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录取制度才是高考改革的“硬骨头”  

2013-10-22 07:3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市21日公布中高考改革方案,针对高考,一项重要改革是从2016年开始,高考英语分值由150分降低到100分,同时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两次考试,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成绩3年内有效。

 

对于这一改革,网络调查投票,甚至不少专业人士都给予较高评价。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近年来社会舆论对英语科目在高考中所占权重过大,基础教育存在严重的应试英语、功利英语颇为不满,各省市在高考改革中,选择英语科目作为改革的突破口,已成为“共识”。此前,媒体报道江苏酝酿中的高考改革方案,也是将英语改革作为重点,拟不计入总分而只计等级,且一年考两次。

 

重,语文和数学的总分则为360分,占四分之三权重,但这一改革并没有让江苏考生就不重视英语,也没有改变英语的教学方式。 如果江苏降低英语权重的改革已经成功,江苏也不至于再设想不计总分,只计等级的改革了。而计等级的英语改革,貌似进一步降低英语的权重,可在集中录取制度中,如果每校都提出英语等级要求,势必会把英语等级作为一道新的录取门槛,结果是一名考生只要英语等级没有达到某校的等级要求,就失去报考这所学校的机会。 很显然,所有的问题都出在集中录取制度上。如果维持集中录取制度不变——这一制度的基本特点是,学校被动接受投档,自主权极为有限,考生只能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所有高考改革的努力,都可能被消解。包括北京提出的高考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这种考试方式,与美国的SAT考试十分类似——SAT一年举行7次,考生缴一次费,一年可考3次,可以最好的一次成绩申请大学——可是,录取制度却大不同。 在美国,大学录取实行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即考生可用最好的一次成绩去申请大学,大学独立接受申请,根据考生的统一测试成绩、中学学业表现、大学面试考察综合评价录取学生,每个考生可以同时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根据学校的办学声誉、录取专业、提供的教育服务进行选择。简单地说,就是“多次考试、多元录取、多次选择”。而北京虽然实行了英语多次考,可这多次考却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而不是多次录取。结果“从一考定终身”,成为“多考定终身”。 其实,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已经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这就是推行考试、招生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

我也赞成降低英语权重,期望一年实施多次考,让英语教学回归本质,可是,却并不赞成目前各地设计的改革方案——社会舆论之所以赞成北京的英语改革方案,是因为从表面上看,这似乎降低了英语的权重,也打破“一考定终身”,可减轻学生的考试负担,可是,如果深入分析目前的高考录取规则,就很难得到乐观的判断。

 

已经有人开始担心英语分值降低会影响国民英语能力的提高,“弱化”英语。不清楚担心者分析过具体的高考录取规则了么?按照目前的高考录取规则,在集中录取阶段,地方教育考试部门将根据学生的高考成绩、结合学生的志愿向学校投档,学校则在投来的学生档案中进行录取。依照这种录取规则,英语分值降低,只是一定程度影响到英语成绩好的学生的优势,却无法改变学生对学英语采取的“应试学习”态度,毕竟高考总分一分之差,都可能影响到最后的录取结果。

、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模式,其核心是考试、招生分离。这直指我国高考制度的弊端,即“教(学)招(生)考(试)”一体化,中学的教学、大学的招生都围绕高考转,对于基础教育,形成应试教育——考什么就教什么,教什么就学什么,这不仅是英语科目的问题,其他科目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对于大学,限制了学校的自主招生,无法招到适合本校的学生。 有舆论称,北京高考是在“啃硬骨头”,而真正的“啃硬骨头”不是高考科目改革,而是录取制度改革,这就是按国家教改纲要确定的高考改革思路,推进政府放权,落实大学的招生自主权、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实行这样的考试、录取模式,根本不需特别关注英语科目改革,因为各校在自主招生中自会根据办学定位、特点提出不同的英语要求,这就让英语教学真正回归本质,从全民“一刀切”学英语,转变为学生根据兴趣、学业和职业发展选择性学英语。

 

事实上,早在2008年,江苏就已经在高考中降低了英语的分值,当地高考总分480分,英语120分,占四分之一权重,语文和数学的总分则为360分,占四分之三权重,但这一改革并没有让江苏考生就不重视英语,也没有改变英语的教学方式。

 

北京市21日公布中高考改革方案,针对高考,一项重要改革是从2016年开始,高考英语分值由150分降低到100分,同时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两次考试,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成绩3年内有效。 对于这一改革,网络调查投票,甚至不少专业人士都给予较高评价。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近年来社会舆论对英语科目在高考中所占权重过大,基础教育存在严重的应试英语、功利英语颇为不满,各省市在高考改革中,选择英语科目作为改革的突破口,已成为“共识”。此前,媒体报道江苏酝酿中的高考改革方案,也是将英语改革作为重点,拟不计入总分而只计等级,且一年考两次。 我也赞成降低英语权重,期望一年实施多次考,让英语教学回归本质,可是,却并不赞成目前各地设计的改革方案——社会舆论之所以赞成北京的英语改革方案,是因为从表面上看,这似乎降低了英语的权重,也打破“一考定终身”,可减轻学生的考试负担,可是,如果深入分析目前的高考录取规则,就很难得到乐观的判断。 已经有人开始担心英语分值降低会影响国民英语能力的提高,“弱化”英语。不清楚担心者分析过具体的高考录取规则了么?按照目前的高考录取规则,在集中录取阶段,地方教育考试部门将根据学生的高考成绩、结合学生的志愿向学校投档,学校则在投来的学生档案中进行录取。依照这种录取规则,英语分值降低,只是一定程度影响到英语成绩好的学生的优势,却无法改变学生对学英语采取的“应试学习”态度,毕竟高考总分一分之差,都可能影响到最后的录取结果。 事实上,早在2008年,江苏就已经在高考中降低了英语的分值,当地高考总分480分,英语120分,占四分之一权

如果江苏降低英语权重的改革已经成功,江苏也不至于再设想不计总分,只计等级的改革了。而计等级的英语改革,貌似进一步降低英语的权重,可在集中录取制度中,如果每校都提出英语等级要求,势必会把英语等级作为一道新的录取门槛,结果是一名考生只要英语等级没有达到某校的等级要求,就失去报考这所学校的机会。

 

很显然,所有的问题都出在集中录取制度上。如果维持集中录取制度不变——这一制度的基本特点是,学校被动接受投档,自主权极为有限,考生只能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所有高考改革的努力,都可能被消解。包括北京提出的高考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这种考试方式,与美国的SAT考试十分类似——SAT一年举行7次,考生缴一次费,一年可考3次,可以最好的一次成绩申请大学——可是,录取制度却大不同。

重,语文和数学的总分则为360分,占四分之三权重,但这一改革并没有让江苏考生就不重视英语,也没有改变英语的教学方式。 如果江苏降低英语权重的改革已经成功,江苏也不至于再设想不计总分,只计等级的改革了。而计等级的英语改革,貌似进一步降低英语的权重,可在集中录取制度中,如果每校都提出英语等级要求,势必会把英语等级作为一道新的录取门槛,结果是一名考生只要英语等级没有达到某校的等级要求,就失去报考这所学校的机会。 很显然,所有的问题都出在集中录取制度上。如果维持集中录取制度不变——这一制度的基本特点是,学校被动接受投档,自主权极为有限,考生只能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所有高考改革的努力,都可能被消解。包括北京提出的高考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这种考试方式,与美国的SAT考试十分类似——SAT一年举行7次,考生缴一次费,一年可考3次,可以最好的一次成绩申请大学——可是,录取制度却大不同。 在美国,大学录取实行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即考生可用最好的一次成绩去申请大学,大学独立接受申请,根据考生的统一测试成绩、中学学业表现、大学面试考察综合评价录取学生,每个考生可以同时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根据学校的办学声誉、录取专业、提供的教育服务进行选择。简单地说,就是“多次考试、多元录取、多次选择”。而北京虽然实行了英语多次考,可这多次考却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而不是多次录取。结果“从一考定终身”,成为“多考定终身”。 其实,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已经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这就是推行考试、招生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

 

在美国,大学录取实行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即考生可用最好的一次成绩去申请大学,大学独立接受申请,根据考生的统一测试成绩、中学学业表现、大学面试考察综合评价录取学生,每个考生可以同时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根据学校的办学声誉、录取专业、提供的教育服务进行选择。简单地说,就是“多次考试、多元录取、多次选择”。而北京虽然实行了英语多次考,可这多次考却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而不是多次录取。结果“从一考定终身”,成为“多考定终身”。

 

重,语文和数学的总分则为360分,占四分之三权重,但这一改革并没有让江苏考生就不重视英语,也没有改变英语的教学方式。 如果江苏降低英语权重的改革已经成功,江苏也不至于再设想不计总分,只计等级的改革了。而计等级的英语改革,貌似进一步降低英语的权重,可在集中录取制度中,如果每校都提出英语等级要求,势必会把英语等级作为一道新的录取门槛,结果是一名考生只要英语等级没有达到某校的等级要求,就失去报考这所学校的机会。 很显然,所有的问题都出在集中录取制度上。如果维持集中录取制度不变——这一制度的基本特点是,学校被动接受投档,自主权极为有限,考生只能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所有高考改革的努力,都可能被消解。包括北京提出的高考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这种考试方式,与美国的SAT考试十分类似——SAT一年举行7次,考生缴一次费,一年可考3次,可以最好的一次成绩申请大学——可是,录取制度却大不同。 在美国,大学录取实行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即考生可用最好的一次成绩去申请大学,大学独立接受申请,根据考生的统一测试成绩、中学学业表现、大学面试考察综合评价录取学生,每个考生可以同时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根据学校的办学声誉、录取专业、提供的教育服务进行选择。简单地说,就是“多次考试、多元录取、多次选择”。而北京虽然实行了英语多次考,可这多次考却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而不是多次录取。结果“从一考定终身”,成为“多考定终身”。 其实,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已经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这就是推行考试、招生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

其实,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已经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这就是推行考试、招生分离,探索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模式,其核心是考试、招生分离。这直指我国高考制度的弊端,即“教(学)招(生)考(试)”一体化,中学的教学、大学的招生都围绕高考转,对于基础教育,形成应试教育——考什么就教什么,教什么就学什么,这不仅是英语科目的问题,其他科目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对于大学,限制了学校的自主招生,无法招到适合本校的学生。

 

有舆论称,北京高考是在“啃硬骨头”,而真正的“啃硬骨头”不是高考科目改革,而是录取制度改革,这就是按国家教改纲要确定的高考改革思路,推进政府放权,落实大学的招生自主权、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实行这样的考试、录取模式,根本不需特别关注英语科目改革,因为各校在自主招生中自会根据办学定位、特点提出不同的英语要求,这就让英语教学真正回归本质,从全民“一刀切”学英语,转变为学生根据兴趣、学业和职业发展选择性学英语。

  评论这张
 
阅读(1414)|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