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内地状元弃学港大有怎样的启示  

2013-10-14 08:0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辽宁省文科状元、被香港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的刘丁宁放弃香港大学,回到本溪市高级中学上课,准备来年再上北京大学。本溪市高级中学校长在证实:刘丁宁现在确实在该校上课,但只是为了保持一个好的学习状态,她其实只是休学,她想要追寻更纯粹的国学。(辽沈晚报10月11日) 虽然校长称其是“休学 ”,但刘丁宁本人其实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这一令大家颇感意外的选择, 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中,不在网上引起关注都难。对于刘丁宁的选择,有人赞赏其勇气,毕竟要放弃港大再做选择,很少人会迈出这一步;也有人为她可惜,希望她能谨慎决定。还有的则联系到近年来港大和北大之争,认为刘丁宁的选择为北大“争了口气”。 笔者更为关心的则是,为何刘丁宁刚上港大,就“后悔”?难道在报考时没有认真分析?再就是作为一名优秀学生,从一所学校退出为何只有重回高考途径才能再进内地高校?这背后实际反映出内地考生在报考学校时存在盲目性,以及由于高校没有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和转学制度,导致校际间的转学很难实现,这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这给所有考生和家长的启示是,在报考学校要充分分析,不能盲目选择,而给内地教育的启示则是,必须打破计划管理体系,建立学生校际流通机制,扩大学生的选择权,以便让学校选择真正适合自己的院校。 据报道,刘丁宁其实一直想上北大,可“听从家长老师劝告出去闯练”,“无奈”选择了港大,到港大后发现自己还是想追求“更纯粹的国学”,觉得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可能更适合自己对学业的追求,加之香港大学网上学习时间比较长,刘丁宁的眼睛不太能适应,于是做出了放弃的打算。这里的问题是,当初为何不坚持自己的想法,而只是服从与家长的安排?还有,在选择学校时,是否对其办学特点、教学方式进行过了解?这不仅是刘丁宁的问题,也是很多考生及家长的问题,每年高考在报考学校时,往往都是家长做主、学生被动

今年辽宁省文科状元、被香港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的刘丁宁放弃香港大学,回到本溪市高级中学上课,准备来年再上北京大学。本溪市高级中学校长在证实:刘丁宁现在确实在该校上课,但只是为了保持一个好的学习状态,她其实只是休学,她想要追寻更纯粹的国学。(辽沈晚报10月11日)

今年辽宁省文科状元、被香港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的刘丁宁放弃香港大学,回到本溪市高级中学上课,准备来年再上北京大学。本溪市高级中学校长在证实:刘丁宁现在确实在该校上课,但只是为了保持一个好的学习状态,她其实只是休学,她想要追寻更纯粹的国学。(辽沈晚报10月11日) 虽然校长称其是“休学 ”,但刘丁宁本人其实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这一令大家颇感意外的选择, 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中,不在网上引起关注都难。对于刘丁宁的选择,有人赞赏其勇气,毕竟要放弃港大再做选择,很少人会迈出这一步;也有人为她可惜,希望她能谨慎决定。还有的则联系到近年来港大和北大之争,认为刘丁宁的选择为北大“争了口气”。 笔者更为关心的则是,为何刘丁宁刚上港大,就“后悔”?难道在报考时没有认真分析?再就是作为一名优秀学生,从一所学校退出为何只有重回高考途径才能再进内地高校?这背后实际反映出内地考生在报考学校时存在盲目性,以及由于高校没有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和转学制度,导致校际间的转学很难实现,这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这给所有考生和家长的启示是,在报考学校要充分分析,不能盲目选择,而给内地教育的启示则是,必须打破计划管理体系,建立学生校际流通机制,扩大学生的选择权,以便让学校选择真正适合自己的院校。 据报道,刘丁宁其实一直想上北大,可“听从家长老师劝告出去闯练”,“无奈”选择了港大,到港大后发现自己还是想追求“更纯粹的国学”,觉得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可能更适合自己对学业的追求,加之香港大学网上学习时间比较长,刘丁宁的眼睛不太能适应,于是做出了放弃的打算。这里的问题是,当初为何不坚持自己的想法,而只是服从与家长的安排?还有,在选择学校时,是否对其办学特点、教学方式进行过了解?这不仅是刘丁宁的问题,也是很多考生及家长的问题,每年高考在报考学校时,往往都是家长做主、学生被动

 

虽然校长称其是“休学 ”,但刘丁宁本人其实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这一令大家颇感意外的选择, 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中,不在网上引起关注都难。对于刘丁宁的选择,有人赞赏其勇气,毕竟要放弃港大再做选择,很少人会迈出这一步;也有人为她可惜,希望她能谨慎决定。还有的则联系到近年来港大和北大之争,认为刘丁宁的选择为北大“争了口气”。

 

笔者更为关心的则是,为何刘丁宁刚上港大,就“后悔”?难道在报考时没有认真分析?再就是作为一名优秀学生,从一所学校退出为何只有重回高考途径才能再进内地高校?这背后实际反映出内地考生在报考学校时存在盲目性,以及由于高校没有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和转学制度,导致校际间的转学很难实现,这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这给所有考生和家长的启示是,在报考学校要充分分析,不能盲目选择,而给内地教育的启示则是,必须打破计划管理体系,建立学生校际流通机制,扩大学生的选择权,以便让学校选择真正适合自己的院校。

 

据报道,刘丁宁其实一直想上北大,可“听从家长老师劝告出去闯练”,“无奈”选择了港大,到港大后发现自己还是想追求“更纯粹的国学”,觉得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可能更适合自己对学业的追求,加之香港大学网上学习时间比较长,刘丁宁的眼睛不太能适应,于是做出了放弃的打算。这里的问题是,当初为何不坚持自己的想法,而只是服从与家长的安排?还有,在选择学校时,是否对其办学特点、教学方式进行过了解?这不仅是刘丁宁的问题,也是很多考生及家长的问题,每年高考在报考学校时,往往都是家长做主、学生被动接受,但上大学是学生的事,今后的学习和人生路要学生自己走,家长包办代替很可能出现学生上大学后对学校有抵触情绪的问题,尤其是在学生本不想到这所学校的情况。

接受,但上大学是学生的事,今后的学习和人生路要学生自己走,家长包办代替很可能出现学生上大学后对学校有抵触情绪的问题,尤其是在学生本不想到这所学校的情况。 另外,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在选择学校时都缺乏对学校的充分了解,往往是凭感觉,结果到了大学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是值得所有考生和家长注意的,不管是报考内地高校,还是选择海外高校,都必须结合自身情况进行分析,不能盲目跟风,一所学校适合他人并一定就适合自己,上大学是个性化的选择。同时也有必要提醒刘同学,她对北大又了解多少呢?如果来年上了北大,发现北大中文系也不是追求“更纯粹的国学”的地方,该如何是好?为此,有必要对学校进行深入的了解,再结合自身做出选择。 这又提出另一个问题,学生在没有求学前,怎样全面了解大学?正是由于学生存在这一问题,所以,在美国,有自由申请进入大学制度,学生可以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做选择,即便如此,进入大学之后,还是有学生对学校、专业不满意、不适应而想转学,就是哈佛大学,也不是所有学生都满意、适合,于是美国有自由转学制度,允许学生转学。假如在美国,刘同学进入了哈佛大学,学习一段时间后觉得不适应,完全可以申请其他高校,比如耶鲁大学,她不必再重回高中求学,准备参加高考。 遗憾的是我国并没有这一制度,学生在高考时只能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入校后就实行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管理,这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造成学生不满意学校、专业的情况并不少,可是,要重新调整特别艰难(可行的方式就只有退学复读再考,哪怕大三从北大退学要转到一所普通二本院校也不行)。对于刘丁宁,据媒体报道,香港大学曾在获悉刘丁宁认为北大课程较贴近她的学习兴趣后,已与北大积极商讨,希望能作出合适安排,让刘丁宁可以尽快如愿进修相关课程。而北大回应称,已经关注到刘丁宁的情况,选择北大是孩子自己的兴

 

另外,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在选择学校时都缺乏对学校的充分了解,往往是凭感觉,结果到了大学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是值得所有考生和家长注意的,不管是报考内地高校,还是选择海外高校,都必须结合自身情况进行分析,不能盲目跟风,一所学校适合他人并一定就适合自己,上大学是个性化的选择。同时也有必要提醒刘同学,她对北大又了解多少呢?如果来年上了北大,发现北大中文系也不是追求“更纯粹的国学”的地方,该如何是好?为此,有必要对学校进行深入的了解,再结合自身做出选择。

 

这又提出另一个问题,学生在没有求学前,怎样全面了解大学?正是由于学生存在这一问题,所以,在美国,有自由申请进入大学制度,学生可以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做选择,即便如此,进入大学之后,还是有学生对学校、专业不满意、不适应而想转学,就是哈佛大学,也不是所有学生都满意、适合,于是美国有自由转学制度,允许学生转学。假如在美国,刘同学进入了哈佛大学,学习一段时间后觉得不适应,完全可以申请其他高校,比如耶鲁大学,她不必再重回高中求学,准备参加高考。

 

遗憾的是我国并没有这一制度,学生在高考时只能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入校后就实行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管理,这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造成学生不满意学校、专业的情况并不少,可是,要重新调整特别艰难(可行的方式就只有退学复读再考,哪怕大三从北大退学要转到一所普通二本院校也不行)。对于刘丁宁,据媒体报道,香港大学曾在获悉刘丁宁认为北大课程较贴近她的学习兴趣后,已与北大积极商讨,希望能作出合适安排,让刘丁宁可以尽快如愿进修相关课程。而北大回应称,已经关注到刘丁宁的情况,选择北大是孩子自己的兴趣,至于来北大能不能求仁得仁,也要看她自己。想读北大中文系必须通过正常的途径和程序,北大不会直接录取。

接受,但上大学是学生的事,今后的学习和人生路要学生自己走,家长包办代替很可能出现学生上大学后对学校有抵触情绪的问题,尤其是在学生本不想到这所学校的情况。 另外,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在选择学校时都缺乏对学校的充分了解,往往是凭感觉,结果到了大学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是值得所有考生和家长注意的,不管是报考内地高校,还是选择海外高校,都必须结合自身情况进行分析,不能盲目跟风,一所学校适合他人并一定就适合自己,上大学是个性化的选择。同时也有必要提醒刘同学,她对北大又了解多少呢?如果来年上了北大,发现北大中文系也不是追求“更纯粹的国学”的地方,该如何是好?为此,有必要对学校进行深入的了解,再结合自身做出选择。 这又提出另一个问题,学生在没有求学前,怎样全面了解大学?正是由于学生存在这一问题,所以,在美国,有自由申请进入大学制度,学生可以获得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再做选择,即便如此,进入大学之后,还是有学生对学校、专业不满意、不适应而想转学,就是哈佛大学,也不是所有学生都满意、适合,于是美国有自由转学制度,允许学生转学。假如在美国,刘同学进入了哈佛大学,学习一段时间后觉得不适应,完全可以申请其他高校,比如耶鲁大学,她不必再重回高中求学,准备参加高考。 遗憾的是我国并没有这一制度,学生在高考时只能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入校后就实行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管理,这限制了学生的选择权,造成学生不满意学校、专业的情况并不少,可是,要重新调整特别艰难(可行的方式就只有退学复读再考,哪怕大三从北大退学要转到一所普通二本院校也不行)。对于刘丁宁,据媒体报道,香港大学曾在获悉刘丁宁认为北大课程较贴近她的学习兴趣后,已与北大积极商讨,希望能作出合适安排,让刘丁宁可以尽快如愿进修相关课程。而北大回应称,已经关注到刘丁宁的情况,选择北大是孩子自己的兴

 

这也让社会对学生放弃一所学校,准备选择另一所学校,产生误解,一方面觉得学生不该放弃,甚至会抱怨既然要放弃,何必当初占据名额;另一方面,也会对学校的办学质量进行比较,认为被选择的学校好,被放弃的学校不好。包括这次刘丁宁的选择,也引来大家对港大和北大的对比。实际上,如果有自由申请入学制度和自由转学制度,学生选择或放弃一所学校是正常的事,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学校则平等竞争,这就形成了高等教育的市场竞争机制。

 

在美国,一名学生从一所学校转到另一所学校,是稀松平常的事,哪会成为新闻。刘丁宁放弃港大成为新闻事件的本身表明,我国高校的计划入学、计划管理制度,应该改革了,要立足扩大学生的选择权,改革入学制度和学籍管理制度,这样会让学生选择到适合自己的学校,发展自己的兴趣,由此提高人才培养的质量。

  评论这张
 
阅读(129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