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选择教育,应该回归“教育价值”  

2014-01-10 07:5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不少朋友问我,考研究竟值不值得?出国留学究竟值不值得?报考中外合作办学大学究竟值不值得?

的价值——一个人学到了技能,可却没有德性,是很难成为优秀人才的。 而关注教育的“身份提升”价值,则大错而也错,尤其是选择国外读研或者中外合作办学的研究生项目。在国外,硕士研究生本来就属于过渡学位,不是什么高学历——读研的学生要么准备今后读博士,因此在研究生阶段,努力进行学术训练,提高自身的学术能力;要么准备就业,读研对其来说,就是职业化阶段,国外一年的研究生项目,大多如此。 在乎教育的“身份提升”价值,已经让很多人受骗上当,表现在出国留学或者选择中外合作项目,就是出现留学诈骗和垃圾留学,有的人以为可以获得一张高学历文凭,但国外学校的文凭授予,与我国完全不同,我国是国家授予文凭,国外教育机构则是自主授予文凭,获得海外名校的文凭由于其严格的质量控制比较困难,而获得一些做教育产业的教育机构的文凭,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因为文凭本身并不值钱,值钱的是接受的教育。有的海外教育机构或中外合作项目,就是看重了某些人在乎学历,甚至明确告诉他们,不要上学、只需缴纳学费,就可以获得文凭,这摆明就是买卖文凭,而不是接受教育,这是留学中的乱象,这种读书价值取向,可以说是读书人的“败坏”。 从教育角度来选择适合自身的学校、教育项目,就必须分析自己读研的目的,以及选择目标学校、教育机构的研究生培养定位,如果自身根本没有学术追求、理想,那么,选择读研应该注重职业化,放在国内考研,就应该选择专业硕士项目,放在国外读研,就应该选择课程型硕士,可我国很多学生,似乎特别在乎“学术”,虽然自己没有学术理想,却要在国内报考学术性研究生,认为这可高人一等(当然,这也有国内研究生结构不合理的原因),选择国外研究生项目,也看不起职业化。 这种选择的错位,也导致对学校办学情况分析的错位,如果愿意从事学术,那么应该从学术角度分析一所学校的学术实力,可不愿意从事学术,却选择学术性硕士,关注的却是学校培养学生的就业,只就发生很大的偏差;反之,如果愿意进行职业化训练,那么应该关注这所学校这一教育项目的职业化培养内容,如果不关注这一内容却关心其学术水平,也离题万里。 去年笔者去美国杜克大学访问,就感受到我国教育和学生曾经发生的偏差,笔者遇到三位中国留学生,在杜克大学读管理学硕士项目,这个项目为期总共只有10个月,这三名同学都称收获很大,学习三个月就超过在国内读

 

思考值不值得,这是一种进步,以前很多考生根本不问值不值得,看别人考研、出国,也跟着考研、出国,这是十分盲目的。考研、出国本是学业规划、职业规划中的组成部分,当然应该根据自身的家庭经济情况、个体的兴趣和能力以及考研选择的学校、出国选择的目的国、目的校进行理性的比较分析。

 

本科四年。为何有这种偏差,乃因管理学本来就是实践学科,国外大学本科期间根本不开设这一专业,而只是在研究生阶段对各个本科专业有兴趣从事商业的学生,再进行集中的职业化训练,可我国却在本科期间开设这一专业,且进行很多“理论性知识”的教学,结果学生学了四年,却没有多少职业素养,而杜克大学10个月的管理学项目,完全就围绕只有训练展开,在10个月中要求学生学习15门课程,每门课程的教学,都采取案例和活动方式。假如学生们以为这一项目可以学到理论知识,那么,肯定会对其失望,而如果就是冲着进行职业训练而去,就将有很大的收获。 总之,选择教育,就是在进行学业规划,而进行学业规划,必须从每个受教育者个体出发,适合自己的才是值得的、最好的,而在分析教育项目时,必须有清新地对教育的认识,而不能用错误的观念去评价。其实,做到按教育的常识去分析、评价教育,对于我国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个低的要求,因为我国的大学教育,已经在功利化和行政化办学中,偏离了常识,就连学校的办学也盛行等级思维、商业思维,没有教育思维,这怎么能让学生有教育思维,有对学校、教育的理性分析呢? 但无论如何,从对自己未来发展负责出发,学生们应该拾起教育的常识,回归教育常识。

但是,我不会给出究竟值不值得的直接答案——由于考研和出国是个体的选择,因此,这必须有每个个体做出分析、判断,适合别人的、对别人来说值得的,可能并不适合你、对你并不值得。

 

而在进行分析、判断时,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是需要大家都掌握的。总体看来,目前在进行分析、判断时,不少学生采用的是错误的原则,这些原则主要包括:“经济原则”和“身份原则”。

本科四年。为何有这种偏差,乃因管理学本来就是实践学科,国外大学本科期间根本不开设这一专业,而只是在研究生阶段对各个本科专业有兴趣从事商业的学生,再进行集中的职业化训练,可我国却在本科期间开设这一专业,且进行很多“理论性知识”的教学,结果学生学了四年,却没有多少职业素养,而杜克大学10个月的管理学项目,完全就围绕只有训练展开,在10个月中要求学生学习15门课程,每门课程的教学,都采取案例和活动方式。假如学生们以为这一项目可以学到理论知识,那么,肯定会对其失望,而如果就是冲着进行职业训练而去,就将有很大的收获。 总之,选择教育,就是在进行学业规划,而进行学业规划,必须从每个受教育者个体出发,适合自己的才是值得的、最好的,而在分析教育项目时,必须有清新地对教育的认识,而不能用错误的观念去评价。其实,做到按教育的常识去分析、评价教育,对于我国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个低的要求,因为我国的大学教育,已经在功利化和行政化办学中,偏离了常识,就连学校的办学也盛行等级思维、商业思维,没有教育思维,这怎么能让学生有教育思维,有对学校、教育的理性分析呢? 但无论如何,从对自己未来发展负责出发,学生们应该拾起教育的常识,回归教育常识。

 

所谓“经济原则”,是选择考研、出国或就读国内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完全从经济角度分析。最近有媒体报道,出国留学已经不划算,“海归”回国之后很多人多年收不回投资,事实上,多年前,国内学生及其家长,就已经开始算读书的“经济账”了,甚至有些中西部学生认为读大学不划算,于是不读高中、初中,辍学去打工。这其实是“功利教育”的表现。

 

有不少朋友问我,考研究竟值不值得?出国留学究竟值不值得?报考中外合作办学大学究竟值不值得? 思考值不值得,这是一种进步,以前很多考生根本不问值不值得,看别人考研、出国,也跟着考研、出国,这是十分盲目的。考研、出国本是学业规划、职业规划中的组成部分,当然应该根据自身的家庭经济情况、个体的兴趣和能力以及考研选择的学校、出国选择的目的国、目的校进行理性的比较分析。 但是,我不会给出究竟值不值得的直接答案——由于考研和出国是个体的选择,因此,这必须有每个个体做出分析、判断,适合别人的、对别人来说值得的,可能并不适合你、对你并不值得。 而在进行分析、判断时,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是需要大家都掌握的。总体看来,目前在进行分析、判断时,不少学生采用的是错误的原则,这些原则主要包括:“经济原则”和“身份原则”。 所谓“经济原则”,是选择考研、出国或就读国内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完全从经济角度分析。最近有媒体报道,出国留学已经不划算,“海归”回国之后很多人多年收不回投资,事实上,多年前,国内学生及其家长,就已经开始算读书的“经济账”了,甚至有些中西部学生认为读大学不划算,于是不读高中、初中,辍学去打工。这其实是“功利教育”的表现。 所谓“身份原则”,是选择求学,其意图是改变自己的“身份”,在国内读研如此,出国留学亦如此。调查显示,我国只有10%多的学生考研是为了追求学术理想,其余的相当部分是为提高学历层次,以提高就业竞争力。 “经济原则”和“身份原则”结合在一起,有一些人的打算,就是怎样尽快混一张文凭,然后去找到一个好的工作,国外以及中外合作项目中只需一年就毕业的研究生项目,由此让很多学生觉得不错,但显然,这种盘算,很有可能落空。分析、判断一个教育机会是否适合自己、是否值得,应该坚持“教育原则”,回归教育价值。 算教育的“经济账”当然是必须的,一方面,要分析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毕竟出国留学或者读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教育项目,是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的,另一方面,读书也有“功利”的价值,如果花时间、金钱读完书,却没有找到更好的工作,教育回报率低,教育的吸引力也就低。但是,读书并不只有功利的价值,还有非功利的价值,这就包括完善自我、提高自我认识,健全人格。某种程度说,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往往只有实现非功利的价值,最终才能成就功利

所谓“身份原则”,是选择求学,其意图是改变自己的“身份”,在国内读研如此,出国留学亦如此。调查显示,我国只有10%多的学生考研是为了追求学术理想,其余的相当部分是为提高学历层次,以提高就业竞争力。

 

“经济原则”和“身份原则”结合在一起,有一些人的打算,就是怎样尽快混一张文凭,然后去找到一个好的工作,国外以及中外合作项目中只需一年就毕业的研究生项目,由此让很多学生觉得不错,但显然,这种盘算,很有可能落空。分析、判断一个教育机会是否适合自己、是否值得,应该坚持“教育原则”,回归教育价值。

 

算教育的“经济账”当然是必须的,一方面,要分析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毕竟出国留学或者读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教育项目,是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的,另一方面,读书也有“功利”的价值,如果花时间、金钱读完书,却没有找到更好的工作,教育回报率低,教育的吸引力也就低。但是,读书并不只有功利的价值,还有非功利的价值,这就包括完善自我、提高自我认识,健全人格。某种程度说,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往往只有实现非功利的价值,最终才能成就功利的价值——一个人学到了技能,可却没有德性,是很难成为优秀人才的。

 

本科四年。为何有这种偏差,乃因管理学本来就是实践学科,国外大学本科期间根本不开设这一专业,而只是在研究生阶段对各个本科专业有兴趣从事商业的学生,再进行集中的职业化训练,可我国却在本科期间开设这一专业,且进行很多“理论性知识”的教学,结果学生学了四年,却没有多少职业素养,而杜克大学10个月的管理学项目,完全就围绕只有训练展开,在10个月中要求学生学习15门课程,每门课程的教学,都采取案例和活动方式。假如学生们以为这一项目可以学到理论知识,那么,肯定会对其失望,而如果就是冲着进行职业训练而去,就将有很大的收获。 总之,选择教育,就是在进行学业规划,而进行学业规划,必须从每个受教育者个体出发,适合自己的才是值得的、最好的,而在分析教育项目时,必须有清新地对教育的认识,而不能用错误的观念去评价。其实,做到按教育的常识去分析、评价教育,对于我国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个低的要求,因为我国的大学教育,已经在功利化和行政化办学中,偏离了常识,就连学校的办学也盛行等级思维、商业思维,没有教育思维,这怎么能让学生有教育思维,有对学校、教育的理性分析呢? 但无论如何,从对自己未来发展负责出发,学生们应该拾起教育的常识,回归教育常识。

而关注教育的“身份提升”价值,则大错而也错,尤其是选择国外读研或者中外合作办学的研究生项目。在国外,硕士研究生本来就属于过渡学位,不是什么高学历——读研的学生要么准备今后读博士,因此在研究生阶段,努力进行学术训练,提高自身的学术能力;要么准备就业,读研对其来说,就是职业化阶段,国外一年的研究生项目,大多如此。

 

在乎教育的“身份提升”价值,已经让很多人受骗上当,表现在出国留学或者选择中外合作项目,就是出现留学诈骗和垃圾留学,有的人以为可以获得一张高学历文凭,但国外学校的文凭授予,与我国完全不同,我国是国家授予文凭,国外教育机构则是自主授予文凭,获得海外名校的文凭由于其严格的质量控制比较困难,而获得一些做教育产业的教育机构的文凭,却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因为文凭本身并不值钱,值钱的是接受的教育。有的海外教育机构或中外合作项目,就是看重了某些人在乎学历,甚至明确告诉他们,不要上学、只需缴纳学费,就可以获得文凭,这摆明就是买卖文凭,而不是接受教育,这是留学中的乱象,这种读书价值取向,可以说是读书人的“败坏”。

有不少朋友问我,考研究竟值不值得?出国留学究竟值不值得?报考中外合作办学大学究竟值不值得? 思考值不值得,这是一种进步,以前很多考生根本不问值不值得,看别人考研、出国,也跟着考研、出国,这是十分盲目的。考研、出国本是学业规划、职业规划中的组成部分,当然应该根据自身的家庭经济情况、个体的兴趣和能力以及考研选择的学校、出国选择的目的国、目的校进行理性的比较分析。 但是,我不会给出究竟值不值得的直接答案——由于考研和出国是个体的选择,因此,这必须有每个个体做出分析、判断,适合别人的、对别人来说值得的,可能并不适合你、对你并不值得。 而在进行分析、判断时,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是需要大家都掌握的。总体看来,目前在进行分析、判断时,不少学生采用的是错误的原则,这些原则主要包括:“经济原则”和“身份原则”。 所谓“经济原则”,是选择考研、出国或就读国内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完全从经济角度分析。最近有媒体报道,出国留学已经不划算,“海归”回国之后很多人多年收不回投资,事实上,多年前,国内学生及其家长,就已经开始算读书的“经济账”了,甚至有些中西部学生认为读大学不划算,于是不读高中、初中,辍学去打工。这其实是“功利教育”的表现。 所谓“身份原则”,是选择求学,其意图是改变自己的“身份”,在国内读研如此,出国留学亦如此。调查显示,我国只有10%多的学生考研是为了追求学术理想,其余的相当部分是为提高学历层次,以提高就业竞争力。 “经济原则”和“身份原则”结合在一起,有一些人的打算,就是怎样尽快混一张文凭,然后去找到一个好的工作,国外以及中外合作项目中只需一年就毕业的研究生项目,由此让很多学生觉得不错,但显然,这种盘算,很有可能落空。分析、判断一个教育机会是否适合自己、是否值得,应该坚持“教育原则”,回归教育价值。 算教育的“经济账”当然是必须的,一方面,要分析自己的家庭经济情况,毕竟出国留学或者读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教育项目,是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的,另一方面,读书也有“功利”的价值,如果花时间、金钱读完书,却没有找到更好的工作,教育回报率低,教育的吸引力也就低。但是,读书并不只有功利的价值,还有非功利的价值,这就包括完善自我、提高自我认识,健全人格。某种程度说,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往往只有实现非功利的价值,最终才能成就功利

 

从教育角度来选择适合自身的学校、教育项目,就必须分析自己读研的目的,以及选择目标学校、教育机构的研究生培养定位,如果自身根本没有学术追求、理想,那么,选择读研应该注重职业化,放在国内考研,就应该选择专业硕士项目,放在国外读研,就应该选择课程型硕士,可我国很多学生,似乎特别在乎“学术”,虽然自己没有学术理想,却要在国内报考学术性研究生,认为这可高人一等(当然,这也有国内研究生结构不合理的原因),选择国外研究生项目,也看不起职业化。

 

这种选择的错位,也导致对学校办学情况分析的错位,如果愿意从事学术,那么应该从学术角度分析一所学校的学术实力,可不愿意从事学术,却选择学术性硕士,关注的却是学校培养学生的就业,只就发生很大的偏差;反之,如果愿意进行职业化训练,那么应该关注这所学校这一教育项目的职业化培养内容,如果不关注这一内容却关心其学术水平,也离题万里。

 

去年笔者去美国杜克大学访问,就感受到我国教育和学生曾经发生的偏差,笔者遇到三位中国留学生,在杜克大学读管理学硕士项目,这个项目为期总共只有10个月,这三名同学都称收获很大,学习三个月就超过在国内读本科四年。为何有这种偏差,乃因管理学本来就是实践学科,国外大学本科期间根本不开设这一专业,而只是在研究生阶段对各个本科专业有兴趣从事商业的学生,再进行集中的职业化训练,可我国却在本科期间开设这一专业,且进行很多“理论性知识”的教学,结果学生学了四年,却没有多少职业素养,而杜克大学10个月的管理学项目,完全就围绕只有训练展开,在10个月中要求学生学习15门课程,每门课程的教学,都采取案例和活动方式。假如学生们以为这一项目可以学到理论知识,那么,肯定会对其失望,而如果就是冲着进行职业训练而去,就将有很大的收获。

      

总之,选择教育,就是在进行学业规划,而进行学业规划,必须从每个受教育者个体出发,适合自己的才是值得的、最好的,而在分析教育项目时,必须有清新地对教育的认识,而不能用错误的观念去评价。其实,做到按教育的常识去分析、评价教育,对于我国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个低的要求,因为我国的大学教育,已经在功利化和行政化办学中,偏离了常识,就连学校的办学也盛行等级思维、商业思维,没有教育思维,这怎么能让学生有教育思维,有对学校、教育的理性分析呢?

      

本科四年。为何有这种偏差,乃因管理学本来就是实践学科,国外大学本科期间根本不开设这一专业,而只是在研究生阶段对各个本科专业有兴趣从事商业的学生,再进行集中的职业化训练,可我国却在本科期间开设这一专业,且进行很多“理论性知识”的教学,结果学生学了四年,却没有多少职业素养,而杜克大学10个月的管理学项目,完全就围绕只有训练展开,在10个月中要求学生学习15门课程,每门课程的教学,都采取案例和活动方式。假如学生们以为这一项目可以学到理论知识,那么,肯定会对其失望,而如果就是冲着进行职业训练而去,就将有很大的收获。 总之,选择教育,就是在进行学业规划,而进行学业规划,必须从每个受教育者个体出发,适合自己的才是值得的、最好的,而在分析教育项目时,必须有清新地对教育的认识,而不能用错误的观念去评价。其实,做到按教育的常识去分析、评价教育,对于我国学生来说,并不是一个低的要求,因为我国的大学教育,已经在功利化和行政化办学中,偏离了常识,就连学校的办学也盛行等级思维、商业思维,没有教育思维,这怎么能让学生有教育思维,有对学校、教育的理性分析呢? 但无论如何,从对自己未来发展负责出发,学生们应该拾起教育的常识,回归教育常识。

但无论如何,从对自己未来发展负责出发,学生们应该拾起教育的常识,回归教育常识。

  评论这张
 
阅读(7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