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兴韦模式能在中国生根发芽吗?  

2013-10-10 12:1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亲见,你很难想象,这样的情景会出现在中国大学的课堂—— 一位教授和5至6名学生共同围坐在一张圆桌旁,除了穿插少量的直接讲授外,课堂形式几乎都是以分组讨论、辩论或逐个演讲的方式开展。 2至3名教授针对同一个主题在课堂上同时教学,比如面对环境污染问题的某一各案例,生物学教授、经济学教授以及心理学教授各自从不同的专业角度给出观点,启发大家展开讨论。 但兴韦学院却将其变为了现实。记得两年前,学院的创始人陈韦明先生向我介绍他的办学计划时,我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这根本不用算账,就必定是“亏本”的,有多少民办教育者愿意亏本办学?又能承受这种亏本? 但这算的只是经济账,而不是教育账。站在在中国实现教育梦想,创办一所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大学这一角度,这却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民办教育者,办学追求的就一定是经济利益?为什么办学就一定是从学生身上赚钱,而不是通过办学一流水平之后吸引更多的社会捐赠,让办学形成“一流水平—社会捐赠—更高的水平—更多的捐赠”的良性循环呢?分析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今天令世人瞩目的一流学府,当年的办学就得益于社会捐赠,比如哈佛大学之所以用哈佛命名,是因为1638年,J.哈佛病逝,他把一半积蓄720英镑和400余册图书捐赠给这所学校。 早年在哈佛读书的陈韦明先生,想必对这段历史十分熟悉。因此,对于其办学的选择,也就不难理解。在笔者看来,依照目前兴韦学院的办学规划,在我国,创办一所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是完全可行的。 首先,兴韦学院选择以基金会的方式举办学校,这在我国属于首创。在国际范围内,以基金会方式办学,是很普遍的,这可以确保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所

 如果不是亲见,你很难想象,这样的情景会出现在中国大学的课堂——

有学校收入(包括学生学费收入、政府拨款、社会募捐)都进入基金会,作为学校的办学经费,以及学校办学的自主性。当前,我国大多数民办高校,都是直接由企业或民间资金出资办学,没有基金会这一机构,这导致举办者、办学者的权责不分,也很难保障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要成为一流大学,学校是必须坚持公益性的,成立基金会,是兴韦朝举办一流大学迈出的重要一步,这也向社会宣示,学校办学者放弃任何办学的收益,完全投入办学。 其次,兴韦选择举办“小而精”的文理学院,这对于民办教育者举办一流学校来说,具有现实意义。一方面,如果把办学目标定位为“小而精”的研究型大学,兴韦很难有相应的财力,另一方面,我国国内很多高校,近年来都把举办研究型大学作为办学目标,认为只有举办研究型大学,才能有望成为一流大学,这是对一流大学的误解,高等学校在任何类型、任何层次,都可办出一流,所有学校都把研究型大学作为办学目标,为导致学校在追求“高大全”的过程中千校一面。另外,我国很多高校的本科教育质量并不令人满意,博雅教育在本科教育层次几乎是空白,却一味发展研究生教育,这也影响了整体高等教育的发展。兴韦鲜明地提出举办以博雅教育为核心的文理学院,找准了学校发展的道路。 有理由相信,兴韦会在中国高等教育领域创出一条新路来,如果其探索成功,将推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出现全新的局面。首先,这可让社会重新认识中国民办教育者,他们中不乏有教育理想者,只要给他们良好的办学环境,理想就可能生根发芽;其次,这可为中国举办小规模的文理学院探索出一条成功的道路,供其他高校借鉴。 当然,兴韦学院要走通这条颇具挑战性的探索之路,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支持。客观而言,兴韦学院

 

一位教授和5至6名学生共同围坐在一张圆桌旁,除了穿插少量的直接讲授外,课堂形式几乎都是以分组讨论、辩论或逐个演讲的方式开展。

 

2至3名教授针对同一个主题在课堂上同时教学,比如面对环境污染问题的某一各案例,生物学教授、经济学教授以及心理学教授各自从不同的专业角度给出观点,启发大家展开讨论。

 

但兴韦学院却将其变为了现实。记得两年前,学院的创始人陈韦明先生向我介绍他的办学计划时,我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这根本不用算账,就必定是“亏本”的,有多少民办教育者愿意亏本办学?又能承受这种亏本?

有学校收入(包括学生学费收入、政府拨款、社会募捐)都进入基金会,作为学校的办学经费,以及学校办学的自主性。当前,我国大多数民办高校,都是直接由企业或民间资金出资办学,没有基金会这一机构,这导致举办者、办学者的权责不分,也很难保障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要成为一流大学,学校是必须坚持公益性的,成立基金会,是兴韦朝举办一流大学迈出的重要一步,这也向社会宣示,学校办学者放弃任何办学的收益,完全投入办学。 其次,兴韦选择举办“小而精”的文理学院,这对于民办教育者举办一流学校来说,具有现实意义。一方面,如果把办学目标定位为“小而精”的研究型大学,兴韦很难有相应的财力,另一方面,我国国内很多高校,近年来都把举办研究型大学作为办学目标,认为只有举办研究型大学,才能有望成为一流大学,这是对一流大学的误解,高等学校在任何类型、任何层次,都可办出一流,所有学校都把研究型大学作为办学目标,为导致学校在追求“高大全”的过程中千校一面。另外,我国很多高校的本科教育质量并不令人满意,博雅教育在本科教育层次几乎是空白,却一味发展研究生教育,这也影响了整体高等教育的发展。兴韦鲜明地提出举办以博雅教育为核心的文理学院,找准了学校发展的道路。 有理由相信,兴韦会在中国高等教育领域创出一条新路来,如果其探索成功,将推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出现全新的局面。首先,这可让社会重新认识中国民办教育者,他们中不乏有教育理想者,只要给他们良好的办学环境,理想就可能生根发芽;其次,这可为中国举办小规模的文理学院探索出一条成功的道路,供其他高校借鉴。 当然,兴韦学院要走通这条颇具挑战性的探索之路,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支持。客观而言,兴韦学院

但这算的只是经济账,而不是教育账。站在在中国实现教育梦想,创办一所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大学这一角度,这却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民办教育者,办学追求的就一定是经济利益?为什么办学就一定是从学生身上赚钱,而不是通过办学一流水平之后吸引更多的社会捐赠,让办学形成“一流水平—社会捐赠—更高的水平—更多的捐赠”的良性循环呢?分析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今天令世人瞩目的一流学府,当年的办学就得益于社会捐赠,比如哈佛大学之所以用哈佛命名,是因为1638年,J.哈佛病逝,他把一半积蓄720英镑和400余册图书捐赠给这所学校。

 

如果不是亲见,你很难想象,这样的情景会出现在中国大学的课堂—— 一位教授和5至6名学生共同围坐在一张圆桌旁,除了穿插少量的直接讲授外,课堂形式几乎都是以分组讨论、辩论或逐个演讲的方式开展。 2至3名教授针对同一个主题在课堂上同时教学,比如面对环境污染问题的某一各案例,生物学教授、经济学教授以及心理学教授各自从不同的专业角度给出观点,启发大家展开讨论。 但兴韦学院却将其变为了现实。记得两年前,学院的创始人陈韦明先生向我介绍他的办学计划时,我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这根本不用算账,就必定是“亏本”的,有多少民办教育者愿意亏本办学?又能承受这种亏本? 但这算的只是经济账,而不是教育账。站在在中国实现教育梦想,创办一所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大学这一角度,这却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民办教育者,办学追求的就一定是经济利益?为什么办学就一定是从学生身上赚钱,而不是通过办学一流水平之后吸引更多的社会捐赠,让办学形成“一流水平—社会捐赠—更高的水平—更多的捐赠”的良性循环呢?分析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今天令世人瞩目的一流学府,当年的办学就得益于社会捐赠,比如哈佛大学之所以用哈佛命名,是因为1638年,J.哈佛病逝,他把一半积蓄720英镑和400余册图书捐赠给这所学校。 早年在哈佛读书的陈韦明先生,想必对这段历史十分熟悉。因此,对于其办学的选择,也就不难理解。在笔者看来,依照目前兴韦学院的办学规划,在我国,创办一所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是完全可行的。 首先,兴韦学院选择以基金会的方式举办学校,这在我国属于首创。在国际范围内,以基金会方式办学,是很普遍的,这可以确保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所

早年在哈佛读书的陈韦明先生,想必对这段历史十分熟悉。因此,对于其办学的选择,也就不难理解。在笔者看来,依照目前兴韦学院的办学规划,在我国,创办一所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是完全可行的。

 

首先,兴韦学院选择以基金会的方式举办学校,这在我国属于首创。在国际范围内,以基金会方式办学,是很普遍的,这可以确保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所有学校收入(包括学生学费收入、政府拨款、社会募捐)都进入基金会,作为学校的办学经费,以及学校办学的自主性。当前,我国大多数民办高校,都是直接由企业或民间资金出资办学,没有基金会这一机构,这导致举办者、办学者的权责不分,也很难保障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要成为一流大学,学校是必须坚持公益性的,成立基金会,是兴韦朝举办一流大学迈出的重要一步,这也向社会宣示,学校办学者放弃任何办学的收益,完全投入办学。

如果不是亲见,你很难想象,这样的情景会出现在中国大学的课堂—— 一位教授和5至6名学生共同围坐在一张圆桌旁,除了穿插少量的直接讲授外,课堂形式几乎都是以分组讨论、辩论或逐个演讲的方式开展。 2至3名教授针对同一个主题在课堂上同时教学,比如面对环境污染问题的某一各案例,生物学教授、经济学教授以及心理学教授各自从不同的专业角度给出观点,启发大家展开讨论。 但兴韦学院却将其变为了现实。记得两年前,学院的创始人陈韦明先生向我介绍他的办学计划时,我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这根本不用算账,就必定是“亏本”的,有多少民办教育者愿意亏本办学?又能承受这种亏本? 但这算的只是经济账,而不是教育账。站在在中国实现教育梦想,创办一所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大学这一角度,这却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民办教育者,办学追求的就一定是经济利益?为什么办学就一定是从学生身上赚钱,而不是通过办学一流水平之后吸引更多的社会捐赠,让办学形成“一流水平—社会捐赠—更高的水平—更多的捐赠”的良性循环呢?分析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今天令世人瞩目的一流学府,当年的办学就得益于社会捐赠,比如哈佛大学之所以用哈佛命名,是因为1638年,J.哈佛病逝,他把一半积蓄720英镑和400余册图书捐赠给这所学校。 早年在哈佛读书的陈韦明先生,想必对这段历史十分熟悉。因此,对于其办学的选择,也就不难理解。在笔者看来,依照目前兴韦学院的办学规划,在我国,创办一所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是完全可行的。 首先,兴韦学院选择以基金会的方式举办学校,这在我国属于首创。在国际范围内,以基金会方式办学,是很普遍的,这可以确保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所

 

其次,兴韦选择举办“小而精”的文理学院,这对于民办教育者举办一流学校来说,具有现实意义。一方面,如果把办学目标定位为“小而精”的研究型大学,兴韦很难有相应的财力,另一方面,我国国内很多高校,近年来都把举办研究型大学作为办学目标,认为只有举办研究型大学,才能有望成为一流大学,这是对一流大学的误解,高等学校在任何类型、任何层次,都可办出一流,所有学校都把研究型大学作为办学目标,为导致学校在追求“高大全”的过程中千校一面。另外,我国很多高校的本科教育质量并不令人满意,博雅教育在本科教育层次几乎是空白,却一味发展研究生教育,这也影响了整体高等教育的发展。兴韦鲜明地提出举办以博雅教育为核心的文理学院,找准了学校发展的道路。

 

有理由相信,兴韦会在中国高等教育领域创出一条新路来,如果其探索成功,将推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出现全新的局面。首先,这可让社会重新认识中国民办教育者,他们中不乏有教育理想者,只要给他们良好的办学环境,理想就可能生根发芽;其次,这可为中国举办小规模的文理学院探索出一条成功的道路,供其他高校借鉴。

 

当然,兴韦学院要走通这条颇具挑战性的探索之路,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支持。客观而言,兴韦学院依靠其个性化的教学模式,吸引了一些优秀学生,甚至得到像合肥工业大学这样的211院校的肯定,愿意将10多名学生送到兴学院接受通识教育,但由于学校所能颁发的文凭属于专科层次,其办学空间受到限制——在国外,大学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学位的含金量由社会专业机构认证,而不是先获得政府颁发学位的授权——举办博雅教育,尚属于体制外的探索。如果政府部门能根据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改革精神,鼓励学校的大胆改革实践,那么,兴韦学院的改革路将走得更加稳健。

依靠其个性化的教学模式,吸引了一些优秀学生,甚至得到像合肥工业大学这样的211院校的肯定,愿意将10多名学生送到兴学院接受通识教育,但由于学校所能颁发的文凭属于专科层次,其办学空间受到限制——在国外,大学自主办学、自授学位,学位的含金量由社会专业机构认证,而不是先获得政府颁发学位的授权——举办博雅教育,尚属于体制外的探索。如果政府部门能根据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改革精神,鼓励学校的大胆改革实践,那么,兴韦学院的改革路将走得更加稳健。 上海市政府在今年的教育工作要点中,已提出“支持1至2所民办高校试点探索建设小规模、高水平民办本科文理学院,试行博雅教育培养模式。”这是具有前瞻性的。可以说,如果兴韦模式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探索成功,这将是我国教育改革的重要突破,形成上海和中国高等教育的新亮点。兴韦梦,就是中国民办教育梦、中国教育梦具体而微的体现。

 

上海市政府在今年的教育工作要点中,已提出“支持1至2所民办高校试点探索建设小规模、高水平民办本科文理学院,试行如果不是亲见,你很难想象,这样的情景会出现在中国大学的课堂—— 一位教授和5至6名学生共同围坐在一张圆桌旁,除了穿插少量的直接讲授外,课堂形式几乎都是以分组讨论、辩论或逐个演讲的方式开展。 2至3名教授针对同一个主题在课堂上同时教学,比如面对环境污染问题的某一各案例,生物学教授、经济学教授以及心理学教授各自从不同的专业角度给出观点,启发大家展开讨论。 但兴韦学院却将其变为了现实。记得两年前,学院的创始人陈韦明先生向我介绍他的办学计划时,我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这根本不用算账,就必定是“亏本”的,有多少民办教育者愿意亏本办学?又能承受这种亏本? 但这算的只是经济账,而不是教育账。站在在中国实现教育梦想,创办一所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大学这一角度,这却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民办教育者,办学追求的就一定是经济利益?为什么办学就一定是从学生身上赚钱,而不是通过办学一流水平之后吸引更多的社会捐赠,让办学形成“一流水平—社会捐赠—更高的水平—更多的捐赠”的良性循环呢?分析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今天令世人瞩目的一流学府,当年的办学就得益于社会捐赠,比如哈佛大学之所以用哈佛命名,是因为1638年,J.哈佛病逝,他把一半积蓄720英镑和400余册图书捐赠给这所学校。 早年在哈佛读书的陈韦明先生,想必对这段历史十分熟悉。因此,对于其办学的选择,也就不难理解。在笔者看来,依照目前兴韦学院的办学规划,在我国,创办一所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大学,是完全可行的。 首先,兴韦学院选择以基金会的方式举办学校,这在我国属于首创。在国际范围内,以基金会方式办学,是很普遍的,这可以确保学校办学的公益属性——所博雅教育培养模式。”这是具有前瞻性的。可以说,如果兴韦模式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探索成功,这将是我国教育改革的重要突破,形成上海和中国高等教育的新亮点。兴韦梦,就是中国民办教育梦、中国教育梦具体而微的体现。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