖金,但获奖科学家在参与所有学术活动中,与其他学者的学术权利是一样的,平等申请课题、平等开展研究,如果已失去学术研究能力,也就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要认为某个人获得最高学术大奖,还拥有最高的学术能力。 这其实是学术管理、评价活动的基本学术常识。最高科学技术奖是学术荣誉,两院院士也是学术荣誉,获得这些荣誉,不代表其就拥有比其他科学家更高的学术能力和学术创新活力,在学术活动中,要依据科学家本身的学术能力和创造活力,来配置学术资源,把学术资源给已经过了学术创新“黄金期”的学术老者,不会激发出创新活力,只会限制整个学术界的创新。我国应以学术头衔、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一原则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也清理现行科研管理、评价体制中一系列违背这一原则的做法。

据统计,从2000年开始设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以来,到今年共有24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获奖。其中90岁以上6人,80岁-89岁12人,70岁-79岁5人,60-69岁1人。今年,诺贝尔奖奖励科学家个人做出的某一学术重大创新,也有丰厚的奖金,但获奖科学家在参与所有学术活动中,与其他学者的学术权利是一样的,平等申请课题、平等开展研究,如果已失去学术研究能力,也就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要认为某个人获得最高学术大奖,还拥有最高的学术能力。 这其实是学术管理、评价活动的基本学术常识。最高科学技术奖是学术荣誉,两院院士也是学术荣誉,获得这些荣誉,不代表其就拥有比其他科学家更高的学术能力和学术创新活力,在学术活动中,要依据科学家本身的学术能力和创造活力,来配置学术资源,把学术资源给已经过了学术创新“黄金期”的学术老者,不会激发出创新活力,只会限制整个学术界的创新。我国应以学术头衔、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一原则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也清理现行科研管理、评价体制中一系列违背这一原则的做法。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程开甲院士年龄最高。平均计算下来,最高科技奖得主的获奖年龄达到83.5岁。

队的支持,道理上是如此,但这样一来,不就认同当前学术研究存在的不合理现象吗?老院士不就成为科研机构的“靠山”吗?院士所在单位、课题项目组,怎舍得让其退休呢? 要落实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必须清理一系列与这一制度不相符的现实做法。其中就包括改革国家科学技术奖的授奖,从过去10多年来的最高科学技术奖授奖情况分析,这一奖项,其实是“终身成就奖”,遴选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奖励的是科学家个人长期以来的科学成就。国家在设计奖项时,希望通过颁发这一奖项,倡导良好的学术研究风气,激励科学技术工作者潜心研究,所以对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也提出继续研究的要求——500万奖励的90%用于鼓励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自选课题研究,但这却把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混为一谈了。较真起来,这会令获奖者处于尴尬之中:如果获奖者本人已经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这450给他,不是让其十分为难吗?如果不是给他本人,而是转给与其关系不大的机构,却硬要将机构的研究与其挂钩,这无疑是不严谨的科学态度。 为此,有必要将最高科学技术奖更名为终身成就奖,国家可以遴选科技界、学术界为科学技术进步做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颁奖,但取消高额的奖金,或只保留对个人的奖金,而不要再奖励其继续从事科学研究。从世界范围内看,是很难找到到了90岁的高龄,还活跃在科研第一线的著名科学家的,他们应该安享晚年了。 另外,将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是国际学术界的通常做法,比如

 

按照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诺贝尔奖奖励科学家个人做出的某一学术重大创新,也有丰厚的奖金,但获奖科学家在参与所有学术活动中,与其他学者的学术权利是一样的,平等申请课题、平等开展研究,如果已失去学术研究能力,也就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要认为某个人获得最高学术大奖,还拥有最高的学术能力。 这其实是学术管理、评价活动的基本学术常识。最高科学技术奖是学术荣誉,两院院士也是学术荣誉,获得这些荣誉,不代表其就拥有比其他科学家更高的学术能力和学术创新活力,在学术活动中,要依据科学家本身的学术能力和创造活力,来配置学术资源,把学术资源给已经过了学术创新“黄金期”的学术老者,不会激发出创新活力,只会限制整个学术界的创新。我国应以学术头衔、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一原则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也清理现行科研管理、评价体制中一系列违背这一原则的做法。奖励规则,奖金额为500万元人民币,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诺贝尔奖奖励科学家个人做出的某一学术重大创新,也有丰厚的奖金,但获奖科学家在参与所有学术活动中,与其他学者的学术权利是一样的,平等申请课题、平等开展研究,如果已失去学术研究能力,也就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要认为某个人获得最高学术大奖,还拥有最高的学术能力。 这其实是学术管理、评价活动的基本学术常识。最高科学技术奖是学术荣誉,两院院士也是学术荣誉,获得这些荣誉,不代表其就拥有比其他科学家更高的学术能力和学术创新活力,在学术活动中,要依据科学家本身的学术能力和创造活力,来配置学术资源,把学术资源给已经过了学术创新“黄金期”的学术老者,不会激发出创新活力,只会限制整个学术界的创新。我国应以学术头衔、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一原则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也清理现行科研管理、评价体制中一系列违背这一原则的做法。,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一个问题随之而来,96岁的程院士和86岁的张院士,还有能力开展科研吗?另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授奖机构,是否对此前2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月10日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96岁的中国“核司令”程开甲和86岁的物理化学家张存浩获得最高科学技术奖。两人同时获得500万人民币奖金。 据统计,从2000年开始设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以来,到今年共有24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获奖。其中90岁以上6人,80岁-89岁12人,70岁-79岁5人,60-69岁1人。今年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程开甲院士年龄最高。平均计算下来,最高科技奖得主的获奖年龄达到83.5岁。 按照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励规则,奖金额为500万元人民币,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一个问题随之而来,96岁的程院士和86岁的张院士,还有能力开展科研吗?另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授奖机构,是否对此前22位获奖者的奖金(除个人50万之外的450万)用途进行过追踪?这笔钱,是用到他们带领开展的课题,还是给他们挂名的课题组? 这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关系到我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大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如果一名院士到了96岁时,国家还发给他450万的科研经费奖励,这可能建立起院士退休制度吗?这只会鼓励院士一直“坚守”在科研岗位,其所在学术机构,也会一直挽留他留下。 有人会说,这科研经费不是奖励给他个人,而是科研项目,为其所在科研机构所用,也是对其团2位获奖者的奖金(除个人50万之外的450万)用途进行过追踪?这笔钱,是用到他们带领开展的课题,还是给他们挂名的课题组?

 

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月10日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96岁的中国“核司令”程开甲和86岁的物理化学家张存浩获得最高科学技术奖。两人同时获得500万人民币奖金。 据统计,从2000年开始设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以来,到今年共有24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获奖。其中90岁以上6人,80岁-89岁12人,70岁-79岁5人,60-69岁1人。今年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程开甲院士年龄最高。平均计算下来,最高科技奖得主的获奖年龄达到83.5岁。 按照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励规则,奖金额为500万元人民币,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一个问题随之而来,96岁的程院士和86岁的张院士,还有能力开展科研吗?另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授奖机构,是否对此前22位获奖者的奖金(除个人50万之外的450万)用途进行过追踪?这笔钱,是用到他们带领开展的课题,还是给他们挂名的课题组? 这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关系到我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大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如果一名院士到了96岁时,国家还发给他450万的科研经费奖励,这可能建立起院士退休制度吗?这只会鼓励院士一直“坚守”在科研岗位,其所在学术机构,也会一直挽留他留下。 有人会说,这科研经费不是奖励给他个人,而是科研项目,为其所在科研机构所用,也是对其团

这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关系到我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大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如果一名院士到了96岁时,国家还发给他450万的科研经费奖励,这可能建立起院士退休制度吗?这只会鼓励院士一直“坚守”在科研岗位,其所在学术机构,也会一直挽留他留下。

 

队的支持,道理上是如此,但这样一来,不就认同当前学术研究存在的不合理现象吗?老院士不就成为科研机构的“靠山”吗?院士所在单位、课题项目组,怎舍得让其退休呢? 要落实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必须清理一系列与这一制度不相符的现实做法。其中就包括改革国家科学技术奖的授奖,从过去10多年来的最高科学技术奖授奖情况分析,这一奖项,其实是“终身成就奖”,遴选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奖励的是科学家个人长期以来的科学成就。国家在设计奖项时,希望通过颁发这一奖项,倡导良好的学术研究风气,激励科学技术工作者潜心研究,所以对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也提出继续研究的要求——500万奖励的90%用于鼓励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自选课题研究,但这却把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混为一谈了。较真起来,这会令获奖者处于尴尬之中:如果获奖者本人已经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这450给他,不是让其十分为难吗?如果不是给他本人,而是转给与其关系不大的机构,却硬要将机构的研究与其挂钩,这无疑是不严谨的科学态度。 为此,有必要将最高科学技术奖更名为终身成就奖,国家可以遴选科技界、学术界为科学技术进步做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颁奖,但取消高额的奖金,或只保留对个人的奖金,而不要再奖励其继续从事科学研究。从世界范围内看,是很难找到到了90岁的高龄,还活跃在科研第一线的著名科学家的,他们应该安享晚年了。 另外,将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是国际学术界的通常做法,比如

有人会说,这科研经费不是奖励给他个人,而是科研项目,为其所在科研机构所用,也是对其团队的支持,道理上是如此,但这样一来,不就认同当前学术研究存在的不合理现象吗?老院士不就成为科研机构的“靠山”吗?院士所在单位、课题项目组,怎舍得让其退休呢?

 

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月10日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96岁的中国“核司令”程开甲和86岁的物理化学家张存浩获得最高科学技术奖。两人同时获得500万人民币奖金。 据统计,从2000年开始设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以来,到今年共有24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获奖。其中90岁以上6人,80岁-89岁12人,70岁-79岁5人,60-69岁1人。今年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程开甲院士年龄最高。平均计算下来,最高科技奖得主的获奖年龄达到83.5岁。 按照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励规则,奖金额为500万元人民币,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一个问题随之而来,96岁的程院士和86岁的张院士,还有能力开展科研吗?另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授奖机构,是否对此前22位获奖者的奖金(除个人50万之外的450万)用途进行过追踪?这笔钱,是用到他们带领开展的课题,还是给他们挂名的课题组? 这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关系到我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大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如果一名院士到了96岁时,国家还发给他450万的科研经费奖励,这可能建立起院士退休制度吗?这只会鼓励院士一直“坚守”在科研岗位,其所在学术机构,也会一直挽留他留下。 有人会说,这科研经费不是奖励给他个人,而是科研项目,为其所在科研机构所用,也是对其团

要落实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必须清理一系列与这一制度不相符的现实做法。其中就包括改革国家科学技术奖的授奖,从过去10多年来的最高科学技术奖授奖情况分析,这一奖项,其实是“终身成就奖”,遴选的都是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奖励的是科学家个人长期以来的科学成就。国家在设计奖项时,希望通过颁发这一奖项,倡导良好的学术研究风气,激励科学技术工作者潜心研究,所以对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也提出继续研究的要求——500万奖励的90%用于鼓励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自选课题研究,但这却把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混为一谈了。较真起来,这会令获奖者处于尴尬之中:如果获奖者本人已经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这450给他,不是让其十分为难吗?如果不是给他本人,而是转给与其关系不大的机构,却硬要将机构的研究与其挂钩,这无疑是不严谨的科学态度。

 

为此,有必要将最高科学技术奖更名为终身成就奖,国家可以遴选科技界、学术界为科学技术进步做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颁奖,但取消高额的奖金,或只保留对个人的奖金,而不要再奖励其继续从事科学研究。从世界范围内看,是很难找到到了90岁的高龄,还活跃在科研第一线的著名科学家的,他们应该安享晚年了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月10日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96岁的中国“核司令”程开甲和86岁的物理化学家张存浩获得最高科学技术奖。两人同时获得500万人民币奖金。 据统计,从2000年开始设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以来,到今年共有24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获奖。其中90岁以上6人,80岁-89岁12人,70岁-79岁5人,60-69岁1人。今年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程开甲院士年龄最高。平均计算下来,最高科技奖得主的获奖年龄达到83.5岁。 按照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励规则,奖金额为500万元人民币,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一个问题随之而来,96岁的程院士和86岁的张院士,还有能力开展科研吗?另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授奖机构,是否对此前22位获奖者的奖金(除个人50万之外的450万)用途进行过追踪?这笔钱,是用到他们带领开展的课题,还是给他们挂名的课题组? 这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关系到我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大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如果一名院士到了96岁时,国家还发给他450万的科研经费奖励,这可能建立起院士退休制度吗?这只会鼓励院士一直“坚守”在科研岗位,其所在学术机构,也会一直挽留他留下。 有人会说,这科研经费不是奖励给他个人,而是科研项目,为其所在科研机构所用,也是对其团

 

另外,将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是国际学术界的通常做法,比如,诺贝尔奖奖励科学家个人做出的某一学术重大创新,也有丰厚的奖金,但获奖科学家在参与所有学术活动中,与其他学者的学术权利是一样的,平等申请课题、平等开展研究,如果已失去学术研究能力,也就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要认为某个人获得最高学术大奖,还拥有最高的学术能力。

 

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1月10日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96岁的中国“核司令”程开甲和86岁的物理化学家张存浩获得最高科学技术奖。两人同时获得500万人民币奖金。 据统计,从2000年开始设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以来,到今年共有24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获奖。其中90岁以上6人,80岁-89岁12人,70岁-79岁5人,60-69岁1人。今年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程开甲院士年龄最高。平均计算下来,最高科技奖得主的获奖年龄达到83.5岁。 按照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励规则,奖金额为500万元人民币,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一个问题随之而来,96岁的程院士和86岁的张院士,还有能力开展科研吗?另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授奖机构,是否对此前22位获奖者的奖金(除个人50万之外的450万)用途进行过追踪?这笔钱,是用到他们带领开展的课题,还是给他们挂名的课题组? 这不是小题大作,而是关系到我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大事。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要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如果一名院士到了96岁时,国家还发给他450万的科研经费奖励,这可能建立起院士退休制度吗?这只会鼓励院士一直“坚守”在科研岗位,其所在学术机构,也会一直挽留他留下。 有人会说,这科研经费不是奖励给他个人,而是科研项目,为其所在科研机构所用,也是对其团这其实是学术管理、评价活动的基本学术常识。最高科学技术奖是学术荣誉,两院院士也是学术荣誉,获得这些荣誉,不代表其就拥有比其他科学家更高的学术能力和学术创新活力,在学术活动中,要依据科学家本身的学术能力和创造活力,来配置学术资源,把学术资源给已经过了学术创新“黄金期”的学术老者,不会激发出创新活力,只会限制整个学术界的创新。我国应以学术头衔、学术荣誉与学术利益脱钩这一原则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制度,也清理现行科研管理、评价体制中一系列违背这一原则的做法。

  评论这张
 
阅读(148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