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诺奖亲戚,诺奖情结与诺奖尴尬  

2013-10-25 09:0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获得诺奖的时候了,如果能获得诺奖,将进一步提升我国的国家形象;另一方面,有不少科技界人士,对近年来国内的学术研究“颇为满意”,觉得作为一个论文发表大国(我国科技论文早在2007年已经世界第一),只缺一个诺奖,来“画龙点睛”了。 就这样,每年的诺奖颁奖,都会引起媒体的骚动,预测中国科学家何时获奖,已经持续了多年;努力寻找诺奖的中国元素,也成了必做的功课——从华裔科学家获奖,到兼职教授获奖,再到获奖者曾到中国参加会议、考察,不一而足。今年又找到一位中国女婿获奖,媒体当然不会放过。事实上,不只媒体起劲,国内相关学术机构(大学和科研机构)还会主动把这些信息透露给大学,广而告之。另外,在诺奖颁奖之后,近年来国内的大学和科研机构都会运作请诺奖获得者中国行的活动,借诺奖“炒一下”学校,似乎请到诺奖获得者,也提升了学校的地位。 这种诺奖情结是纠结而尴尬的,从本质上说,也是极为功利的,这是国内功利教育、功利学术的继续。如果国人真羡慕获奖,就不要关注何时可以获得诺奖,老是找诺奖的中国元素,期待一夜之间出现奇迹,而应该深入思考我国的教育体制、科研体制,是否适合学者成长。不客气地说,按照我国当前的教育制度和科研体制,就是某年有一位本土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也只是偶然事件,因为教育和科研的行政化,导致教育和科研严重功利化,在功利的教

今年诺奖颁奖,中国科学家再次与诺奖无缘。但媒体却挖出诺奖的“中国元素”。有媒体用“中科大女婿拿下诺贝尔医学奖”报道斯坦福大学教授托马斯·祖德霍夫获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就连他的妻子,毕业于中国科技大的中国人陈路也成了“明星”;还有媒体报道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是北大兼职教授,如此写道:北大定量生物学中心主任汤超从记者来电中听到莱维特获奖消息后又惊又喜,他表示将祝贺莱维特,即使不得奖,今后也还会邀请他再来北大。

育和学术环境中,学者们很难安下心来潜心做研究——想坚持几十年默默无闻做研究的学者,在当今的学术考核和评价体系中,会早就被淘汰,很多青年学者已经失去教育理想和学术理想,做学术不是出于兴趣,而变成是为了生存,甚至为了更好的生存,有的学者已经选择逃离科研体制。 不反思教育和科研的问题,并努力想办法改变,做营造健康教育、学术环境的基础性工作,空有“诺奖情结”是有害无益的,针对国人的“诺奖情结”,有教育和科研管理机构,近年来还推出所谓培养诺贝尔奖计划,选出种子选手加以培养,这哪是拉近中国科学家与诺奖的距离,而是进一步让学术行政化,破坏学术生态,最后面对诺奖,也就只有找一些花边新闻聊以自慰了。

 

如果说媒体报道诺奖获得者曾在国内大学兼职,这多少还有些学术味道,不算太唐突,而追踪报道诺奖获得者的中国妻子,就把诺奖娱乐化了。有外媒批评这是国人的阿Q精神,通过“诺奖女婿”找到安慰,在我看来,这更折射出国人的“诺奖情结”,以至于迫不及待地攀诺奖亲戚。

 

育和学术环境中,学者们很难安下心来潜心做研究——想坚持几十年默默无闻做研究的学者,在当今的学术考核和评价体系中,会早就被淘汰,很多青年学者已经失去教育理想和学术理想,做学术不是出于兴趣,而变成是为了生存,甚至为了更好的生存,有的学者已经选择逃离科研体制。 不反思教育和科研的问题,并努力想办法改变,做营造健康教育、学术环境的基础性工作,空有“诺奖情结”是有害无益的,针对国人的“诺奖情结”,有教育和科研管理机构,近年来还推出所谓培养诺贝尔奖计划,选出种子选手加以培养,这哪是拉近中国科学家与诺奖的距离,而是进一步让学术行政化,破坏学术生态,最后面对诺奖,也就只有找一些花边新闻聊以自慰了。

去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曾让很多国人“扬眉吐气”,但大家心中其实很明白,诺贝尔文学奖更多是作家个人的成就,与一国的教育实力、科研实力没有多大关系。而诺贝尔科学奖,则是观察一国教育、科研的一个重要窗口,如果一国的教育无法培养有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的创新人才,一国的科研环境阻碍创新,是很难有科学家取得有世界影响力的原创科研成果的。

 

国人很希望本土科学家,能在诺奖上获得突破。一方面,有一种普遍观点是,中国已是世界第二经济体,科研投入也已位列世界前三,是到了该获得诺奖的时候了,如果能获得诺奖,将进一步提升我国的国家形象;另一方面,有不少科技界人士,对近年来国内的学术研究“颇为满意”,觉得作为一个论文发表大国(我国科技论文早在2007年已经世界第一),只缺一个诺奖,来“画龙点睛”了。

育和学术环境中,学者们很难安下心来潜心做研究——想坚持几十年默默无闻做研究的学者,在当今的学术考核和评价体系中,会早就被淘汰,很多青年学者已经失去教育理想和学术理想,做学术不是出于兴趣,而变成是为了生存,甚至为了更好的生存,有的学者已经选择逃离科研体制。 不反思教育和科研的问题,并努力想办法改变,做营造健康教育、学术环境的基础性工作,空有“诺奖情结”是有害无益的,针对国人的“诺奖情结”,有教育和科研管理机构,近年来还推出所谓培养诺贝尔奖计划,选出种子选手加以培养,这哪是拉近中国科学家与诺奖的距离,而是进一步让学术行政化,破坏学术生态,最后面对诺奖,也就只有找一些花边新闻聊以自慰了。

 

就这样,每年的诺奖颁奖,都会引起媒体的骚动,预测中国科学家何时获奖,已经持续了多年;努力寻找诺奖的中国元素,也成了必做的功课——从华裔科学家获奖,到兼职教授获奖,再到获奖者曾到中国参加会议、考察,不一而足。今年又找到一位中国女婿获奖,媒体当然不会放过。事实上,不只媒体起劲,国内相关学术机构(大学和科研机构)还会主动把这些信息透露给大学,广而告之。另外,在诺奖颁奖之后,近年来国内的大学和科研机构都会运作请诺奖获得者中国行的活动,借诺奖“炒一下”学校,似乎请到诺奖获得者,也提升了学校的地位。

 

这种诺奖情结是纠结而尴尬的,从本质上说,也是极为功利的,这是国内功利教育、功利学术的继续。如果国人真羡慕获奖,就不要关注何时可以获得诺奖,老是找诺奖的中国元素,期待一夜之间出现奇迹,而应该深入思考我国的教育体制、科研体制,是否适合学者成长。不客气地说,按照我国当前的教育制度和科研体制,就是某年有一位本土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也只是偶然事件,因为教育和科研的行政化,导致教育和科研严重功利化,在功利的教育和学术环境中,学者们很难安下心来潜心做研究——想坚持几十年默默无闻做研究的学者,在当今的学术考核和评价体系中,会早就被淘汰,很多青年学者已经失去教育理想和学术理想,做学术不是出于兴趣,而变成是为了生存,甚至为了更好的生存,有的学者已经选择逃离科研体制。

 

不反思教育和科研的问题,并努力想办法改变,做营造健康教育、学术环境的基础性工作,空有“诺奖情结”是有害无益的,针对国人的“诺奖情结”,有教育和科研管理机构,近年来还推出所谓培养诺贝尔奖计划,选出种子选手加以培养,这哪是拉近中国科学家与诺奖的距离,而是进一步让学术行政化,破坏学术生态,最后面对诺奖,也就只有找一些花边新闻聊以自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7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